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命荐大桓

第六百二十五章 命荐大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焚舟破釜,未胜则亡!”

    剑殇那冰冷的声音,宛若晴天霹雳轰在在场所有人心中,使得他们脑际轰鸣,混乱一片。【无弹窗小说网.baoliny.】

    他们完全可以听出剑殇的誓死必胜的决心,也终于理解了剑殇之前一再解释“国战本质”的意思。

    焚舟破釜,顾名思义,燃烧寿命、生机,不惜代价、生死,全力一战。

    自从田单臣服以来,桓国众人,包括剑殇在内,都在成长。身为顶级历史名士的田单,自然不会原地踏步,而是缓缓领悟了七十二地级天赋之“焚舟破釜”的奥义。

    众人不知道的是,桓国丞相田单的逆天绝技“焚舟破釜”,境界未到,只能激发,无法停止。

    也就是说,接受“焚舟破釜”作用的人,寿命、生机会不停燃烧,直到彻底焚尽,死定了!

    一时间,气氛凝重挂帧1恕?

    “值得吗?是否代价太大了……”东方氏眼神复杂看向桓王,问道。

    东方氏没明说,但以东方氏的眼光,不难看出。

    这些新兵,根本是“焚舟破釜”到底,完全是飞蛾扑火,爆发生命光胋氲型橛诰≈佟?

    因为,那种无止境的气息狂飙,就代表着无止境的寿命、生机的燃烧,至死方休。

    以眼前形势,也间接说明了,那些新兵,死定了!

    这些新兵,是桓国的军卒、桓国的依仗、桓国的根基……

    东方氏不知道的是,就算此次“华越决战”,桓国胜出,那些接受“焚舟破釜”的军卒,同样死定了!

    不过,知不知道,也没任何差别了,反正都是死路一条!

    “你死我亡!优胜劣汰!”

    剑殇淡然应道。随后轻笑接道:“命运如此!桓国上下,包括孤在内,若是会死,必是如此结局……”

    语气虽淡,韵味甚重,这是桓王的决定、桓王的承诺、桓王的誓言!

    “嗯?!!!”

    惨然悲壮的气氛一凝,周围众人齐齐震撼看向剑殇。

    焚舟破釜,不只是针对新兵。而是包括桓国上下,桓王也不例外。

    如果需要的话,桓王也会接受“焚舟破釜”,至死方休,宁死不屈!

    特别是魔后辔藜7巫嫣臁炜侵鞯纫烊耸屏k琢欤悄谛脑甓灰眩闹卸越i溆辛诵碌娜鲜丁?

    无论如何,桓王剑殇,绝对是个无比疯狂、执着的亡命之徒,也不排除其华夏热血!

    有所成就之人。必有其独到之处,必有其闪光辉煌……

    ……

    “砰……”

    轻微躁动。剑殇背后两扇庞大鹏翼透背而出,迎空轻展……

    剑殇踏步跨出墙头,缓缓落往下方城门,此时,那气息狂暴的十万新兵,脚步沉声,气势如山缓缓通过城门通道。走出城门,来到城外……

    “全军听令!箭矢之阵!”

    闭眼,强大灵识笼罩大军。剑殇的军神之力爆发,合纵连横十万新兵的气息……

    “杀!”

    “誓死卫国名不传,我以我血荐大桓!”

    “声名不传,命荐大桓!”

    一阵疯狂的暴吼声起,紧随着一阵誓死如归的誓言。

    气息飙升到后天七八层,平均宛若三四十岁中年人的十万新兵,状若疯狂徒步冲出……

    他们没有战骑、没有厚甲、没有神兵利器,有的只是薄甲朴刀,布衣长戟,比正规军还不如的简陋配备。

    以万人为单位,十万军卒如十枝千米长,十数米粗的恐怖天箭,划破沙场,一往无前射向敌军……

    “轰、轰、轰、轰……”

    十枝千米长、十数米粗的天箭爆发,摧枯拉朽灌入敌军阵营,一往无前,沿路所过覆灭无数敌军。

    禽飞兽走,血肉纷飞。

    一里、三里、五里……

    十枝恐怖天箭气势惊人不断深入,硬生生凿出十条鲜血淋漓的通道!

    千米、八百米、五百米、百米……

    恐怖天箭不停缩小、锐减,直至彻底淹没在敌军阵营中,无声无息……

    纵观十条血路,其中主要由敌军的血肉铺就而成,却也蕴含着无数焚舟破釜的新兵,直至最后……全部战死!

    “焚舟破釜!”

    “箭矢之阵!”

    “焚舟破釜!”

    “偃月之阵!”

    “焚舟破釜!”

    ……

    紧随第一波十万新兵一往无前发起冲锋,田单不停施展“焚舟破釜”绝技,剑殇不停施展“军神之力”,虞姬不停施展治愈,维持田单和剑殇的精神力量等各种状态。

    夜月退隐,旭日初升。

    一的疯狂军卒冲入敌军阵营,最后消失无踪。

    箭矢之阵,化为千米长恐怖天箭;偃月之阵,化为千米大小战天之刃。

    八大基本阵法中的两个,都是纯粹攻击的强大手段,只攻不守的基本阵法。

    一片片血雾,一道道煞形,一条条生命……

    南城墙外,原本无边无际的走兽大军,随着一新军冲出,不停锐减,逐渐稀落。

    十万、五十万、百万、五百万、千万……

    恍若无穷无尽的“桓国精锐”一冲出,不停誓死如归冲入敌军,直到全体阵亡。

    二十万、百万、两百万、八百万、一千五百万、两千万……

    原本汪洋般的敌军,在桓国状若自杀式冲击的攻击下,数量不停锐减,而且伤亡比率高达一比二、三,甚至更高。

    ……

    “怎么可能?根据情报,华夏神州并未大规模支援桓国,仅凭桓国及各个势力,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多精兵?”

    看着桓国阵营不停派出“敢死队”,己方军队急剧锐减。暴躁的龙虎王愤怒咆哮,气急败坏连声怒骂。

    因为,冲入越南联军的桓队,平均修为战力为后天层,这已经是等若百战精兵或高级特殊兵种的级别。甚至是堪比高级异人的阵容。

    十万、二十万、百万,还可以说桓王疯了,孤注一掷。

    用普通军队来消耗敌军精锐,数量远胜桓国的越南联军,完全牺牲得起,巴不得。

    但是,等百万、两百万、上千万精兵出现时,那越南联军首领。就淡定不了了。

    一次性派出千万后天层的精兵,别说桓国,就是整个华夏神州加起来,也不一定有这么多吧?

    “情况有点不对!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传令禽军,尽快轰破阵法,蛮力强破!”

    啸月王年老成精,隐约猜测到眼前诡异情况的本质,只是无法彻底了解,不由皱眉建议道。

    “要不我们出手吧?光靠那些小兔崽子。又有敌军狙击,恐怕没那么容易!”

    龙虎王眼神一亮。颇为期待看向雒龙王、真腊巫王、噬天虎王等稳定,明显的跃跃欲试。

    “你先上?”真腊巫王眉头一皱,试探性问道。

    真腊巫王也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了,但是,要他亲自出手破阵,还真有点心虚。

    “……”

    龙虎王神情一僵,张嘴无声。

    龙虎王因为融合神魂精血的缘故。性格是躁动鲁莽了点。但他不是傻子,不说明面上番禹王城就有二十几位散仙,连最难杀死的黑暗魔隼。也被莫名其妙秒杀,他哪敢身先士卒?!

    ……

    日起日落,月明月隐。

    战争持续至今,已经持续了三天两夜。

    天地无光,煞云遮蔽了苍穹,死云冻结了光热。

    番禹王城内,原百万正规军及千万新兵,已经全部自杀式冲出王城,与敌皆亡,传送台不停亮起,一新兵不停从桓国各座王城传送而来。

    番禹王城外,人尸兽骸堆积如山,嫣红鲜血聚集成流。原本无边无际的敌军,依旧一望无际,只是阵型稀落许多,再没之前所见那般具有如山震慑力。

    双方激战至今,不只是桓国伤亡惨重,便是敌军,也是从惊疑到震撼,从震撼到肉疼,从肉疼到麻木了……

    番禹王城陨落了约一千四百万军卒,城外敌军也陨落了约三千万兽军,这已经不是普通意义的常规战争,根本就是个死亡漩涡。

    此战过后,桓国是否会元气大伤,有待验证。

    但是,此次华越决战,就算越南国区胜出,也绝对是惨胜,恐怕无力继续北上,扩展战果了。

    ……

    “咯、咯、咯……”

    三天两夜,敌军禽军伤亡不大,依旧如遮天阴云密布王城上空,难听刺耳的摩擦声连绵不绝。

    此时,笼罩王城的“天罡地煞大阵”,那浓厚透明光罩,已经薄到细微一层,似乎如水泡般一戳就破。

    “嘤……”

    眼看大阵将破,一声撕裂长空的刺耳尖啸声起,一只展翼千米大小,双爪奇大的巨禽蓦然出现,一爪抓在阵法光罩上……

    这种巨禽,剑殇曾经在华夏“精锐之劫”见过,也交过手。便是号称飞禽中力量最强的搬山魔雕,那奇大巨爪连山丘都能抓起、搬走。

    眼前这只搬山魔雕,却是越南国区五大兽王之一的搬山王。

    “砰……”

    一阵巨响,笼罩王城的光罩崩溃,一百零八座祭天台上的阵法,同时崩溃瓦解。

    王城内众人内心一沉,忧虑莫名。敌军却是士气大振,战意狂飙。

    战争以来,伤亡不大的禽军,如银河倾泻般疯狂俯冲而下,夹杂着血洗王城之势……

    第二更……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