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始皇之心(大章求票)

第四百四十四章 始皇之心(大章求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早上影子承诺今天至少两更,这是个6000多字的大章,不想分开了,一起更新!拜求月票!!订阅!!推荐!!给影子爆发的动力吧!!拜谢……

    随着各个异人势力首领及顶级成员离去,剩下的异人基本是没能力及时逃走之人,在赵氏强者和义墨强者的追杀中,很快便告覆灭。

    “主公?!”

    片刻后,原本气势庞大的异人群体,基本被屠戮一空,各个首领迅速返回剑殇身边汇报道。

    “收拾下战场,进关!”

    追杀剩余异人的战斗,剑殇并未参与,看战斗结束,便迅速吩咐道。

    此次公主府、帝王府、太子府、天地会四大顶级异人势力阴差阳错的联合堵截,最后以失败告终,付出的代价便是七成以上的成员陨落于此。

    岭南之地本就是贫瘠荒芜之地,山穷水恶。这上万中、高级,甚至异人的陨落,遗物带入岭南的话,绝对是笔价值不菲的物资,剑殇自然不会放过。

    陨落如此多“精锐。”终究也没拦下武桓王。各个异人势力自然可以向各自投靠的势力交代,表示己方已经尽力。

    既然他们都不在乎这点物资,剑殇自然拿得理所当然,权当是那些异人撩拨自己的代价,不管他们是真心拦截,还是假意做戏。

    ……

    半个时辰后,赵氏商队收拾完战场,自然就是前往叩关通过。

    谁知,剑殇等人等了又足足半小时,横浦关关卡依旧没任何打开的迹象。

    “慕容长老,左长老!”

    终究,剑殇等不下去了,不由语气不悦喊道。随即吩咐道:“立刻尽管查看下!”

    “是!”

    慕容义和左秋寒慎重应诺一声,便迅速前往横浦关。

    之前,赵氏商队和义墨弟子虽然等得有点不耐烦,却也没往其他方面想。

    如今听到主公如此说,不由得齐齐心中一沉,有种颇为不妙的预感。

    “主公!难道他们敢出尔反尔,甚至反击我方?!”

    剑殇吩咐慕容义和左秋寒入关查看的意思,在场众人并不难猜,赵风不由颇为焦急担忧问道。

    要知道,此次是赵德平、赵雨等赵风的嫡系亲人进入横浦关,赵风如何能不担忧焦急!

    “两样都不是!”剑殇毫不犹豫脱口应道。

    “那……”

    赵风一愣,一时反应不过来。

    “以岭南之贫瘠荒芜,能逍遥一方多年。那是历代中原霸主看不上岭南,不想花费太大代价拿下而已!如今,天下皆知,本王对岭南志在必得,各方势力不会让本王顺利统一岭南,肯定会暗自使手脚拖慢本王统一速度,为他们自己争取争霸中原的时间!”

    剑殇沉思了下,答非所问缓缓应道,引得赵风一阵疑惑,却又不敢不耐烦。又听剑殇接道:“穷山恶水的岭南,固然是绝佳易守难攻之地。但是,我方的封神殿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就看本王想不想做,值不值得去做而已。惹怒本王,直接以封神殿运送大军进入岭南,除非岭南百族真能齐心协力,否则无论如何无法抵挡。如此局势下,试问岭南势力如何敢与我方彻底撕破脸皮?否则公孙典客不会这么容易与岭南各族拉上关系,并同意我方通过关卡?”

    “属下愚钝!”

    沉思揣摩片刻,赵风颇为惭愧低声说道。

    “简单点说,不在乎赵族长和赵小姐被扣押在了横浦关,以此加大他们谈判的筹码罢了!因为岭南对我方商队放行的约定。除却不想彻底惹怒我方,使之大伤元气之外。五岭四关四道的约定,便是官军不得通行,乍看上去合情合理,只是自保手段而已,可以理解。这就是本王让赵氏商队此次护送物资进入岭南的主要原因,否则本王随便派遣一支精锐大军,普天之下能有几个势力有实力能万里迢迢拦截我方?”

    剑殇摇了摇头,毫不掩饰连声应道。

    “……”赵风嘴巴蠕动数下,依旧不怎么明白。

    “如今本王被那些异人逼出来,岭南势力自然可以以此大做文章,如果他们强词夺理狡辩的话,那也错在我方!”

    剑殇脸色一沉,颇为恼怒接道。

    异人势力,绝对是连大秦帝国也极为头疼的特殊群体,因为极难瓦解、覆灭,除非从内部动手,否则想真正覆灭一个势力,特别是顶级异人势力,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异人即使被杀多次,也可以重新再来,根本杀之不尽。

    如果不是剑殇考虑到这个因素,加上剑殇需要这些异人群体搅乱中原形势,为己方争取极为难得的发展契机,此次出现的异人势力,一个也别想离开。

    “这些该死的异人势力!”

    剑殇说得如此直白,赵风如何还会不理解,不由恼怒骂道。

    “你以为那些争霸天下的势力首领,真有这么简单吗?哪个不是心思如鬼的枭雄!天下皆知,本王座下非官方的两大势力,便是义墨一脉和赵氏一族。在得知岭南对我方放行的约定的同时,如果本王没把正规军参杂在商队中,以那四个异人势力的实力,自然可以拦截下来;如果本王把正规军参杂在商队中,那岭南势力就会借口发难、拖延时间、提高谈判筹码了!”

    剑殇苦笑一声解释道,随即又感慨接道:“其实各个势力根本就没想那些异人势力挡得住我方,只是想给我方增添麻烦罢了!

    “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啊!这帮疯子!”

    赵风点了点头,示意明白剑殇的意思,却是郁闷、疑惑叹道。

    “损人是肯定的,不利己倒不一定。他们早就知道异人势力拦不住我方,要的就是制造麻烦而已!毕竟中原之地就那么大,一个势力占据一个地盘,其余势力的收获自然会减弱许多。本王花费在岭南的时间越多,他们自然更有时间布局神州,争霸中原,一举数得!”剑殇神情郑重咬了牙疼解释道。

    “那主公……”赵风眼皮一跳,颇为担忧说道。

    “无妨!即便各个势力知道本王藏于商队中又如何?事情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

    剑殇毫不在意应道:“估计各个势力也没想到本王会亲自出马,这也是各个异人势力见到本王,便迅速撤退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发现本王踪迹,就足以让他们应付任务了!”

    话落,不待赵风多说,摆手安抚赵风接道:“通过横浦关,我方或许会有些麻烦,却也不会爆发激战,这点你尽可放心!”

    “是!”

    剑殇把话说到这份上,赵风也不多说,恭敬应道。

    “许老!”

    事已至此,剑殇恼怒、着急也没用,反而坦然处之,忽然喊道。

    “主公!”天锄许田应声而至。

    “天下间是否真有夺舍之术?”

    想起之前帝无双的诡异情况,剑殇不由询问道。

    其实,燕无极之前所说固然有夺权的嫌疑在内,却不是毫无道理,至少剑殇想来想去,还真就燕无极所说的两种情况。

    未知的因素,才是最可怕的因素。虽然剑殇可以无视帝无双,甚至反制帝无双,但是,不表示剑殇对于帝无双真的毫不在意,毕竟以帝无双的实力手段,如果不针对剑殇,却是武桓诸将的极大威胁。

    “古籍中确实有如此禁术的记载,想必应该确实存在!”

    天锄许田也不敢肯定,而是颇为迟疑应道。顿了下,感觉对于主公的询问,如此模棱两可的答复颇为失职,又迅速问道:“在主公及绝大多数人眼中,九皇子公子华就是秦始皇吧?”

    “嗯!”

    剑殇点了点头,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啊!

    “在主公心中,真以为傲绝古今的秦始皇,有凭空造人之能?”

    天锄许田神色迟疑再次问道。

    “许老的意思是……难道许老认为九皇子公子华并非秦始皇?”

    剑殇眼皮一跳,讶异看向许田问道。

    要知道,九皇子公子华就是秦始皇,不但是剑殇及武桓诸将这么认为,天下各个势力也是这般认为。

    剑殇或许可能看错、猜错,难道天下人都看错、猜错?!

    “那倒不是!只是凭空造人之能,远比夺舍更为不可思议,除却神话传说中的圣母,还真没听说有任何存在可以凭空造人,便是各个圣祖也难以做到。以老夫所知猜测,九皇子公子华可能是圣山骊山之灵,只不过一出世,就被秦始皇以手段夺舍,但不是真正夺舍,而是种下分魂,静待生长。如此一来,九皇子公子华出生以来的各种异状,与及如今的情况,就说得通了!”

    天锄许田沉思片刻,语气不大肯定分析道。顿了下,也知道自己所说颇为荒唐,连忙接道:“这不过是老夫猜测而已,主公万万不可当真!”

    毕竟,剑殇是武桓势力的最高掌权者,也是精神领袖,秦始皇更是傲绝古今的存在。

    如果天锄许田误导了剑殇,很可能造成无数麻烦,甚至让武桓势力因此覆灭,许田哪敢承受如此罪名。

    “无妨!事实如何,本王自会分辨!”

    许田的心理,剑殇自然清楚,不由微笑说道,内心反倒对许田的猜测颇为认同。

    “在许老心目中,对于赵高如何看待?”

    秦始皇具体情况如何,那毕竟不是剑殇如今所要关注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考证,反倒是对于确实修习《莲花宝典》,又不是真正的魏无双的帝无双,剑殇颇为兴趣。

    “赵高……”

    天锄许田眼皮一跳,知道主公终于问道点子上了,却是不敢贸然回答,而是寻思起来。

    剑殇也不催促,反正如今横浦关之事还没确定,剑殇也不着急。

    “以老夫对赵高的了解和感官。曾经是威名赫赫的‘邪王’的赵高,雄才大略或许比不上千古一帝秦始皇,但心机谋略,并不比秦始皇差多少!”

    等待片刻,天锄许田终于出手应道,却给了赵高极为恐怖的评价。

    “嗯?!”

    别说沉默一旁的众人,便是剑殇也难以置信看向许田,没想到许田会给予赵高如此高的评价,竟然拿赵高和秦始皇作比较。

    “以老夫对秦始皇的看法,秦始皇是个极为自负多疑的枭雄、帝皇,其实秦始皇谁都不相信,不管是生母太后赵姬,还是本宗族大秦皇室,甚至是亲生子女,秦始皇都不相信,这点相信主公并不否认,否则以仁德宽容闻名天下的扶苏太子,也不会变成如今这般。很多事,其实是环境造就人,逼不得已!”

    许田似乎知道自己所说太过惊世骇俗,很难让人相信,便迅速解释道。

    “但是,邪王赵高,可以说是普天之下,唯一能让秦始皇彻底信任的人。即便是异人历史中的秦始皇南巡之事,秦始皇极为忌惮而几乎把异人历史中的随行之人换了个遍,却依旧带着异人历史中会终究置他于死地的赵高,可想而知秦始皇对赵高的信任。由此,可知赵高的手段如何!”

    “继续!”

    剑殇若有所悟缓缓点了点头,语气平静说道。

    “最让老夫对于赵高之事疑惑的有两点。

    第一,太后赵姬竟然早就散仙,隐藏极深。却从未听说过太后赵姬为难赵高之事,由此可知,太后赵姬是把赵高当成同级别人物看待,所以如非必要,连太后赵姬也不敢招惹赵高。

    第二,邪王赵高是与武林神话沧海君同级别、同辈份的存在,便是武林神话沧海君对于邪王也颇为佩服,不敢轻易招惹。没理由武林神话沧海君经过精细谋划,获得仙果,邪王赵高却陨落博浪沙,陨落在武林神话沧海君的奴仆手中,而且是为拯救九皇子公子华。在老夫看来,此事实在太荒唐,如果邪王真有如此大公无私,至情至性,他就不是中车府令赵高了!”

    心思剧转间,许田再次抛出两个更为确凿的事实来证明自己所说。

    “嗯!”

    剑殇不置可否应了声,并不多评价。

    “这就是沧海的谋划吗?不愧为武林神话!我不如啊……”

    “这就是沧海对莲花之道的理解?难道我真的错了……”

    ……

    剑殇脑际不由得浮现起当初在原武城对于邪妃花千黛、对于武林神话沧海君的评价。

    当时,剑殇只是通过赵高之口,给予武林神话沧海君极高评价。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也正说明了赵高向来自认不比武林神话沧海君差,只是对于“莲花之道”的理解不同而已!

    最后,天下皆知,十大宝典中极为恐怖的《莲花宝典》是邪王赵高所有,为什么武林神话沧海君手中也有,而且还能改良让亲生女儿修习。这至少说明,武林神话沧海君和邪王赵高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再加上赵高对于邪妃花千黛的数次关照,和对于武林神话沧海君的称呼,更能说明这个事实。

    很可能,武林神话沧海君和邪王赵高层次一起研究过各自的功法、研究莲花之道,只是看法不同而已!

    “综上所述,老夫终究不相信,曾经的邪王赵高,会如此轻易陨落,而且死得这般平平静静,纯粹为了拯救九皇子公子华而陨落!”

    看剑殇没多说,天锄许田最后总结道。顿了下,不待剑殇多说,自觉接道:“老夫略知主公心中的猜测,事实还真不是不可能!或许在老夫晋级散仙之境之前,看不透其中奥妙,如今却能隐约猜测到。散仙之境的奥义和境界,绝非普通人所能想象!”

    这个普通人,自然也包括剑殇,只是天锄许田比较婉转,不敢直接说出轻视之话而已。

    “那这‘阴阳莲台’?这可是远古至宝,即便蒙尘,如今也是地级灵器级别。何况,之前许老也看到了,这‘阴阳莲台’估计真是《莲花宝典》的精髓奥义所在,也有克制《莲花宝典》的特性在内,即便魏无双真是赵高夺舍而来,那也不会自讨苦吃吧?”

    听天锄许田所说,剑殇眼皮一跳,翻手间,“阴阳莲台”入手,颇为烫手迟疑道。

    “如果……老夫认为普天之下,心机谋略最深者,不外乎秦始皇、武林神话和邪王赵高三人,主公认同吗?”

    天锄许田没直接回答,而是答非所问应道。

    “或许吧!一定定义上可以算是!”

    天锄许田所说三人,都不入八大散仙之列。杀神白起、逆天圣者吕不韦等人不说,剑殇还真不认为不倒仙翁墨翟(墨子)、天言真人王诩(鬼谷子)、千古兵圣孙武等会比这三人差。

    不过,从布局天下和野心**这两点来看,勉强可以算是。

    “暂且算是吧!敢问主公,如今主公是九龙之主,身具九龙气运基本可以肯定,秦始皇和武林神话先后把主意打到主公身上,有恩有怨,看上去恩大于怨。邪王赵高难道真对主公没任何想法?没任何谋划算计?!秦始皇是千古一帝,光是始皇陵和武桓王之位,就足以汇报主公;武林神话沧海君不但给出亲生女儿,主公如今的‘祖人精血’和《周天星劫》,武林神话沧海君功不可没,这点主公不否认吧?”

    天锄许田也不反驳剑殇,而是顺着剑殇的话语分析道。

    剑殇点了点头,继续沉默。

    “既然武林神话沧海君能知道《莲花宝典》,邪王赵高也可以把《莲花宝典》给主公。但是,以主公的性格,显然不会去修习,所以赵高能给出的最大恩惠,也就是‘阴阳莲台’了。等主公抵达散仙之境就能明白,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用无缘无故的恨,皆是因果关系作祟而已。他们既然想借助主公的九龙气运,不付出代价的话,九龙气运的反噬,并非任何人所能承受。当然,这点是相对而言,所以付出的代价也不一定一样!”

    天锄许田紧随解释道,顿了下,忽然苦笑接道:“就如老夫等三人,因为主公而晋级散仙,并非自信突破。所以,没有了解因果之前,老夫等三人不敢做对主公不利之事。否则,以老夫等三人的散仙之境,如果不听从主公号令,主公恕罪,主公还真奈何不了我们!”

    “呃……”

    剑殇心中一跳,天锄许田这话,确实说得够直白了。

    “你的意思是,帝无双真是赵高?人之性别,乃是先天所生,后天无法改变。难道《莲花宝典》真有如此惊世之能?”

    心思剧转间,剑殇识趣没纠缠天锄许田等三老的忠诚问题,而是转回正题问道。

    “《莲花宝典》应该没如此逆天而行之能。但是,以邪王赵高的惊采绝艳,并非不可能,这点从‘阴阳莲台’隐约能看出,邪王赵高走的便是逆天而行,逆转阴阳之道。”

    天锄许田脸色一正,颇为佩服又有点黯然解释道。

    本来,依靠外力突破到散仙之境,就已经比其他散仙逊色数筹,再联想到各个散仙的拿手绝活和手段。

    直白点说,天锄许田隐约有点自卑和无奈了。

    “不会吧?!”

    讨论半天,得出如此结论。剑殇虽然心中颇为赞同,理智上却难以置信。

    “传言中,邪王赵高爱上了秦始皇,所以甘愿为九皇子公子华而牺牲。此事有点荒唐!不过,空穴来风,事非无因。至少能说明邪王赵高已经以女人自居,再加上秦始皇的手段和对邪王赵高的信任,估计也不可能任由自己最信任的人陨落。再加上异人的神秘玄妙,所以……”

    天锄许田眼皮一跳,语气郑重接道。

    话没说完,但意思很明显,帝无双还真不是不可能是赵高。

    “你的意思是……”剑殇心中一凛,难以置信问道。

    “以秦始皇的天大野心,加上秦始皇对邪王赵高的信任,与及本身的多疑谨慎。如果秦始皇不满足与如今的天下,想要逆袭主公的异人世界,一统两界,也不是不可能!如此说来,赵高自然是个打入异人群体的最佳人选,一举多得!”

    天锄许田做了个深呼吸,语气颇为颤抖应道。

    只有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才知道达到这个境界到底有都难。所以,他们更为佩服那些自行达到散仙之境,而不是依靠外力的前辈。

    “嗯?!”剑殇呼吸一滞,脑际有点反应不过来。

    虚拟现实中的原住民,逆袭现实?!

    这得多荒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