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章 算无遗策

第八章 算无遗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章算无遗策

    “小畜生!你想抵赖?!”

    在满堂人被这不要脸行径震的汗颜不已之时,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乔云双:“你伤兄害姐这等畜生罪行,以为演演戏就能蒙骗过去?当我们都是傻子么?你休想!”

    “五姐!”

    一声大喝,来自于方才还温驯乖巧的乔青。

    她上前一步,绝美如玉的面容义愤填膺,任谁都看得出悲痛的情绪:“五姐你太过分了,爷爷年迈是事实,然而身体向来康健,神思更是清明,你怎可说爷爷是傻子!这话让爷爷听见该是如何心痛,你……你……简直大逆不道!”

    乔云双瞪大了眼,气的浑身发抖。她没想到乔青不止矢口否认,还敢断章取义陷害于她:“你胡说!我何时说过爷爷是傻子?我是说你卑鄙无耻想要蒙骗过关,岂不是当爷爷是傻……”

    “放肆!”

    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就看见了脸色阴沉怒气冲冲老家主,阴冷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让她脚下一软,险些摔倒:“爷爷,不是的,双儿绝不敢有如此想法,是这个小……小九伤了双儿和大哥,其心歹毒却还不知悔改妄图抵赖,双儿一时不忿说错了话,求爷爷为双儿……为双儿做主。”

    说着跪了下来,眼泪一滴一滴滚落,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更对比的她口中的罪魁祸首,心思歹毒,不思悔改。

    一道道怒视刮在身上,若是目光可杀人,乔青早已身首异处!

    她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冷意,再抬起头依旧是那副无辜的模样,根根分明的睫毛如蝶翼扑闪,一瞬染上了淡淡的雾气,那双漆黑的眸子晶莹剔透如受了惊的小鹿,在这样一双绝对不可能说谎的眼睛下,一切的指责都显得不近人情起来。

    靠!比演技,老子怕你不成:“爷爷明鉴,小九十年未见大哥五姐,欢喜还来不及,怎会伤害他们。”

    乔云双心头冒火:“爷爷……”

    “够了!”乔延荣厌烦地打断她:“文武,你说。”

    “是,爷爷。”

    乔文武走出来,刚才乔青的一击让他血脉不畅,此时步子微有踉跄。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块玉佩从他身上掉出,墨绿色的玉佩玉质通透,其上刻了个小小的“乔”字,是乔家子弟自出生以来便有的,再下方便是每个人的名号,以作区分。

    乔延荣淡淡扫过一眼:“怎么这么不小心。”

    “文……文武……文武知错。”乔文武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枚玉佩,双手轻颤正要拾起,却见一只莹白素手先他一步。乔青将玉佩递给他,笑的真诚又真挚:“大哥,给。”

    又是一出兄友弟恭的亲热戏码。

    乔云双咬着一口细牙,真想冲上去撕开她虚伪的面具,在她看来乔青不过是垂死挣扎,只要大哥说出真相,这小废物今天就死定了!

    “大哥,你快说呀!”

    “回禀爷爷,一切确实如乔雨之前所言,是小九打伤了我和五妹。”

    乔文武说完,乔云双立即跳起来,怨毒的视线毫不掩饰地射向乔青,仿佛已经看见了她的惨状,乔青却看都没看她,依旧淡定的垂首站着,阴影中的唇角邪气一勾,蕴着一切尽在掌握的胸有成竹。

    “不过……”

    “不过什么?”

    异口同声,情绪却全然不同。

    一个是迫不及待的乔云双,一个是面色不耐的乔延荣。乔延荣瞪她一眼,后者立即闭上嘴,不敢造次。

    “不过……”乔文武抬起头,一咬牙道:“爷爷,本来这件事是文武受伤,然而事实之前文武不敢蒙骗于您,小九虽然出手,但是当时的情况却并非您想的那样,小九劲道十足,像是只凭着一股蛮力横冲直撞,而且当时双目之中一片疯狂,据文武的猜测,也许小九根本就失去了神智,毫不知情。”

    哗!

    堂内瞬间乱成一锅粥。

    “大哥说什么?你看清楚了么?”

    “那时候乱的很,光顾着惊讶了,哪里看得清啊?”

    “没听大哥都说了么,难道被打了还包庇她不成?难怪这小……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倒是错怪她了。”

    这讨论不过三言两语,已经板上钉了钉,乔青突然便从丧心病狂的凶手,变成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乔云双一屁股坐到地上,不可置信:“大哥,你说的是什么话!”

    乔文武一攥拳,一脸正气,显然已经豁出去了:“云双,我知道你气恨小九,不过也不能冤枉她不是?”

    &nb“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我冤枉她?被指责的女人险些气晕了过去,血红着一双眼恨不得把乔青撕个粉碎:“小畜生,你给大哥灌了什么迷魂汤!什么失去神智,毫不知情,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失去了神智!”

    这一问,堂内立即静了下来。

    一双双视线朝低眉顺眼的乔青看去,其中就有一双来自姑苏让,瞧着满堂瞩目下乖乖巧巧的少年,和先前的嚣张邪肆唯我独尊完全判若两人,温润的唇角漾起愉悦的弧度,今日这一趟乔府之行,倒是没白来。

    在四下里扫视一周,正想着下一个倒霉的会是谁,就见乔青明眸一转,抬起头朝他微微一笑。

    这一笑,如花开锦瑟,流光飞闪,道尽世间至美至幻,却让从来高贵温雅的翼州四大公子之一,嘴角的弧度瞬间僵硬了,一股说不出的悲催预感升上心头。

    乔青皱着淡淡的眉毛,像是在思考:“爷爷,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脑子里的记忆从进入堂内后就乱糟糟的。好像我说不喜欢被人叫做废物,然后五姐姐生气了,问了句什么,我慌张失措不知该怎么办,在堂内走来走去……然后……然后……”

    她咬着唇,精致的脸上一片焦急,像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然后你喝了一杯茶!”有人脱口而出。

    姑苏让发誓,他的预感头一次这么准,正对上乔青一片懵懂的漆黑眼眸,偏偏他还看懂了其中传递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的意思:这可不是我说的哦!

    姑苏让几欲吐血。

    “哦对,姑苏公子递给我一杯茶……然后……爷爷,小九实在记不清了。”

    这小子……明明是你从我手里抢走了一杯茶,偏生说是我递给你的!后面也不需要你记得清了,单看这满堂人瞄来的眼风,姑苏让就知道,这黑锅他是背定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名震天下的姑苏公子屈尊光临,偏偏乔家不知好歹痴心妄想,竟企图将自家的女儿塞给他,姑苏公子不胜其烦之下,便借着突然出现的废物之手警告一二,先是教训了不知分寸穿针引线的乔文武,后又教训了妄图攀龙附凤的乔云双。

    听说大陆上有一些诡异之极的药物,能让人短时间内神智失常,气血奔涌,打了鸡血一般的疯狂,说白了,就是透支生命的刺激性药物。而那可怜的废物小九,也不过是姑苏让手里的枪罢了。

    这就是满堂目光中所包含的意思。

    姑苏让有苦说不出,你说不是你干的?那以你的身份为何容忍一个废物取走了茶盏?你说他不是废物,你不过是惺惺相惜?靠,骗谁呢,乔家小九是废物,全天下都知道好不好!

    一片静默中,乔延荣脸色难看,再看向姑苏让的目光,即便有多么的不满,也只有忍着:“姑苏公子……”

    “乔老家主,今日府上家事众多,姑苏就不打扰了,改日必当登门再聚。”

    “自然,自然,今日招待不周,改日必将盛情款待。”

    两人打着哈哈寒暄几句,也知道这“改日”可以无限期搁置了。

    姑苏让走至门口,步子一顿。

    他转身看向殿内的乔青,虽然以他的身份根本懒得理乔家人怎么想,但是被人打了一闷棍的感觉着实不爽,他这辈子只在两个人手里吃过亏,其中一个便是眼前风姿如玉的少年。

    两人隔着层层空气对视一眼,乔青眉梢一飞,无声道:多谢。

    姑苏让摸摸鼻子,直觉这少年的模样实在欠扁。恐怕从一开始她就计算好了这祸水东引,一股脑的屎盆子扣在他头上,虽然不知道乔文武为何突然反口,但是很明显跟那玉佩有关了,趁着扶起乔文武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将玉佩放到他身上,剩下的一切便是她主导的一场戏。

    没错,戏!

    这满堂人都像是她麾下的戏子,一个动作甚至一句话就能引导着他们朝她预想的方向走……

    由始至终,算无遗策。

    姑苏让转身离开,月白的衣角在夏风中荡出豁达雅致的弧度,他本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此时心里除去被人摆了一道的郁闷外,更多的,还有数不尽的赞赏。

    待到他身影走远,堂内一场戏终于落幕。

    “都散了吧,还杵着干嘛?伯封,你跟我来一趟。”乔延荣怒气冲冲,走到门口忽然一顿,一根拐杖敲的咣咣响:“云双,从现在开始闭门思过,医术大考之前你就莫要出来了!”

    “爷爷……”乔云双不可置信,看着老家主头也不回的背影,头顶摇晃了一中午的朱钗终于“啪嗒”落了下来,像是一只斗败的土鸡。

    “小畜生!都是因为——”

    “五姐姐也别怪小九……”眉目娟秀的乔雨扶起她:“刚才不是解释清楚了么,虽然让姐姐如此狼狈,在众人面前出尽了丑,又被爷爷这般惩罚……但是,她总归不是故意的。”

    乔青轻轻笑出声来,好一个不是故意的,这规劝之歹毒着实不如不劝!

    她陡然逼近!

    乔雨一惊,退到廊柱边上,两只纤细的手臂瞬间圈住她离开的方向,在她阴晴不定的脸色中,乔青缓缓挨近她的颈边:“姐姐十年来对小九的照顾,加上今天的见面礼……小九铭记在心。”

    乔雨脸色瞬间煞白。

    “哈哈哈哈……”

    留给她的,只有乔云双怀疑警惕的眸子,和乔青一殿狂肆的大笑。

    喜欢的亲,加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