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互相算计

第五百二十六章 互相算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淮水以北,项氏势力在中原之地的大本营“彭城”南部,符离城南方数里处。

    一辆豪华马车驰骋官道之上,周围有着数百太阳穴凸起,目露精光的壮汉环卫,一看便知来历不凡,否则不会有如此多高手护卫。

    豪华马场之侧,窗帘掀开,一个娇俏青春的面庞出现,看向远处的城墙,不由大呼了口气,欢喜嚷道:

    “小姐,看到城池了!连续奔走半个多月,颠得头晕眼花,终于可以休息下了!”

    闭目养神,姿容秀美,颇具知性且丰韵诱人,年约三十的女子睁眼,冷脸吩咐道:“传令下去,绕开此城,尽快赶往泗水郡!”

    “啊?!小姐?”那红女侍女一怔,不甘喊道。

    丰韵女子另一侧的青衣侍女,没红衣侍女那般纯真,迟疑片刻说道:

    “小姐如今虽然依旧是执事,但老爷已经自立为王,王宫正在重建。等王宫建好,老爷正位,到时小姐就是堪比三品大员,便是一二品重臣也要尊敬的大人物!如今王宫重建,老爷特赦小姐省亲,又不是重任在身,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风韵女子看了眼青衣侍女,沉默不语。

    红衣侍女重重点头附和道:“近乡情怯是人之常情。不过,老爷对小姐颇为看重。当年特意把小姐从帝都咸阳带回蕴龙郡,可想而知老爷的重视,即便王宫建好,小姐多拖延数日,想必老爷也不会责罚的……”

    没错,这风韵女子。便是剑殇当年从帝都咸阳武桓王府,特意带到蕴龙郡的王府三管事……玉娘。旧楚大司马,灭越名将邵滑之后。(之前的一个小伏笔,详见381、382)

    玉娘淡淡说道:“一入侯门深似海!何况是王宫,甚至以后可能是皇宫、帝皇禁宫。不管我等是什么身份,都得时刻谨记本分,做好身为下人的本分,这才是生存之道!”

    “嗯?”红衣侍女娇憨疑惑。

    青衣侍女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关怀问道:“一路以来,小姐总是忧心忡忡,难道小姐不只是回乡探亲?还不知道小姐的家乡。到底是哪里呢!”

    “这里毕竟是项氏势力的地盘。听说项氏跟老爷关系不是很好。我等确实该注意点!”红衣侍女接过话点头应道,顿了下,迅速接道:“不过,娘娘看重,派了这么多高手随护。小姐无需担忧呢!”

    玉娘暗叹了声,转头看向窗外流逝风景,久久无语。

    蓦然间,自言自语般接道:“老爷看重,是妾身的福分和荣幸。难得有缘,妾身一直把你们当成姐妹,若能一直保持,那多好啊……”

    “呃……”

    玉娘如此莫名其妙的话,使得两位侍女齐齐一怔。不明白小姐到底在说什么。

    不待两位侍女想通,玉娘又语气嘘吁叹息道:“茫茫人海独自走,有缘才能聚聚首,人生知己故难求,哪怕缘起又缘灭。”

    “这倒也是,能碰上小姐。是小红的福气!”红衣侍女感激应道。

    青衣侍女脸色一变,眼神飘忽看向窗外,眼神颇为迷茫、惊慌……

    “陛下……是您把妾身救出勾心斗角且朝不保夕的苦难生活,给予舒适平静的生活!但是,妾身只是个小女子,只想过普通女人的生活,只想平平静静过日子……”

    玉娘暗叹一声,复杂莫名想道。

    到达蕴龙城后,桓王一直敬重礼待,看似对名将之后的尊重,却从没表现出**。就说明桓王看重她,并非是看重她的美色,也不是因为她是名将之后。

    毕竟,大秦帝国统一天下没多久,六国遗族如过江之卿,如今最不缺的就是名将之后,落魄望族。

    虽然,桓王忽然让她趁着王宫重建,抽空“回乡探亲”,顺便散心,看似合情合理,没什么任务交代。但是,玉娘却很清楚桓王想让她做什么!

    她,毕竟是名将昭滑之后,唯一的后人!

    ……

    淮水之畔,位处淮水南部的寿春城,汝水、颖水、鸿沟、淮水等四通八达的河流交集点的王城级别城池……寿春王城。

    陈郡中,仅次于张楚势力首府王城级别城池陈城的另一王城级别城池……寿春王城!

    此时,桓国六位大将亲率的百万雄师和十万精英,早就抵达寿春王城,已经驻扎七日。

    一天、三天,吕臣还能忍耐。

    足足七天了,桓国大军依旧按耐不动,更没如之前那般迁徙所有平民,反而开始大肆招兵买马,有点就此落脚的意味。吕臣等张楚使者,逐渐坐不住了!

    第七天傍晚,吕臣等张楚使者齐至寿春城主府拜访,一入议事厅便开门见山苦涩问道:

    “田大将军,虽然如今绝武侯韩信已经枕兵淮水北畔,但汝阴并未落入大秦之手,邓将军所率五十万大军业已赶到汝阴。只要我等渡河,邓将军必会率军相助,到时绝武侯韩信绝对会退,为何我等迟疑不进?”

    如今张楚势力已经完全兑现承诺,连十万钻石币也给了。桓国大军更已经完全控制了寿春王城,甚至原本百万大军,已经激增到一百五十万,却没丝毫跨江北上的迹象。

    随着时间流逝,吕臣等张楚使者,怀疑桓国打算“空手套白狼”的心理越来越重!

    事实上,如今桓国已经占据了淮水以北地带,十万钻石币已经拿到手。如果桓国真打算毁诺,张楚势力还真没办法。

    如果不是吕臣相信桓王的为人,加上不想惹怒桓国,别说七天,一天都坐不住!

    田单、龙且、季布、李同等桓国大将,相视苦笑,吕臣等人的想法,他们自然清楚。却不知道如何应答。

    确实,如今张楚势力的承诺都兑现了。寿春王城便是最后一站,他们却偏偏就此按兵不动,也怪不得吕臣等人怀疑!连他们都怀疑,主公是不是真想空手套白狼,骗取即将覆灭的张楚势力了!

    吕臣不知道的是,他们出发前,主公亲自交代过,让他们在寿春王城等待,并全力招兵买马,把寿春王城当成重要据点。等桓王亲自驾临。才开始渡河。

    如今他们已经做到主公吩咐的一切,却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四天了,主公还没到。

    在他们心中,主公的吩咐,必定有深意。只是他们想不到而已!

    “唇亡齿寒的道理,在下就不多说了,你们也清楚!如今,我方的承诺已经兑现,反正我方目前也不敢跟贵国翻脸,你们到底想怎么样,直说吧!兵贵神速,我等虽然不才,却也会慷慨赴死!”

    看田单等人沉默。吕臣脸色颇为难看,沉思片刻,颇为愠怒开门见山说道,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吕将军言重了!”李同皱眉提醒道。

    吕臣呼吸加重说道:“那眼前这是……”

    田单直接打断吕臣的话,问道:“敢问吕将军,我等此次为何而来?”

    吕臣一怔。双眼喷火迅速应道:“援救我方!”

    事已至此,吕臣不想虚伪客套,也不想自己脸上贴金了!

    田单眉头一皱,问道:“这不就成了?如今大秦绝武侯枕兵河畔,若是我等贸然跨江,后果吕将军想过没?”

    “嗯?”

    听田单这么说,吕臣等张楚使者的脸色缓和许多。确实啊,桓国大军是援助张楚而来,如果连淮水还没渡河就伤亡惨重,那还有什么意义?

    不待吕臣等人解释,田单摆手迅速说道:“别说什么只要我等真正决定渡河时间,邓将军就会提前出兵,接应我方的话!如果邓将军真有把握对付大秦绝武侯,就不会如此决定,而是直接击溃大秦绝武侯,接应我方了!”

    吕臣脸露苦笑,心中怒火平息许多,苦涩问道:“田将军的意思是……”

    田单毫不犹豫应道:“意思很简单!此次我国精锐尽出,诚意十足!如今却被挡在淮水之难,而且对手是大秦绝武侯,连异人都尊称为兵仙的韩信,不可小觑!若是没调查清楚,我方绝不会轻易渡河,拿手下百万雄师当赌注,随意牺牲!”

    话落,田单心中一凛,越想越有可能。

    其实,田单之前的话,只是为等待主公剑殇找借口而已,如今话一说出,田单隐约有点明白主公的意思了!

    桓国初创,确实伤不起啊!

    吕臣沉默片刻,语气坚定说道:“怎么会呢!邓将军早就整军待发,只要我等给出确切渡河时间,邓将军就会攻击绝武侯背部,与我方形成夹攻之势。绝武侯再强,也不会自陷死地,肯定退走!”

    “这话……真是吕将军心理话?”李同嗤笑一声,眼神古怪看着吕臣问道。

    “……”吕臣一时张嘴无言。

    “道理很简单!以汝阴和大秦绝武侯的兵力对比,邓将军根本没把握胜出,所以邓将军一直没出兵。否则早就出兵打通道路,何需等待我方?”

    田单冷笑一声,冷眼看向吕臣说道。

    吕臣等张楚使者哑口无言,虽然事实不是如此,张楚真想打通道路,绝对能办到。但是,张楚势力的“龌龊”,自然不能明说!

    好听点,那是邓宗将军想节省兵力,以夹攻之势吓退大秦绝武侯,这对双方都有好处,毕竟桓国也希望张楚胜出。

    难听点,就是张楚势力想让桓国大军损耗些兵力,同时削弱大秦兵力,又能坐山观虎斗,最大程度保存己方实力。这样的主意,能明说吗?这可不是联盟之道!

    谁都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甘心被利用!(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