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冥界风暴

第七百九十七章 冥界风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奥勒斯讶异疑惑脱口而出:“点燃圣火?可我现在是……”

    虽然回到了圣域,回到了金牛宫,桓王也解开了战争枷锁的禁锢。但奥勒斯也没奢望自己能逃出桓王掌控,让他这俘虏点燃圣火,算怎么一回事?

    “与其茫然追寻,不如守株待兔。只要点燃圣火,无论何方阵营,只要关注圣域变化者,自会前来查看!”

    剑殇观察了下金牛宫的环境,语气平静应道。随后朝众人挥了挥手,五大顶级神王会意,迅速隐向四周,便是邪妃花千黛、仙妃虞姬、龙妃崇师妾和帝无双,也迅速退往四周。

    黄道十二宫是守护雅典娜女神的至高存在,身份地位极为崇高。

    光是金牛宫,占地就高达数万平方米,高达数十米,不管是从外部观察,还是身处内部,都能体会到浓溢的恢弘大气气息。特别是金牛宫内部,空荡荡的几乎什么装饰都没有,只有巨柱擎天,岗岩铺地,粗糙简略中带有浓厚的岁月凝重感和尊贵气息。

    不过,用来藏几个人倒是很容易,往巨柱后面一站,根本很难察觉到。

    “哦!”

    桓王说得如此明白,奥勒斯迅速明白过来,毕竟他们一路走来,一个人都没找到,不用这方法的话,得多久才能找遍整个圣域啊?

    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了,对方也不一定知情啊,还不如守株待兔。只要找来的人,多多少少肯定知道些信息。

    看众人隐去。剑殇再次吩咐道:“以前你守护金牛宫时如何行事,现在依旧如何行事吧!”

    奥勒斯愣愣点头,沉声应道:“也就是感应守护星座,感悟小宇宙,普通的修行方法,对于我等存在已经没多大意义了!”

    “那你就做呗!”

    剑殇颇为无语吩咐道,金牛座的人是不是都比较牛?用不着交代得如此清楚才知道做吧?

    “必须穿上金牛座黄金圣衣才能点燃圣火?”奥勒斯迟疑了下,小心翼翼询问道。

    “穿!”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应道。随后大手一挥,沿自华夏的案几、木椅、茶盏等出现在身前,便自顾自在宫殿中部落座,旁若无人自饮自斟。

    就算奥勒斯穿上黄金圣衣,一样打不过自己,更别说周围隐藏的众人了,希望奥勒斯不会神经错乱想太多吧?不然就是自找苦吃!

    “……”

    奥勒斯看了眼剑殇欲言又止。随后力量爆发,浑身金光绽放,一只庞大的金牛虚影悬浮半空,一件件金光璀璨的圣衣部件,不停套在奥勒斯魁梧健硕的身躯上……

    “哞……”

    震响圣衣的牛哞声起,威严浩荡。

    金牛宫顶部冒起阵金光。凝为一道金色光柱冲天而起,射向如天柱擎立的黄道十二宫火炬塔……

    “啪啦……”

    原本破裂晦暗的火炬塔,猛然掠起阵火光,一朵金色圣火燃起,遥遥可见。

    “咦?”

    紧随着。无数气息在原本死寂荒凉的圣域各处掠起,齐齐讶异疑惑看向那圣火熊熊的圣宫之火。

    传说中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金牛宫,是十二宫中最愚蠢的存在,真的愚蠢到这地步?连雅典娜女神也消失了,整个圣域几乎化为鬼域,既然还敢如此大张旗鼓地宣示自己的存在?

    活得不耐烦了?!

    此时,奥勒斯激活金牛圣火后,已经盘膝在地,开始借助圣域和金牛宫的地理优势,开始感应守护星座,感悟小宇宙。

    自家事自己清楚,貌似自己的能力也就这样,接下来就不关他的事了,至于对桓王来说是这样!

    还不知道利用完自己,桓王会怎么处理他呢,干脆光棍到底,随命咯!

    “嗖、嗖、嗖……”

    密集隐约的破风声起,悠闲饮茶的剑殇动作一顿,随后恍若未觉继续。

    “啪啦啪啦……”

    岗岩铺就的地面,猛然如海浪般涟漪起伏,越来越剧烈,越来越剧烈……

    密密麻麻的黑色触手,不停从地底蹿出,状若无数大型蚯蚓破土而出,一股浓溢的腥臭味弥漫而开,恶心而诡异。

    “桀、桀、桀……果然是牛,金牛还是牛!连雅典娜也被抓,整个圣域毁于一旦,你竟然还敢回来送死?”

    一阵令人鸡皮疙瘩顿起,极为难听的阴笑声起,随后是回荡金牛宫,宛若撕破布般沙哑刺耳,让人心烦气躁的声音。

    “轰……”

    地面岗岩爆破,一大堆黑色触手涌出。

    一只浑身黑色触手乱舞的怪物破土而出,紧随着是一阵腥臭刺鼻的恶臭,宛若一坨巨大烂泥从地底冒出。

    “嗯?”

    剑殇浓眉一皱,偏头看向正盘膝闭目的奥勒斯。

    “还真是冥界作祟?”

    奥勒斯睁眼,之前对桓王的惶恐忐忑一扫而空,一股悍勇决绝的气势爆发,声音沙哑洪亮不屑道:

    “地藏星囚因?知道我回来了,冥界竟然就派你这种货色前来?难道冥斗士太多了?”

    “嘶……”

    那坨烂泥猛然尖啸一声,浑身黑色触手疯狂乱舞,引起阵炒豆般噼里啪啦虚空乱响,尖叫道:

    “你敢看不起我囚因!你死定了!死定了!伟大的冥王啊,如此罪人,堕落冥河也不足以弥补罪恶!”

    “……”

    剑殇嘴角一撅,没想到一直表现得憨厚胆怯的奥勒斯,竟然还有如此一面。

    更意外的是,眼前这坨烂泥,竟然是一个冥斗士,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比华夏的怪物还丑陋不堪!

    不过,眼前烂泥。看气息也就传奇之境,奥勒斯好歹也是黄金圣斗士。派这坨烂泥来对付奥勒斯确实跟送菜一样。

    奥勒斯依旧盘坐在地,起身都懒得起身,不屑冷哼道:

    “哼!如今冥界的执掌者是谁?我相信冥王即使从冥界归来,也不可能这么快。想必是冥界也受够了你这种恶心存在,故意派你来送死的吧?”

    “嘶……”

    “你敢看不起我囚因!你死定了!死定了!伟大的……”

    “噼里啪啦……”

    又是跟之前一样的尖啸,触手乱舞,地藏星囚因极为激动愤怒咆哮着。

    “吵死了!”

    一阵不悦的呵斥声起,暗血色光芒一闪。

    “轰……”

    那坨烂泥猛然挥出。横飞百米距离,狠狠拍在金牛宫墙壁上,断折的黑色触手、四溅的腥臭汁液,弥漫半空。

    剑殇浓眉大皱,先天真气运转间形成真气罩,及时把那些恶心的触手、汁液挡在身外。

    如果被这些恶心东西溅到,剑殇很怀疑自己会不会三天三夜吃不下食物!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灰暗圣衣,背披庞大黑色披风,浑身幽暗冥火燃烧,剑眉星目,蓝发健硕的身影浮现,无声无息。就好像他由始至终一直都在那里。

    这是一种即将与天地融合的征兆,可想而知来者的修为实力。

    阴森而正直,灰暗而强大,洒脱而压抑,极为矛盾的气息令人看不透眼前之人。

    “呜、呜、呜……”

    如此强大的重击。地藏星囚因似乎一点伤势都没,沿着破裂墙壁滑落。动作敏捷爬起,顿时匍匐在地嚎啕大哭:

    “伟大的冥王,伟大的潘多拉大人,伟大的冥火大人!这只金牛竟敢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伟大的冥火大人,看不起强大的冥斗士,看不起伟大的潘多拉大人,看不起伟大的冥王,冥火大人别杀死他,我要他来喂养我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们,让全世界知道得罪我囚因大人的下场……呜、呜、呜……”

    “……”剑殇的嘴角不由抽搐数下。

    这什么人啊?

    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桓王?!传说中最有可能晋级为剑殇大帝之人?”

    似乎已经习惯了地藏星囚因的行为作风,天暴星冥火懒得理会,而是眼神犀利直视悠闲饮茶的剑殇问道,连盘坐一旁的金牛座奥勒斯也无视了,似乎根本就没把奥勒斯当对手。

    “你既然认识孤,自然也知道孤为何而来。你们的恩怨,孤没兴趣,孤……只想要……想要的人!可否相告?”

    剑殇缓缓放下手中茶盏,眼神坦然与冥火对视,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看来……点燃圣火,也是桓王的主意了?果然是艺高人胆大,就凭桓王和躲在石柱之后的五个女人?”

    冥火那俊美脸庞一笑,声音爽朗愉悦说道。顿了下,恍然大悟接道:

    “对了!是四个高深莫测的女人,加上一个昏厥中的女人!传言不虚,桓王果然是个痴情种,而且是胆大包天之人,就这阵容也敢千山万水而来,佩服!”

    “或许吧!”剑殇淡然应道。

    五大顶级神王本身就不是生灵,故意收敛气息隐蔽的话,修为实力差距不大根本察觉不了。

    当年在武王秘藏之前,华夏强者云集,也只有秦始皇才有可能察觉到,更别说眼前的冥斗士了。

    “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来。我对桓王慕名已久,见面不如闻名啊,就看躲藏起来的华夏女人,是否传说中那般国色天香了!”

    说话间,数十道灰暗身影聚集到冥火身边,又有一行十几人似慢实快而至,这群人并未身穿圣衣,为首一手玩折纸的年轻人大笑说道。

    “当然,如果桓王跪地求饶的话,本大人向来怜香惜玉,或许会放过那几个女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