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狼骑贯城

第六百六十四章 狼骑贯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越国西贡府西贡王城,虽然不是越国首府,但土地肥沃,风光秀丽,物产丰富,拥有“东方明珠”、“远东的玉石”等诸多美誉,在越国一统之后,光是西贡王城每年的赋税、创收等财政,就超过全国财政百分三十以上,可想而知西贡王城的重要性。

    在《铸圣庭》中,西贡王城的军事地位,虽然不如越国首府……北府河内王城,但是政治、经济、信仰、文化等各个方面,却是远超河内首府一个档次不止。

    只是西贡王城地靠南海海畔,处于大陆边角又地势简单,且周围没有强大敌国或势力,所以军事方面不如“偏向内陆,疆域辽阔”的河内王城。

    雒龙王、凤妃、护国兽王等越国大能尽丧华夏后,越国身份地位最高的便是雒龙王王后,被称之为“龙后”的崇师妾,也是西贡王城城主。

    传说中,崇师妾是越国始祖泾阳王的岳父“洞庭君龙王”的直系后裔,甚至可能是泾阳王的真正嫡系血脉,因此身份超然且极具威望。

    只是雒龙王并非真正的雒龙王,而是未亡雒龙王龙魂与越国异人的融合,所以崇师妾虽被雒龙王找出,并立为王后,却是代表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名大于实。

    若非大势所逼,崇师妾根本不可能与一个异人结合,而且是修为境界远逊于她,宛若傀儡般的异人,即便只是名义上的王后。

    也因为如此,所以崇师妾虽为越国王后。却是没怎么受雒龙王等颠覆存在待见,反而如边沿人般超然淡薄。这也是身为王后的崇师妾,被发配出越国首府,执掌南府西贡王城的主要原因。

    西贡王城城主府,后花园亭榭。

    龙后崇师妾正观景静穆间,一位兽将快步到来,依例汇报道:

    “龙后!至今为止,桓王亲率主力军依旧音信全无,反倒是大桓七侯一直活跃北府疆域。北府战局危机!”

    这位兽将是直呼龙后,而非王后、娘娘,或圣母等尊称,可想而知崇师妾与雒龙王,乃至越国政权的恶劣关系。

    “我国精锐尽丧华夏,桓王倾国复仇而来,我国抵挡不住并不奇怪。只要我国能奋起反抗。战局继续拖下去,最先扛不住的肯定是桓军,而非我国。”

    崇师妾瞥了眼茶盏,盏中茶水化龙窜入朱唇,声音淡然。又展现出恐怖的驭水之能。

    顿了下,崇师妾月眉紧锁担忧接道:

    “观桓王生平事迹。桓王应该是以秘法藏匿。意图偷袭北府河内或南府西贡!如今我国各处依旧没察觉任何迹象吗?”

    兽将沉思片刻,语气肯定应道:“没有!连丝毫异常情况都没,极为诡异!毕竟千万大军并非千人,只要停留过出现过,或多或少该出现些异常情况才是!”

    “报……”

    就在此时。一只苍鹰横渡长空,落地化为黑袍鹰眼男子。跪倒连声汇报道:

    “禀告龙后!王城东南方情报网瘫痪,所在区域眼线尽皆失去联系!”

    “嗯?”兽将脸色一沉,眼神犀利看向鹰卫。

    “呼……”

    崇师妾猛然站起,一口浊气吐出,语气肯定道:“桓王来了!没想到仅凭千万新兵,竟敢横渡数万里,直袭我西贡!好胆色!”

    顿了下,不待鹰卫和兽将反应,语气严厉果断接道:

    “全场戒严,立刻召回各处军力,严守王城,暂时无需理会王城外诸事!所料不差,桓王的目标应该是王城,会立刻来袭,不会节外生枝!”

    ……

    与此同时……

    就在鹰卫横渡长空射入王宫之时,西贡王城东城门外数里处,密密麻麻的黑影从天际浮现,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速如狂风冲向王城城门。

    “嘤、嘤……”

    半空中响起一阵惊呼尖锐的禽鸣声,飞禽四处纷飞。

    等城门口和城墙的越军反应过来时,那密密麻麻的黑影已经靠近……

    为首是手持血色定天龙戟,骑乘狮狼狼王的桓王,后面是盔甲狰狞,气势威严凶悍的贪狼禁卫,势若钢铁洪流,凝聚半空的铁血煞云,如乌云盖顶。

    “吼、吼、吼……”

    万兽齐鸣,场面混乱,城门口周围越军、越民等,纷纷化为飞禽走兽,或冲入城内,或腾空而起,或四方奔逃。

    “咕噜噜……”

    急促响亮的钢铁辘轳滚动声起,厚达数尺的巨大钢铁城门,开始缓缓压落,使得城外更是乱成一团,连本来想阻挡狼骑的越军、越民等也争先恐后入城,深怕被挡在城外成为牺牲品。

    “举旗……”

    “连横大法!”

    “天风烈雨阵,起!”

    视线一看到城门,剑殇手中丈八血戟一挥轻喝,迅速掐印激发军师技,联通贪狼禁卫的力量、气势等,激发军神之力。

    数丈高的天狼战旗举起,迎空招展,星光璀璨,使得五万贪狼禁卫的士气、战意、速度、气势等飙升一大截。

    最明显的变化,便是那铁血煞云凝实、浓厚许多,几乎凝为实质。

    紧随着,浓厚铁血煞云降落,融入五万贪狼禁卫中,使之蓦然消失,化为“天风凌刀,烈雨如箭”的恐怖自然天象,状若狂风骤雨,势若龙卷风暴。

    天风烈雨如狂风扫落叶般卷过,所过之处不管是俯冲而下拦截的巨禽,还是凶悍扑来的凶兽,全被凌空卷飞,搅成漫天血雨。

    再加上华夏文明阵法凝聚而成的铁血煞云,能威慑、压制、影响目标心神意识,特别是飞禽走兽。影响更大。

    两里……

    一里……

    三百米……

    一百米……

    十数呼吸间,战力爆发的贪狼禁卫。狂冲千米距离,摧枯拉朽轰杀拦路越国军民。

    此时,王城钢铁城门距离地面就剩四五米……

    “喝!”

    剑殇运气暴喝一声,声如晴天霹雳,双足一蹬冲天而起,力灌定天龙戟,猛轰!

    “九龙夺魂!”

    “天罡震裂!”

    九条加强版血龙轰出,血色长虹贯空。

    “轰……”

    震耳嗡鸣。数尺厚的钢铁城门并未想象中破碎,而是严重扭曲。

    “嘎、嘎、嘎……”

    令人毛骨悚然的钢铁摩擦声起,迅速降落的钢铁城门因为扭曲而就此顿住。

    “呼……”

    落下,直接落在狮狼狼王背部,剑殇不由长呼了口气,持戟虎口震得发麻。却也成功挡住了城门落下,否则等这城门关紧。桓军想要入城,就需要攻城了!

    “嗷、嗷、嗷……”

    万狼齐嗥,气势凌云。

    五万贪狼禁卫,代表的不只是五万桓国最精锐的特殊军队,也代表着五万先天强者,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五万先天强者。

    一入城,剑殇并未让贪狼禁卫抢夺城墙、城门,也没四处肆虐、滋乱,而是沿着王城宽阔的主街道,直袭王城中心处的城主府。

    天风烈雨。腥风血雨。

    五万贪狼禁卫以军神之力,化为威可席卷一切。撕碎一切的天风烈雨,摧枯拉朽肆虐王城主街道。

    所过之处,不管是巨禽凶兽,还是越军越民,全被卷飞、绞碎、击毙,漫天血雨弥漫,街道血肉飘洒。

    五万贪狼禁卫肆虐的战场,对比西贡王城来说,就宛若九牛一毛,却是深深震撼了整座西贡王城,整座王城沸腾起来,民间惊慌失措,官军惊骇无奈。

    越国平民游侠等,在漫天血雨中呆滞、绝望、哀嚎。

    越国军队,纷纷化为巨禽凶兽,却只能无力看着狂风扫落叶般的敌军,如此浓溢的铁血煞气,任何巨禽凶兽一靠近,就被双眼赤红,逐渐疯狂,甚至境界不稳还会立刻走火入魔。

    更别说与铁血煞气融合的贪狼禁卫了,任何一个禁卫军,都是堪比兽将的存在啊!

    更严重的是,天风烈雨阵正上方,还有悬浮跟随的邪妃花千黛和蝶衣公主两位大能,西贡王城除了地位超然的那位龙后,又去哪找兽王抵挡?!

    西贡王城城主府,龙后崇师妾正在进行紧急部署,调派全城越军。

    全城警戒的军令还未出城主府,崇师妾就收到了桓王亲率禁卫军突袭入城的情报。

    而后,便是连绵不绝的各种败局,清一色是桓王所率禁卫军杀到哪,哪里抵挡不住的危机战报。

    “禀告龙后!桓王亲率禁卫军击破新平街,兽将八牙将阵亡,我军抵挡不住,紧急求援!”

    “禀告龙后!桓王亲率禁卫军击破新山街,兽将金甲将阵亡,我军抵挡不住,紧急求援!”

    “禀告龙后!桓王亲率禁卫军击破新富街,兽将金身将阵亡,我军抵挡不住,紧急求援!”

    ……

    看着一个个亲卫汇报、离开、汇报……

    别说龙后是否想得出应对之策,就算真派军支援了,也来不及啊!

    “好快的突击速度!华夏文明不愧为沙场上的文明,战斗力竟然如此凶悍强势?”三目兽将惊得头皮发麻,脸色煞白惊骇呻吟道。

    军令还未出王宫,第二道战报又到了,支援还有意义吗?

    如此恐怖的战斗力,怪不得陛下(雒龙王)等,会战死华夏,全面大败了!

    “桓王这是在逼本宫不孝,不得不唤醒先祖龙魂吗?这是先祖的国度啊……”

    龙魂崇师妾俏脸冰寒,也自觉没再发出支援军令了,而是闭眼静听隐约传至的喊杀声、哀嚎怒吼声,迟疑不定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