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三十章 桓王之心

第五百三十章 桓王之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城级别城池寿春城,百丈高的城墙上……

    桓王剑殇、张楚使者吕臣、桓国大将田单、龙且等齐聚城墙,远眺河水滔滔的淮水对面。

    光是淮水,便宽达十数里,常人无法清晰看到对岸。加上寿春王城城外空地的缓冲,韩信大军军营等,便是以剑殇、龙且、李同,甚至散仙花千黛,也没法看清远处的具体情况。

    但是,隔着数十上百里,他们却可以从铁血煞云的变化,隐约推测出远处的情况、战况!

    “启禀桓王!邓宗大军已经和韩信大军展开激战!”

    看着远处遮天蔽日的铁血煞云,开始汇聚融合,吕臣脸色焦急朝剑殇汇报道。

    “嗯!”

    剑殇点了点头,平静应道。

    看铁血煞云推测沙场战况,普通人也看得到,至于更具体的变化情况,就看各自对军事战争的理解能力了。别的不说,吕臣分析得出来,剑殇没道理分析不出来。

    可是,让吕臣失望的是,剑殇却一点反应都没,根本没任何出兵渡河的迹象。

    焦急万分沉思片刻,吕臣硬着头皮看向剑殇,提醒道:

    “如今邓宗大军已和韩信大军正式交战,几乎吸引了韩信大军所有注意力。正是我方渡河的绝佳时机,否则等战斗结束,若是韩信大军胜出,那我方要顺利渡河,难度就高出许多了!”

    “呵呵……”剑殇笑了笑,继续沉默。

    田单沉思片刻,偷偷看了眼剑殇,冷哼一声说道:

    “哼!按照之前约定,只要我方真正渡河,提前一天通知邓宗将军,邓宗将军就会立刻率军接应。但是,如今邓宗将军从汝阴抵达淮水河畔,却整整花费了两天时间,而且还是全力行军了!果然好算计啊……”

    “呃……”

    吕臣张嘴无言。苦笑一声,脸皮发烫低头沉默。

    田单这么说,已经很给面子了。但意思很明显,本来是两天路程,张楚势力却说一天,说明就算桓国大军按照之前的约定,提前一天通知张楚,而张楚势力也真的立刻出发。没任何时间浪费。那桓国大军也必须独对韩信大军至少一天时间。

    一天时间,要覆灭桓国大军自然不可能,但韩信大军全力狙击的话,肯定能让桓国大军损失惨重,就算桓国大军极为强悍,顶多就是两败俱伤!

    确实是好算计啊!

    看主公没反应,龙且迅速附和道:“田大将军言之有理!如今只是煞云融合而已,谁知道具体情况如何?就算邓宗将军和韩信大军真正激战,也不一定是全力以赴啊。不得不防!”

    吕臣脸色一变,毫不犹豫语气坚定说道:“这点大家可以放心,邓宗大军绝对是全力以赴。在下以性命和名誉担保!”

    “性命和名誉?!”

    田单嗤笑一声反问道,使得吕臣神情一僵,又听田单晃悠悠接道:“名誉就不说了,性命的话,若非我王仁慈,光是张楚如此算计,斩杀使者也不为过。被骗一次可以说是失误,如果被骗两次,那就是白痴了。吕将军认为我方是白痴吗?”

    “啊……”

    吕臣错愕无语。嘴巴大张。随即脸色一黯,苦笑无力接道:“田将军言重了!”

    想解释,吕臣却不知如何开口!

    吕臣相信,河对面的邓宗,绝对是全力以赴。不再是陷阱。

    但是,问题是桓国不信啊,古人诚不欺我:“一日为贼,终生为贼”啊!而且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那种了!

    如果桓国大军能相信张楚的诚意,及时出兵支援。让吕臣从城头跳下去,吕臣也愿意!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看着天际的铁血煞云,越来越浓厚,而且摄人心神的黝黑煞云中,逐渐出现狰狞血色……

    侧面分析,铁血煞云中出现血色,就是有生命逝去的迹象。能让遮天蔽日的庞大铁血煞云,出现明显可见的血色,可想而知战斗的惨烈了。肯定不是数人、数十人、数百数千的生命逝去那么简单,至少是数以万计,甚至可能是数十上百万!

    可想而知对面战况的惨烈!

    两个多时辰来,包括桓王剑殇在内的桓国众人,都是平静沉默。吕臣却是度日如年,宛若火锅上的蚂蚁般焦急万分,这倒不是吕臣怕死或怕张楚大军战败,而是不忍眼睁睁看着张楚无数大好男儿就此陨落。

    但是,剑殇不出声,在场没人敢离去,吕臣更没有底气催促。

    再说,催促了也没用,之前桓国方面就明言了要邓宗、蔡生“全力”激战韩信大军才会出兵,是全力,而不是应应景就算了!

    睁眼,吕臣眼神悲凉苦涩直视剑殇,语气低沉说道:“事已至此,在下不相信桓王还看不出我方(张楚)的诚意!难道桓王真忍心看着那么多大好男儿就此陨落?只要桓王愿意及时出兵,肯定能拯救无数大好男儿。甚至只要桓王有渡河迹象,可能能就此惊退韩信大军,兵不血刃打通去路!”

    沉默!

    沉默!

    剑殇依旧面无表情看着天际遮天蔽日的铁血煞云,一点反应都没,似乎没听到吕臣的话。

    龙且看了眼剑殇,看剑殇没反应,便冷笑说道:“笑话!张楚大军是大好男儿,难道我桓国大军就不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此事是我方(张楚)愧对,吕某不否认!但是,既然桓王依旧有支援我方的心思,那淮河对面的张楚大军,就是桓国大军之后的战友,贵国何必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可以说,如果我方损失惨重,那直到桓国大军面对大秦帝国时,自然会压力大增!”

    吕臣暗叹了声,脸色一正坦率说道。

    沉默!

    沉默!

    桓王剑殇依旧没任何反应,依旧好像什么也没听到。

    吕臣无奈,心急如焚苦笑问道:“明人不说暗话!其中的道理,相信桓王清楚得很。直说吧,桓王怎么样才肯出兵支援?!”

    接触桓王越久,吕臣越感受到桓王的恐怖,越佩服桓王的冷静和算无遗策。

    吕臣相信,自己想得到的因素,桓王不可能想不到。既然如此,那桓王一直不出兵,那肯定是待价而沽了。如果张楚舍不得付出桓王心中的“代价”,吕臣相信桓王很可能真会坐看对面的张楚大军,真正全军覆灭,才会出兵!

    静!

    寂静!

    足足十数息时间,剑殇沉默不语,桓国诸将自然也不会出声,而吕臣则是紧张万分盯着桓王,话说得这么白了,如果桓王还不出声,那就说明桓王打定主意坐看邓宗大军覆灭了!

    “对于张楚,或者说对于隐王、假王!本王很失望!”

    剑殇转头,看向吕臣,脸色认真说得。

    出声就好,吕臣最怕的是桓王没任何反应,连桓王对于张楚之主的毁谤,吕臣也不在意了,而是依旧直直盯着桓王,等待桓王的条件!

    剑殇也没吊胃口的习惯,只是停顿了下,迅速说得:“想要本王出兵支援,很简单,本王也不奢望张楚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吕将军发誓效忠本王,至死不渝便可!”

    “啊……”

    吕臣嘴巴大张错愕。

    便是在场的桓国诸将和张楚使者,也齐齐脸露错愕,一时反应不过来。

    桓王竟然会如此看重吕臣?!而且不惜威胁逼迫?

    这跟“绑架勒索”的意义差不了多少了!

    剑殇绽颜一笑,语气轻松提醒道:“这是人生大事,吕将军不用急,慢慢考虑,慎重对待!反正孤一点也不急!”

    真是提醒吗?

    确实是提醒,却也是警告。反正多拖延一息一时,对面的张楚大军的伤亡就越惨重,能更好地削弱韩信大军实力,减轻桓国大军的压力,桓王还真的不用急!

    “桓王还真看得起在下!”

    吕臣错愕片刻,眼神复杂看向桓王嘘吁道。

    之前,吕臣想象了让桓王及时出兵支援的“代价”。但是,还真没想过桓王要的是自己,就这么简单?!

    让威震天下的桓王如此看重,如此不惜背负骂名招揽。吕臣不知道该惊喜、荣幸,还是该愤怒、不屑了!

    “那是!”剑殇也不否认,而是坦诚万分应道,又是让在场众人一愣。

    秦末汉初时代,与西楚霸王项羽专属特殊兵种“江东子弟兵”齐名的“苍头军”领袖吕臣!

    华夏历史上,屈指可数的明言记载的专属特殊兵种“苍头军”,值得剑殇如此对待吗?

    值得!

    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剑殇怎么想,别人不清楚,但吕臣心中却是复杂万分,矛盾至极。

    异人历史中,就算张楚彻底覆灭,无数张楚大将纷纷自立。但是,苍头军领袖吕臣,依旧高举“张楚”大旗,率领横扫天下的苍头军为陈胜吴广复仇,直至最后战死,可谓真正的至死不渝、忠义无双。

    如此可知吕臣的忠义,便是比起汉末三国的关羽等忠义之士,也是丝毫不让!

    如今,桓王让吕臣背离张楚,转投桓国,这让吕臣如何转得过弯来?

    效忠张楚,那是忠孝!

    效忠桓国,那是仁义!

    如何选择?!(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