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桓王的报复

第五百二十九章 桓王的报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淮水北部,张楚势力首府陈城南部,汝阴。

    陈城南部共有四大城池,由近及远分别为项县、新阳、汝阴、新蔡,四大城呈“倾斜状梯形”护卫陈城南方。

    此时,新蔡已被大秦绝武侯韩信拿下,并威逼汝阴和项县两城。再加上威逼陈城的大秦将侯辛胜所率大秦主力,攻陷陈城西北部长平城的战天侯王贲,攻陷陈城北部固陵城的通武侯蒙恬。还有趁火打劫攻陷张楚北部地盘,攻到陈城东北部苦城的刘邦大军、攻到陈城苦城附近谯城的彭越大军、从彭城南下的项氏大军。

    可以说,如今张楚势力已经四面皆敌,从之前的“大象型”庞大疆域,被压缩为“毛毛虫型”的小疆域,势力范围缩小了数十倍,已到极限。

    除了张楚首府陈城,与及陈城附近南部的项县、新阳、汝阴,东部的城父、下城父、庸城等地,整体呈“毛毛虫”形状,其余地盘已经名存实亡。加上大秦帝国和项氏、刘邦、彭越四大势力的封锁,根本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勤王。

    刚刚开国立朝的桓王就是个例子,如今正被大秦绝武侯韩信挡在淮水之南,也没法支援张楚!

    桓王抵达淮水第九天。

    张楚势力为接应桓国大军,派名将邓宗、蔡生率领百万大军南下,兵戈直指淮水河畔的韩信大军,其中七十万是邓宗和蔡生从总部陈城所调,三十万分别从项城、新阳、汝阴三大城抽调补充。

    邓宗大军聚集兵力南下,一路声势浩大,毫不掩饰。颇有与包围张楚的南部大秦军队决一死战,打通张楚和桓国联系地带的架势。

    两天后,邓宗大军抵达拦截桓国大军的韩信大军阵前,双方都是号称百万大军,邓宗大军更是实打实的百万大军,并无虚报。而韩信大军实则只有七八十万。

    但是,天下皆知。大秦帝国的军队是普遍战斗力最强的军队,普通军队数量相同的情况下,任何势力都不是大秦帝国的对手。

    ……

    双方在淮水河畔列阵相对,宛若乌云般层层叠叠,横向、纵向都一望无际,人群如蚁,旌旗如林,浓厚煞云宛若乌云遮天蔽日。使得方圆数百里范围化为阴天,连灼热光线都无法透过。

    披甲跨剑的韩信,在亲卫军拥护下来到阵前,看向数百米外的敌阵主旗所在,运气高喝:

    “邓宗,如今张楚贼寇大势已去。隐王、假王二人更是民心大失,威信扫地,已无任何外援。以你之能,又何必为贼寇卖命?良禽择木而栖。你若能早降,封侯拜将不是问题!”

    浓眉散发,颇有狭义气概的邓宗。冷笑喝道:“大秦无道,朝纲败坏,天下人皆揭竿而起,有义之士皆以‘伐无道,诛暴秦’为己任,便是封侯拜将,也是千夫所指,遗臭万年!”

    说话间,心中却是颇为叹息。

    就算邓宗终于陈胜吴广。也不得不承认,陈胜吴广如今所为,确实颇失威信,锐气大减。但是,邓宗也清楚。陈胜吴广并无天下所传那般不堪,之所以没任何势力来援,主要还是被四方敌军所拦截,另一方面,则是王者之心作祟。这也是刘邦、项氏、彭越三大势力不但不支援,反而落井下石的主要原因。

    哪个势力之主都想笑到最后,都想坐山观虎斗,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韩信大笑自信说道:“哈哈……邓将军不会还指望桓王吧?至今为止,桓王依旧没渡河的迹象,这点相信邓将军也清楚!连桓王也放弃张楚,难道邓将军还有什么奢望不成?眼前之战,你等并无胜利的可能!”

    之前剑殇的猜测,确实没错。韩信之所以不拿汝阴或项县,而是先拦截桓国大军,自处险境。就是从邓宗和蔡生不急不缓的行军速度,猜中了张楚的算计。

    如此一来,韩信就将计就计,挑破桓国和张楚的关系,瓦解张楚的力量。

    另外,第一,光对付邓宗和蔡生,韩信自然有信心,自然不急着拿下汝阴;第二,面对张楚和桓国两面夹攻,韩信再自信,也自认败多胜少,自然要分而击之。

    如今看来,韩信的谋划显然成功了,而且颇为完美。既成功挑拨离间,又引得邓宗和蔡生离开城池,在野外决战,这自然比攻城简单多了!

    “……”邓宗哑口无言,脸色颇为难看。

    不说张楚大军和大秦帝国的战斗力差距,韩信也不是好相与的将领,可是被异人尊称为“兵仙”的千古名将。

    对于此战,邓宗还真没任何信心。

    但是,邓宗和蔡生却不得不来,不得不战。

    因为吕臣已经把寿春的情况传回,表示己方谋划已经被桓国看破,如果张楚不打通前路,那桓国明言会按兵不动。这点来说,只要桓国大军按兵不动,即便桓国已经拿了“报酬”,天下人也指责不了桓王“背信弃义”,谁让他们“自取灭亡”?!

    他们如今率军而来,主要目的就是“不惜任何代价”弥补和桓国的关系,这也是桓国大军渡河支援的底线,即便他们全部战死!

    因为桓国明言,只要张楚势力全力以赴,不管胜败,桓国大军都会渡河北上,继续履行约定。邓宗能不来吗?

    本来,如果张楚和桓国齐心协力,韩信再自信也不敢强挡桓国大军的去路,面对两方夹攻。如今好了,张楚势力得独自面对韩信大军,等把韩信大军打残了,桓国大军才会渡河。

    到时,和张楚两败俱伤的韩信大军,自然挡不住桓国大军的脚步,约定继续……

    这就是张楚算计桓国必须付出的代价!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未想桓王如此心胸狭窄!如此缺乏大局观!一点也不爽快,妄为桓王啊!”

    邓宗沉默,蔡生却颇为恼怒不忿埋怨道。顿了下,叹息摇头接道:“桓王想要报复,直接开口索要赔偿或交代就好了。决战在即,竟然耍性子不出兵,坐看我方伤亡,实在妄为王者。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张楚?!”

    邓宗重叹一声,下令:“击鼓!”

    他们先算计桓王,眼前就是桓王所要的交代。若要说不顾大局,貌似也是张楚先不顾大局吧?

    隐王陈胜和假王吴广,难道真被膨胀的权威和富贵迷失心神了?!

    威震天下的桓王,岂是那么好算计?!

    其实,别说其他势力,包括吕臣、邓宗、蔡生等张楚大将在内,也不明白隐王和假王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对击败大秦帝国表现得好像信心十足?!

    肯定的是,他们相信隐王和假王不会这般昏庸无能,只是有什么底牌而已!

    什么叫底牌?!如果大家都知道,那还叫底牌吗?

    比如桓王开国大典,如果各个势力都清楚桓王的底牌,谁还会傻得去送死?

    “咚、咚、咚……”

    沉重悠扬的战鼓声擂起,紧随着急促的铁蹄躁动声,撼动大地的整齐沉重的脚步声。

    横向连绵数十里的双方大军前部,宛若两片庞大乌云逐渐靠近……

    随着双方大军不停靠近,乌云盖顶般的铁血煞云,不停凝聚汇集,越来越浓厚,越来越浓厚……

    “杀!杀!杀!”

    响彻战场,回荡天地的喊杀声起,双方宛若对面相撞的两道洪流,无数水花激起,双方军卒命如草芥倒下……

    天崩,地裂,风泣如鬼,血流如潮。

    一马平川的地形,规模百万的军队,根本没什么谋略战术可言,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完胜,必须要付出“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代价,问题就在于代价大小而已!

    看着双方军卒宛若稻草般倒下,每时每刻都有数以千计的生命逝去,无数嫣红鲜血汇聚成溪,流向远处看不到的淮河……

    原本体谅桓王、体谅隐王的邓宗,心绪纷乱,对桓王越来越愤怒恨恼,对隐王越来越怨恨失望。

    “这就是桓王所要的代价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报复吗?这些都是铿锵铁军,大好男儿啊!这到底是敌对还是内讧?!”

    很明显,想要击败大秦帝国,没有牺牲肯定不可能。但是,在正常情况下,不会损失如此惨重,不会伤亡得如此没意义。

    说白了,在如今邓宗心中,眼前这些大好男儿、铿锵铁军,根本就是白白牺牲。

    本来可以一比一甚至更低的伤亡比率,如今却是二比一、三比一,甚至五比一,这还不算白白牺牲吗?

    “杀!”

    邓宗正思绪复杂之际,一阵滔天喊杀声在背后掠起,邓宗大军后部大乱。

    “禀告将军!后方出现敌军!精锐敌军!请将军速速定夺!”一位斥候迅速来报。

    邓宗脸色大变,瞬间煞白如雪。

    邓宗并非狂妄自大的人,反而极为慎重冷静,这也是陈胜派他南下接应桓国大军的主要原因。面对韩信,邓宗已经极为小心,没想到还会出此差错……

    痛心、失望、苦笑……

    “兵仙韩信,不愧为兵仙!也是,如果韩信真在正面对决中,血腥惨烈地击败己方,那他就不是韩信了!”

    疯狂……

    “铿!”

    邓宗拔剑而起,声音铿锵悦耳立志。随即以江湖语气暴喝:

    “传令全军!死战到底,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淮水滔滔,夕阳如血……(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