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一章 当众遛鸟

第十一章 当众遛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一章当众遛鸟

    “呵!这是谁家的公子?”

    “没听说过啊,盛京什么时候多了个这样的绝美少年,只是这胆子……”

    “哈哈,今天晚上有好戏看咯!”

    一双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画舫内的潋滟少年,压的极低的议论声窸窸窣窣,如同这盛夏夜里挥之不去的蚊子,压抑而激烈地嗡嗡作响。

    落在身上的视线之复杂,观望的,唏嘘的,幸灾乐祸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乔青却始终淡定无波,啜了一口项七送到唇边的美酒,慢悠悠地抬起头,一声喟叹轻飘飘散在夜风中:“大哥,缘分啊……”

    话音一落,四周顿时再响起七嘴八舌的议论声,这声大哥必然不是叫玉王爷的,大燕皇室子嗣匮乏,到了这一朝只有皇上和玉王两兄弟,就连那一字并肩王玄王爷,都只是被赐了国姓的异姓王而已。

    “是你这个小废——”

    一声卡了壳的怒吼,证实了诸人的猜测。脱口而出的“小废物”被咕咚一声咽下去,终于回过神的乔文武,酒劲霎时便醒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了一半,鬼才跟你有缘分!

    “大哥,看来你的记性不怎么好。”

    乔青鄙夷地摇摇头,双臂一挥,项七非杏立即乖巧地让开,十分投入的担当着美姬和男宠的角色。她缓缓走出迎风立于船头,抱着手臂和对面暴跳如雷的乔文武隔湖对立,夜色下更衬得风流无双:“让爷再给你……长长记性?”

    乔文武刷的后退一步:“你……你怎么在这?”

    乔青低低一笑,嗓音逼成一线直入乔文武耳中:“你是为了什么来,我就是为了什么。”

    在众人眼里这少年只含蓄的弯了弯唇,这一笑当真绝美之极,却见乔家大公子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跳起来:“你是为了无紫姑娘?你……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少年竟和大燕第一名姬有关系?

    一双双耳朵悄悄竖起来。

    乔青耸了耸肩,左臂一伸,项七立马尽职尽责的靠进来,眨眨眼一副小媳妇样:“要说无紫姑娘和咱们公子之间啊,那真真是关系匪浅!”

    他说的没错,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能不匪浅么?

    右臂一伸,非杏跟着依偎上来,温婉一笑含蓄动人:“当年那无紫和奴婢险些都要打起来,争着抢着要侍候公子,好在最后是奴婢赢了,无紫姑娘可是为这哭红了一双眼睛呢……”

    低垂下的明眸眨一眨,心想我说的也没错,三年前和无紫大战三天三夜,输了的就要被公子派出去,临走的时候那死丫头哭的泪人一样,根本就是苦肉计嘛!

    项七非杏对视一眼,同时为自己的真诚点了点头,咱们可是一丁点都没乱说,至于你们要怎么想,那真的不是咱能控制的了。

    还能怎么想?

    两人话音落下,四下里就一片绝倒之声。

    这少年吹牛简直不打草稿,还关系匪浅?争着抢着要侍候她?这大燕境内谁不知道,一代名姬无紫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便是号称才女的乔家五小姐,到了她面前那也是略逊一筹。最关键的是她出道三年,从来是卖艺不卖身,别说想春风一度了,哪怕摸摸小手那都是做梦!

    最多便是今日这样,万人齐聚只为听她献艺一场。

    哎,牛皮吹破咯!

    环视一周,整个竹心湖上没有一个相信的,除了乔文武。项七非杏话中的意思直接被他更深层次的理解了,就算心里再怎么抗拒,前日里那一方玉佩就是证据,怀里的玉佩硌的他心口生疼,让他不得不信。

    乔文武一张脸青白交加,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若是换了别人恐怕会嘴下留情,偏偏乔青就不是个大度的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犯我一分……靠!老子不玩死你就不是纯爷们!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哥,你若是真的喜欢无紫,小九也能圆你一个梦。”乔青语重心长,满脸真挚,将乔文武熄灭的双目重新点燃。不待他激动的抬头,白皙的手臂已经隔着湖面拍了拍他肩膀:“待到小九把无紫娶回来,她日日夜夜侍奉在身边,大哥也能常常见到弟妹了。”

    乔文武心头一哽,差点没被气晕了:“你……你不要脸!”

    这咬牙切齿的一句骂,简直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娶了无紫姑娘?

    你敢说咱们还不好意思听呢!

    “哈哈哈哈……”一阵热情的大笑声从旁传来:“好一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般有趣之人,文武,怎么不给本王介绍介绍?”

    乔青歪头看去。

    这男子尚算英俊,脸上堆着热情得过分的重重笑意,那笑却未达眼底,一双凤眼细细长长的眯起,盛着三分傲慢三分阴鸷三分令人恶心的痴迷来回游移在她的脸庞。

    玉王爷!

    乔文武讷讷转头,不解他怎会对乔青如此热络,忽然双目一缩,看对面船头的少年微风中红衣浮动,仿佛矗立于一团火焰中的月下妖精,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只他明白,所有人都在瞬间恍然大悟。

    这还得从玉王爷的某个众所周知的“秘密”说起。

    ——好美人。

    本来今晚到烟雨楼便是为了一睹无紫姑娘芳容,大家都是来嫖妓的,谁也别奚落谁。只是大燕民风再开放,对于男风之好也是掖着藏着,达官贵人中不乏有此爱好者,都是在奴籍中拣了白净漂亮的偷偷买回府上。

    而整个大燕的贵族中,唯一一个明目张胆男女不忌的,便是眼前这玉王爷。尤其他床笫之上的某些兴趣令人难以启齿,每夜里被折磨致死的俊男美女,真是数也数不清了。

    “此人身份卑微怎配王爷眷顾。”乔文武一惊之下脱口而出,转头大喝道:“冲撞王爷本是死罪,如今饶你一条小命,还不快滚!”

    乔青诧异地觑他一眼,见他脸上虽有不甘却是真心维护,恐怕这人以为她是无紫的心上人,在为无紫考虑吧。仿佛没听见他的喝止,乔青盈盈一笑,看上去稚气又天真:“二姐夫,三年前二姐出嫁,小九还远远地看过你一回。”

    众人绝倒一片。

    小九?这倒霉催的,竟然是乔家那个小废物!

    听听那一声“二姐夫”亲热的,再瞧瞧玉王爷那飘飘然的样子。得,这下没跑了!

    宫玉脸上的笑再次扩大了几分,仿佛已经看见这少年被他压在床上的模样。乔家此时和他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原本还有几分顾忌,这会儿倒是正好,一个小废物而已,根本没人放在心上。

    “原来是小九啊!本王就说看着眼熟,几年没见,二姐夫都认不出了。你二姐最近身体染恙,整日在府里念叨着你,有时间就过去瞧瞧,看着你说不得那病也能好一些。”暗瞪了又想开口的乔文武一眼,他朝乔青伸出手,作势拉她上船。心里已经开始寻思着,到时候姐弟俩一起伺候着,享尽齐人之福:“哈哈,今天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来,上这边来,二姐夫跟你好好叙叙旧。”

    乔青心下冷笑,以她的废物名号,怎么可能见过这宫玉。

    叙旧?叙你大爷旧!

    她伸出手去,纤纤皓腕,盈盈素手,看得宫玉呼吸又凝重了几分,一双眼中盛满了痴迷,不知又想到了哪些龌龊事。然而就在双手接触的一刹那,那手却陡然一转,一把推上了他的胸膛:“二姐夫,小心!”

    噗通——

    “王爷?”

    “王爷落水啦,快来人啊!”

    “大胆!你竟敢推玉王爷下水……”

    话音未落,惊变骤起!

    半空中一团白影乍现,速度之快仿佛凭空出现,直扑乔文武而去。

    一惊之下,乔文武拔剑劈去,剑气未至,那白影在半空喵呜一声,飞蹿逃离。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只见那团白影如风扫荡,整条画舫之上盘盘盏盏乒乓掉落。侍卫拔剑乱胡乱劈砍,女子们尖叫着四下闪避,你推我我撞你,一时乱作一团,落水声噗噗作响。

    而那悲催的被乔青一把推进湖里的玉王爷,正狼狈地扑腾着,一手四蹄并用狗刨式耍得炉火纯青:“来人,快来人!本王不会游水……来人!”

    左拥右抱的乔青站在船头,笑盈盈欣赏着对面的鸡飞狗跳,漆黑的眸子如曜石般闪亮,纯真又无辜:“二姐夫,恐怕这画舫乱成这样,小九没法和你叙旧了呢。”

    “来人!救本王……”

    “想必二姐夫贵为王爷,还有要事处理,小九便不打扰了。”

    “救……救……”

    “噢,不必客气,不用相送。”

    水里的宫玉没被淹死,却被这不要脸的话给气的白眼连翻,一口水呛进一口水,跟露了肚皮的死鱼一样。

    项七心头暗爽,怜悯地瞄他一眼:“主子,那小子快歇菜了,不管?”

    乔青斜眼看他:“你管?你献身?”

    没有气节的侍卫瞬间变身男宠,捂着菊花拱到乔青肩头,一咧嘴,小虎牙亮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闪闪:“属下为主子守身如玉!”

    乔青一脚把他踹开,唇边一声口哨吹出,后方闹得人仰马翻的白影喵呜一声,仿佛来时一般突兀,转瞬蹿了个无影无踪。那稍稍停歇的众人正要下水救人,空气中忽然一声尖锐裂帛声响起。

    嗤啦——

    紧跟着,一片静默。

    甚至连水里宫玉的呼喊都顾不上,所有人都呆呆地望着乔文武,哦不,准确说是他的下半身。许是和那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激烈缠斗,他的裤子竟然无端的裂开,露出了里面溜光水滑的两条腿,和两腿中间无遮无拦的某样事物。

    乔青唇角一勾,漆黑的眸子笑眯眯扫过去,忽然一愣。

    “……好小。”

    喜欢这文的亲,看完加入书架哦~

    话说,咱今天勤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