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九百九十九章 秦帝和秦始皇

第九百九十九章 秦帝和秦始皇

    “嗯?!”

    没想到桓皇一开口就直接叫破他的真实身份,又赞叹“不愧为千古一帝”,并直接表露心意,直呼秦帝而非秦始皇,显然有极大把握。

    秦帝公子华浓眉一皱,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桓皇也太直接了些,让秦帝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秦帝沉默不答,剑殇再次郑重说道:“汉王和霸王已经联合,两人乃虎狼之辈,即便秦帝不出关中,他们也绝不会放过大秦!”

    如今剑殇修为境界达到真仙之境,虽然还不是很了解虚无缥缈的气运之说,却也能感应到气运的存在,这是种无法用逻辑来解释的玄妙因素。

    就如有的人走路都会摔死,有的人喝开水都会呛死,有的人走路能捡到宝物,有的人出门天上掉馅饼,逢凶呈祥,百折不饶且越战越强,这就是玄之又玄的气运。

    剑殇精修《恒古心经》,虽然没深入研究星象占卜之道,却也掌握着天演神算之法,并清楚许负身为华夏第一女神相,绝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忽悠他,即便剑殇对自身修为实力再自信,也不敢轻视对手,世事难料啊。历史名士的难对付,身为异人的剑殇深有体会,何况是顶级历史名士,又是两大帝皇联手。

    苦思之后,剑殇便选择了秦帝,因为华夏神州的气运被剑殇、秦帝、刘邦、项羽四大帝皇分割,虽然秦帝不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却也是货真价实的秦帝,依旧继承有大秦帝国的国运,华夏帝皇之气运。

    大秦帝国依旧是帝国级别势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剑殇相信自己和秦帝联合起来的气运。足以压制刘邦和项羽,足以压制对手未知的底牌。

    秦帝公子华依旧没回应剑殇,也没否认,而是颇为疑惑、好奇询问道:“桓皇是如何看出来?”

    剑殇也不隐瞒,爽快解释道:“秦帝忘了朕之祖人血脉,得自秦始皇吗?而且如今实力大进。祖人血脉可谓激发到极致,便是比起秦始皇也丝毫不差,自然能感应到秦帝体内祖人血脉!”

    “这么说,桓皇早就知晓了?”秦帝怔了怔,深深打量着剑殇追问道。

    剑殇摇了摇头应道:“那倒不是,之前只是有所怀疑。此次亲眼面对秦帝才真正肯定!”

    “随我来吧!”

    秦帝深深看了眼剑殇,大步一跨隐入连绵宫殿群,相信以桓皇的修为实力,自然跟得上来。

    剑殇浓眉一皱。艺高人胆大,迅速便寻着秦帝的气息跟随而至。

    再出现却是在深宫内院的庭院之中,画廊环绕,假山池溪,夜色下烟云氤氲,隐约有阵法力量波动,这也是秦帝不想在金銮殿之前与剑殇光明正大交谈的主要原因之一。

    两人站立亭榭之中,气氛寂静至落针可闻。秦帝一直仰望星空沉默不语,剑殇也不着急。

    足足百息时间。秦帝转头看向剑殇,双眼深邃如浩瀚星空,莫名感慨道:“不愧为九龙之主,虽然朕早就料到桓皇的崛起,却也没想到桓皇竟然能走到如今的地步,而且还妄图逆天破封。剑指荒古,行朕所无法做到之千古盛举。”

    同为帝皇,而且剑殇自认修为实力不比秦帝差,秦帝的威压自然对剑殇无效,只是被秦帝所说震惊。讶异凝视:“嗯?”

    秦帝傲然一笑,说道:“很奇怪吗?桓皇的祖人血脉之力,确实不弱于朕,或者说已经比朕更强出许多,感应自然不会错。不过,朕即是公子华,也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嬴政!”

    “分身?”剑殇双眼一缩,讶异莫名脱口而出。

    以剑殇如今的修为实力,自然看得出秦帝并没说谎,而且言语说到这程度,秦帝也没必要继续隐瞒了。

    纯以血脉而论,或许普天之下,秦帝和桓皇是关系最亲近之人,当然,可能还要再加上个霸王项羽,只是项羽的血脉,似乎走上了另一条,似是而非,剑殇能感受到项羽体内浓溢的祖人血脉气息,却又不是很纯正,与项羽的修为实力不符合,颇为诡异!

    秦帝沉思了下,自豪又叹息摇头应道:“不算吧!勉强可以算是身外化身,朕自创的身外化身之法!”

    “身外化身?!自创之法?!”剑殇眼神凌厉直视眼前秦帝。

    千古一帝秦始皇,不愧为千古一帝,竟能炼出失传千古,只存在神话传说中的身外化身,而且是自创。

    秦帝也不隐瞒,坦然直言解释道:“以祖人精血和朕之心血、神魂,孕育数十年,糅合三分之一大秦帝国国运,又在秦始皇陵孕育多年,最终铸造而出的特殊身外化身、第二元神,连漫天仙神都无法察觉。或许,只有同具盘古血脉且血脉浓度超过朕的桓皇,才能感应出来!当然,这跟桓皇炼化了朕之精血也有很大关系!”

    “身外化身,第二元神,独立的存在?”剑殇若有所思询问道,对于秦始皇的惊才绝艳颇为佩服。

    原理上,剑殇是能理解,但是,理解和做到完全是两码事。

    秦帝点了点头应道:“嗯!继承了秦始皇所有能力、气息、记忆等因素,估计也就力量、心性,与及虚无缥缈的气运和因果有所差别吧!不过,大秦帝国崩溃,朕又自锁关中,征伐异域,足以隐瞒缺陷了!可以说,朕既是秦始皇,也不算是,完全独立!”

    剑殇长呼了口气,苦笑道:“即便是记忆相同,行事作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差别,这也是朕早就怀疑的主要原因之一,只是今日才确定!”

    “桓皇是想说……朕对你的态度,比秦始皇对你好吧?”秦帝严肃威严的容颜稍缓,戏虐般问道。

    “嗯!”剑殇倒也不隐瞒,现在的秦帝,确实比之前霸道强势的秦始皇好接触得多了。当然,其中也有秦帝想低调行事,血脉相承,华庭公主等因素在内。

    没明说的一点,或许铸造秦帝公子华时,秦始皇把自己重情、多情等认为不该有的情绪斩掉了,类似古籍记载中的斩三尸证道之法,因为秦帝明显比秦始皇更近人情,更具感情,并非薄情寡义、冷血凶残之人,这点从秦帝对华庭公主的态度就看得出来!

    秦帝也不在意,耐着性子解释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即便是完全相同的记忆,不同的经历、环境,肯定会滋生出不同的性格和想法,就算是身外化身、第二元神,除非距离不远而经常性融合,否则性格、想法等肯定有差异,桓皇将来若有机会接触身外化身之法,可要谨记!朕能感应到,若是有朝一日,秦始皇能接触到朕,必会斩杀,绝不会容许朕的存在……”

    “哎……”

    剑殇摇了摇头暗自叹息,不大赞同叹道:“值得吗?无论如何,在朕眼中,你已经不是秦始皇,而是公子华!每个人,只有一个人生,只有一条命,你就是你,已经是完全独立的存在,何必为秦始皇而活?”

    千古一帝秦始皇果然是雄才大略的千古枭雄,就为了瞒天过海,竟然不惜耗费莫大代价,铸造第二个“自己”,把大半个大秦帝国、自身气运和力量等全部赌上。

    之前剑殇的猜测没错,大秦帝国的崩溃,根本就是秦始皇故意为之,甚至所有一切,可能都在秦始皇掌握之中!

    当然,秦帝的善意告诫,剑殇是记在心中了,看来秦帝和秦始皇虽然是同一个人,依旧有自己无法理解的关联在内,并且关系恶劣到不会容许对方的存在!

    只是秦帝明显比秦始皇更为重情重恩,估计秦帝完全不是对手,早晚会被秦始皇吞噬!

    千古一帝的心性,岂是易与?可不是获得相同的记忆就能成为第二个秦始皇!

    叹息之余,剑殇心中暗自揣摩着:“汉王刘邦的《皇极九变》,也能铸造出九大分身,不知道跟秦始皇的身外化身之法相比有什么区别?是真实的独立存在,还是法力凝聚而成?有机会该生擒一个研究研究……”

    秦帝眼神一亮,随后苦笑道:“值不值,就看个人如何看待了!异人不愧为异人,想法确实诡异,这也是桓皇不走秦始皇之路,而妄想逆天破封,剑指荒古的主要原因吧?甚至……桓皇不只是想解开盘古谜云,还想为盘古仙尊报仇?”

    剑殇颇为意外问道:“盘古仙尊?秦帝也知晓?”

    秦帝微笑应道:“桓皇都清楚,朕会不清楚吗?朕知道之辛秘,可是比桓皇多得多,甚至比降世仙神所知还多!”

    “也对!”剑殇自嘲一笑应道。

    至于是否会为盘古仙尊复仇,剑殇并未回复,那太虚无缥缈了,对手可是万劫不灭,至高无上的仙尊,而且不只一尊仙尊,很可能是一堆,可谓诸天万界皆敌!

    秦帝并不理会剑殇的“挑拨”,语气一转善解人意道:“其实也怪不了秦始皇,修为实力达到我等如今地步,这片天地已经成为清晰可见的牢笼、监狱。所剩余生只能不甘地望天等死,虚度岁月,谁都会拼死一搏啊!”

    “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万物皆有一线生机。我等相对上界,确实是蝼蚁,而蝼蚁依旧可以翻天,横竖不过一死,男儿一世,何必违心而为?秦帝可敢与朕逆天一搏?”

    ***

    第一更到……拜求双倍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