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一千二十章 谋夺汉国

第一千二十章 谋夺汉国

    “姐……”

    战天侯王贲身形僵硬,五官颇为扭曲,痛苦悲戚喊道。

    以王贲对桓皇的了解,既然桓皇光明正大来见汉国王后王怡曼,很可能不会杀王怡曼,否则就不会亲自前来了!

    还有一点,当初先父战神王翦,跟桓皇关系不错。而王贲追随桓皇以来,战功赫赫,忠心耿耿,不看僧面看佛面,桓皇诛杀王怡曼的可能性真的很低!

    但是,王怡曼这么说,那不是逼桓皇杀她吗?

    桓皇诛杀王怡曼,王贲无话可说,也不敢怨恨。毕竟王怡曼是汉国王后,是汉国太子之母,谁也无法指责什么。

    诛杀是常理,不杀是恩情。

    王贲不想也不敢向桓皇求情,谁让人生戏剧性至此。

    “王弟,我们四五年没见了吧?”

    看到王贲,王怡曼冰山瓦解,温婉和煦笑颜绽放,柔声说道。引得王贲心中抽痛,又见王怡曼拉着身旁及腰的富贵微胖的孩童说道:

    “你们还是第一次见吧?叫舅舅!”

    理论上,这微胖孩童,也就是汉国太子刘肥,也就四五岁,表面看上去却是十岁左右,颇显富态。虽非汉王长子,却因白氏一族的关系,为汉国太子。至于刘备,那是侧房都不如的侍女所生,还在刘肥之前,只是“乖巧”地向来以弟居之。

    “舅舅!”

    刘肥颇为早熟,似乎知晓眼前危局,胖嘟嘟的可爱身躯微颤,紧紧抓着王怡曼的手,小脸发白怯生生喊道,看都不敢看王贲一眼。

    “乖!”

    王贲五官纠结。惭愧神色明显,硬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最后憋出一个字。

    姐弟相逢,又多了个侄子,本该欣喜异常才对,可如今这情况……

    至于侄子刘肥。不管是白氏之子,或者是汉王之子,都是桓皇大敌之子,连王贲都想不出拯救唯一的侄子的理由。

    “哎……一将无功万骨枯,帝皇之路血成河。成王败寇而已,并无对错善恶之分,亦无恩怨情仇之理,何必如此?”

    本来剑殇还有些希翼,没想到王怡曼如此刚烈。不由长叹了声开解道。

    言外之意很明显,如果王怡曼放不下仇恨,那桓皇自然也没放过她的道理。

    广场上,人头密集,擦肩接踵,密密麻麻蔓延数里之广,却是寂静一片,没人交耳议论。连呼吸都似乎放到最低。

    “皇上……”

    天魅侯仇公公低声喊道,斩草除根之意极为明显。

    天魅侯向来忠心直言。只为桓皇考虑,不管任何人,不会管王贲怎么想,这也是他最得桓皇信赖和看重的一点。

    剑殇暗叹了声,神情一寒,却见王怡曼澄净双眸直视剑殇。柔声清亮说道:“桓皇误会了,妾身并未说完!身为人妇的基本立场,自然该恨。不过,妾身已经尽力了,之前还有点小资本去恨。现在连恨的资格都没有,也累了!”

    “嗯?”

    剑殇讶异看向王怡曼,王贲更是眼神一亮,颇为激动看向桓皇。

    “曼姐明理!”

    心思剧转,剑殇微笑赞道,依旧是以私人身份相对,而非桓皇自称。随后看向刘肥问道:“这是曼姐的儿子吧?都这么大了。如果我早点醒悟,或许孩子也该这么大了,甚至更大些!”

    顿了下,朝刘肥招了招手接道:“挺可爱的孩子,叫什么?”

    “咕噜……”

    全场气氛猛然一凝,王贲猛然吞了口口水,颇为响亮。

    之前生死置之度外,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王怡曼,脸色微变,呼吸急促而丰满胸脯急剧起伏,手心直冒汗,声音沙哑硬着头皮应道:“刘肥!”

    “吾名刘岱!”

    与此同时,那孩童却是身躯一挺,提高声音喊道。顿了下,深怕别人不知道般高声道:“先生说了,岱者,太山也,擎天之柱,镇压天地!我长大肯定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大丈夫!”

    “别胡说!”王怡曼俏脸霎那转青,很拽了下刘肥,现在更名刘岱叱道。

    刘岱什么身份?!敢在桓皇面前展露豪情壮志,嫌命长吗?!

    “哈哈、哈哈……”

    剑殇神情一僵,眼神怪异上下打量了下可爱微胖的孩童,猛然放声大笑,声震王宫。顿了下,大有深意看着刘岱赞道:

    “岱字好,好一个刘岱!男儿正该如此!”

    一时间,吓得王怡曼身躯微颤,脸颊冒汗,周围汉国遗臣更是紧张万分。

    “朕欲册封此子为安北王,王母认为如何?”

    谁知道,剑殇语气一转,看了眼惊惧恐慌的战天侯王贲,又看向王怡曼,语气平静微笑问道。

    一个王母,自然是暗示王怡曼忘记以前的身份,仅仅是安北王之母,再也不是什么白夫人、刘夫人等。

    “啊?!”

    全场气氛猛然一凝,周围众人更是明显一阵错愕。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怡曼毕竟是战神之女,反应极快,迅速硬拉着刘岱拜倒高呼,深怕桓皇后悔般。

    周围众人却是一阵面面相觑,相对无言。

    “平身!接下来就看安北王的作为了,有所功劳,亦可堵天下悠悠之口!”

    剑殇看着王怡曼一语双关提醒道,随后率着大桓众臣绕过王怡曼及汉国遗臣,直入金銮殿。

    所过之处,汉军纷纷让开,无人敢阻止。毕竟如今还守护王怡曼母子者,几乎是王怡曼母子亲信,自然信服王怡曼。

    “皇上这是……”

    别说天魅侯,便是镇武王也有些不明白了,如果不是他们深悉桓皇心性,都怀疑桓皇是不是看上汉国王后了。

    当然,如果桓皇真看上王怡曼,他们还真是喜闻乐见,至少有王贲牵制,能解决一大麻烦,留下后患的可能性会减少许多。

    智慧侯城纱莉娜迟疑奉劝道:“皇上想借此子稳定王城,收编汉军,吞并汉国?确是上佳权宜之策。只是,白氏狼子野心,王母心有沟壑,再加上汉国残军,恐怕后患无穷啊!”

    换成其他人,或许大桓众臣会认为这是桓皇的权宜之计,等吞并汉国,收编汉军,很可能会出尔反尔,秋后算账。

    但是,以王怡曼母子和战天侯王贲的关系,加上战神王翦的余荫,估计桓皇还真没想过出尔反尔,而是顺水推舟!

    “无妨!时间不等人!再则,白氏是白氏,王氏是王氏,不能混为一谈。朕相信王氏一族和战天侯,有战天侯监督,以王母的智慧,也不会做出不宜之举,众卿不可妄自揣测,徒惹是非!”

    走入金銮殿,剑殇毫不在意应道,随后毫不客气直接入座金銮宝座,朝众人吩咐道:

    “无论如何,汉国确实有不少能力出众的文臣武将,失之可惜,而安北王便是最好的榜样。迅速传令封锁四方城门,稳定乱局,安抚民心,招降敌将!”

    剑殇此举,一举数得,既让战天侯感恩,又能兵不血刃吞并汉国,收编数千万分布各地的汉军,招降大批能力出众的文臣武将,何乐而不为?!

    至于安北王刘岱,大名鼎鼎,估计又是一新一代的历史名士。

    不过,看刘岱当众傲言,显然也不是什么顶级人物,剑殇不认为刘岱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威胁,等疆域并入,民众归附,百臣归心,安北王和王怡曼母子,又能掀起多大浪花?!

    “喏!”

    在场众臣纷纷应诺,特别是镇武王蓝戈和天魅侯仇公公,如今正是他们发挥作用的最佳时刻,难道依靠大桓大军去捉拿汉国残将吗?

    ……

    朝歌王城西城区。

    近百富贾服饰或护卫服饰之人,速度极快直冲城墙,竟是清一色先天强者以上,便是散仙级别大能者也有十几人,阵容强悍,显然是直接翻过百丈城墙而过。

    “堂堂汉国第一谋士……谋圣,竟会抛下汉王遗孀及汉国太子,独自离去?”

    眼看城墙进入视线,一个身穿蓝底兽衣,饰物五彩缤纷,身材曼妙惹火的女子,站立屋顶,俯瞰下方百人,声若珍珠罗盘脆声道。

    “百越王蓝凤凰?!张某何德何能,竟然劳驾隐世已久的百越王亲自驾临!”

    这批装扮成富贾队伍之人,一位容颜角色,锦袍富贵如富家公子之人出列,语气平静应道。

    “不敢!皇上本想亲自前来,无奈局势动荡,无法脱身,只能由小女子跑腿咯!”

    蓝凤凰讶异看着平静万分的谋圣张良,显然兴趣十足,脆声晃悠悠应道。顿了下,戏虐看着张良接道:

    “见面不如闻名啊!以谋圣之姿,装成富家女也比贵公子强得多啊!或者换换脸庞也好……否则说不定谋圣真能离开王城,海阔天空了……”

    “……”

    张良脸色红白交加,一阵气结。

    果断仓促离开,哪有那么多时间兼顾一切?!能在逃亡中换衣遮面,就算不错了,谁知还是被盯上了!

    “皇上有请!谋圣是打算乖乖跟小女子走一趟,还是血战一番呢?”

    不理张良难看脸色,蓝凤凰笑靥如花缓缓说道,说话间,密密麻麻的身影出现在张良阵容四面八方,保守估计近千,同样最差也是先天强者,更有数十位百越散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