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七百七十四章 八仙过海

第七百七十四章 八仙过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旭日初升,温和的光线普照海面,就像披上了层荡漾的金衣。

    密集的战鼓如雷回荡海域,养足精神的华夏水军,吃饱之后便整军北上,势若浪潮汹涌。

    耳听水军乘风破浪,静视无垠汪洋荡漾,剑殇、项他、雉姬等齐聚通天神舟顶舱。

    静视华夏水军破浪北上,项他沉思片刻,迟疑着看向剑殇提醒道:

    “禀告桓王!淮水和长江狙击战,虽名狙击战,却是双方对彼此的试探了解。所以既是华加大决战的热身前奏,也是一种未雨绸缪的谋划!”

    “嗯?”剑殇略感兴趣偏头看向项他。

    以项他的能力智慧,之前一直表现得低调无为,只是藏拙而已,能名传青史,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比如桓国的泾阳水府、通天神舟,既然已经展现过威力,加国阵营肯定会有应对之策,否则绝对不敢接战!”

    既然决定提醒,项他也不再拐弯抹角或言语隐晦,便坦白出声说道。

    顿了下,又补充道道:“再比如桓王能克制加国神战士的秘术,华夏个人平均战力极强,散仙大能者众多等等方面,加国阵营敢接战,肯定有其应对之法,桓王最好另想手段,别把这些已经暴露的手段当依仗。特别是希腊国区圣衣文明的参与,据说在圣衣文明面前,施展过的任何手段都将无效,这也是种‘绝对力量’的表现!”

    听项他这么说,剑殇不由来了兴趣,谦逊请教道:“哦?比如呢?能否具体描述下?”

    便是周围其他人,也是疑惑好奇看向项他,有克制和依仗手段,难道还不用?!这是什么逻辑啊?

    “比如泾阳水府和通天神舟。见识过两大至宝的加国阵营,自然不会任其发威。其实只要组成密集阵营,以强大远程火力狙击,不管是泾阳水府、通天神舟,还是兰斯巨舰、黄金巨舰,都会被击退。至少无法顺利冲锋。以此次华加之战的规模,恐怕这种局面会成为事实,战役胜负,还得看整体局势,个体力量很难左右!”

    项他沉思片刻,缓缓解释道,听得众人不由得沿路佩服,微微点头附和。

    片刻后,又听项他接道:“比如桓王能克尽亚特兰蒂斯文明的秘术。以项某猜测,这恐怕是隔绝非自身力量的秘术。如此一来,亚特兰蒂斯文明的力量自然就无效。但是,别忘了加国阵营还有个号称天地间个体战斗力最强的圣衣文明,圣衣文明的斗士的修炼方式是天地间最残酷的方式之一,所以,排除各种因素,圣衣文明的斗士的本体力量都极为强悍。甚至青铜斗士也能胜过我国失去武力的先天强者。所料不差,圣衣文明的斗士将会成为此战专门狙杀、刺杀桓王的王牌。根据情报。加国阵营也确实如此安排,而且已经派出强者隐伏,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而已!”

    “当然,以桓王本身和身边的力量,再加上有众多江湖散仙协助,自身安危应该无需多虑。最主要还是如何把秘术施展出来,达到最大效果。”

    “至于华夏个人的平均战力,淮水狙击战,加国舰队大部分损失在我国强者手中,被全舰屠尽。此次肯定会预防。如泾阳水府和通天神舟那般,只要布下密集火力,我国强者再强,也很难突破狙击网。这点来说,对于桓国越州的禽军同样有效……”

    “亚特兰蒂斯文明是最不怕群战的文明之一,战斗单位可谓无穷无尽,恐怕禽军还未降落,便会被射杀大半……损失惨重。”

    ……

    海浪滔滔,项他不再低调保持沉默,而是坦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虽然其中不少想法,其他人也想到了,却没项他直接说出这么直接了当,简易明了。

    众人沉思,消化项他所说之话时。被指定为此次海战主帅的蓝衫龙王甘澜,不由佩服又感激叹道:“古人诚不欺我啊!如今本座确实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沉默跟在甘澜身后的甘宁,声音稚嫩却强装老气横秋补充道,使得甘澜皱眉瞪了眼。

    在场都是甘宁的长辈、长观等,吃过的盐比甘宁吃过的米还多,什么时候轮到他插嘴了?!

    “相王前辈算无遗策,神谋鬼相。此次既然参与,想必也卜算过结果,不知可愿相告?”

    眼看大事基本商议妥当,雉姬沉思了下,郑重看向相王郭威询问道。

    顿了下,迟疑着瞥了眼剑殇,依旧看着相王郭威接道:“如果其中有什么意外,比如有什么人会出什么事,希望前辈能不吝明言,让众人做个心理准备。如果需要什么代价,我春秋商行愿意以双倍,甚至更高的代价补偿!”

    “嗯?”

    听到雉姬所说,众人心中齐齐一紧,又是期待、欣喜,又是忐忑、不安,情绪复杂齐齐看向相王郭威。

    人之所以活着,就是因为人生的不确定性而精彩。如果知道了自己以后的道路,自然会少了许多乐趣、精彩、期待。

    但是,只要是人,谁也无法制止人性本能对于自己命运的好奇、期待。

    相王郭威脸色微变,眼神诡异瞥了眼剑殇及桓国诸妃,迅速转移话题推诿道:“江湖小术罢了,岂能当真。更上不了大雅之堂,岂能妄言而影响大局,吕大小姐言重了!”

    “呃……”

    在场之人岂是常人,相王郭威的表现虽然极快且隐晦,但还是有大半人捕捉到,不由得心思各异。

    邪妃花千黛脸色一正,有点心中发慌,硬着头皮出声道:“但说无妨,此处也就我等几人,没人会传出去影响军心!”

    郭威苦笑了下,嘴巴蠕动数下,终究没敢说出来,视线偏移他处,连声应道:“大道三十,天衍四十九!便是天地大道,也无法掌控定数,郭某何德何能,岂敢妄言,诸位别为难郭某了!”

    雉姬心跳加速,不知该欣喜还是惊惧,硬着头皮迟疑道:“这点我等自然清楚,亦不会因此对前辈有任何怨言,只是防患于未然,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罢了!”

    “……”相王郭威依旧欲言又止,明显不想说。

    “请前辈指点迷津!”

    身为王者,自然不能相信这些妖言惑众之语。剑殇却是郑重拱手,客气请教道。

    身为最古老的文明,各种华夏特色能流传至今,自然不会毫无道理,只是很难用科学来解释而已。

    不说相王郭威连秦始皇也能算计的威名,光是名传青史的鬼谋郭嘉和神相许负,想必郭氏相术有其独到之处,并非江湖小术那么简单!

    “这个……”

    雉姬询问,相王郭威还能推诿,桓王折节请教,郭威真心为难了!

    郭嘉虽小,却是双眼如炬,看爷爷如此,忍不住担忧脆声道:“爷爷是不是算到什么了?虞姐姐会不会有什么事?”

    郭威脸色微变,迟疑片刻,顾作宠溺抚摸着郭嘉头颅,呢喃道:“傻孩子!上天有好生之德,嘉儿的虞姐姐圣心仁德,手无杀孽,自然不会有事!最不会有事的就是她了!”

    “呃……”

    众人张嘴心惊,相王郭威这是安慰,还是警告啊?

    众人皆知,大战爆发的话。身为桓王专属“奶妈”的虞姬,肯定会跟桓王冲在最前线,沐浴腥风血雨,迎接刀光剑影。

    相王郭威竟然还说虞姬最不会有事,那其他人呢?!岂不是都比虞姬危险得多?

    一时间,众人心中忐忑,浮想联翩。

    虽然很多人誓言旦旦说不信那些江湖术士,但是,真被暗示的话,还真没几个人能做到毫不在意无视,这就是人性心理!

    邪妃花千黛苦笑一声,眼神坦然直视郭威说道:“事已至此,相王前辈若不明言,恐怕真会影响军心了!”

    “啊?”

    郭威气结语塞,绕来绕去,把他给绕进去了?

    不过,看众人脸色各异的神情,恐怕花千黛所言非虚。毕竟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没遭受极大刺激的话,谁会嫌命长?!

    “既然如此,那郭某就妄言了!”

    揣摩片刻,唯一后裔的生命在拿捏在桓王手中呢。郭威苦笑摇了摇头说道,随即沉默措辞片刻,忐忑接道: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所料不准,与郭某无关啊!郭某所做只是尽力而已……”

    “这个自然……”剑殇有些不耐烦和心悸迅速应道。

    郭威嘴角抽搐数下,硬着头皮低声道:“从卦象和面相看,桓王此次……恐怕……”

    “啊……”众人脸色大变,便是误以为相王算出的是桓王四妃的雉姬,也是嘴巴大张。

    “不过,桓王洪福齐天,气连天地,自然不会突遭横祸。却是有股神秘力量会为桓王挡灾!”

    看众人色变,郭威连忙语气一转解释道,随即指向桓王背后接道:

    “从星象气数推演,很可能是……她!很奇怪的联系和力量,郭某也无法理解和解释,但显示出的卦象确实如此!”

    ******

    凌晨三点半了,这时候才更新,实在很抱歉,写到现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