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人生得意

第五百八十六章 人生得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寿春王城,后殿。

    “陛下!”

    正与侍女在花园闲聊的虞姬、花千黛等女,一看到剑殇匆忙而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起身参见。

    “你们全部退下!”

    剑殇环视众侍女吩咐道,最后看向邪妃花千黛,示意包括花千黛在内。

    众女退走,剑殇做了个深呼吸,大踏步来到虞姬身前,柔情静视……

    “陛下?”

    看剑殇如此反常,虞姬心中紧张,颇为忐忑忧虑轻声喊道。

    “时光悠悠,这几年辛苦你了!”

    轻轻牵起虞姬柔若无骨的嫩滑小手,剑殇轻声细语道。

    “……没有……”

    虞姬眼中尽是疑惑看着剑殇,白皙如玉的绝美容颜,却是涌起阵如霞嫣红,美艳不可方物,心中更是剧跳不已,声若蚊蚋。

    也不知道剑殇到底是怎么回事,换在以前,却从来没有如此主动过,更没碰过虞姬,让虞姬经常自艾自怜,颇为幽怨、茫然。

    在虞姬心中,连戚姬都没正式名分,她自然也不会有,倒也没多想。但戚姬却是与剑殇有真正的**关系,这就是名分。

    而她,虽然天下人都当他是桓王的女人,桓国众臣更是以主母相待,但终究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桓王也没正式表示过。

    “还记得,我们初见时是在江阳城,那时我刚被封为忠南将军,蕴龙县县令,率兵南下,顺便带着虞卿认祖归宗,没想到正好碰上南蛮攻城,当时你站立墙头,如九天玄女……”

    “第二次见面,却是在博浪沙,战况最惨烈之时,你的出现,救了我一命……”

    “后来,我便把你留了下来,转战天下……”

    ……

    牵着虞姬的小手,爱不释手不停抚摸把玩着,行走花园之中,穿过走廊,走向后殿寝宫,剑殇不停述说着和虞姬相处的点点滴滴。

    初见、相识、相思、再见、相处……

    一切的一切,向来沉默寡言的剑殇,喃喃自语般不停述说着一切。

    虞姬,则默默倾听着,刚开始还硬忍着娇羞回应,随着距离寝宫越来越近,虞姬便意识到似乎要发生些什么,剑殇似乎想做什么,白皙脸庞越来越红,情绪越来越紧张,紧张得身躯微颤。

    但是,虞姬心中却是欣慰且欣喜,又有点紧张的少女情怀的惧怕,甜蜜、期待而慌乱。

    其实,戚姬和侍女,已经无数次奉劝虞姬要主动,否则等剑殇主动,不知道得等多久,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

    这个道理,虞姬也明白,但明白和实施完全是两码事,无数次鼓起勇气,无数次心怯丧气,无数次复杂难明,也就一直拖下来。

    虞姬相信,她的心理历程,同样也是剑殇的心理历程,彼此已经默认情愫,剑殇也没虚伪地询问虞姬愿不愿意嫁给他、愿不愿意跟他一辈子等等之类的话,事情水到渠成,自然而冇突然。

    轻纱缓解……

    白皙如玉的娇躯逐渐展露,嫩滑如水的肌肤,绽放着温润的毫光。

    女人如水,世上真有如水的女人,至少有如水的娇躯,有种让人忽视这是血肉之躯,而是水玉雕塑而成的错觉。

    浓黑柳叶眉,如星双眸,娇俏玉鼻,嫣红朱唇,圆润双肩,娇俏的高耸状若倒扣浑齤圆玉碗,草莓般的嫣红点缀挺拔而大受难握的圆润上,毫无赘肉的小腹使得蛮腰可堪盈握,丰圆的臀部,倒三角的神秘地带,笔直浑齤圆的大齤腿,部署完美的小足……

    虞姬的身材,并非令人欲罢不能的魔鬼身材型,却是上天完美杰作,不管是哪个部位,都让人感觉完美至极,多一丝嫌肥,少一丝嫌瘦,连角度弧度都令人痴迷。

    不是让人一看便yu火熊熊的身躯,也没戚姬那令人心醉的超长**,却是宛若浑然天成的绝世艺术品,令人沉醉而无法自拔,甚至剑殇有种拿放大镜,仔细观察每一丝每一寸,生生世世也看不够的冲动。

    虞姬的长发只是随意绑着,松开,柔顺无法散落……

    白者,白皙如雪,温润如玉;黑者,漆黑如墨,明亮如光。

    裸躯微颤,硬忍着心跳如鼓,脸烫如火,澄净明亮的大眼睛勇敢直视剑殇……

    屏息看着眼前绝美娇躯,剑殇手臂微颤缓缓前伸……

    三尺……

    九寸……

    三寸……

    粗糙大手落在浑齤圆肩部,两人的身躯宛若触电般齐齐一抖……

    对于虞姬来说,那粗糙大手宛若烙铁般灼热;对于剑殇来说,宛若碰触弹性惊人的棉花,柔若无骨。

    轻轻放置卧榻,宛若放置天价陶瓷般小心翼翼,那如玉娇躯似乎一用力就会粉碎……

    游走曼妙绝美的身躯,每一次划过都会留下一道艳红痕迹,可想而知虞姬的敏感,身体的神奇。

    合身而上……

    如诗娇吟,如火粗喘,演绎着让世间最美好的交响曲。

    原本炙热的太阳,羞涩得通体霞红,早早就躲下了地平线。

    ……

    旭日初升,空气清新。

    “嘤……”

    一声无意识的轻吟,虞姬睁眼,幸福甜美充溢心怀,偷偷吻了下粗犷面庞,贼手贼脚就要起身……

    “别走!多躺会!”

    有力的手臂猛然环抱,如铁箍般,剑殇嘴唇轻触依旧霞红片片的娇躯,呢喃道。

    虞姬不由自主一抖,似乎无数静电萦绕周身,迷恋蠕动了下齤身躯柔声道:“嗯,那妾身先收拾下?”

    “还收……”

    反正还会乱,收拾什么?剑殇话未说完,便看到虞姬羞怯偷瞄身下洁白床单的那片艳红梅花图案,话语戛然而止,极为不舍地放开怀抱。

    起身,硬忍着炙热眼神落在赤luo娇躯上引起的轻微颤抖,虞姬也没穿衣,而是小心翼翼抽齤出如雪床单,极为细心轻缓地折叠起来……

    如稀世珍宝收藏。

    满足幸福静看虞姬动作,剑殇感觉永远也不看不够,若是时间能永恒就好了。

    现实中的遭遇,让剑殇的想法改变了许多。

    时光悠悠,人生如水。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等长风空惆怅。花开当折直须折,莫使金樽空对月。

    珍惜现在,珍惜幸福,莫要等到失去才懂得把握。

    “陛下!”

    掀开棉被,虞姬如偷腥的小猫,动作轻快钻入被中……

    “陛什么下,又不是在朝会。我更喜欢听你叫老公、相公……”

    翻身压落,肌肤的接触、柔软的感触,让剑殇心旌荡漾难平,却是恶狠狠说道。

    被翻浪滚,喘息如浪。

    *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虽然剑殇从来就不注重什么早朝晚朝……

    ……

    直到日上三竿,虞姬多次表示不堪鞭挞的催促,剑殇才依依不舍起身。

    行走宫殿之中,剑殇感觉神清气爽,精神十足。

    猛然脚步一顿,看向花园中孤坐的寂寥苍凉的曼妙身影……

    “陛下?!”花千黛盈盈站起,眼神幽怨至极,满脸明显的愁苦孤寂。

    朝身后的禁卫挥了挥手,顿足一跃落至花千黛身旁,令人花千黛极为意外地直接抱住,使得花千黛娇呼一声,身躯霎那间僵硬……

    感受着怀中娇躯的火爆曲线,极佳触感,眼神坦然和花千黛对视,剑殇没有虚情假意关问,而是直接解释道:

    “我已经决定,若是真心冇实意在一起,便珍惜每一人、每一秒。只是,我不知道你的道是什么,是否比爱情还重要。也不知道房事对于《粉红神策》影响如何,毕竟《莲花宝典》的诡异之处,我略知一些!”

    可能是生长历程和习惯的关系,私底下,特别是与心中之人独处时,剑殇还是喜欢如常称呼,而不是孤、汝、妾身等等,那不过是维持表面礼仪的方式而已。

    一直孤傲清冷的花千黛,哪里受得了剑殇如此直白的话。

    一时间,艳红爬满精致脸颊,连裸露的脖颈也晕红一片……

    “父亲花费多年时间,特意更改的《粉红神策》,哪会如《莲花宝典》那般不堪?!”

    硬忍着娇羞,花千黛嘟嘴恼怒应道,似乎剑殇侮辱了她父亲沧海君那般。

    顿了下,微颤身躯一挣,低声慌乱接道:“在女人心中,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话落,身躯一扭,人如翩鸿如风消失,竟是羞涩得落荒而逃……

    “呵呵……”

    静闻遗留的芬芳体香,剑殇情绪愉悦,静立傻傻而笑……

    爱情固然是霸道的独占欲,但是,身处这个世界、这个环境,不能随心所欲不是更痛苦?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在乎那么多干嘛呢?

    就如戚姬所唱的《百花葬》,花易谢,情易殇,孤灯残影夕阳丧;红颜殇,百花葬,韶首白华空惆怅。

    难道真要等百花谢,红颜葬,才仰首望月空惆怅?!

    ……

    半个月后,岭南番阳王城。

    “这是陛下之前的佩剑……龙吟剑!”

    隆重招待林倩莲的魏无忌,别有深意主动解释道,还自作主张在林倩莲的包裹中加了五千钻石币。

    林倩莲心中一凛,紧抓手中宝剑,美眸水雾迷离看着包裹内诸物,狠声骂道:“果然是败家子、暴发户,还是这么大手大脚!”

    魏无忌讪讪笑着,学那些护卫眼观鼻,鼻观心,恍若未闻。

    他们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在骂谁,却不敢接话。

    “你太高看莲姐了啊,莲姐又不想学你争霸天下……”

    一阵蕴含无限叹息的声音幽幽响起……(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网)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