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皇者之路(月票加更)

第六百五十五章 皇者之路(月票加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月票额外加更,每日更新不变,准时准点,大家尽可放心!月底了,大家找找月票吧,谢谢!

    ***

    剑殇终究是人,不是神。还做不到毫不犹豫对任何活人挥起屠刀,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桓王或许不知道阮氏一族,但无双侯应该知道!”

    看桓王端坐暗金狼王不动,不回应也不回礼。阮兰挺身而起,独自踏步上前,脚步轻盈说道。

    随着阮兰依然独自上前,背后黑压压的无数人群,依旧跪伏不动……

    状若桓王没回应,就跪死不起!

    “陛下……”帝无双适时就要提醒。

    “越国第一大姓,第一家族!越南国区最强异人势力的掌控者,那势力叫……灭华会!”

    不待帝无双说完,剑殇语气平静说道。

    “呃……”

    帝无双和阮兰不约而同神情一怔。

    原来剑殇不是不知道阮氏,而是根本不在意阮氏,或者还有其他意思?!

    “那个势力叫……灭华会!”

    听桓王语气中的不善,阮兰双眼一闭,脸色煞白一片……

    状若独立世间的白莲……

    圣洁、孤独、悲凉、无奈!

    “呼……”

    睁眼,一口浊气吐出,气质温婉贤淑的阮兰,坦然直视剑殇,声音嘶哑又带着青春的悦耳说道:

    “越国人口总约一亿一千四千六百万,此次华越国战,越方出兵八千七百万左右,雒龙王及四大护国长老、五大兽王,尽出。其中,越国异人约为两千一百三十二万,占据越国人口约五分之一,可谓倾国而出……”

    剑殇面无表情直视阮兰,沉默!

    “我不为越国的行为争辩。也不是来为越国解释。”

    声音悠悠,低吟细语,完全是出自肺腑的心声,深深撩拨着双方众人的心弦。

    阮兰背后黑压压无数跪倒的人,部分垂落了晶莹的泪水……

    为阮兰、为家人、为国家、为民族……

    “只想说,此次聚集此处的一百二十三万六千四百五十四人,不管是原住民,还是异人。不管他们的家人。还是亲朋好友,都对华夏并无敌对之心,更无参与此次华越国战!”

    “我……不敢说他们全是好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若以华越国战的立场,他们绝对是无辜者……”

    “刚刚听闻桓王发出《大桓救世谕》,我很高兴,也很敬佩!桓王能发出此谕,说明桓王不是个冷血无情,嗜杀暴戾的人!”

    ……

    山风轻拂。气流流畅,气氛落针可闻。唯有阮兰那略带磁性的悦耳声音,低吟细语。

    “然后呢?!”剑殇依旧面无表情,眼看阮兰停顿半响不说,淡淡追问道。

    “我和身后这百余万绝对无辜者,恳求桓王收手,能撤回桓国大军。错误已经造成,不要一错再错。再添杀孽,越国所做的一切,我们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补偿。只要桓王开口。我们倾家荡产也会奉上,包括我们的生命!”

    阮兰做了个深呼吸,满脸坚毅,视死如归直视剑殇,语气温柔,却是落地铿锵发自肺腑扬声道。

    “然后呢?”剑殇再次平静问道。

    “……”阮兰一怔,眼露疑惑。

    剑殇冷笑一声问道:“等越南国区缓过气来,继续入侵华夏,屠戮军民,掠夺一切?!”

    “不!绝对不会!阮兰和身后百余万人,以身家性命担保,越国绝对不会再与华夏掀起国战,若是发生,阮兰与身后百余万人,自绝于华越边境!”

    阮兰脸色一变,精致容颜扬起,斩钉截铁直视剑殇应道。

    “知道此次越国入侵,屠杀华夏多少生命吗?”

    剑殇心中一凛,却依旧语气冷淡问道。顿了下,不待阮兰回应,迅速应道:“查得到的伤亡,就高达一亿一千四百多万,这些只是无辜者,还没包括我桓国近三千万铁血男儿和未知的未来……就你们这百余万人?一条命能抵一百条?甚至更多?”

    “……”

    阮兰失去血色的双唇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精致容颜,更是血色褪尽,身躯微颤……

    “我能感受得到你的真诚和善良,但是……有因必有果!让开,此次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心思剧转,拳头紧握、松开、紧握,剑殇终究狠不下心来,长叹了声,看向身前阮兰,与及那黑压压一大片,全部跪倒恳求的群体。

    声若萧瑟秋风,飘渺蔓延!

    “桓王慈悲!”

    阮兰似乎也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忽然合身跪倒,哀声乞求道。

    “桓王慈悲!”

    如山如海的齐呼声起,无边无际跪倒的人群,齐齐俯首,哀声祈求,并混杂着无数希望、无力的悲泣!

    一时间,辽阔青翠的山林间,惊惧、慌乱、绝望、无助的气息,弥漫天地,动人心弦!

    还有那坚定不移,视死如归的奉献!

    明摆着,如果桓王不慈悲,想要继续南征,那就先杀了他们,他们绝对不反抗!

    ……

    静!

    寂静!

    山风徐徐,人心幽幽,气息萧瑟悲凉!

    本来气势昂扬,斗志高昂的桓军,受孱弱群体的无助气息影响,竟然士气大降,气势恍惚。

    “靠!这是哪个王八羔子想的主意……还能更无耻点吗?”

    看到此状,心悸之余,剑殇只能以谩骂来掩饰心性的柔弱、人性的柔软。

    随着华越决战,越方大败,桓国愤怒南征。越方明知难以抵挡,竟然让百万看似真正无辜之人,来阻拦桓军的脚步!

    “军事力量挡不住,就想打感情牌吗?心理战术?”

    心思绪乱之余,剑殇纠结暗骂。

    人性!

    自古以来便是最神秘最玄妙的因素,因为只要是人,就没有绝对的善或恶。分不清真正的对或错!

    再善良的人,肯定也有邪恶的一面;再邪恶的人,内心深处肯定也会有善良的一点。

    人性、善恶、生死,胜负!

    连剑殇也被阮兰和那百万越民所悸动,心绪迷茫,难以抉择,更别说桓国诸将和军卒了!

    不得不承认,想出这个抵挡桓军之策的人。实在是个天才!

    洞悉人性,无耻至极的军事天才,不在沙场定胜负,而是炼心!

    异人历史中,韩信一曲《四面楚歌》,瓦解了所向无敌的西楚霸王项羽所率的八千江东子弟兵和精锐楚军。

    如今,越国想效仿兵仙韩信,用百万无辜者的生命、尊严,瓦解愤怒复仇的桓军的斗志吗?!

    “让开!”

    举棋不定,拳头握握松松。剑殇气息暴戾,又怒又慌又迷茫语气暴喝。

    “让开……让开……让开……”

    声若滚雷阵阵。萦绕山林,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回荡……

    阮兰抬头……

    精致如花的俏脸,迷茫双眸直视剑殇,泪流满面……

    迷茫、悲凉、坚定!

    还有那密布的晶莹泪水,显得格外刺眼、炫丽!

    “唰……”

    “砰……”

    阮兰身后黑压压无边无际的人群,全部俯首触地,以头碰地!

    “哎……”

    剑殇仰天长叹……

    战争。特别是国战。

    本该是铁血铿锵才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国战还有这么个打法的吗?!

    “罢了!罢了……”

    理智、愤怒、复仇等情绪,终究挡不住人性的软弱。剑殇连叹数声。摇头悲怜说道:

    “只要你们臣服桓国,解散军事力量,孤就此罢手吧……”

    阮兰朱唇紧咬,重重摇了摇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以你们的血腥暴戾,难道还想就此揭过,恩怨两清?!华夏过亿冤魂,三千万英魂,如何交代?!”

    剑殇愤怒,颇为失态瞪视阮兰,疯狂吼道。

    “交代……交代……交代……”

    声若晴天霹雳,震得数里范围内众人,耳际嗡鸣不绝!

    “陛下……”

    就在此时,虞姬忽然声音迟疑喊道,引得众人一阵疑惑侧目。

    虞姬闭目沉思片刻,自言自语般接道:

    “南征前,戚懿姐姐跟妾身交代过!如果陛下碰上难以决定的善恶对错问题,让陛下扪心自问……”

    “扪心自问?!”

    剑殇心中一凛,花千黛却是疑惑脱口问道,似乎戚姬早就料到桓王会遇到眼前情况?!

    “戚懿姐姐说了!问心无愧,顶多只能成为王者;想要成为万王之皇……”

    说到此处,虞姬再次迟疑不定吞吞吐吐,随即叹息接道:“民族不同,立场不同,阵营不同,本就没善恶对错之分。无法做到冷血无情,看清大是大非,明了取舍之道!陛下就打道回府,继续当桓王,别再继续前进了,否则就是误人误己……”

    “呃……”

    花千黛、帝无双等桓国众人,包括剑殇在内,齐齐神情一僵。

    桓国之内,估计也就戚姬能说出这么尖锐犀利的话。

    “知我者……戚姬矣!”

    “王者如家,皇者如国,帝者如天!”

    错愕之后,剑殇若有所悟,闭眼……

    睁眼,剑殇眼神冷厉直视坚定不移的阮兰,右手一番……

    通体血色的定天龙戟入手,划落,暴喝:

    “杀!”

    声若雷霆,宣告世人。

    精致如花的头颅,迎空飞起,鲜血如注……

    那难以置信,不甘、悔恨、懊恼的神情,依旧清晰可见!

    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万王之皇?!

    眼前人群,只是开端的考验,不会成为过程,也不是第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