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意外

第五百四十七章 意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剑殇聚拢特殊军团之际,返身就要冲杀的项羽所率江东子弟兵、无双信骑等,也重新返回数百米处,针锋相对。

    “唏呖呖……”

    密集纷乱的马嘶声起……

    此次,项羽却是学乖了,并未直接发起冲锋,而是聚集“残军。”肃穆看着桓国特殊军团,静待周围韩信大军的到来。

    随着韩信大军全面总攻,躁动的铁血煞云加速逼向陈城,逼得陈城半空的铁血煞云南部涟漪躁动……

    连桓国特殊军团气势凝聚而成的铁血煞云,也被逐渐笼罩,淡bó许多,摇摇yù坠。

    这是己方气势被敌军压制的征兆,如果己方铁血煞云被吞噬或笼罩,就是气势已失,自然是敌强我第五百四十七章意外弱之局。

    “霸王?!哼……这就是霸王?!以众欺寡都不行,想等待群起而攻吗?”

    局势的变化,剑殇自然清楚,不由不屑看向对峙不动的项羽jī将道。

    沉默!

    项羽脸sè一阵红一阵白,却不上当。

    “霸王无双,天下无敌?!缩头乌龟罢了……哈哈……”

    看项羽如此,再看cháo水般涌至的韩信大军,特别是速度极快的难以计数的大秦铁骑。剑殇明显鄙夷啐道,放声大笑……

    “走!”

    遗憾看了眼悬浮半空的“天地霸图。”剑殇轻喝一声,收起“八门天锁阵阵图。”迅速率众折返陈城,还有闲暇带走阵亡的己方军卒遗骸。

    那不急不缓之态,极尽蔑视!

    计划赶不上变化。

    事到如今,没时间让剑殇想办法降服“天地霸图。”也没必要不顾生死去破坏敌军攻城器械了。

    剑殇是凶悍骁勇,却不是敢死队!

    “少将军?!”

    看桓王竟敢如此,廉成等项氏将领恼怒看向项羽,恨不得立刻追击桓王,不顾一切分出生死。

    项氏大军举旗,跨江西进争霸中原起。项羽所第五百四十七章意外至,向来是所向披靡,天下无敌。这也是“霸王”之称的由来。

    谁知道,此次竟然如此憋屈,可想而知,将会对把项羽当成“jīng神领袖”的项氏大军,造成多大冲击。

    “……”

    项羽面无表情摆手阻止众人,沉默不语,暗地里却不停沟通“天地霸图”!

    期间,桓王所率特殊军团,不急不缓收拾己方军卒遗骸,返回时冲杀了无数逼近城门的大秦军卒,“大摇大摆”缓缓撤入陈城城门,看得廉成等人双眼喷火,咬牙切齿。

    “嗖……”

    经过无数次冲击,“天地霸图”猛然光芒一绽,巨手囚牢崩溃……

    “呼……”

    项羽暗松了口气,对于桓王的手段,有了一定认识,心中却是庆幸不已。

    天地霸图,不只是一件宝物,也是项羽主修功法。若是就此失去,那后果就严重了!

    “咕噜噜……”

    与此同时,桓王所率特殊军团,已经缓缓撤入城门。

    重达十数万斤,数尺厚的铁皮城门,连绵巨响声中缓缓落下……

    收起“天地霸图。”感受到己方气势的锐减。项羽心中抽痛,强制压抑着躁动情绪,顾作“淡然”说道:“王级兵种……禁卫军!果然名不虚传,可以肯定,普天之下唯有大秦禁卫军可比。桓王羽翼已丰,贸然硬撼却非明智之举。不过,如今陈城已成死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何需自损根基死磕……”

    无论如何,此刻开始,项羽知道,自己“天下无敌”的霸王之威,就此结束了!

    夺妻!毁基!打击!

    此仇此恨,淘尽千山万水也无法洗刷!

    “少将军所言极是!”虞子期大松了口气,连声赞道。

    廉成却是脸sè微变,暗叹一声,沉默!

    经过此事,霸王项羽确实改变了许多,至少学会了隐忍、理智,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得、得、得……”

    与此同时,cháo水般疾驰而至的大秦铁骑到来,却没立刻冲击陈城,而是在项羽等人所在方位停顿。

    大秦四品讨西将军卢鸿暗叹看向项羽,语气低沉喊道:“项少将军?!”

    本来,绝武侯韩信的意思,是不惜代价缠住桓王,谁知道项羽没跟桓王jī战,让他们来不及出手。

    如今,桓王已经撤入陈城……

    卢鸿的愠怒不屑,项羽自然听得出来,不由脸皮发烫,硬着头皮“自信”分析道:“无妨!如今陈城是个死城,我方总攻已发。若要阻止总攻,桓王必会再次率军出城;若不阻止总攻,桓王想突围也得突出,我等养jīng蓄锐,守株待兔便可!”

    以无数人的想法,转身对峙的霸王项羽,会以“回马枪”战术jī战桓王才是,谁知道项羽会按兵不动。

    但是,不管是江东子弟兵,还是无双信骑、铁甲jīng骑,都是项氏势力的绝对jīng锐,项羽是争强好胜,却不傻,自然不想全都折损在陈城。

    “项少将军所言有理!”卢鸿应道。

    ……

    陈城之内,城南。

    “陛下?!”

    剑殇等人一入城,以李同为首的桓国将领迅速迎上。

    剑殇没有多客套,迅速问道:“如今战局如何?”

    此时,虞姬则在紧急治疗出战的军卒。或者说,从与敌军正式交战开始,虞姬就没休息过,拯救了数以千计的生命。

    要知道,跟随剑殇出战者,都是特殊兵种,造价极为高昂,虞姬的重要xìng,再次得到深切体现。

    “西、北、南三方全都吃紧,唯有东方因为鸿沟之故,暂时情况较松!”负责坐镇后方的李同,毫不犹豫应道。

    剑殇疑惑问道:“哦?!难道西、北两方,也展开全面总攻了?”

    李同连忙解释道。“那倒不是!只是张楚出战jīng锐,挡不住通武侯蒙恬和战天侯王贲亲率的大秦铁骑,再加上刘邦势力和彭越起义军的协助。根本就是在任由大秦攻城器械肆虐,等城墙一倒,形势堪忧啊!”

    “哦!”

    张楚势力,本就以兵多将广闻名,却缺乏顶尖力量,对手几个顶级历史名将亲率jīng锐轰击,挡不住敌军jīng锐也是正常。

    沉思片刻,剑殇皱眉吩咐道:“看来,最重要的战场,还是在巷战。估计这也是张楚的依仗,传令全军,尽量远离城墙,准备进入巷战!”

    如今看来,城墙已经作用不大了,沦陷是早晚的事。

    唯一的胜算,就是张楚势力仗着人多,耗死大秦阵营了,而且这战术是呼应隐王陈胜的逆天能力而定,明显可行!

    “喏!”李同应承。

    剑殇点了点头,看向浴血诸将和众多特殊兵种吩咐道:“jī战已久,大家返回军营休息下。接下来的城墙争夺战,孤亲自前往关注便可,你等抓紧时间休息吧!”

    “陛下!如今我方伤员已经基本稳定,城墙更为危急……”虞姬突喊一声,连忙喊道。

    静!

    寂静!

    沉默寡言的虞姬一出声,声如天籁,却使得全场气氛一凝,落针可闻。

    无数人敬重看向虞姬……

    可想而知,此次若非虞姬,己方的伤亡,绝对会翻上无数倍。

    再看那jīng致完美,令人迷醉的俏脸,如今颇为煞白,不少人心中抽痛!

    剑殇绽颜一笑,抓着虞姬滑腻粉嫩俏脸,语气柔和说道:“傻瓜!这是战争,命如草芥!你是人,不是神,就得了十人、百人、千人、甚至万人。但是,十万、百万、甚至千万呢?”

    “可是……”虞姬焦急喊道。

    “乖!好好休息!”

    剑殇知道虞姬想说什么,不外乎尽力而为罢了。迅速打断,柔和奉劝道,随即看向李同身边的邪妃花千黛接道:“千黛!看好她,如无孤之口谕,别让她离开军营!”

    “啊……”

    虞姬难以置信小嘴大涨,一时无法理解剑殇的意思。

    虽然,剑殇心疼她的意思,让虞姬心中暖暖的,甜甜的……但是,值此时刻,怎么能把她“关”在军营呢?!

    “嗯!”谁知,花千黛没好气白了虞姬一眼,却是温顺应诺。

    有花千黛在,自然不怕虞姬出任何问题。

    当然,敌军也不是傻子,散仙级别人物不能轻动是默契,否则局面肯定失控。

    最明显的是,如果之前花千黛跟随出战,可能会引出敌军散仙,至少项羽所率军队不会就那些,这是种潜规则般默契的平衡!

    不待虞姬多说,剑殇迅速转身就要前往城墙……

    如今,城墙争夺战是重点,而且一不小心,南城墙可能会成为导致陈城沦陷的致命之处。无论怎么看,剑殇都不容许南城最先沦陷。

    “陛下!”剑殇刚转身,一直沉默的吕臣忽然喊道。

    “嗯?!”剑殇疑惑转身,却见吕臣满脸迟疑,似乎进行着剧烈心里矛盾,不由皱眉提醒道:“别忘了,如今你已是桓国大将,这是张楚势力,包括隐王陈胜也默认的事!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呼……”

    听到剑殇所说,吕臣做了个深呼吸,硬着头皮说道:“不知陛下发现没!至今为止,四方城墙的先锋军都是新军,老君全都聚集在城中心。本来,这是正常现象。但是,南城墙因为韩信大军的全面总攻,早就告急。可张楚老军依旧没动静。根据微臣对隐王的了解,这可能是隐王放弃陈城的迹象……”

    “啊……”

    剑殇神情一僵,更有人惊呼出声,难以置信盯视吕臣。

    如今,虽然南城告急,却也是八字还没一撇呢,隐王陈胜就有放弃陈城的迹象?!寿星上吊吗?搞什么啊!

    清明节,百忙中保持更新!那啥,有票的支持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