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一千一十一章 伏羲琴

第一千一十一章 伏羲琴

    刘邦执掌主祭天台,又有九大分身协助,本身也是王者,爆发出的力量在已经直追剑殇。

    霸王项羽手握开天斧,无坚不摧,强如秦帝也无法奈何。血帝洛梵并非大帝级别存在,身为血族之主,爆发出的力量,却也不弱桓皇剑殇多少,所差就是手中并无千古至宝而已。

    最后再加上个来历未知,手段诡异而不死不灭,凶悍至极的不死真魔!

    四者围攻,混乱战局余波之力全被荡开,连都天魔神法相都被逼开,威不可挡。

    “镇!”

    强悍如剑殇,面对四大巅峰存在的围攻,却也不敢托大,天地钟震落,化为百丈大小迎空震落,定住天地虚空,镇住天地灵气。

    “当、当、当……”

    震耳嗡鸣,回荡不绝的钟鸣声起,百丈巨钟悬浮半空,威若恒古不灭,万古不移。

    无论是轩辕九剑,还是开天一斧、真魔一击、血海吞噬,竟是全被百丈巨钟挡下,更恐怖的是屹立不变,不但保持百丈大小,连方位都未移动分毫。

    “不可能……”

    全场震撼,项羽无法置信怒吼一声,手中开天斧一挥,舞动千丈风云,再次劈出,目标却是换成了百丈巨钟,而非桓皇剑殇。

    同为十大千古至宝之一,即便东皇钟乃十大千古至宝之首。但项羽所修宝典《天地霸图》,是最契合开天斧的功法,能最大程度发挥出开天斧之威,确实是挡者披靡,所向无敌。

    在项羽想来,开天斧在他手中,即便不如东皇钟也相差不远。攻击力方面更是傲绝天下。更胜东皇钟。谁知道,如今竟然丝毫奈何不了“东皇钟”,还没把刘邦、血帝、燕震天三人的攻击算在内。

    “轰、轰、轰……”

    无论其他人怎么想,剑殇心思一动。四位都天魔神法相轰向主祭天台,猛然四方围攻,逼得南华老仙和汉王刘邦无暇他顾。慌忙抵挡。

    “定!”

    缠住大阵干扰,天地钟震荡,紫色氤氲之气垂落,镇压空间,竟是直接把项羽、血帝、燕震天三人所在巨钟镇压范围中,宛若独立天地。

    “吼……”

    定住空间,剑殇体内法力狂暴,浑身力量燃烧,仰天咆哮。荒古暴戾气息横扫八方。

    三头六臂八翅的返祖真身出现,三头俯瞰项羽等三人,六臂分持赤霄神剑、大桓帝玺、永恒战旗、天究神鞭等至宝。

    帝玺横空,威震三人。

    赤霄神剑斩向霸王项羽,剑气如潮,威可粉碎一切。

    永恒战旗卷出,旗帜遮天,卷向魔雾弥漫。魔威赫赫的不死真魔燕震天。

    天究神鞭鞭出如龙,又如万龙狂舞。如天罗地网卷向血帝洛梵,极大削弱血帝速如闪电的优势。

    又有八翅展动,风、火、雷三大天地元素肆虐,飓风如龙,烈火焚天,神雷灭世。其中又有空间震荡涟漪不绝。显然蕴含着极为恐怖的空间之力。

    “吼……”

    剑气如潮,项羽暴吼一声,衣衫崩裂,身形暴涨,迅速化为高达十数丈。肌肉如钢,青筋如龙的魁梧巨人,手中开天斧随之化为二三十丈大小的恐怖巨斧!

    一斧劈出……

    氤氲激荡,所向披靡,风龙烈火平息,如潮剑气纷纷崩散重新化为天地灵气。

    “吱……”

    桓皇和霸王先后显出法相真身,威势暴涨。血帝洛梵尖啸一声,百米血翼张开,身形剧变,身若魔蝠,人面扭曲而獠牙狰狞,状若吸血鬼蝙蝠,只是蝠身人面,双足化爪,又有两大血翼之下有四足如刀。

    光看外形,血帝真身还真与外面鸟身人面,四翼六足的都天魔神法相有些相像,只是这血帝真身并无都天魔神法相那般荒古至尊的威势,反倒是双眼血红,气息阴邪凶戾。

    血翼拍击,血色飓风蜂拥而出,硬生生把天究神鞭挡在外面,无法入侵分毫,更有尖啸不绝,声声裂耳慑魂。

    “轰……”

    魔威肆虐,黑雾弥漫。

    周身黑雾弥漫的不死真魔燕震天,身形融入黑雾,使得黑雾暴涨到数百米大小。

    一具十数丈大小,青面獠牙,黑鳞如甲遍布全身,魔威惊人的巨人缓缓呈现,威若从九幽深处爬出的真魔,手臂一探,五爪黝黑寒芒流转,抓向永恒战旗,硬撼一击,击退永恒战旗。

    “当、当、当……”

    返祖真身暴起一击,没奈何项羽等人三人,只是逼出了三者最强战斗状态,剑殇也不颓丧,三头六目怒视,六臂疯狂挥舞,剑气、旗帜、神鞭等疯狂出击,使得项羽等三人无法奈何。

    又有四人头顶百丈巨钟,钟鸣不绝,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荡漾而下,不停削弱着项羽等三人的威势、气焰。

    钟声助势之际,转眼激战过百回合,随着三人围攻桓皇,缓缓变成桓皇压着三人狂轰滥炸,局势缓缓倾倒。

    “不好!钟声能崩散我等法力、气力,震荡神魂!刘邦竖子,曾掌此钟,竟未告之!”

    随着桓皇剑殇越战越勇,项羽等人频频招架,力不从心已无反击之力。此时三人已经聚集呈三角锥形阵型,以霸王项羽手握开天斧为首,燕震天和血帝分护左右。燕震天浑身黑雾几被震散,彻底露出真魔形态,也是真身摇晃,状若随时崩溃,猛然反应过来,厉声暴喝。

    “嗯?!”

    项羽手中开天斧再次劈出,劈散暴风雨般轰至的各种攻击,沉心感应,顿时发觉每随钟声掠起,祖人真神便被削弱一分,体内法力、劲道等也被削弱一分,只是之前以为是桓皇猛攻而削弱,并未察觉而已!

    “事不可为,尽快突围!”

    比起项羽和燕震天,血帝洛梵形势更为危急,原本殷红如血的血雾和体色,黯然许多,两大百米血翼更是破破烂烂,焦黑处处,不由焦急怒喝。

    漫天剑气落下,依旧是桓皇手中威势最猛、打击范围最大的绝技“剑压天下”,血帝之血翼再次出现十数道伤口,骨断筋折,更让血帝惊惧不已,如果不是此处空间已被封锁,血帝早就逃之夭夭。

    “神斧开天!”

    别说血帝和燕震天,此时项羽也直觉局势不妙,力量再次爆发,开天斧一抡,崩散密集攻击,划过玄妙弧度而由下而上劈出,威若劈开苍穹……

    “轰……”

    空间震荡,强悍如开天斧,一斧震动四人所在空间,却依旧未能劈开巨钟,而垂落紫色氤氲,却是裂开即合,依旧死死困住项羽等人。

    “准备……”

    如此一斧,竟然也没劈开禁锢,使得项羽三人内心齐齐一沉。燕震天猛然叱喝一声,挥手间,一具古香古色,九彩萦绕的古琴悬浮身前,九彩绽放而可见天籁自演,玄妙莫测。

    “铿、铿……”

    古琴一现,燕震天魔物萦绕长臂一拍,琴音铿锵,桓皇剑殇所发的风火雷等攻击,消散大半,其余攻击则猛然一顿,心神恍惚,似乎琴音一起,瞬间定住时空。

    “神斧开天!”

    项羽会意,再次手持开天斧爆发,一举破开紫色氤氲。

    古琴奏响,铿锵如刀,剑殇心神被慑,竟让天地钟所发之氤氲之气稍微停顿,无法瞬间弥合。

    “走!”

    燕震天轻叱一声,率先冲出氤氲破裂之处,项羽和血帝紧随其后……

    “轰……”

    霸王真身、真魔真身、血帝真身,瞬移般蓦然浮现,引得惨烈战场节奏一顿,讶异莫名看向忽然出现的三个庞大怪物。

    之前桓皇和霸王、血帝等消失,众人清楚霸王等人被桓皇禁锢,激战其中,却是皆大欢喜,毕竟四大仙神激战,波及太大,能独立对决更好。

    如今忽然出现,却是不知胜负如何?

    “剑指天皇!”

    三大庞大真身甫现,惊涛骇浪般的血色剑气蜂拥而至,冲向蝠身人面的血帝。

    “哧……”

    血帝尖啸一声,百米血翼破碎,被斩碎大半,蝠身人面身形被轰出数里之远,眼露血雾弥漫,金血飘洒。

    “嗖……”

    追杀而出,三头六臂八翅的剑殇,天究神鞭甩出,如龙翔空直追被击飞的血帝。

    谁知……

    血帝洛梵血雾一凝,金血、血翼碎片等如具灵性般自动缩回,却见血红横空,瞬间远去,如血色流星般托着漫长血尾。

    逃了?!

    霸王、真魔、血帝,围攻桓皇,战局一现,血帝竟然逃了?!!!

    此时,以主祭天台为中心,战局颇为惨烈。

    秦帝和光明大帝,协助四大都天魔神法相围攻主祭天台,巨响连绵,周围残肢断体密布,地面狼藉而化为暗红色,不知浸染了多少残血。

    再往外,尸横遍地,一眼尽观。视线所及数十里范围内,皆被夷为平地,之前那鳞次栉比的建筑群,已经消失。

    “叮叮咚咚……”

    血帝遁逃,霸王真身和真魔真身靠近主祭天台,真魔真身身畔,有九彩古琴相随,琴音惊世。

    原本疯狂激战的四大魔神和秦帝、光明大帝等,齐齐动作一顿,都天魔神法相身形呆滞涟漪,竟是有崩溃之危,显然是组阵之大桓禁卫的心神被琴音所慑,难以维持阵法的表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