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兵种对决(上)

第六百二十八章 兵种对决(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随着南城墙某处坍塌,桓国大军便开始全线撤军,或撤往各个军事据点,或撤往四方城墙,占据有利地势狙击。

    虽然其中也有不少华夏异人或江湖义士不服桓国号令,借助地形、建筑等与敌军展开游击。但桓军并未强求、强令,毕竟那些游击战义士也能极大牵制、削弱敌军,跟桓军严守的箭塔、箭楼、城墙等军事据点的作用类似。

    只是随着敌军越来越多,一座座军事据点沦陷,桓军不停撤兵,收缩防线,那些华夏异人和江湖义士,也不得不且战且退,血染长街。

    一天时间,敌军就涌入了约两千万兽军,占据了上千里面积的区域,这还是王级城墙及城内无数军事据点强力狙击的影响,否则入城兽军更多,占领区域更广。

    至于禽军,虽然被“封神殿”覆灭、牵制了近五百万大军,却也只是损失四分之一战力。依旧有约一千五百万禽军肆虐半空,势若群魔乱舞,不停俯冲收割桓国军民的生命。

    南城墙城外数里处,约莫七万气息凶悍、强大的精锐战士聚集警戒。

    正是越南国区的五万雒龙禁卫,一万来自老挝的真腊武士,一万来自柬埔寨国区的狂信天兵。

    此时大战已经持续四天三夜,在敌军心中,他们最精锐的军团还未出动,而华夏阵营已经精兵尽出且伤亡得差不多了。

    “激战至今,敌军伤亡惨重。难以继力是必然局面。但是,看敌军数量,显然还未到全面溃败的程度。战术隐有诱军入城的迹象,却又偏偏死守城墙,谨防有诈啊!”

    姜还是老的辣。随着战局发展,啸月王郑重向雒龙王等首领提醒道。

    “有诈?大哥是研究华夏兵法,研究得……被影响了吧?我们的文明能飞天遁地,诱我军入城有什么用?”

    暴躁狂妄的龙虎王,没好气啐道。只是慑于啸月王之威,及时收口。否则便是冷嘲热讽了!

    “……”

    啸月王一时语塞。

    想想也是,就算华夏大军封死四方城墙又如何?他们可以飞天遁地啊,华夏文明除非抵达散仙级别,否则根本无法升空,怕什么?

    华夏兵法,那是以华夏文明为准,可以学习、借鉴,却不能照搬,不然就是华夏传闻中的“纸上谈兵”了。

    尴尬之余。啸月王恼怒瞪了龙虎王一眼坚持道:“无论如何,本王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必须慎重!”

    龙虎王撇了撇嘴,却也不敢再反驳明显有点恼怒的啸月王了!

    “呵呵……谨慎是必须的!但是,华夏神州也有句话,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雒龙王轻笑着连忙缓解道,引得众人一阵点头符合。顿了下,雒龙王郑重接道:

    “不过,我们确实必须郑重提防华夏散仙。擒贼先擒王是自以为礼仪之邦的华夏的拿手好戏,估计华夏也是打着这主意。所以散仙极多,军队却少!”

    “龙王所言甚是!”真腊巫王连声应道,便是其他人也是郑重符合。

    不说番禹王城中明面上的二十几位散仙,光是搬山王一出现就被五位散仙围攻致死,已经让众人心惊胆颤了,哪敢不小心?!

    “传令全军,入城。决一死战!”

    一声令下,番禹王城外联军开始毫无顾忌入城,连七万精锐战士也正式出动。

    ……

    番禹王城内,华夏异人和江湖义士利用城内复杂地形、建筑等。四处游击、狙击敌军。

    可惜,江湖力量终归是江湖力量,数量差距不是很悬殊的话,终究只能起到骚扰作用,根本影响不到大局。

    真正阻止敌军的主力,还是桓军,有城墙、箭塔、箭楼等军事据点的桓军,也有大街小巷中组阵拦截的桓军。

    这也是敌军除飞天遁地的依仗之外,认为华夏不是在耍阴谋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桓军一直在拼死抵挡,并非放任自流。

    距离南城门约十几里处,一个编制(十万,十个军团)的普通桓军,协助此区两座箭楼、一座箭塔,抵挡敌军飞禽走兽的冲击。

    潮水般的走兽咆哮奔腾街道,半空又有死神般萦绕不去的飞禽,随时可以俯冲而下掠夺生命。

    “第一盾牌军团,鱼鳞之阵!第二长枪军团辅助……第三朴刀军团预备……第四盾牌军团随时替补……第五、第六长弓军团狙击……第七劲弩军团辅助箭楼防空……第八长枪军团补漏,第九骑兵军团预备冲锋,第十预备冲杀……”

    看着潮水般势不可挡冲来的兽军,桓国五品大将,此支军团的主帅董黎,迅速下令。

    “咔嚓、咔嚓……”

    密集盾牌撞击声起,第一万人盾牌军团铁盾相连,迅速组成钢铁防线,把百米宽的街道堵死。

    鱼鳞之阵虽然是偏向攻击型的基础阵法,但以盾牌兵组成的话,却是如鱼鳞般层次分明,防御力极强。

    “嚓、嚓、嚓……”

    盾牌阵的空隙间,无数把近两米长的长枪刺出,使得钢铁盾牌防线出现无数尖刺,宛若刺猬体表,令人难以入手。

    盾牌阵之后,又有第五、第六长弓军团弯弓搭箭混在阵形中,箭指前方。

    “嗷、嗷、嗷……”

    面对长着尖刺的钢铁防线,刚冲破一道桓军防线的连绵不绝的兽军,洪流般咆哮而至。

    五百米……

    三百米……

    “射!”

    两万利箭齐发,势若暴雨倾盆迎向潮水般的兽军。

    寒芒如星如电,落下,无数走兽身中数箭,更有不少被射成刺猬,铁血掠夺走五六千兽军的生命。

    一万劲弩和箭塔、箭楼的一万五千弩箭爆发,又射落了四五千禽军的生命。

    “砰、砰、砰……”

    洪流般的兽军,顶着箭雨,踩着战友的尸骸,速度不减冲锋。悍不畏死直接撞到长满尖刺的钢铁盾墙。

    甫一接触,便有一千多兽军如肉串般挂在钢铁盾墙伸出的城墙上,血流如溪……

    后方兽军前仆后继,硬生生轰碎钢铁盾墙,硬生生以彪悍血肉之躯,顶着箭雨、撞碎盾牌、撞乱枪阵、杀入大阵。

    又有禽军凶悍俯冲,势若暴雨倾盆,冲入桓国大军阵营,部分坠落半空,部分冲倒桓军,部分抓着桓军飞起……

    利箭横飞,寒芒如潮。

    兵阵玄奥的华夏桓军,对上野蛮直接、陆空齐上的兽军。

    十万桓军依旧挡不住洪流般的飞禽走兽,随着箭塔、箭楼坍塌,很快便被淹没,最后千不存一。

    最后的伤亡比率,约莫十万比十五万……

    如此情况,连绵不绝发生在王城大街小巷中。

    ……

    “禀告陛下!大人!震宫卯位大军崩溃,步将军战死……”

    “禀告陛下!大人!震宫丑位大军崩溃,董将军重伤,吕将军、吴将军阵亡……”

    “禀告陛下!大人!敌军精锐出动,连破七道防线,我方伤亡约莫六十万……”

    “禀告陛下!大人!发现越南国区龙虎王……撼山王……真腊巫王……”

    “禀告陛下!大人!至今未发现雒龙王踪迹……”

    ……

    已经撤至城主府的剑殇、雉姬、赵姬、东方氏等,不停接到各方战报,几乎全是噩耗,没什么好消息。

    自从雉姬决定全线撤军、收缩后,华夏阵营已经完全处于劣势,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根本没充分发挥出具体优势。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敌军的巅峰存在,纷纷被发现,已经被警戒各处的华夏散仙盯上,正寻机狙杀。

    让剑殇、雉姬等人意外的是,越南禁卫军已经出动,而且势如破竹。

    但是,雒龙王身为最高领袖,却一直没发现踪迹,连密布各处的近二十位散仙和众多暗卫也没找出来,这根本不合理啊!

    “怎么?稳不住了?”

    随着雪花般飘来的恶劣战报,剑殇脸色越来越黑,浓眉越皱越紧。雉姬微笑看向剑殇问道。

    “咳、咳……”

    正心思复杂的剑殇,不由得干咳数声,尴尬应道:“还好吧!既然指挥权交给你,无论如何,孤自然一切听从你的号令……”

    “别这么勉强……”雉姬没好气嗔了剑殇一眼啐道。

    剑殇神情一僵,虽然隐约猜到雉姬的打算,但是,身为一国之主,看着己方军民损失如此惨重,谁淡定得了啊?

    如此规模的战争,伤亡免不了,也少不了。剑殇完全能理解,但理解和接受完全是两回事,战场瞬息万变,谁知道己方付出如此大代价,结局是否如意料之中?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由你亲率禁卫军贪狼禁卫,或亲卫军魏武卫,狙击敌军精锐;要么让桓国丞相出手,损失一支编制军团,压制敌军精锐气势……”

    沉思了下,雉姬颇为体贴看向剑殇问道。

    “兵对兵,将对将!这是战场潜规则,如果我方率先打破这潜规则,可能引发很多变数!”

    剑殇眼神一亮,故作冷静缓缓解释道。顿了下,期待看向雉姬说道:“既然是狙击敌军精锐,自然由我方最精锐的军团应付……”

    “早料到你会这么说,去吧……”

    雉姬笑靥如花摇了摇头应道,随即由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剑殇接道:

    “战场什么都可能发生,别太轻敌了!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