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张楚之哀

第五百五十一章 张楚之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凌晨两点了,喜见“孤战天涯”百忙中冒泡,赶快先更新章!

    谢谢天涯飘红支持!

    昨天六号才两张月票啊……拜求月票!!!推荐票!!!

    深夜如墨,夜风yīn凉。

    战鼓连绵如滚雷阵阵,火把如星密布辽阔无垠的陈城,使之宛若白昼。

    战鼓如雷,杀声震天,血腥刺鼻的南城区军营,却是寂静一片,唯有轻微巡逻军的脚步声穿梭各处。

    剑殇盘坐军营主殿后院,全力苦修。

    “嗷……”

    夜深人静,一阵诡异至极的龙吟声起……

    霎那间,一股威压南城区,令人不由得发自内心臣服、颤抖的威严尊贵且磅礴强大的气息爆发。

    “呼、呼、呼……”

    yīn云弥漫的辽阔南城区半空,风云大作,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大风暴漩涡悬浮桓**营上空,引得无数目光齐聚而至。

    云从龙,风从虎!

    那巨大风暴漩涡中,隐约可见一角似鹿,头似驼,嘴似驴,眼似龟,耳似牛,鳞似鱼,须似虾,腹似蛇,足似鹰的怪物,腾云驾雾。

    这明显就是神话传说中的华夏神兽……龙,真真正正的华夏之龙,不是西方传说中的“大蜥蜴”!

    “轰……”

    寂静之中,一阵爆响声起,一条苦涩风暴漩涡中华夏之龙的龙影,冲破军营主殿后院,迅速融入风暴漩涡。

    “陛下?!”

    密集猛烈的破风声起,原本夜深人静的氛围,无数身影聚集到军营主殿后院,看着紧闭的厚实石门,焦急担忧喊道。

    此时,密室之中……

    盘坐卧榻的剑殇,身形消失,一只金光璀璨的“金龙”取而代之,状若蛇盘傲立,周围云遮雾绕。

    呼喊声中,金光消散,宛若水银般缩回,露出盘坐的剑殇身形。

    睁眼,jīng光如剑吞吐数尺,语气平淡应道:“无妨!孤修为突破罢了,退下!”

    声音低吟平淡,却具有令人发自内心信服的尊贵威压,门外关切的无数桓国禁卫、强者等,毫不犹豫散去,竟然深信不疑。\

    这不是守护桓王的禁卫、大内高手等失职,而是莫名其妙地按照话语行事,没任何理由。

    《周天星劫》第十四层,修为境界先天第五层,《云龙九变》的王龙之境!

    “王龙之境,不愧为王龙!这才是《云龙九变》的奥义所在吗?”

    剑殇右手一举,竟然诡异地化为宛若纯金打造的龙爪,力量更是暴增数番……

    并不是剑殇的手臂真的化为金sè龙爪,而是突破到王龙之境后,剑殇能把先天真气凝聚体外,覆盖在手臂上,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龙爪,而不是之前招式所为的真气凝聚化形而已!

    这是种巨大蚋变!

    可以说,抵达王龙之境后,剑殇若是真气狂暴,甚至可以“变化”为龙……王龙,并非真气凝聚化形的那种,而是貌似角质层般半实质存在。

    天下千宗万法的奥义,其实就是以各种手段、途径,以内力、真气“拟化”天地万物而形成各种攻击手段,而后修习,便是拟化出的各种手段,越真实,威力就越强大。

    如今,剑殇虽然能以浩瀚真气全身化龙,却只是生命力、反应速度、恢复速度等因素暴增数倍,还无法真正做到具有“龙之力”,也就是龙的神通,那就是另外一种境界了,也就是散仙之境!

    但是,龙力本身就是种小神通,专属于神龙的小神通。

    《云龙九变》在先天五层之时,就达到了!

    ……

    《厚土冥王典》的厚土冥王凝形;《恒古心经》的纵横光线凝聚;《大洪通冥录》的jīng神化魔神;《先天幻神录》的混元之像……

    接下来,剑殇不断尝试各种功法,感悟修为提升带来的变化,巩固境界。

    可惜,除了《云龙九变》,其他功法似乎除了力量更强,并没什么实质变化。

    比如《浮屠镇狱经》,真气狂暴时能凝聚出镇压地狱的魔神地藏王形象,如今却只能以真气凝聚出杀戮血丝,距离“魔神形象”还差十万八千里。

    “不愧为《浮屠镇狱经》,不愧为天级功法。”

    感悟之后,剑殇长身而起,颇为震撼。

    离开桓国时,整整一个多月,剑殇虽然境界已到,却也直到淮河之战,才突破到先天四层中期,而后赶路,抵达陈城,激战,根本没什么时间修炼。

    谁能想到,陈城激战才进行一天半夜,剑殇利用惨烈战局,突破到先天四层后期、巅峰、圆满,水到渠成般晋级先天五层。

    这还是激战之中,剑殇并未专心苦修的主要缘故,其实真正闭关修炼的时间,连一个时辰都没。

    更重要的是,《浮屠镇狱经》并非剑殇主修功法,需要把“浮屠镇狱之力”转化为主修的“周天之力”的过程,明显的事倍功半。

    便是如此,还是让剑殇的修为火速飙升,修行速度飙升数十上百倍,可想而知《浮屠镇狱经》在战场中提升速度之快。

    ……

    走到密室门口,面对数尺厚,预防被打扰的石门之前。

    “咔嚓……”

    正要升起石门,剑殇右手成爪抓出,金光璀璨的金sè龙爪出现,抓豆腐般抓烂石门……

    没有使用任何招式绝技,纯粹是运转《云龙九变》功法而已。

    “陛下!”

    剑殇一出现,守护众人迅速聚集而至,严密守护。

    要知道,此处是混乱战场,而且是居心叵测的张楚的地盘,可谓“内忧外患”,想要刺杀桓王者肯定数不胜数,贴身护卫自然不敢丝毫懈怠。

    片刻后……

    “参见桓王!”

    剑殇刚出关,还来不及见虞姬、花千黛等人,一到议事殿,便有张楚名将韩广等人参见。

    就在剑殇闭关的两三个时辰间,却是隐王陈胜终于派出大将韩广,率着聚集陈城中部的老兵支援南城墙,而且一次xìng派出五十万大军,极大缓解了南城墙危局,并夺回了数十个城墙通道,使得南城墙张楚阵营士气大振。

    众人入座,韩广开门见山解释道:“桓王明鉴!我王仁善顾民,原本不yù号召子民参战,免得生灵涂炭,伤亡过重。无奈世事残酷,我方心xìng饱受折磨之余,不得已而祭天请民,共举大业。否则此举我方早可为之,何需等到今rì?不知桓王能否理解!”

    剑殇微微一笑,沉默不置可否。

    说得这么文绉绉,剑殇也懒得去仔细揣摩。

    韩广等人的来意,剑殇自然清楚,也不是很意外,反倒是有点意外隐王陈胜竟然隐忍至今,直到桓国大军明言即将突围,就差几个时辰了,才派出援军。

    其实别说剑殇,无数人都在疑惑,既然隐王陈胜有这么逆天的招兵之能,为什么不早点作为,知道被围都城,方才出手呢?

    如今韩广解释了,那是因为隐王陈胜仁善顾民,不想生灵涂炭,伤亡过重。

    “以桓王英明,自然清楚我方危局!苍生社稷,先有异族入侵,后有大秦暴*,使得天下民不聊生,十室九空,饿殍遍地。我方举旗以来,救民于水火,挽社稷之将倾。无奈残局已成,我王虽顺应天意,深得民心。我方却贫瘠穷困,一无军备,二无后勤,征招子民上阵也无法供养,只会徒增伤亡,眼前便是最佳例子……”

    桓王沉默,韩广也不以为意,更是脸露悲哀自曝其短,顿了下,苦涩叹息道:“激战至今,南城墙之危局,我王并非不知。但是,基于大局着想,我王便是心如刀割,也只能硬忍着伺机以待,让热血忠义的张楚子民尽绵绵心力!”

    沉默!

    沉默!

    辽阔议事殿中,唯有韩广那悲哀痛心的话语不停回荡、回荡……

    “肺腑之言,我王虽祭天请民,征得千万新军。但是,以我方如今危局,根本无法供养如此多大军。甚至,许多军卒连基本的武器装备都没,只能凭着一腔热血上阵,誓死报国,与手无寸铁无异!实在我方之悲、我王之哀……”

    “很明显,若是我方不消耗部分军卒,别说城外如狼似虎的敌军,光是后勤内乱,便能使我军自行崩溃。拖到如今才出援军,确确实实是无奈之举啊……”

    一阵阵的悲叹,一阵阵的哀痛,宛若杜鹃啼血,使得气氛压抑而凝重。

    确实是肺腑之言,毕竟张楚势力的发展速度,确实快得不可思议。加上是草根出身又没大商家支持,张楚官方根本没那么多军备钱粮维持。如果陈胜肆意招兵,别说财政军事,便是最简单的温饱问题,也会拖垮张楚,估计不用大秦帝国或任何势力攻打,就自行崩溃离析了!

    而韩广的意思很明显,陈胜不是不派援军,而是没那么后勤支持,只能“忍痛”无情地牺牲大批军卒,既削弱敌军,又缓解张楚危局。

    “既然如此,何不退位让贤,能者居上!”

    正当韩广“呕心泣血”自责时,落针可闻的议事殿,忽然响起阵嘀咕声。

    静!

    寂静!

    “呃……”

    气氛猛然一凝,众人齐齐看向出声者……

    不是坦诚爽直,毫无心机的田莽,又是谁?!

    说的也是,既然护不住子民,养不起军卒,扛不住敌军,又不想生灵涂炭,直接“退位让贤”不就得了?继续坚持下去,枉死之人只会越来越多……

    “这个……”

    便是早有腹稿的韩广,也一时哑口无言,脸sè极为难看且难堪。

    虽然早有准备,但韩广真没想到桓国方面,竟然会如此“直白”让隐王陈胜退位让贤,这什么意思?!想要撕破脸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