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张楚的疯狂

第五百五十七章 张楚的疯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三更半夜,小丫“美女”又飘红了,赶快更新一章,虽然有点晚……

    陈城南城区三千多万平民的撤走,使得南城区空旷一片,十室九空。唯有绕开城门,攀援城墙杀入的韩信大军,死咬着韩广本部,直指陈城中部。

    “得、得、得……”

    三万八千桓王特殊军团,清一色骑兵,连绵数里远冲入城内,蹄声如雷。

    所过之处,正疯狂杀人放火的韩信大军,纷纷避让,无人敢阻拦桓王特殊军团,使得剑殇率领三万八特殊军团顺利直达陈城中部。

    张楚都城陈城,陈城王宫。

    占地数十里远的王宫,以高十丈、厚十数米的城墙环围。

    此对,陈城王宫旌旗密布,身影密集,不但王宫城墙上站满了人,连墙内墙外也是人山人海,而且全是张楚老兵。

    “参见桓王!”

    剑殇一到达王宫,刚退到王宫的韩广迅速折返参见。

    此时,韩广血染战甲,左臂齐根消失。

    便是韩广亲卫,也是人人血迹斑斑,表现出了之前城墙争夺战的惨烈。

    “嗯?!”

    看韩广如此,剑殇浓眉一皱。

    “在下率五十万精锐、五千亲卫激战南城,如今就撤回了六万多精锐、上千亲卫。原城墙近两百万新兵,几近全灭!”

    看剑殇皱眉沉默,韩广连忙说道,有点莫名其妙。

    “哦?!”

    剑殇大有深意看了眼韩广,摇了摇头微笑说道:“韩将军多虑了!孤向来一言九鼎,这不是来了吗?只要隐王不退,孤自会死战到底!”

    正常来说,韩广刚死战撤回,没去治疗休整,也不该由他出宫迎接才是。可如今隐王陈胜偏偏派了韩广出来迎接桓王,加上韩广莫名其妙的话语。

    意思很明显。

    如之前约定,张楚势力全力配合桓王了,桓王也该信守约定。

    “……”

    韩广眉头一皱,苦笑说道:“那是!桓王所说,自然无可置疑!”

    原本,包括隐王陈胜、韩广等人在内,还以为桓王借口“拯救”平民,带着南城区平民出城,是种策略。

    谁知道,桓王还真是“拯救”平民。如此也就罢了,竟然还让桓国大军就此撤走,让暗自谋划的隐王陈胜,郁闷不已。

    只是,桓王确实没走,不管是“拯救”平民,还是“不会突围”桓王都做到了。有点强词夺理的嫌疑,却任谁也挑不出毛病。

    看来,他们还是高估了桓王的豪爽耿直啊。

    无论如何,各怀心思之际,韩广还是把桓王引入王宫,前往王宫金銮殿。

    “哈哈……桓王不愧为桓王!以七万特殊军团和一百五十万新兵,硬生生击溃敌军二十几万精锐铁骑、击杀一百多万大秦虎军,把南部敌军拦在城门外九天九夜!厉害!厉害!”

    隐王陈胜、假王吴广等张楚首领,笼罩迎出金銮殿,双方隔着数十米远,陈胜便大笑着高声赞道。

    除了陈城,吴广等人确实眼神凌厉看着剑殇、龙且等人,沉默不语。

    显然,桓王只是把敌军拦在城门口,却任由敌军攻陷城墙,让张楚等人意见颇大。

    “份内之事罢了!隐王言重了!”

    陈胜那明显带着讽刺的话语,剑殇却恍若未闻“谦逊”拱手连声客气道。

    “辛苦桓王了!殿内已设宴,请!”

    对于拒王的厚脸皮的装傻,陈胜心中冷笑,也不再废话,直接请入王宫。

    毕竟,桓王剑殇是和隐王陈胜是同等地位的王者,陈胜也不可能明言让桓王率领特殊军团挡在最前线。

    剑殇摆了摆手,苦着脸说道:“隐王客气了!如今兵危战险,宴会等事,等战事落幕再庆祝不迟!我方连续激战多时,隐王只需为我方安排个休息之地便可。”

    “……”

    陈胜一愣,随即朝禁卫招了招手吩咐道:“桓王所言极是!那桓王就多多体谅,暂且移居乾文宫吧!”

    此时,陈胜已经被剑殇郁闷得怒火中烧,能不面对桓王,陈胜也懒得面对了!

    剑殇点了点头,迅速跟随隐王禁卫离开〖广〗场,直往侧旁宫殿。

    别看剑殇率着三万八特殊军团到来,但其中尚未完全愈合者不再少数,确实也需要虞姬趁机治愈。

    更重要的是,激战多日,虽然剑殇、龙且等人力量依旧,却是发自内心的疲惫,也该放松休息下了。

    第二日,也是大秦阵营正式攻城的第十一天。

    东、西、北三方大秦阵营军队主力正式聚集到南城墙,开始猛烈冲击陈城……

    第三日……

    蝗虫般的大秦阵营军队,疯狂涌入陈城,宛若欲摧孤岛的海啸风暴,卷向王宫。

    居高俯瞰,便可见黑压压无边无际的黑影,宛若天狗食日般缓缓吞噬辽阔无垠的陈城,直逼王宫。

    第四日……

    镇守西、北两方城墙的张楚大军,直接放弃城墙,缩向王宫,一副集中军力,不惜代价与敌军决一死战的架势。

    第五日,从南城墙杀入的大秦阵营大军,蝗虫群般完全“吞噬”二分之一南城区……,第六日,西、北两方城墙告破,原阻止张楚大军从西北方向突围的大秦阵营大军,开始涌入陈城,占据城墙,实现完全堵死陈城西、南、北三方退路。

    第七日,从南城墙杀入的大秦阵营大军,蝗虫群般完全“吞噬”南城区,逼近王宫。

    第八日……

    第九日……

    第十日……

    以陈城王宫的东西横向为界,双方大军都是黑压压一大片,宛若互相倾轧的风暴对冲血腥巷战表现得淋漓尽致,双方军卒都宛若草芥般毫无价值地进行着“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两败俱伤的决战。

    浓厚铁血煞云笼罩陈城,黝黑的死亡阴云遮挡光线,层层叠叠的尸骸,几乎铺满了以王宫为中心的方圆数百里范围,血流如溪……川,陈城王宫,乾文宫。

    整整十天,剑殇率着特殊军团进入乾文宫,便无声无息,也没理会王宫外血腥激战。

    但是,剑殇、龙且、田单、高龚、养凝等人却没休息,一直聚集在乾文宫主殿,时刻关注着战局变化,丝毫不敢懈怠。

    “没道理啊!隐王到底想做什么?如此继续下去,张楚败局已定啊!”

    看着军事沙盘,田单疑惑不已说道。

    十天来,随着战局变化,剑殇等人一直在关注军事沙盘,直到如今,军事沙盘中体现的敌军,已经完全围住了王宫,而且双方强弱明显,实在想不出张楚还能有什么胜算。

    “嗯!别的不说,张楚不该那么快放弃西北城墙啊!毕竟王城级别城墙的优势极大,也是拼掉敌军的最佳地利啊!”龙且连声呼应道。

    剑殇死死盯着军事沙盘,以异人的思维,不停揣摩着张楚的底牌,却想不出任何能扭转形势的因素。

    眼前战局,就算张楚拥有类似“黄巾力士”的底牌,也不大可能扭转战局了!

    除非,张楚拥有类似“兵马俑”这种不死不灭,可谓无限的底牌。但是,可能吗?如果张楚真有这种底牌,异人历史中不可能毫无记载才是。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

    众人沉默间,田单忽然说道,引得剑殇等人齐齐注目,田单才缓缓说道:“观陈胜反应至今,属下可以肯定陈胜对我方不怀好意。但是,十天来城内激战惨烈,张楚却没骚扰过我方,也没求援过,是不是对我方太好了?”

    “这倒也是。不过,如今敌军还未杀到王宫,或许张楚想拿我方当最后的底牌?”养凝皱眉应道。

    “应该不可能,最突出的是,以如今遮天蔽日的杀戮煞云,张楚不可能不知道陛下掌握着杀神之力,若是向陛下求援,光是陛下出手,也能极大击杀敌军啊!”

    田单摇了摇头反驳道,随即看向沉默待在一旁的虞姬和花千黛说道:“虞小姐的逆天能力就不说了,光是邪妃的力量,也无法忽视,可张楚就像是忘记我们般,太不合常理了……”

    “张楚不会是明知必死,想拉我方陪葬吧?”

    军事会议或出谋划策之时,都是沉默不语的高龚,忽然迟疑提醒道。

    “呃……”众人齐齐心中一凛,骇异对视。

    这点,众人之前还真没想到,却不排除这个可能。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不会吧?我方跟张楚并无多大恩怨啊,张楚为什么要这么做?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啊!”龙且皱眉反驳道。

    “怎么没恩怨?别忘了我方之前以粮食换取衡山郡,这是典型的趁火打劫,张楚不可能没怨气!”

    高龚连声提醒道,顿了下,不待众人多说,又迅速接道:“否则的话,如今陈城败局已定,张楚为什么把我方骗进王宫又无视?显然是认为必输,把我方拉进绝地,陪葬!”

    “……”众人无语,一时没法反驳。

    “隐王没这么疯狂吧?”养凝迟疑道,实在很难相信。

    高龚扬眉说道:“不管张楚还有没有底牌,激战至今,张楚已经牺牲了千万张楚新兵,加上至少五百万的老兵,最后却搞成这必败局面,这还不算疯狂?!对己方大军都如此,拉我方陪葬有何奇怪?”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