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一十二章顺利过关

第四百一十二章顺利过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无妨!相处、交往,贵在交心,互相体谅就好了!”

    剑殇毫不在意笑了笑应道。

    蒙恬绽颜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至少两人的芥蒂,已经基本消失。

    看两人如此,戚姬站立一旁,含嘴轻笑。

    “啪、啪、啪……”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响亮的鼓掌声起。

    之前离去的迟尉腾,带着戳元等函谷关将领,重回关上,拍掌的人便是为首的迟尉腾,随即连声赞道:

    “不愧为武桓王!果然武勇!”

    “确实是好兄弟,让末将佩服、羡慕啊!”

    戳元心思一转,看向蒙恬和剑殇紧随赞道。

    “呃……”

    剑殇是无所谓,李信、蒙恬等神情一僵,听上去不是那么和谐啊!

    虽然如今朝廷没明文撤出武桓王官职果位,也没正式通缉。但敌对意思已经颇为明显,戳元这话一传播出去,以后武桓王若是起兵造反或自立为王,那蒙恬的处境就堪忧了!

    “咦?迟尉将军不是有事离开了吗?竟然有暇折返,难得啊!”

    剑殇心中一凛,故作讶异连声说道。使得迟尉腾神情一怔,随即明白武桓王的言外之意,不由得一阵脸皮发烫。

    “信虎!”

    话落,剑殇查看了下关上战局,忽然高声喊道。

    “铿……”

    正猛攻边轨,打得边轨节节败退,而且嘴角不停溢血的季布,一戈砸出,直接把边轨砸飞,疑惑回头看向主公。

    信虎是季布的特殊称号,意如一诺千金。一般来说,剑殇应该直呼名字,而不是“信虎”。

    “无事不登三宝殿!迟尉将军去而复返,自然是为了爱将。虽然本王说过一个不留。但迟尉将军何许人也,自该卖他一个面子!”

    看信虎疑惑看来,剑殇微微一笑,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是!”

    季布看了眼倒地重创的边轨,恭敬应了声退到剑殇身边。

    “噗……”

    边轨挣扎坐起,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面如金纸。

    “边轨!”

    戳元大松了口气,焦急赶到戳元身边扶起关心道。并塞了几颗丹药,灌注功力协助边轨消化。

    迟尉腾虽然从始至终没提过边轨,此时却脸带紧张,明显关心又带着点复杂看着边轨。

    片刻后,面如金纸的边轨,脸色红润许多,呼吸顺畅不少,便是精神也清醒许多。

    看了眼倒地殒命的白仲的尸骸,再看看白八爷的无头尸骸。殒命的五行将军,边轨眼神凌厉看了眼剑殇,又复杂难明看向迟尉腾。

    此次。迟尉腾去而复返,自然是为了他,这点边轨很清楚,也大概能猜到迟尉腾、戳元等人的心思。

    “不知名震天下的内史腾……迟尉将军,之前与王爷的约定是否还有效?说过的话是否还算数?能否相信呢?”

    看边轨眼神不善瞥了眼剑殇,戚姬秀眉大皱,随即看向迟尉腾,意味深长脆声询问道。

    “呃……”

    迟尉腾神情一僵,戚姬这明显说他言而无信啊。但是。他还真不好跟一个女人争辩,何况此次之事确实有点不地道。不由讪讪应道:“夫人放心!末将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听到了吧!王爷经常教导我们,人无信不立,你们要以信虎季布为榜样。万万不可朝令夕改,言而无信,徒惹人耻笑!”

    戚姬绽颜一笑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虞姬、李同、龙且等武桓将领,脸色郑重教导道。

    “……”

    武桓诸将神情一怔。张嘴无语,一时没反应过来。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曾经有过“朝令夕改,言而无信”的意思吗?

    “夫人所言极是,此例不可开!所谓一朝偷盗,终生为贼,便是此理。”

    姜曜心思一转,看了眼迟尉腾,又看向边轨,郑重应道。

    迟尉腾、边轨、戳元、蒙恬等人脸色微变,心思各异……

    他们都不是蠢人,戚姬如此怪异的行为,再加上武桓王之前的话,仔细一想,就知道说的是迟尉腾,也在说武桓王说过一个不留,就不该给迟尉腾面子,留下边轨!

    一时间,函谷关城墙上寂静一片,气氛颇为怪异。

    “哈哈……夫人何需如此拐弯抹角!末将早就怀着必死之心了!”

    伤势基本稳定的边轨,脸色数变站起,惨然大笑看着戚姬说道。顿了下,不待戚姬回话,眼神复杂看向迟尉腾接道:

    “承蒙主上多年来的关照、爱护,边轨实在没有颜面面对众位兄弟战友,更不能让主上的一世英名,毁在边轨手上!”

    说到此处,脸色一正,语气期待说道:“希望……来世再追随主上……”

    “不要!”

    “别!”

    迟尉腾和戳元齐齐脸色一变,顾不得多想脱口喊道。

    寒芒划过……

    嫣红鲜血宛若夕阳霞光绽放……

    边轨身躯一僵,悲哀、无奈、愧疚仰望无尽苍穹,缓缓倒下……

    “砰……”

    落地,溅起一阵尘埃,嫣红的鲜血浸染地面,不停蔓延而开……

    夕阳如血,夜风微凉。

    “夫人满意了?”

    迟尉腾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语气低沉,眼神犀利看向戚姬冷声问道。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也是最好的归宿!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何况,他明显无法彻底摆脱白氏一族,忠义难两全!他不是迟尉将军,没得选择……”

    戚姬面无异色坦然与迟尉腾对视,语气平静应道。

    “哼!”

    迟尉腾也不跟戚姬争辩,颇为恼怒心痛冷哼一声,沉默。

    “男儿在世,而且是一军之主,自当做为表率!本来本王是想让迟尉将军亲自处理,只是他对本王露出杀机,内人才不得不如此行事。既然他自行了断,自然再好不过!难道迟尉将军真想就此揭过?这就是迟尉将军的治军之道?”

    看戚姬为自己背了黑锅,剑殇脸色一沉,语气颇为不悦凌厉看向迟尉腾沉声说道。

    迟尉腾浓眉一皱,一时张嘴无言……

    “呵呵……事情过了也就算了!仔细想想,这确实是边轨将军自己的选择,也是最佳归宿,否则肯定更为痛苦!”

    看双方气氛开始有点不对,蒙恬轻笑一声,连忙出声缓解道。顿了下,不待剑殇和武桓王等人多说,迅速看向剑殇说道:

    “时间已晚,想来让大军留宿关内也不合适,王爷还是早点动身吧!”

    “嗯!”

    剑殇沉思了下,多说无益,应了声便看向姜曜、李同等人,示意前往通知武桓军。

    ……

    夕阳西下,天际染霞。

    沧桑恢弘的函谷关屹立群山之中,截断了关中通道。

    此时,连绵数里远的精锐大军,正从函谷关通过。

    虽然因为边轨之死,迟尉腾对武桓王颇有意见,但是,迟尉腾还是亲自相送,只是没之前那般率军隆重张扬而已。

    如今,狼骑已经晋级为地级贪狼禁卫,武器、盔甲、外观等都发生了大变化。

    头戴贪狼啸天盔,胸有狼首咆哮铠,身穿紫金鱼鳞甲,背披过臀紫色披风,整体以威严贵重的紫色为主,加上那明显品级不低的紫罡云精和千年乌金、千炼铁精(三千及以上)打造的武器盔甲,如山如海的凝实、厚重、威严的气势。

    普天之下,或许只有大秦禁卫军才能拥有如此配备和气势,而且大秦禁卫军重在力量和灵活,防御肯定没贪狼禁卫高。

    “武桓王!记得我们的约定,希望我们没在沙场上相见之时!”

    震撼惊异看着大变样的贪狼禁卫,迟尉腾眼神复杂看着剑殇提醒道。

    “放心吧!本王言出必践!我们也不会有对阵沙场的那一天,就怕本王再临函谷关时,已经不在大秦手中了!”

    剑殇脸色平静认真应道,顿了下,不等迟尉腾皱眉反驳,又迅速接道:“虽然大秦帝国与异人历史并不一样,但是,物腐虫生,朝廷腐朽之状已现,如果迟尉将军等人,有朝一日心灰意冷,狼军的大门永远向你们敞开!”

    “谢谢!”迟尉腾苦笑了下,干脆不反驳,而是莫名其妙谢道。

    “还有你们,蒙氏一族世代忠于大秦皇室,天下皆知。但是,如今大秦帝国危机之局不比关外差,乱世之中手握兵权才是保身之道。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别回帝都了,否则很难脱身!有什么困难,记得传信!”

    剑殇笑了笑,没继续与迟尉腾多说,而是看向蒙恬、李信等人,脸色一正叮嘱道。

    “保重!”

    李信、王宁两人欲言又止,蒙恬则是坦然一笑,语气嘘吁应道。

    人生在世,谁也不比谁傻。只是,很多事,绝大多数人心中清楚,但想和做,完全是两码事,很多事根本身不由己。

    “保重!”

    剑殇微微摇了摇头,看向李信、王宁等人告别道。

    迟尉腾、蒙恬、李信等人,静静看着逐渐远去,宛若身浴血光缓缓消失在天际的武桓军,久久无语。

    此次一别,不管有什么恩怨情仇,或许双方很难再有相见之日。

    就如武桓王所说,再见之时,函谷关可能不在大秦手中。

    函谷关陷落,以他们的心性,自然难有幸免之理。

    夕阳如血,云霞如梦。

    漫天炫丽的云朵,变幻莫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