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帝国大典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帝国大典

    在场众人智慧都不低,乍听雉姬所说没听明白,随即便纷纷反应过来,不由得脸色各异!

    “皇上……”

    桓后戚姬神情黯然,眼神复杂看着萧影喊道,心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怎么说,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

    “未雨绸缪的可能性罢了,何况诸事已经安排完毕,即便事情发生,也不过是暂别而已!”

    萧影苦笑了下,硬着头皮顾作轻松应对,随后又环视在场众人,自信安抚道:“短暂的离别,是为了长久的相守,相信我!”

    “可是……”

    虞姬朱唇紧咬,如玉白皙小手抚摸着明显突起的小腹,想到晋国大典的凶险,终究不忍给予萧影负担。

    “当……”

    就在此时,最后一声悠扬萦绕的钟声掠起。

    金锣琴瑟,擂鼓丝竹。

    帝皇御驾的乐队开始奏乐,也表示着御驾应该启程前往祭天台举行祭天仪式了……

    “相信我,我有把握自保,而且一定会回来!”

    明显不舍环视在场众人,萧影语气沉重说道,而且依旧以普通的亲人朋友的立场,以“我”自称。

    话落,萧影神识笼罩大桓六妃,隐晦低声再次叮嘱道:“若是局势真如天后所说,别乱了阵脚,大桓局势以稳定为主。到时以大桓实力和势力,相信自保绝无问题,等我回来便可。如果……如果事不可为,便躲入万皇殿,把万皇殿移至帝皇陵拖延时间。”

    说到这,萧影又停顿了下,迟疑片刻,看向蝶衣公主萧蝶衣说道:“如今想必你们也知道蝶衣和我的关系。只要她在,就表示我安然无恙,无需担忧。如果……如果她陨落,无论在哪,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

    “嗯?”

    在场众人一怔,这是萧影第一次公开说明他和蝶衣公主的关系。而且一语双关,蕴含着许多信息。

    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蝶衣公主就是萧影的分身,所以具有很多意义。

    最后萧影的迟疑,其实是在反着说,即表示蝶衣公主象征着萧影生死安危,也暗示大桓势力如果面临覆灭之局,蝶衣公主的生死就是最佳传讯方式,无论萧影在哪都能得知。到时众女躲入万皇殿,移到帝皇陵,可以拖时间让萧影赶回救走她们!

    当然,这最后的手段,是众女面临死亡向萧影求救的最后手段,需要以蝶衣公主的生命为代价,所以萧影才会迟疑要不要说出来!

    “保重!”

    一番话说完,不待众女再说。萧影声音沙哑沉声说道,毅然转身走向禁卫环绕的帝皇銮驾!

    钟声悠响。九色的九龙国运,如绽放天际的璀璨烟花!

    此去,难料。

    或许,大桓会如烟花般璀璨,照耀盘古,闪烁古今。

    或许。大桓会如烟花般灿烂,昙花一现,分崩离析!

    离别的忧伤气息萦绕众人心田,萧影的脚步,沉重而坚毅。

    “剑殇……”

    一个突兀仓促的呼喝声起。一道曼妙身形夹杂着清新芬芳扑向萧影背后,宛若展翼飞翔的蝴蝶……

    萧影脚步一顿,一具玲珑温柔的身躯从背后紧抱着,抱得很紧、很紧……

    “姜青?!”

    声音响起时,众人就知道出声者是谁了,却没人会指责姜青直呼萧影的冒犯!

    “呜、呜、呜……”

    冰冷的湿意浸染背部,低声呜咽,紧抱的双手……

    “其实,我才是最早认识你,也是最早喜欢你的人……你……”

    徘徊的呜咽,嘶哑的哭诉,还有那无尽的幽怨,苦苦的相思、等待。

    没人出声,没人反对,没人指责。

    是啊,认真说来,其实姜青才是萧影最早认识的关系暧昧的女人,至少在在场女人群体中确实如此。

    这也是众人心照不宣之事,虽然姜青位列大桓九卿之一,又有哥哥姜曜撑腰,七八年来,却依旧如隐形人般默默站在萧影背后。

    “哎……”

    本来看着诸将远去的萧影的背影,内心纠结的高虹,听到姜青所说,心中不由暗叹了声,身躯一颤,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或许是日久生情,或许是异性相吸。比起姜青,高虹起初对萧影确实没什么男女之情,只是不知不觉间心中多了萧影的身影。她的情况和姜青差不多,却没勇气如姜青那般直接表达出来!

    “傻丫头!”

    萧影心中一暖,拍了拍紧紧抱着自己的温润滑腻小手,语气溺爱嘘吁道。随后,缓缓说道:

    “每个人生,都是个精彩的旅程,路途漫长而精彩,却也别忽视了路途中的美好风景。”

    这是劝说姜青,也是在说萧影自己。

    事情太多,时间太仓促。忙到萧影来不及处理和面对姜青、高虹,甚至林倩莲、云枫、兰英等女的感情。可以说,七年多来,萧影得到了很多,也忽视了很多美好的风景!

    大男人主义且占有欲颇强的萧影,没伟大到坦言奉劝姜青去找个合适的另一半,只能以复杂的心性半暗示半表态。

    别说姜青和高虹等女,连已经挑明关系的华庭女帝,依旧没得到正式名号呢,以萧影和华庭的想法,是打算接纳大秦帝国后再正式宣告天下。

    “皇上……”

    气氛旖旎间,紧随萧影身侧的天魅侯仇黎硬着头皮低声喊道。

    晋国大典,乃一国极重盛事,加上如今是天下瞩目,可别错了时辰,否则会出现很多变数!

    “别多想!世事难料!”

    萧影紧了紧掌中小手,再次柔声安抚道,终究还是不忍心说出让姜青“别等他”的狠话。

    “小青!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暂别而已,别多想……”

    时辰的重要性,众人都清楚,最后还是高虹上前抱住姜青安抚着。只是看向萧影的眼神,同样幽怨且委屈。

    萧影暗叹了声,也不再多说和纠缠,朝高虹点了点头,不敢多看加快脚步,迅速踏上銮驾……

    “起驾……”

    早就焦急万分的天魅侯仇公公。迅速运气高喝,声传数十里……

    钟声悠响,乐曲悠扬,翻滚的銮驾辘轳声,在皇都回荡,在风中舞起……

    剑出山河动,魔临万世惊;

    轮回一场梦,乱舞为卿倾。

    ……

    步伐如一的八十万大桓禁卫军,拥簇着帝皇銮驾。行出皇宫,行走大道,抵达中部主祭天台。

    帝皇銮驾所过之处,都是人山人海的局面,万众瞩目中,銮驾稳重前行。

    “咯……”

    刺耳辘轳刹车声在皇都中部广场掠起,帝皇銮驾停顿。

    掀帘,桓皇萧影离开銮驾。踏上比之前两次晋国大典,更为恢弘、更为高耸的漫长祭天台!

    “嗒……”

    沿着暗红锦绣地毯踏上祭天台台阶。萧影脚步一顿……

    静!

    寂静!

    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寂静一片,没任何骚动,没任何异响,似乎都在屏息关注着萧影一举一动。

    潮水般的禁卫军四面八方涌上底座千余平方的祭天台,宛若攀附巨柱的蚂蚁群。一圈圈环绕而上。

    一个台阶……

    两个台阶……

    一百个台阶……

    一千个台阶……

    萧影那沉重的脚步声,宛若一步步踏在周围密集人群的心中,声响细微而沉重、响亮。

    “不会吧?这可是帝国级别的晋国大典?应该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激战才是,怎么如此顺利?”

    “劫数呢?对手呢?难道剑殇大帝和大桓皇朝,强悍到连天道也不敢阻拦?”

    “不是说不死势力和降世仙神会联手狙击桓皇。破坏晋国大典吗?”

    “怎么回事?不死势力和降世仙神都傻了吗?再不出手,时间上根本来不及拦截了!”

    ……

    无数人看着号称剑殇大帝的桓皇萧影,沿着漫长台阶一步步向上,却依旧没任何异动,躁动的氛围缓缓掠起,细微的交流声悄悄荡漾。

    不过,谁都知道大桓皇朝对此次晋国大典的重视,别说那密集攀附千丈祭天台的八十万大桓禁卫军和广场上百万精锐大桓虎师,光是密布人群中的大桓探子、强者等,也让“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不敢有丝毫异动,深怕被当成破坏大典的“敌军”被击杀当场。

    按照天地法则,任何产生蚋变的事物,都会有相应的劫数,这就是阴阳两面的奥义。不管是公众的晋国大典,还是私人的桎梏突破,都无法避免。

    所以,任何势力的晋国大典,基本都会伴随着血腥,只是程度不一而已,以大桓皇朝而言,大开杀戒是必然之事。除非真想破坏大典,否则再狂妄凶残的人,此时也不敢冒头。

    大桓皇朝的前两次晋国大典,可谓尸堆如山,血流漂橹,连首府都被打残。

    谁知道,战局应该更为惨烈凶悍的帝国级别晋国大典,竟然平静如斯!

    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是天翻地覆的蕴量,还是剑殇大帝和大桓皇朝,真的恐怖到无视天地法则?!

    “踏……”

    最后一步,踏上直插云霄的祭天台之巅。

    仰望苍穹,苍天触手可及;俯瞰大地,苍生皆为蝼蚁。

    此时,萧影身边唯有丞相田单、天魅侯仇黎两人,在千丈高台上,确实有清晰的“高处不胜寒”之感。

    更重要的是,连萧影等三人,也没想到竟然如此顺利,顺利到让人忐忑、惊惧、恐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