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张良说

第四百七十三章 张良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主公此言差矣!天道至公,不偏不倚!”

    看刘邦此状,张良迟疑了下,沉声说道。[~]

    “哼!”

    陈平、曹参等愣了下,只是习惯了张良对刘邦的“不敬”,倒也没多大反应。反倒是刘邦此次并未微笑接受,而是颇为恼怒冷哼一声。

    此一时彼一时矣!

    之前刘邦容忍张良的“不敬”和超然地位,是因为张良的算无遗策、神谋鬼算。如今张良在刘邦的心中地位大降,刘邦自然难以容忍。

    听到刘邦明显恼怒的冷哼,张良笑了笑,也不在意,而是自顾自接道:

    “第一,地利。我方势力地处母河之畔,乃人类发源地,又坐拥三大王城,此乃真正的蕴龙之局。自古以来,帝皇正统皆出自于中原,特别是母河之地,鲜有出自边荒。如今武桓王谋划南方,看似能跳出中原争霸,坐山观虎斗,实则先机已失。再加上武桓势力地广人稀,地盘足有我方数十上百倍,但人口基数却不足我方一半,事事顺心也就罢了。一旦败战,便会兵败如山倒!”

    “呃……”

    原本诸将,包括刘邦,都以为张良又是冷嘲热讽,谁知道张良一改常态,竟然是安慰。

    “第二,天时。依照异人所说,接下去便是我方崛起之时,估计这也是武桓王退避南方的主要原因之一,大势如此,非人力所能更改;依照局势而言,武桓王身为大秦王爷。延续和享受着大秦帝国气运,可惜大秦帝国气数已尽,若是无法摆脱,注定了武桓王气数会不停削减,也不会被天下人接受,难成大器。再则,主公乃真龙之主。气运盛隆。而武桓王是九龙之主,气运起伏不定,充满变数。

    第三。人和。主公乃原住民,武桓王乃异人,这点是本质差别。难以更改。异人终究无法真正融于这个世界,较难令我族之人接受,这就是武桓王为什么威震天下,却鲜有人才或势力主动投靠的主要原因。[

    无视众人的错愕疑惑。张良脸色郑重连声解释道。顿了下,眼神坦然和刘邦对视,连声接道:

    “古语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综上所述,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注定了武桓王难成霸业,只能偏安一隅,至少比不上主公,这也是我师令我辅佐主公的根本原因,否则主公与我师无亲无故、无恩无德。我师怎么也不会选择主公,还没算大小姐的因素在内!”

    “先生之意?”

    张良一番话下来,听得众人一阵沉默,却无法反驳。原本颓废、无奈的刘邦,更是眼神一亮。

    张良没明说,但武桓王在声名威望上,远胜刘邦。加上武林神话之女“邪妃花千黛”的因素,沧海山庄确实没选择刘邦的道理,除非真的很看好刘邦。

    至于武林神话沧海君,已经得到仙果之人,眼光能力自然不容置疑。

    “相由心生,事在人为!主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只要主公能抱着以前的心态,这天下早晚是主公的天下!”张良笑了笑,缓缓应道。

    “邦!受教了!”

    刘邦沉默半响,做了个深呼吸,躬身客气且恭敬行礼道。

    这还是张良第一次对刘邦改变态度,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看刘邦心态改变,张良笑了笑沉默,但至少主从关系来看,明显好转许多。

    “如今,临济城已下,我方暂时无力扩展战果。但是,自从大秦兵出关中,以老将军将侯辛胜为首,通武侯蒙恬,战天侯王贲,绝武侯韩信三大侯爷辅佐,夺三川,战颖川,连下四十几城,势如破竹,天下皆惊。[~]如今,将侯辛胜亲率主力威逼张楚首府陈城(陈县),通武侯蒙恬攻陷陈城北部固陵,战天侯王贲攻陷陈城西北部长平,绝武侯韩信攻陷陈城西南部上蔡,谋夺项县,意图四方围攻,覆灭张楚。如今陈王发檄四方,令天下起义军联合抗秦,我方该当如何反应?”

    主从关系好转,气氛缓和许多。刘邦不再远眺南部,忧虑武桓之危,而是转移话题问起陈胜吴广的现状。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大秦帝国看似日落西山,天下烽烟四起,使得大秦虎军蜗居关内,不敢出关。但是,自从大秦虎军出关发难,却是所向披靡,连战告捷,给威望正隆的张楚势力一个当头棒喝。至今为止,大秦虎军还未尝一败,张楚势力却是节节败退,很快就失去了小半势力地盘,连陈王陈胜称王之地陈城,也被大秦虎军包围,若等大秦虎军包围圈一成,不说张楚大军能否战胜,估计陈胜吴广跑都没地方跑了。

    数月来,大秦虎军的出关,老将军辛胜就不说了,通武侯、战天侯、绝武侯三个年轻人,却是因此威震天下,展现了极强军事才华,蒙恬和王贲是名门之后也就罢了,韩信不愧兵仙之名。

    基于大秦凶猛,陈王陈胜以王者的名义,号召天下各个起义军“勤王”,联合抗秦。毕竟,包括项氏一族在内,天下**成的起义军,都是举着响应张楚政权,伐无道,诛暴秦的旗帜。

    这是称王的好处,也是称王的坏处。

    如今除却大秦帝国,张楚政权是唯一称王的起义军。坏处是枪打出头鸟,大秦虎军一出关中,就咬着张楚大军猛攻。好处是。如果天下起义军不响应陈王号召,肯定会民心大失,士气大减,连气运也会被天地剥夺许多。

    这就是刘邦纠结之处,若论本心,刘邦和项氏一族一样,自然巴不得张楚覆灭。如此一来,他们就能大肆扩增地盘,甚至能收拢张楚残军;若论大势。他们毕竟是起义军,却是不能不救。

    “这有何难?假戏真做便可!”刘邦正纠结间,张良却是毫不犹豫应道。

    “假戏真做?”曹参皱眉问道。

    “我方不是与项氏一族、大秦帝国联盟吗?而且主公已经向华庭公主求亲。不如继续求亲,同时聚集重兵,威逼大秦帝国和张楚,到时进可攻,退可守!”张良迅速应道。

    “呃……当初是为了谋算武桓王才有此事,如今武桓王大势已成,我方毕竟是起义军,没勤王也就罢了,若是还与大秦帝国联合攻打张楚,我方如何面对天下人?”

    陈平眉头大皱说道。曹参、郦商等人纷纷点头附和。

    “是啊!如此一来,天下人如何看待本座,本座的脸皮往哪搁?”刘邦连连点头附和道。

    “难道主公还在乎名声吗?”

    张良微笑反问道,使得刘邦神情一僵,颇为难堪。曹参、陈平等人也是神色不虞。又听张良接道:“成王败寇罢了,历史向来由胜利者书写,何必在乎名声?”

    “只是,如此一来,我方会彻底恶了武桓王!”陈平担忧说道。

    “恶了便恶了,我方跟武桓王本就没何解的可能性。加上我方在北。武桓王在南,武桓王根本奈何不了我们。”

    张良双眼一眯,毫不在意应道。顿了下,不待众人多说,又迅速接道:“更重要的是,天下起义军真想勤王者寥寥无几,至少项氏一族肯定不想勤王,只是不想当出头鸟罢了。我方如此作为,正可趁火打劫,又可间接地极大提升我方威望、身份、地位,一举多得!至于名声的损失,天下哪有没有付出的回报?!”

    毕竟,如今天下烽烟四起,但中原也就这么大,基本被分割完毕。各个势力想要发展,就得攻伐、吞噬其他势力的地盘,而张楚是占据最大地盘的起义军,张楚不灭,所有起义军都难以崛起。

    “好像也是!”刘邦颇为意动呢喃道。

    至今为止,刘邦就顶着个“真龙之主”的名头在招摇撞骗,吸引人才。若论势力、实力、威望等,远远不如项氏大军、武桓王等,甚至连彭越、六国遗族等也比不上,再加上刘邦是“入赘”白氏一族起家,更是被人忽视,正好可以借着大秦帝国和张楚政权的决战,表现出“执牛耳”之重要性,提升己方威望、身份、地位,有点类似于陈胜称王,吸引人才相投的作用。

    “张兄之说,在下并不反驳。只是,在下认为是否与项氏一族暗中商议?如今,项氏一族是仅次于张楚政权的强大势力,若能拉上项氏一族,对于我方来说,暂时有百利而无一害。所料不差,等大秦帝国覆灭张楚,项氏一族便是下个目标,我方甚至可以示弱或暗中辅佐项氏一族,赢得发展时间!”

    陈平沉思了下,措辞建议道。

    刘邦沉默看向张良……

    张良笑了笑应道:“放心吧!别的属下不敢说,此事来说,范老先生的想法肯定与属下一般,不会勤王,甚至会落井下石,趁机发展势力!”

    “好!那便如此决定,立刻联系项氏一族。同时,传令出使大秦的使者,令大秦帝国迅速给出答复,否则我方立刻出兵南下勤王!”

    刘邦做了个深呼吸,颇为兴奋、期待连声说道,之前的颓废、无奈、无力的神色一扫而空……

    “报!”

    正在诸将应诺之时,一阵高喊声起,一名文官慌乱快步到来,拜倒汇报道:

    “禀告主公!武桓王即将摆脱大秦帝国,自立为王,特遣使者前来通报,令我方观礼!”

    “啊?!”

    一语激起千层浪,这消息可能不逊于大秦和张楚决战!

    “什么?!武桓王竟然在此时摆脱大秦帝国,自立为王?他就不怕天下人指责,大秦虎军南下攻伐吗?凭什么称王?”(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