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双龙噬皇(第三更)

第九百九十五章 双龙噬皇(第三更)

    “不是吧?南华老仙竟然不接战?如此机会难得啊!”

    “切……桓皇敢当众挑战,自然有信心。南华老仙明摆着心虚,哪敢应战!”

    “难道桓皇真强到如此逆天的程度?十招内灭杀仙神?据说南华老仙可是降世仙神中的顶尖存在啊?!”

    “哼!狂妄无礼!南华老仙何许人?只是懒得跟桓皇计较罢了,晋国大典之际,重要的是稳定,懂吗?”

    “也是!不过……可惜啊,这可是打击桓皇的最佳时机!”

    ……

    南华老仙留下一语便消失无踪,片刻沉寂之后,辽阔无垠的朝歌王城四处议论声弥漫,有赞叹、有不屑、有分析、有遗憾……

    “咳!咳!来者是客,大典在即,舞刀动枪终究不妥。桓皇万里迢迢而至,还是先行歇息恢复,有的机会切磋嘛!”

    刘邦心中一沉,颇为骇异,却是干咳数声,顾作随意微笑说道。

    之前南华老仙已经明言过不如桓皇,但刘邦等人,却没想到南华老仙对桓皇竟然忌惮到如此地步,连接桓皇十招都不敢!

    降世仙神本身就是天地极限力量存在,也就是说,纯以力量而论,大家都差不多,差别只是手段而已,难道真的差距那么大?大到号称降世仙神中顶尖存在的南华老仙,也没信心抵挡桓皇十招?!

    “行了!不敢就不敢!何必惺惺作态,劳烦汉王转告南华老仙,他若敢插手世俗之争,出手之时便是他陨落之时!”

    剑殇毫不留情摆了摆手,气死人不偿命狂妄说道,依旧是声音洪亮。传遍数十里范围,震得无数人若有所思。

    “呃……”

    刘邦张嘴无语,虽然自认已经很了解桓皇了,还是“高估”了,完全没“帝皇之心”啊,简直就是个得理不饶人。打人专打脸的地痞流氓!

    事已至此,刘邦知道多说无用,依旧皮笑肉不笑招呼道:“桓皇万里迢迢而来,舟车劳顿,孤在王宫设宴,若是桓皇有暇,孤扫榻以待!”

    剑殇戏虐看着刘邦笑道:“得了!也就三天时间,赶快准备去吧!朕乃传送而至,何来舟车劳顿?一点诚意都没……让军营众人退走吧。我军自给自足,无需麻烦汉国了!”

    “呵呵……”刘邦脸皮直抽,机械笑了笑,迅速告辞离去。

    片刻后,浩荡出行的汉王王驾,迅速退走,连军营内十数万大军也相续离开,还真的把整座军营留给大桓皇朝近二十万大军。

    悬浮关注事态发展的众人。有些傻眼,也有些莫名其妙!

    原来。身为帝皇,城府之深,脸皮之厚,可以达到汉王刘邦这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身为帝皇,狂妄之姿。威名之盛,可以达到桓皇剑殇这般无视一切,肆意妄为如市井流氓!

    ……

    夜幕降临,星辰点缀。

    这是个天高气爽,繁星如灯的美好夜晚。夜月残缺,满天星辰却如灯笼般闪亮,令人迷醉。

    白天桓皇的到来,诡异难明,令人津津乐道,但朝歌王城北区军营,却是被大桓皇朝大军完全占据,其余汉军及游侠、眼线等全部退走,冒犯者死。

    有人说,这是汉王刘邦宽容大度,容忍桓皇之狂妄;有人说,汉国晋国大典,汉王刘邦不想破坏大典,所以不想爆发大战,以免影响晋国大事;有人说,汉王刘邦是以退为进,麻痹桓皇,深怕桓皇惊走,所以拖住图谋必杀一击;有人说……

    无数种说法,无数种事迹,流传不绝。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三天后汉国晋国大典,必定是惊天动地的绝世大战!

    无数情报火速传开,越来越多的强者涌向朝歌王城,静待着这可谓华夏神州巅峰之战的时刻到来。

    此战汉国若胜,那崛起之势势不可挡,大桓皇朝威名必定降到谷底;此战大桓若胜,那大桓之威必定名传天下,引为传奇。

    别忘了,桓皇可是提前三天到来,而且露出所有力量,摆明轻视汉国,无论如何都能以绝对力量碾压汉国所有阴谋,这就是桓皇的强势之处!

    夜月残缺,繁星闪亮演绎玄妙之道。

    相王郭威之徒,华夏第一女神相许负,静立庭院,十八次卜卦,卦卦凶险,龟壳和铜钱龟裂。

    “难道真是盛极而衰,大势所趋?”

    看着漫天星辰中,那被两大帝星碾压,血红泛黑的帝星,许负心跳如兔,喃喃自语。

    按照星象显示,神州区域,四大帝星眩耀夺辉,代表着汉王和楚王的两大帝星,光芒四射,照耀半天。而代表着桓皇的帝星,原本光芒最亮,却被楚汉两颗代表王者果位的帝星威逼,似乎即将被吞噬,使之由王化皇,这是凶险至极的大凶之兆啊!

    “传皇上前来……”

    片刻后,许负终于坐不住,迅速朝侍卫吩咐道。

    十八次卜卦,卦卦大凶。许负不知道桓皇剑殇的信心来自何处,不过,于情于理,许负觉得都必须向桓皇交代凶险之处。

    侍卫虽然惊诧,却也没多说,迅速离去。毕竟一般来说,都是求见桓皇,哪有传桓皇来见的道理?

    不过,许负身份地位特殊,更不属于大桓皇朝官职范畴,只要桓皇没追究,这些侍卫自然不敢多说。

    “许小姐?”

    片刻后,剑殇和虞姬、花千黛、王贲、仇黎等相携而至,足有近十人,剑殇更是客气见礼。

    相王郭威、神相许负、小郭嘉等,加入大桓皇朝多年,这还是许负第一次让剑殇主动来见,所以剑殇没有迟疑,迅速前来。

    这也是剑殇和秦始皇、刘邦、项羽等最大的区别之处,平时的皇者自称,不过是礼仪罢了,并不会真把身边的人当成奴仆属下,至少也是平等相待,所以称呼许负为“小姐”也不算错。

    “你等退下!”

    许负点了点头,沉默片刻,朝周围侍卫吩咐道。

    众侍卫领命而去,剑殇浓眉紧锁,知道许负有要事相告,也朝贴身禁卫挥了挥手,仅剩仇黎、虞姬、王贲等数个重臣。

    “皇上可信占星之道?!”

    众人退走,许负仰望群星,莫名其妙询问道。

    “存在即是真理,说不上信不信吧!”剑殇直觉有些不妙,措辞应道。隐约预感到许负要说的话,不过,剑殇此次前来朝歌王城,作为看似狂妄无边,却是扬威为主,并未轻视懈怠,所以许负一传,剑殇就迅速到来,还带上了诸多大臣。

    “以异人的说法,便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咯?”许负也不在意,而是轻柔反问道。

    剑殇笑了笑,不置可否,其他人也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妙、凝重,没人出声,而是沉默静待!

    “草民夜观星象,察觉皇上帝星大凶,不但大凶而血光萦绕,还有陨落之相,此乃天地大局之双龙噬皇之相。按照草民所学,若无变数,皇上恐怕……”

    沉默片刻,许负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因为许负虽然被重视,却没担任任何大桓皇朝官职,和剑殇的关系也算不上熟悉,所以自称草民也不算错!

    “啊?!”

    虞姬、王贲、仇黎等人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看向许负,剑殇更是脸色一沉,沉默不已。

    许负苦笑摇了摇头,无奈说道:“皇上不信?!有点难以置信,不过事实如此,草民觉得有必要提醒皇上,信不信就看皇上了!”

    “放肆!若是大凶之相,或许还有点可能性。以皇上修为实力,可谓天下无敌,何来陨落之相?”仇黎脸色森寒,如被踩了尾巴的黑猫尖声叱喝。

    “我信!”剑殇大手一摆,阻止仇黎发飙,郑重说道。

    “咦?”许负讶异看向剑殇,便是其他人也沉默惊疑。

    没有多解释,剑殇直接拱手客气求教道:“未知可有解局之法?”

    谁知许负却是摇了摇头,毅然应道:“此乃天下之争,事关帝星沉浮,苍生黎民。天机不可泄露,否则必遭天谴!”

    众人愠怒,又听许负接道:“帝星之争,乃群星璀璨之局。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必留一线生机,就看皇上能否找到了!听闻皇上对奇门遁甲颇有涉略,想必自有明示和应对之法……”

    话落,不待剑殇等人多说,许负盈盈躬身一礼:“言尽于此,草民告退!”

    “皇上……”

    看许负盈盈而去,仇黎大怒请示道。

    “……”

    剑殇摆手阻止仇黎多言,浓眉大皱仰望星空,除了发现今晚的星空特别明亮,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有什么异样,至于许负所说的“双龙噬皇”星象,更是看不出丝毫了!

    一时间,众人沉默,气氛凝重压抑,苦思许负之说。

    “天意难测,世事难料,事难完美。或许朕真的太急了……”

    片刻后,剑殇长叹一声,自嘲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汉王刘邦和霸王项羽,都是华夏神州的顶级存在,身居大气运。剑殇想一口气吞下两个,夺其气运而定鼎天下,胃口确实太大了点。

    虽说艺高人胆大,但是,冷静想想,图谋太大,反噬在所难免,若是承受不住,便是自找死路了!

    “安排下去,朕想见见霸王项羽!若是此次西楚愿意退出朝歌之局,朕可以把江东归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