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五百零五章 太古仙术

第五百零五章 太古仙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好!好!好!这样虐起来才有趣啊!凭借的不过是赤霄神剑与身处桓国王都的强大国运增幅,加上小小王国的果位吧?!再加上封印本座法力的奥义禁术……封星锁元吗?”

    “嗯?”剑殇大惊!

    竟然知道“封星锁元”?

    “怎么?吓到了?还有十大宝典之首的《周天星劫》,也在你手中吧?真以为这些能成为你的底牌?”

    看剑殇脸色大变,任鄙狰狞一笑调侃道,随即又戏谑接道:

    “知道我主为何派遣本座前来吗?《周天星劫》乃十大宝典之首,本来我主想等待大秦帝国形势稳定,再追回宝典,让你多蹦跶些许日子,没想到你如此不识相……”

    “追回宝典?!”

    剑殇眼皮一跳,心中若有所思,怪不得自己总觉得大秦帝国好像对自己颇具敌意,原来也有《周天星劫》的缘故在内?

    想来也是,《周天星劫》乃十大宝典之首,以大秦帝国的霸道强硬,怎么可能任其落入外人手中?

    就是……不知道《周天星劫》是秦始皇专属,还是秦武王也会?!

    秦武王明知自己的所有底牌,还派遣两君到来,到底有什么依仗?

    “对了!还有‘周天星劫殿’,众人愚昧,以为这是皇陵核心枢纽!笑话,我大秦帝国最强底牌的核心枢纽,岂会由外人掌控?你凭借的是形势不妙,便可避入‘周天星劫殿’吧?大可试试看,本座会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看着桓王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任鄙得意狰狞之色越浓,随即抬头看了看逐渐压低的“恐怖巨物”,依旧戏谑说道:

    “大秦帝国的底蕴,非任何人所能想象,更别说你等异人贱民!”

    “嘶……”

    剑殇脑际轰鸣一声,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任鄙所说没错,剑殇确实是打着事态不妙。就躲入“周天星劫殿”。到时敌军只有挨打的份,别说五位散仙围攻,再来五个、十个,估计也奈何不了。

    听任鄙所说,貌似大秦帝国早有应对之法?!

    “啊?”

    不只是剑殇,便是周围等着桓王被杀的异人联盟和三大势力强者,也齐齐大惊错愕。

    随着世事发展,桓王可能拥有强大神秘的兵马俑的秘密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这是之前各个势力不敢趁虚攻打蕴龙郡的主要原因,也是日前异人联盟不敢跟桓王彻底撕破脸皮的主要原因。

    如今看来,是他们想多了?

    想来也是,被大秦帝国新帝扶苏当成最强底牌,守护不败大秦的兵马俑,核心枢纽怎么可能会让外人来掌控?!

    他们,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有点奇怪的是,既然秦武王知道这秘密,为什么不对新帝扶苏明言?!否则桓王可能早就覆灭了。哪还有今日之事?!

    不愧为可能是仅次于秦始皇的最强的秦武王啊,隐居百年不出世,却是知天下事。连这些绝密也知道!

    “如何?不知道桓王还有依仗?”

    看剑殇如此,任鄙出奇的依旧没出手,只是威逼剑殇不停打击,随即脸色一正接道:

    “能逼得大秦帝国不得不向我主求援,使得我主破死关,你桓王也算是个人物!我主仁慈,只要桓王交出《周天星劫》、‘周天星劫殿’、赤霄神剑三物,并宣誓效忠大秦帝国,我主可以饶你一命。不但能让桓王封邑如今地盘,还能永享大秦异姓王。便是桓王只能气运突破的境界,对我主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假以时日。晋级散仙,获得仙果,也是指日可待……”

    说到此刻,任鄙停顿了下,颇为疑惑又无奈摇了摇头接道:

    “以本座说法。对付你等贱民,何须如此!不过,这是我主的意思,本座只能转达,我主的话,从未失诺过,这点你尽可放心!怎么样?”

    “嗯?”

    这下不只是剑殇,便是周围异人或原住民,也错愕疑惑,百思不得其解了!

    事到如今,秦武王还如此宽容仁善?有必要吗?

    回头一想,桓王毕竟是异人,就算此次击杀,秦武王也无法获得那三大神物,得连杀三次才行。

    再则,如今天下皆知,大秦帝国气运渐失,而桓国开国成功,激发天地气运,加上桓王可能继承了秦始皇气运。如果桓王宣誓效忠,桓国气运自然尽归大秦帝国,这点便是桓国降而后反也无法改变。

    假降的策略,在这个世界根本行不通。

    “还有呢?武山君还有什么能克制手段?但说无妨,若是孤认为毫无胜算,臣服也无不可!”

    心思剧转间,剑殇看着任鄙平静问道。

    如今剑殇有点明白了,估计任鄙最后一句话,才是废话连篇的主要原因吧?

    “还有……”任鄙神情一僵,一时反应不过来。

    “哈哈……”

    看任鄙怔住,剑殇忽然放声狂笑,笑得包括任鄙在内的人一阵疑惑:

    “天下传言,秦武王乃秦始皇之师。如今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其实……”

    说到此处,剑殇故意吊了下胃口,缓缓接道:

    “秦武王是被秦始皇逼得不得不闭死关,甚至连出世也不敢吧?”

    “啊?!”众人大惊,便是任鄙也神情一僵……

    “被玄孙逼得不得不龟缩不出的丧家之犬,也敢嚣张?还想觊觎秦始皇的功法?”

    看到任鄙神情,剑殇哪里还不明白,不由冷笑道,心中也大松了口气。

    虽然还没确定,但剑殇已经有**成把握了,千古一帝的霸道强硬无需怀疑。

    否则,传说中是秦始皇之师的秦武王,要《周天星劫》干嘛?为什么等大秦帝国将覆,几可肯定秦始皇已死或实力已失,秦武王才敢冒出来?

    或许,桓国开国前的散仙之战,也是秦武王对秦始皇的试探,试探秦始皇是否还压得住散仙!

    如此一来。始皇南巡、始皇之谋等众多疑点,也能解释得通了!

    不得不承认,秦武王这个大秦帝国先祖,真的很失败、很悲剧,个人实力或许真的很恐怖。但是,心机谋略方面比起秦始皇,那是云壤之别!说不定如今的行为,也在秦始皇的算计之中!

    “找死!”

    果然。武山君任鄙不再废话,大怒咆哮一声,粗犷凶残之色尽显,暴怒一拳轰向剑殇……

    虚空涟漪,空鸣爆响!

    “剑指天皇!”

    剑殇早有准备,力灌赤霄剑斩出,锁定任鄙气息,漫天恐怖血色剑芒凝聚,凝聚为恐怖血剑斩落。使之避无可避,只能硬挡……

    剑殇承认擅长**力量的散仙的恐怖,却不信有**之躯能跟赤霄神剑硬撼。即使对方是散仙!

    “嗯?”

    赤霄剑斩出,剑殇忽然看到任鄙嘴角隐露狡诈得意之色,不由得心中一沉。

    但是,剑殇依旧不信任鄙能硬撼赤霄神剑,立刻力灌赤霄神剑,使之威力更猛!

    谁知……

    任鄙还真不怕赤霄神剑,竟然攻势不减不变,依旧一拳轰向赤霄神剑……

    “不是吧?难道任鄙的**,真不怕赤霄剑?那不是比祖人精血还恐怖?可能吗?”

    看到此状。剑殇心中又惊又疑。

    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剑殇如今想收手也来不及了!

    八米……

    五米……

    一米……

    一个是桓国国主,一个是散仙,两者对冲爆发。十几米距离连一呼吸都不用,可谓速如电光火石!

    “周天禁神手!”

    闪电之间,任鄙闪电一拳忽然张开,一股蕴含荒古、浩瀚的神秘气息涌现,宛若天地猛然一缩……

    一个星光刺眼。略显紫光的巨手出现,抓向斩落的血色巨剑……

    “撒手!”

    一声暴喝,赤霄神剑应手而飞掠起,被星光紫色巨手抓在半空,剧烈颤抖不已,却无法挣脱……

    “不是吧?”

    剑殇一怔,满脸错愕疑惑,却是完全失去了赤霄剑的感应!

    要知道,赤霄剑可是帝道之剑,永不磨损,不可掉落,不可偷窃的未知天器,天命之剑!

    怎么可能被夺走?!即便当初刘邦,那也是气运受损,被“系统”惩罚、剥夺,才失去赤霄剑啊!

    散仙入世也就算了,连帝道之剑也能被夺走,这还有天理吗?

    “哈哈……如今你还有何依仗?动用周天星劫殿吗?若是你敢动用,本座就敢禁锢,摔死殿内生灵!”

    看到手段成功,任鄙眼神一亮,狂喜:“哈哈……我主果然福缘通天,算无遗策!本座一直不动用法力,早料到这一刻!嬴政那不孝子孙早死算他运气,否则等我主出关,即便拥有十大宝典之首又如何?岂是太古仙术的对手?!哈哈……”

    说到此处,任鄙仰天狂笑,得意激动万分。

    要知道,如今,桓王,代表着秦始皇;而任鄙,代表着秦武王。

    两人对决,也代表了《周天星劫》和《周天禁神手》的对决!

    这也是任鄙此次前来的主要任务之一,如今任务完成,也间接表示这强大仙术,恐怕是秦武王新得!

    “太古仙术?怎么可能?《周天星劫》可是十大宝典之首啊!难道是《周天禁神手》是手段,不算宝典之一?!”

    任鄙所说,坐实了剑殇猜测的秦始皇和秦武王的不对付,却没想到还有比《周天星劫》更强,貌似有点克制的手段,甚至不比《封星锁元》差!

    “受死!”(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