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七百九十五章 黑暗之手

第七百九十五章 黑暗之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下一个!”

    剑殇等人排队等待良久,正透过马车窗帘观察外面形形色色的异族风情,一阵呼喊声起。

    “咕噜噜……”

    辘辘滚动,马车迅速前往传送台,奥勒斯金牛黄金圣斗士自觉上前取出一颗中品灵石丢给传送台文官说道:

    “雅典,不用找了!”

    话落,便自顾自往前走,并招呼马车跟上,缓缓沿着台阶往上……

    “嗯?等等……”

    那文官眉头一皱,迅速举臂拦截道,引得奥勒斯一阵疑惑回头。

    按照常理,奥勒斯好歹是黄金圣斗士,也就是大能者,能对这么个传送台负责人客气,那是他家祖坟冒烟了,而且奥勒斯也多给了,还有什么事?

    “很抱歉!最近灵石稀缺,传送次数又多,价格有所上浮,如今是每人一个灵石!”

    那文官单手背后悄悄做了个手势,脸露惭愧硬着头皮说道。

    “啊?”

    奥勒斯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迅速问道:“一人一个灵石?你不会是说传送需要一人一个中品灵石吧?打劫啊???!!!”

    还记得几次通过这个传送阵中转,传送台负责人可是当祖宗那般供着,连灵石也不敢收啊!

    现在倒好,狮子大开口啊?

    那人说一人一个灵石,那肯定是中品灵石,不可能是下品灵石,毕竟之前的市价是每人十个下品灵石。

    那文官不屑撇了撇嘴,轻笑仰首应道:“很抱歉!每人一个上品灵石……”

    “上品灵石?!”奥勒斯铜铃双眼一瞪,难以置信瞪着文官喊道。

    很怀疑这文官见没见过上品灵石,这话也说得出来?

    “很抱歉!最近战乱不休,灵石急缺。小人也是奉命行事,请别为难小人。”

    那文官身躯一躬,收起不屑神情,无奈苦笑说道。顿了下,看向数米处的马车说道:

    “另外,请马车内的贵人出来。马车不许传送。如果硬要的话,按照可容纳的最高人数计算!”

    “嗯?”奥勒斯神情一僵,呼吸加促瞪着文官,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重事在身,黑点也就认了,几个中品灵石对一个大能者来说,还真无所谓,那也不是这么个黑法吧?上品灵石和下品灵石可是差距十万八千里呢。

    一般来说,奥勒斯好歹是大能者。普通人在大能者面前,呼吸都会紧张,竟然还敢敲诈?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文官惶恐躬身,紧张说道:“很抱歉!小人只是奉命行事,请别为难小人!”

    “陛下?”帝无双柳眉一皱,杀意凛然看向剑殇请示道。

    “视线范围内,所有人……杀无赦!”

    剑殇沉思片刻,神情不变且语气冰冷说道。

    “呃……”

    帝无双神情一僵。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好,她的意思是这文官不对劲。要不要杀了。

    桓王倒好,直接视线范围内全部杀无赦,其中有多少无辜者啊!

    “啊?”

    奥勒斯和那文官听到马车内传出如此冷酷嗜杀的声音,不由得齐齐一怔,便是周围其他人,也以为幻听。一时没反应过来。

    “嗖、嗖、嗖……”

    没待周围众人反应过来,五道身影如风从马车前方、左、右等方位射出,疯狂扑向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

    “冰海寒流!”

    “大地震裂!”

    “天地金光斩!”

    ……

    寒流、巨力、巨剑!

    鲜血,尸骸,生命!

    混沌模糊中。血色漫溢,浓溢血腥味随风蔓延,扑面刺鼻。

    五道身影宛若五个死神疯狂收割着视线内所有站立着的生命,手下根本没一合之敌,甚至一出手就是一片片的倒下。

    不到盏茶时间,方圆百米范围内,传送台所在的广场中,尸骸层层叠叠,嫣红鲜血弥漫广场,如小溪沿着广场的缝隙缓缓而流,宛若一幅死亡炼狱的绝美画面。

    “哗……”

    马车门帘掀起,剑殇的身影露出,五大顶级神王闪电射至,返回剑殇身边,如贴身护卫紧护。

    “陛……桓王!”

    事情发展得太快,快得奥勒斯有点反应不过来,一看桓王出现,浑身一激灵,迅速来到剑殇身边惶恐躬身见礼,差点连称呼也喊错。

    之前奥勒斯跟桓王接触不多,但一起出发以来,奥勒斯感觉桓王没什么脾气,挺随和亲切的人,很好相处,也渐渐放松了心绪,如今……

    关于桓王暴戾嗜杀的传闻,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就因为传送官敲诈他们,就把在场所有人全杀了,心理变态吗?!

    奥勒斯实在无法理解!

    “陛下!你……”

    一张绝美精致的面容,龙妃崇师妾花颜发青,难以置信看着周围尸堆如山,血流如溪的场面,又看向淡然而立的剑殇喊道。

    “走吧!”

    剑殇没理会崇师妾,语气平淡朝众人吩咐了声,顿了下,又看向金身神王吩咐道:“我们先传送,你殿后!”

    “是!”金身神王恭敬应诺。

    走到奥勒斯身边,剑殇脚步一顿,自言自语般说道:

    “大能者的尊严,不容亵渎,这是常识。这人既然敢敲诈,只有两个可能……”

    “嗯?”奥勒斯疑惑看向剑殇,一时不明白桓王想说什么。

    “第一,你这个大能者实在太没用,太失败,区区一个先天之境也不是的人也敢敲诈你;第二,希腊国区恐怕有变化,此人是故意刁难,有所图谋……”

    话落,剑殇理也不理奥勒斯,迅速踏上传送阵,大手一挥卷走使用多次而颇为灰白的灵石,一堆中品灵石纷纷取而代之。

    “哼!”

    看桓王不理会自己,而且所作所为如此暴戾嗜血,龙妃崇师妾不由委屈冷哼一声,颇为恼怒并皱眉寻思。

    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自己追随吗?

    窥一斑而知全豹,可想而知桓王的暴戾和疯狂,这样的男人实在太危险了!

    “咦?”

    奥勒斯则是讶异看向全部使用中品灵石的桓王,疑惑不已。

    原本还以为桓王是舍不得灵石呢,谁知道消耗如此大手笔,那之前为什么发怒杀光所有人?

    当然,自愿和被迫自然是不同的心理。

    “你误会陛下了!绝大多数势力都不会向大能者收取传送费用,主要是结个善缘,也是对大能者的尊重。敲诈本就反常,而且之前那文官有些小动作,其实是在暗中通知手下。再则,我们一出现,在场出现了许多气场波动,显然是有势力在暗中盯梢我等。”

    看崇师妾如此,邪妃花千黛沉思了下,上前轻轻牵起崇师妾的手,柔声解释道。

    顿了下,苦笑摇头接道:“我们毕竟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加上陛下凶名赫赫,仇敌遍天下,谁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敌视眼线,藏在黑暗中的对手到底有何谋划,我们更没时间去一一分辨,只能一网打尽,一劳永逸!”

    “哦?”

    龙妃崇师妾一怔,讶异看向神情冷漠的桓王,嫣红樱唇蠕动数下,脸色黯然低头,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主要是当年桓王挥军意图灭国,屠杀无数越国子民的做法,让崇师妾对桓王嗜杀暴戾的印象太深,再加上眼前血腥场面,任谁都会那么想啊!

    既然不是,桓王为什么不解释?

    难道自己在桓王心中真的一点位置也没?所以懒得解释?

    “女人既然决定跟一个男人,那就要相信他!”

    虞姬朝崇师妾绽颜一笑,低声提醒道,随即补充道:“任何事!”

    “呃……”

    崇师妾一愣,再次张嘴无言,不由苦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虞姬所说,崇师妾自然清楚,毕竟华夏传统女性就讲究这个。可是,每个人性格不同,虞姬是出了名的温顺贤淑,典型的华夏女性。虽然她已经尽量体谅、迁就,但她是泾阳龙王的后裔,本性高傲尊贵,又一直位高权重,根本无法适应华夏传统女性的思想,总是忍不住会批判。

    说话间,众人就位,剑殇迅速激发传送阵,一阵光芒闪烁间,众人便消失不见,仅留金身神王留在后方看守传送阵。

    这也是之前剑殇要杀光在场所有人的主要原因,毕竟传送阵充满了无数不可定性,如果传送一半被打断,传送者轻则迷失时空之际,不知传送到哪;重则直接被时空乱流撕碎,魂飞魄散。

    “嗡……”

    随着第二次传送光芒掠起,上百个身罩黑袍的身影状若灵魂闪现在传送阵四周。

    “嗯?”

    为首一名黑袍人难以置信看着广场的尸山血海,头皮发麻闷哼一声。

    一个破锣般嘶哑难听的声音,讶异嚷道:“怎么可能?!从汇报到现在,才多久时间?就算此处群众没有强者,那也有一千精兵啊?难道汇报有误,来者数量极多?”

    “按照不同的气息波动,出手之人就五个!”一个阴森而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五个?!怎么可能?”那破锣声尖叫道。

    “滚!”

    为首黑袍人举臂一挥,拍苍蝇般轰飞那破锣声,沉声喝令道:“查!严密审查,雅典娜那贱人到底请了何方神圣驾临,大人的大业容不得任何变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