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五十章 理念之争

第四百五十章 理念之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连更三章,说到做到!本月最后24小时,有月票快投啊,过了就没了啊!谢谢……愚蠢!别的不说,横浦关一战,第一异人势力帝王府府主帝无双,甫一出现便以一敌四,一招半击败了赵德平、赵风、慕容义、左秋寒等四大强者,威慑全场。随后逼出武桓王,却被轻易击败,连衣服都被剥夺,名誉扫地,还是武桓王故意留其一命,否则早被击杀!”

    冼星元等老一辈和巫伏龙等年轻一辈早就不对付,可谓水火不容。对于巫伏龙毫不留情的谩骂、轻视,在场众人并无多大意外,却没人出声,依旧是冼星元反驳道。

    “哼!论情报,冼长老早该退隐!帝王府府主帝无双之所以轻易击败武桓势力四大强者,是因为帝无双修习的乃是十大宝典之一的《莲花宝典》,身手鬼神莫测,强大无匹。加上帝无双很可能并非异人,而是人族夺舍异人肉躯,这个人很可能便是昔日邪王赵高。但是,武桓王修习了能克制《莲花宝典》的白氏一族至高宝典《浮屠镇狱经》,而且拥有邪王赵高的成名至宝‘阴阳莲台’,能完全克制帝无双,击败自然不在话下,却不表示武桓王实力强大!”

    冼星元话音刚落,巫伏龙不屑冷笑一声,连声打击道。

    “这点冼长老自然清楚。但是,世间没有绝对无敌的功法,也没用绝对克制的功法。这点别人不清楚。难道巫长老不清楚吗?若非武桓王的修为境界确实强大,即便能克制《莲花宝典》又如何?根本挡不住速度天下无双的《莲花宝典》!”

    眼看主上一声不吭,任由冼星元和巫伏龙争论。一位同样身披黑袍,却是枯瘦如柴,几乎是皮包骨的沧桑老者黎阴,皱眉连声接道。顿了下,语气不悦恼怒质问道:

    “无论如何。冼长老是你的长辈,与巫长老的爷爷同辈,而且主上在场。巫长老是否还有老幼、尊卑、忠义之心?!”

    “哼!若是平时,本座自然尊老、尊主、忠义。但是,如此关系到我族兴亡大事。岂能因为个人心理和得失而定?!别忘了多年来,是谁让我族沦落到如此田地?是谁让我方元气大伤?是谁让我族失去大半江山,龟缩在如此不毛之地?!以本座看法,不说能者居上,至少不能让一些老糊涂霍乱我族!”

    不只冼星元,便是黎阴,年纪也比巫伏龙大了数倍,都是巫伏龙爷爷辈的人物。但是,巫伏龙却是毫不在意,声音洪亮如雷吼道。

    “放肆!”

    巫伏龙话音刚落。对面九位长老,立刻有四五位气势爆发,愤怒暴喝。

    “哎……看来巫长老已经忘记前段时间,我族几欲覆灭之事。若非主上英明睿智,如今我族哪能尚存?哪能如此平静安逸休养生息?!到底是谁让我族落到如此田地。不说也罢!”

    那四五位气势爆发,威逼巫伏龙者,都是年纪较轻者。反而冼星元、黎阴等巫伏龙眼中古板老朽的老者,反而无视巫伏龙的大逆不道,黎阴更是语气平静提醒道。

    “哼!那又如何?士可杀不可辱,是非功过。族人自有公论!”

    巫伏龙丝毫不让冷哼一声,咬牙切齿般应道,似乎把己方如今的贫困状态全怪责在这些站着茅坑不拉屎,老朽昏庸的老一辈身上。

    “够了!”

    一个声音沧桑老朽,沉闷恼怒的声音起。一直任由众人争论的居中主事者,终于出声。

    “哼!”

    冼星元、黎阴等老一辈齐齐身躯一正。巫伏龙却是得理不饶人般冷哼一声,显然怒意未平,倒也没公开忤逆主上。

    “武桓王的意思,以我族圣物《百战图录》交换岭南军事据点,会保留我族身份地位,并且正式封王,而且是世袭王位。大家怎么看?”

    那居中主上并未在意巫伏龙的忤逆,身若雕像般一动不动,声音沧桑老朽,语气平静询问道。

    如果不是在场众人修为极高,而且能明显感应到主上的存在,用眼睛观察的话,会以为那只是个雕像,根本不是生物。

    “笑话!不说武桓王之话能否相信,武桓王本身只是大秦王爷而已,真以为自己是秦始皇?!就占据着小小的蕴龙郡,面积还不如岭南五十分之一,便是加上从张楚势力手中换取的衡山郡,领土也不到岭南二十分之一,凭什么封王?还是世袭王位?!三年内没被其他势力覆灭,武桓王就该偷笑了!”

    主上话语刚落,巫伏龙再次恼怒不屑连声应道,语气中虽然不敢顶撞主上,反对之意却颇为明显。

    “退下!”

    巫伏龙话音刚落,一阵令人如坠冰窟,浩瀚磅礴的气势爆发,使得巫伏龙宛若咆哮汪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有覆灭之险,语气不容拒绝呵斥道。

    要知道,巫伏龙看似显老,那是特殊事故导致,实际年纪不大,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才三十几出头就已经是先天后期,距离传奇之境就剩一步之遥的不世天才。

    能让巫伏龙如此感觉,可想而知“主上”的恐怖!

    “哼!”

    巫伏龙脸色数变,终究不敢忤逆主上,不由冷哼一声,连告辞也没,直接起身头也不回离去。

    在场三四个人心中剧烈矛盾片刻,终究有两人起身告辞,迅速跟着巫伏龙离去……

    “哎……”

    看巫伏龙如此,冼星元、黎阴等四位行将就木,看似一只脚踏入棺材的老者长叹了声,看向主上欲言又止。

    所幸在场近半年轻一辈,只有三人跟随巫伏龙。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

    夕阳西下,距离横浦关十数万里之地。

    “砰……”

    一阵巨响声起,巫伏龙一掌拍碎硬度胜过百炼铁的黑曜石打造的石桌,愤怒站起暴喝:

    “一群老糊涂!竟然真想拿先祖辛苦创下的基业,去换取狗屁圣物!基业不存,何来圣物!一群老糊涂!一群老不死!”

    说话间,身高近三米。高大魁梧得吓人,宛若巨人的巫伏龙,暴躁、愤怒不停走来走去。连声谩骂。

    “巫洞主!噤声!噤声!”

    前来相报、讨论的两人,脸色大变,一位luo露有无数图腾。干瘦得宛若一阵风便可吹走的老者,脸色大变,连声奉劝道。

    “是啊!大哥!他们毕竟是长辈……这样……好像不大好!”

    一位身材超级魁梧粗壮,宛若人立暴熊的憨厚年轻人,迟疑片刻,硬着头皮吞吞吐吐奉劝道。

    “若非尊重他们是长辈,早就把他们撕成两半了,还容得他们如此胡作非为,败坏先祖基业?!”

    巫伏龙双眼一瞪,恼怒呵斥道。

    “那也得打得过啊……”

    暴熊般的憨厚年轻人脖子一缩。显然对巫伏龙颇为惧怕,却是低声嘟嚷道……巫伏龙语塞,一时气得青筋暴露,又颇为无奈。最后无力重叹一声接道:

    “若是我父还在,我族如何会落到如此田地?!这才多久?竟然连我族最后的基业也要丢弃?到底是谁不孝不忠。无父无长?!”

    “巫洞主也不能这么说。其实,这段时间来,若非他们苦心经营,我族也无法如此平静安逸,实力大进。而且,比起当年。如今我族生活确实是好了很多。”

    之前那图腾老者迟疑了下,暗叹一声,颇为公正说道。

    “不行!绝对不能如此轻易送出先祖基业,更不能拿来做交易!他们想要的……不过是我族圣物罢了!”

    巫伏龙根本没理会图腾老者说什么,忽然脸色一正,似乎下了极大决心,语气郑重说道。

    “大哥……”

    在场众人大惊,那暴熊年轻人脸色大变,惊慌忐忑看向巫伏龙喊道。

    之前会议,巫伏龙轻视或忤逆主上、长辈之事,他们可以理解,甚至一定范围内可以支持、拥护巫伏龙。但是,要他们背叛造反的话,绝对不行!

    ……

    第二天,也就是赵氏商队抵达横浦关的第三天。

    连续两天,赵氏商队所住庭院依旧平静,没任何异样,便是横浦关大军也是一切如常。

    横浦关十数万里之外的宫殿。

    “主上神机妙算!巫洞主确实如主上所料那般,已经出发前往横浦关,打算刺杀武桓王,夺回我族圣物!”

    冼星元、黎阴等资格最老的长老,相携进入宫殿,由冼星元出声汇报道。

    “嗯!”

    主上依旧宛若雕像般一动不动,依旧语气平静应了声。

    然后……没了!

    “主上!巫洞一脉虽然冲动鲁莽,性格耿直,却是我族战斗力最强的一脉。而且,老夫等人看着巫洞主长大,主上对巫洞主更为熟悉,我们都清楚,这不过是巫洞一脉的天性。但是,其实他们并无忤逆背叛之心。巫洞主更是巫洞一脉,甚至我族年轻一辈实力最强之人。武桓王并非徒有虚名,而且武桓势力很可能有散仙坐镇,如果主上不阻止……”

    看主上无动于衷,之前被巫伏龙谩骂轻视的冼星元,反而颇为焦急,连声提醒道。

    活到冼星元等人这把年纪,心明如镜,什么都看开了。

    在他们心中,一切从本族利益出发,特别是本族传承、生存,其他根本不会在意,包括自己的生命。

    “既然他有信心,我们何必阻拦?!再说,此次武桓王意外出现,身边固然有强者,却没大军拥护,正是综合实力最弱之时,我族未尝没机会!”

    主上依旧宛若死物般毫无异动,语气听似平静,却带着点期待、激动。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