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桓救世谕(求月票)

第六百五十四章 大桓救世谕(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此处南方,便是堪比王城的谅山巨城,还有毗邻不足万里的凭祥巨城。我方当前之际,便是先拿下两座巨城,以之为基地、为跳板,尽快打造大型传送阵,做为传送援军、物资等枢纽站!”

    没有解释自己会用什么方法突袭,剑殇霸道定下了战略方向。

    听剑殇所说,诸将也知多说无益,鲜血需要鲜血来偿还,生命需要生命来祭奠。

    王贲暗叹了声,掏出一卷布帛,双手高捧奉上说道:

    “太尉大人早料陛下不会改变主意,特留下《大桓救世谕》一书,请陛下定夺!”

    绝武侯韩信虽然没参与此次南征之举,却是桓国太尉,职责上统帅桓国所有军马,总领军事全局,所以也有权力和义务参与桓国任何战局。

    “《大桓救世谕》?!!”

    剑殇疑惑接过,展开……

    “华夏源远流长,文化璀璨,地大物博,人各有业,乃世人公认之文明古国,礼仪之邦。

    然,越军暴戾如兽,冷血如蛇,凶残如狼。

    枉顾苍生掀起圣战,撩起民族之争,一月攻城四十余座,屠戮人口过亿,九成九皆为无辜平民,实乃天怒人怨,万恶不赦之举,世人唾弃。

    苍天有眼,仁者为王。

    雒龙王无道,终为桓王亲出斩杀,此乃大快人心之举,民心所向,天意所指。

    大桓秉运而生,虽为新立,却是邦定国安,民安业稳。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guān)、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

    今大桓听闻越国痼疾,秉上天有好生之德,王者有仁民济世之心,整军南下除垢,救越民于水火,展苍天之仁道。

    亦因平民枉死越军之手,农业迟滞,矿脉荒芜。急需人手维持,望越民扪心自荐,各展所长为业。

    然,腐烂之肉,需冷厉之锋,古今之变革,皆需鲜血与生命洗礼。

    孤,桓王剑殇,甘负尸山血海之骂名、罪恶,纠正越国兽性。匡扶越民苦难,恢复朗朗乾坤。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

    大桓敕令,阻天之仁道者,苍天唾弃。

    凶残暴戾者,杀!

    兽性难改者,杀!

    奸淫掳掠者,杀!

    冥顽不明者,杀!

    负隅顽抗者。杀!

    聚众非议者,杀!

    滋扰救世者,杀!

    ……

    救世之无奈七杀。乃上顺天意,下应民心。

    浴火凤凰舞霓裳,铁血丹心破苍茫。

    不忍苍生尽悲伤,我以我血述衷肠。

    ……”

    “……”

    看完之后,剑殇不由得一阵咧嘴牙疼,没想到韩信竟然还有如此心机文笔。

    更歹毒的是,文中明明是想把越民变成矿奴、农奴,用来填充桓国人口不足,百业迟滞的局势,却说得冠冕堂皇,而且把罪责归咎到入侵的越军身上,说得体恤苍生,一片仁心。

    明明是怀着灭国之心入侵的侵略军,硬生生被太尉韩信说成是震古烁今的救世之举,而且丝毫不提任何“复仇”字眼……

    所谓“救世之无奈七杀”,几乎一网打尽,只要想杀的人,总能在其中找到一条理由!

    以前怎么不知道韩信竟然如此阴险无耻?!

    不得不承认的是,韩信也知道无法阻止桓王的怒火复仇,所以曲线“救人”,把越民贬为农奴、矿奴,好死不如赖活嘛。

    “陛下!凡事争不过个理字,战争不外乎个名字。所谓师出有名,救世总比侵略、复仇好些……”

    看剑殇眼神古怪看着布帛,王贲低声提醒道。

    剑殇扬了扬手中布帛,嘴角微微抽搐问道:“太尉的意思是……状宣越国,公告天下?!”

    顶着剑殇的犀利眼神和浓溢威压,王贲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因为此事王贲也有参与,也知道以陛下的性格,反感戴着大义的帽子,行龌龊之事……

    “既然是大家的意思,孤并非一意孤行的固执之人,那就这样吧!”

    剑殇卷起布帛,递给身旁禁卫淡淡说道。顿了下,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人,照杀;财,照抢;城,照屠。救世谕……照发!”

    在场诸将齐齐神情一僵……

    忽然发现,其实陛下,也是……挺虚伪!

    嗯,也挺民主!如陛下所说,他不是一意孤行的固执之人!

    ……

    第二天。

    四千万桓军正式开拨,漫山遍野南下,一路浩浩荡荡,声势惊人。

    行走百里左右后,桓国大军便分为两路:

    一路由通武侯蒙恬、战天侯王贲、金虎侯高龔、武罗侯李同四侯率领,直袭凭祥巨城。

    一路则由桓王剑殇亲率,战龙侯龙且、信虎侯季布、大羿侯养凝三侯辅助,直袭谅山巨城。

    每路大军皆为两千万左右。

    一路南下,与之前在南越郡的遭遇完全相反,急行军才两三个时辰,剑殇就收到斥候汇报的经过三座小城、一座中城、一座大城的情报,这显然是越国人口众多的主要原因。

    只是让剑殇及桓国诸将感觉古怪的是,以越国人口基数,各行各业应该兴旺发达才是,至少农业应该颇为旺盛。

    但是,事实与想象完全相反。

    一路所过,不管是越国异人还是原住民,自然都不敢冲击如此恐怖规模的大军,纷纷避让。却也让桓军看到了越国平民的真正样子。

    衣衫褴褛破旧,面黄肌瘦,骨瘦如柴,跟华夏神州的难民和乞丐差不了多少。

    而那些越民,不是眼神麻木迷茫,宛若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便是眼露凶光,如狼般盯着周围一切,似乎随时暴起而袭。

    混乱、贫瘠、穷困、饥饿、疯狂……

    这就是桓军一路所过见到的景象,感受到的氛围。

    与之前桓军所见的如狼似虎。凶残暴戾的强横兽军,成为颇为尖锐的反比啊!

    越国高层,都是干什么吃的?这里又不是沙漠沼泽,难道不会让那些闲民去从事农业、生产?!总比这么迷茫麻木且无所事事地活着好吧?!

    看着又一波数百越民怯懦或凶狠盯着路过的桓军,桓武禁卫副统领宁玄,不由讶异且疑惑看向剑殇问道:

    “陛下!难道越民不事农业生产?连在己国,也是择人为食?越民成了越军圈养的食物?”

    剑殇一怔,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其实。这也跟越南国区的文明有很大关系。因为是融兽文明,所以强大者几乎为肉食性,性格暴戾凶残;食草(植物)者也不少,心性偏向仁善,但实力肯定弱,属于被欺压的那一群体。

    这些依旧保持人形的越民,显然是最低级的人民阶级,自然生活窘迫。

    当然,越南国区的社会制度、生存法则,也确实是比较残酷现实。没有力量只能沦为奴仆之类,饱受欺压掠夺!

    如此看来。韩信的救世谕,还真有救世之意。

    “完全不事农业生产自然不可能,只是贵贱悬殊太大而已!别看如今越民过得如此贫瘠穷困,到了谅山巨城,你看看那些上位者,过得比我国大臣还奢华糜烂得多!”

    幸得帝无双叹息摇了摇头,接过话题解释道。

    “哦!”宁玄若有所悟应道。悲怜看向那些行尸走肉或疯狂麻木的越民。

    随着桓军走过,大量纸帛迎空飘飘洒洒,那是《大桓救世谕》……

    ……

    烈日升空。阳光炙热。

    约莫半天时间,桓王剑殇亲率大军,就已靠近谅山巨城疆域,约莫两个时辰内就能兵临城下了!

    凉山地理位置极为重要,为河内的门户。地球历史中,向来为中越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铸圣庭》的地理是参照地球世界,只是整体扩增了无数倍,山更高,海更阔,平原更广。

    现实中,谅山为市,乃谅山省首府,《铸圣庭》中则是众多城池之一。

    谅山北部,是山峦起伏、丛林密布的山地;谅山南部,则是稻田纵横、水网密布的平原。

    “禀告陛下!前方官道出现无数异人拦路,求见陛下!”

    行军中养精蓄锐之时,一位斥候快步到来汇报道。

    等剑殇亲率十万禁卫军来到处于两座山岭之间的通道时,就看到黑压压无边无际的人群堵死去路,绝大多数是异人……越国异人。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无数越国异人,似乎气息并不暴戾凶残,没什么血腥气息,战力也不高,似乎属于越南国区的食草性动物群体。

    剑殇浓眉大皱,扬手、顿足,远眺,大军停顿。

    姜曜迅速靠近,低声汇报道:“陛下!左右山岭并无伏军,除非越国大军的隐伏能力,强到我方先天强者也察觉不出来!”

    剑殇点头应诺。

    黑压压的人群涌动靠近。为首一名身穿洁白如雪衣衫,气质如仁善仙女,相貌精致的年轻女人,独自上前,以华夏礼仪福身扬声道:

    “越国阮氏一族嫡系三小姐阮兰,率对华夏抱有仁义友善之心的百万越民,参见桓王!”

    “……”

    剑殇紧皱的浓重,几乎凝为一条线,沉默看着眼前几乎没什么威胁性的人群。

    “参见桓王!”

    阮兰话音一落,黑压压人群如浪潮落下,全部拜倒高呼,声若海浪。

    “什么意思?!”剑殇纳闷了。

    这是打算求饶,还是求和?!又或者是表示降服?

    *****

    拜求月票!!!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