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章 行此大礼

第五章 行此大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章行此大礼

    乔家的会客厅内,因为一个贵客的到来,而变的极是热闹。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方“仁心仁德”的硕大牌匾下,丫鬟小厮们进进出出,端茶递水不敢有一丝的怠慢。里面香风环绕笑语不断,年轻的公子小姐们锦衣玉带,绫罗朱钗,围着两侧上座的锦衣男子众星拱月。

    “姑苏公子?”

    女子温婉的轻唤,将姑苏让的神思召回。温润如风的面容挂上惯有的浅笑,看不出丝毫心不在焉:“乔姑娘有何见教?”

    这一笑宛若春风拂柳,乔云双瞬间红了脸。

    “姑苏兄,你这翼州四公子的魅力果然无可挡……”说话的男子坐在姑苏让一侧,相貌堂堂仪表不凡,正是乔家大公子乔文武。他半真半试探的大笑道:“姑苏兄少年英杰,五妹亦是有名的才女,这么看来真是天作地和的一对啊!”

    “云双哪里配得上姑苏公子。”乔云双偷偷抬眼,见姑苏让还是一副温润浅笑的样子,不应答也不接话,不由咬着细齿转了话题:“方才云双是说,大哥这次回来玄气又精进了,保不准能出个五公子呢……”

    “这话可要让人笑话了。”乔文武连连摆手,谦逊的动作掩不住眉目间的得意:“比起姑苏兄,我还差得远。”

    “大哥的武艺已是超群,姑苏公子竟是比你还厉害……不知双儿可有幸一睹公子风采呢?”

    一会儿的功夫,由“云双”变成了“双儿”,从来被众家千金环绕的姑苏让又岂会看不出端倪:“既然乔姑娘相邀,姑苏却之不恭。”

    不待乔云双惊喜,姑苏让慢悠悠地取下腰间玉笛:“今日气氛极佳,便以一曲献丑了。”

    堂内一片尴尬。

    乔云双俏脸通红,她本意是要看姑苏让练武,他却以玉笛相拒……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暗暗朝一边递去个神色,坐于一侧的娟秀少女立刻会意:“姑苏公子,乔雨有个想法,公子一支玉笛名满天下,正巧五姐姐琴艺无双,不如与公子共谱一曲……”

    “好主意!”

    不给姑苏让拒绝的机会,乔文武迅速吩咐道:“来人,去取五妹的凤尾琴来——二叔,你怎么来了!”

    一声含怒质问,让殿内瞬间安静。

    姑苏让诧异挑眉,有人一直在门口徘徊他早就发现,只是那人一身粗布衣裳极是窘迫,还以为是乔府的下人,没想到竟是乔文武的二叔。他优雅起身执了晚辈礼:“在下姑苏让,见过世伯。”

    只是这礼还没全,就被人拦住。

    “姑苏兄,只怕我这二叔,受不起你的大礼。”

    乔文武心下不耐,他好不容易把姑苏让给请了来,三番四次的试探,五妹也频频示好,没想到这姑苏让油盐不进,一个难得的合奏机会,又被这突然出现的废人给耽搁了。

    “还不快取琴来。”

    “是,大公子。”

    下人快步跑出去,经过门口的时候偏巧撞了扎了根不动的中年男人一下,他一个趔趄险些歪倒,一咬牙,竟跛着腿走进了大堂。

    姑苏让微微一笑,不受旁人态度影响:“乔世伯有事?”

    乔伯庸一瘸一拐地走到近前,深吸一口气:“久……久闻姑苏公子大名今日得见实在有幸,也听闻公子和玄云宗颇有渊源,是以……在下冒昧请求公子,可否代为引荐一人。”

    “谁?”

    姑苏让问完,旁人才反应了过来,纷纷嗤笑出声:“不会是二叔想拜入玄云宗吧?”

    鄙夷不屑的目光流连在他的腿上,无声地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

    方正憨厚的面容涨的通红:“在下一介废人,不敢污了宗门高洁之地,是我乔家小九,天资聪颖却苦于无师受柄,一直埋没荒废……”

    “噗——”

    “谁?那小废物?”

    “天资聪颖?埋没荒废?二叔你不是疯了吧?”

    喷笑声此起彼伏,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乔文武大笑不止,好像听见了世上最可笑的事:“二叔,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莫要在贵客面前失了分寸,丢我乔家的脸面!就凭那小废物还想进玄云宗,简直是痴人说梦!”

    姑苏让皱了皱眉,终于想起了这乔家小九是什么人。

    ——废物。

    ——大燕国乃至翼州大陆都有名的废物。

    “乔世伯言重了,若有机会,在下帮忙提上一提,只是具体如何就要看玄云宗宗主的决定了。”

    “多谢姑苏公子。”

    乔伯庸一躬鞠到底,却并未离开。

    满堂鄙夷不屑的嘲讽声中,他一瘸一拐的转向了笑的前俯后仰的乔文武,一个少年才俊,一个老弱病残,乔伯庸梗着脖子看向比他高出一个头的乔文武,一字一顿:“小九,不是废物。”

    这变故一时让人反应不过来,乔文武掏掏耳朵:“你说什么?”

    “小九,不是废物!”

    从来懦弱好欺的废人何时有过这样的魄力?

    乔文武脸色骤冷,乔家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废人来挑衅,尤其是当着姑苏让的面。他冷冷地盯着乔伯庸,以他和这废人在乔家的地位,但凡不闹出人命都不会有人追究。

    眉目间已见阴狠的杀气。

    公子小姐们兴致勃勃地看着好戏,姑苏让把玩着玉笛的手一顿,终于没有制止,别人的家事他不好插手。

    一片虚情假意的惊呼声中,乔文武一拳击出!

    想象中的惨叫并未响起。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凉薄彻骨的邪肆嗓音:“大哥,十年没见,也不用行此大礼吧……”

    大礼?

    众人赶忙看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趾高气昂的乔家天才,竟然狗吃屎一样的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发髻散乱,怎一个狼狈了得!而本该被一掌打到奄奄一息的乔伯庸,哪里还有影子?

    满屋人茫然四顾,忽然齐齐一怔……

    会客厅朱红色的门檐边,一个红衣如火的少年凭栏而立,双臂环胸,姿态逍遥,隐在阴影里的面容看不清晰,唯有一双漆黑如夜的眸子,犀利诡谲,幽深无垠!

    那殷红的唇角似是一勾,身后浮云吞吐,金光万丈,她踏着阳光缓缓走来……

    满地打滚求收藏:喜欢的亲,表忘了加入书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