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初战韩信

第五百二十八章 初战韩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愧为‘万羽化鹏诀’,这速度确实不赖。倒也省下了‘王者天下’这一珍惜技能!”

    收功之时,包裹剑殇的金色光影迅速回收消散,就好像是妖族化人般诡异。

    只是,金光刺眼,加上是剑殇,所有周围众人不敢太过直视,没发现从“金鹏”化为人形的过程,否则可能要疑惑眼前的主公,是否妖魔精怪变化而成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闭关苦修,再加上《静夜思》的轮回心境的辅助,剑殇各个功法技能等进境极快,所差不过是需要时间积累的熟练、苦修罢了。

    如今的剑殇,“万羽化鹏诀”已经能化出金鹏双翼,连鹏首、鹏身、鹏尾、鹏爪等,也能凝聚出虚影,比起原本的“万羽化鹏诀”拥有者的境界也不低了。

    举个例子,晋级先天之后,不管是心法类功法,还是技能类功法,都不是苦修就能晋级,需要相应的心境,也就是感悟。否则拥有《武神心经》和武神令的剑殇,早就把各个地级功法修到大圆满之境了。

    简单点说,后天之境只要勤奋苦修,总能达到巅峰;而先天之境,却需要感悟。两者就像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差别。

    剑殇之前是心境赶不上境界层次,自然是事倍功半,甚至被彻底卡死,怎么修也没用。有了《静夜思》之后,情况却是反过来,变成修炼层次赶不上心境,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没事大家都散了吧,里面谈!”

    脑际所想,只是转眼间的事。剑殇迅速朝周围护卫吩咐道,又示意众位大将入殿商议。

    片刻后,护卫散去,桓国诸将进入大殿,各就各位。

    剑殇也不客套,直接问道:“此次闭关,孤出了点意外。所以比约定时间晚了几天,如今形势如何?”

    “嗯?”

    气氛猛然一凝,一时没人应话,颇为诡异。

    李同、养凝、高龔等大将,是本能看向田单,毕竟田单是桓王亲定的大元帅,即使他们跟桓王关系更近,也不能坏了规矩!

    至于田单。则是怀疑主公一直在暗中观察诸将,其实早就胸有成竹,洞察一切,没想到桓王会这么问。

    幸得田单也不是普通人,错愕片刻,迅速应道:

    “离开九龙城时,一路顺畅,张楚使者虽然心急,却也颇为合作体谅。没出什么意外……直到寿春王城,情况发生了点变化,大秦绝武侯韩信并未拿下汝阴。封死我方去路,而是兵枕淮水之畔,而张楚势力虽然派出邓宗率五十万大军,蔡生将军率二十万大军分别接应我方,却迟迟不动手……直到刚才,以吕臣为首的张楚势力来催……”

    既然主公顾作“不知”,田单也不敢揭破,迅速简单扼要地解释了下桓国大军一路以来的各种情况,并特别提起之前的事情!

    “张楚竟敢如此?!”

    张楚势力的算计。在场众人都猜得出来,剑殇自然更清楚,不由脸色阴沉大怒。

    桓国大军出发前,剑殇确实是预防被张楚势力利用,所以即便迁走淮南九成以上的子民财富。却独要寿春王城,就是想依靠王城级别城池的强悍,占据淮南重要军事据点,掐死咽喉要害之地,以不变应万变。并引之为后路。

    天下之争,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个道理剑殇早就明白,所以暗地里防了一手!

    却怎么也没想到,张楚势力竟然会这么做,竟然会在秦楚决战还没正式爆发时,就算计桓国,这点确实是剑殇之前所没料到的事,更没料到张楚势力好像有把握击败大秦帝国。

    田单的猜测没错,此次张楚向桓国求援,很可能不是真心求援,只是想把桓国拉入火坑,削弱桓国实力,为之后的称霸天下扫平障碍而已!

    同样,就算剑殇心思如鬼,就算剑殇是异人,也想不出张楚哪来的信心能击败大秦帝国?!这也是剑殇之前没料到张楚这么快下手的主要原因!

    其实,剑殇之所以约定桓国大军在寿春王城等待,是想利用新得的王道秘术“王者天下”,瞬间挪移数万里抵达,省却自己的赶路时间,因为寿春王城已经是桓国疆域最北端,再过去,“王者天下”也无法瞬移到达了。

    后来,剑殇获得《万羽化鹏诀》,并利用《静夜思》极快掌握金鹏奥义,加上《武神心经》和武神令的辅助,迅速修炼有成,所以就想剩下“王者天下”这极佳保命秘术,改为化为金鹏赶路。

    《万羽化鹏诀》确实没让剑殇失望,甚至可以说是惊喜。三四天时间就飞越了数万里路途,估计比起速度最强的《莲花宝典》,在赶路方面也不弱。但是,再怎么快终究比不上瞬间挪移,还是迟到了四天时间。

    更大的惊喜的是,因为自己想省下“王者天下”王道秘术的一时兴起,竟然无意中隐约察觉到张楚势力的“恶毒”用心。

    张楚势力想节省兵力,同时削弱大秦和桓国的心理。表面看上去好像很正常,顶多算隐王陈胜短视,却也是王者的正常心理,仔细揣摩的话,却能联想到许多方面。最重要的一点,张楚势力到底有什么恐怖底牌,有信心击败大秦帝国?

    不调查清楚的话,张楚既然有信心击败如此强势的大秦帝国,同样能轻易击溃桓国!

    如果……

    如果让隐王陈胜,知道自己“隐藏多时,付出无数代价,甚至不惜让出淮南、寿春王城、十万钻石币等海量财富,并背负短视无能的骂名”而设计的庞大计划,仅仅因为桓王的心血来潮而可能失败或暴露,估计陈胜会呕血三升而亡!!!

    “可不是,堂堂隐王,竟然如此卑鄙无耻。以微臣看法,我方实在不该支援张楚,令其自生自灭得了!”

    剑殇愤怒之际,高龔也是怒火熊熊骂道。

    “胡闹!”

    剑殇双眼一瞪呵斥道,顿了下,环视在场诸将郑重解释道:“第一,支援张楚,主要是唇亡齿寒的自保之策罢了,否则我国便是大秦帝国接下去的目标。即使此次我国没出兵,孤也会暗自协助张楚;第二,如今张楚求援我国之事,已经天下皆知,张楚的‘报酬’,我等业已到手,岂能背信弃义?!”

    高龔心中一凛,尴尬搔了搔后脑讪笑道:“我也就这么一说……说说而已……呵呵……”

    人无信不立!

    虽然最终能成为王者的人,绝没什么真正仁信高义之人。但是,每个王者表面上都会尽力做“好”,这就是从古至今,无数势力所求的“名”!如果此次桓王背信弃义,或许依旧是威震天下的桓王,但是,以后还有多少人会相信桓王的话?会相信桓王的“一言九鼎”?!

    听到剑殇解释,连高龔都知道自己“反悔”的建议,是多么的愚蠢!

    “那陛下的意思是……”田单皱眉问道。

    既然主公摆明了不会背信弃义,而张楚的险恶用心也暴露,田单一时想不到该如何应对了!

    “韩信何许人也?!不管兵仙之名是否名符其实。光从他此次不拿汝阴,而是枕兵河畔,实在有违常理!就看得出……”

    剑殇皱眉沉思片刻,缓缓说道。顿了下,语气肯定接道:“韩信肯定隐约猜到张楚的算计。如今借此挑拨我方与张楚的关系,想让我方就此‘愤怒’离去,抛弃张楚!不费一兵一卒,就能退走百万精锐大军,不愧为‘兵仙’之名啊!”

    “啊……”

    诸将惊疑,随即恍然大悟。

    根据调查,如果大秦绝武侯韩信拿下新蔡后,挥军直指汝阴,拿下根本没问题。否则张楚也不用演出“分别派出两拨大军接应桓国”这场大戏了!可韩信偏偏就真的不拿下汝阴,而是自动进入张楚和桓国的中间地带,自陷随时面对“背后夹攻”的陷阱。

    这……正常吗?

    之前桓国诸将只是对于发现张楚用心而愤怒,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不得不承认,大秦绝武侯韩信能如此大手笔地放弃汝阴,转守淮河,这个大局观不服不行。毕竟只要拿下汝阴,韩信的功劳薄和名将功绩上肯定会增添浓重一笔。

    “天地棋局,苍生为子,命运为谱,演绎千古棋局!”

    这个境界高深了点,但身为将者,要的是最终胜负,而非一时得失。

    这就是兵仙!

    李同满脸不忿粗喘哂道:“那我方该怎么办?难道就为了‘唇亡齿寒’之理,而甘愿被张楚利用?算计?”

    “那自然不会,想算计孤,怎能没有代价?!”

    剑殇双眼一缩,冷笑应道。顿了下,看向淮河北部缓缓说道:“不过,韩信可是绝武侯……既然想与孤一战,孤岂会退缩?!”

    事实如此,虽然如今剑殇和韩信并没真正对上。但是,已经隔着淮河,借着张楚势力,进行了一场没有烽烟的对决,或者可以说是……

    暗战!

    *****

    今天回家比较晚,晚点没更新了,明天更新,特此说下,谢谢!(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