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零四章 各有手段

第四百零四章 各有手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可笑!可悲!可叹!身为杀神亲子,竟然不懂杀道真意,只会阴谋算计,背后偷袭!如果杀神白起灵下有知,估计会爬起来亲手杀了你这个不孝子,而后再死一次,被你活活气死!”

    一看白仲出现,剑殇收起《先天幻神录》的手段,恢复身穿王袍的剑殇真身,气死人不偿命地连声打击道。

    自从剑殇上京开始,白仲就三番五次阴谋算计,偷袭、嫁祸、招灾等样样都来。

    剑殇已经烦不胜烦,本来在白仲和王怡曼订婚之时,表面上双方已经恩怨两清。

    可惜,博浪沙之战,剑殇亲手斩杀了杀神白起,已经和白氏一族结下难以释清的血海深仇,彼此双方的打击,自然都是不遗余力。

    “幻术?!障眼法?!”

    在场众人大骇,没听说武桓王还会幻术啊!而且变幻得如此逼真,简直是神乎其技,以在场众人的实力,就算是明知道杀神白起不可能死而复活,依旧不知不觉认为那是杀神白起,竟然察觉不出任何异样之处。

    激动莫名的白仲,神情一滞,急欲挽留般伸手欲抓,随即动作一僵,剑殇的话宛若晴天霹雳轰在白仲心神,宛若尖刀切割般心痛……

    童年的溺爱,少年的严厉,成年的教导……

    表面看来,凶名昭著,满手血腥的杀神白起心狠手辣,肯定是个严厉冷血且不苟言笑的人。

    白仲却很清楚,父亲只是个不擅长于表达感情的人。较为内向孤僻,却绝对是个感情丰富,细心体贴的人。看似严厉,其实父亲很疼他,甚至是纵容溺爱,而且多次为了他放弃了自己的一些原则。

    比如白仲订婚之时,以杀神白起的身份地位。原本无需亲自迎接武桓王,更不用对武桓王笑脸相迎,省得有损威望。有**份。

    但是,白起为了他,还是那么做了。虽然有部分原因是为了大局着想,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他这个儿子。

    所以,当初白仲极力忍耐,想要跟武桓王修好关系,也确实做到了。

    无奈,天意弄人!

    “剑……殇……”

    关于父亲的一幕幕回忆,宛若流水在脑际浮现。白仲双眼血丝密布,眼神怨毒如箭似欲把剑殇万箭穿心,咬牙切齿喊道。

    “边轨?!”

    迟尉腾却是脸色黯然,似乎煞那间苍老许多。原本精明深邃的眼神浑浊许多,不敢置信看着边轨喊道。

    不能说十几年来,迟尉腾一直把边轨当亲生儿子看待,但至少也是侄子之类,否则边轨的官职不会进展如此顺利。

    便是迟尉腾对武桓王的信誉极为看重。但是,在武桓王和边轨之间,迟尉腾还是选择相信边轨,却没想到结局相反……

    “主上……”

    边轨脸色一变,神情愧疚、自责、不舍、痛苦等复杂万分,看向迟尉腾喊道。顿了下。迟疑接道:

    “武桓王所说没错!我确实是边疆之鬼,本来就是白氏一族的鬼组成员……”

    “呃……”

    迟尉腾神情一僵,一时张嘴无言。

    如果边轨本来就是奸细,那自然没什么好说,他只是尽他该做的职责而已,说不上忘恩负义等批判。

    “很感激这么多年来,主上的关照和厚爱,是边轨对不起主上!但是,之前边轨所说,确实是发自真心,主上性格谨慎稳重,却顾忌太多,反而失去锐气,徒增无数烦恼和羁绊。否则以主上之能。封侯拜相轻而易举……”

    迟尉腾震撼间,边轨脸色一正,语气郑重说道。顿了下,不待迟尉腾回复,边轨深深看了迟尉腾一眼,看向围住剑殇的五人运气暴喝:

    “全军听令!全力击杀武桓王!”

    话落,手中宝剑一挥,犀利剑气化为嫣红血丝,宛若索命之链卷向剑殇,气势力量更胜之前……

    以边轨的身份,自然学不到白氏一族至高宝典《浮屠镇狱经》,只能修习其衍生功法,白氏一族的中高级功法。所以剑殇隐约感受到了沿自《浮屠镇狱经》的力量,只是无法肯定,毕竟沙场将士,修习杀道功法的人多的是,后来剑殇几番试探,越来越为肯定。

    而剑殇忽然念出《浮屠镇狱经》总纲,为了逼迫白仲现身之外,也是为了缓解巨大的强大压力,却没想到成就了边轨,使之实力大进,可想而知边轨本身的绝高悟性。

    “五煞绝杀!”

    五位将军听命行事,五种属性的攻击联成五边形,绞碎一切般急剧旋转着压向剑殇。

    边轨,出自白氏一族鬼组,其余五位将军,自然也是,而且精通联手之道,爆发出的战斗力,并非五个一相加这么简单。

    “哧、哧、哧……”

    不管高层有什么猫腻,身为军卒,反正听令行事便是,边轨一声令下,关上军卒条件反射弯弓搭箭,劲弩射击……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利箭劲弩,再次涌向剑殇,再加上边轨和五位将军的攻击,剑殇顿时险象环生。

    “万古天荒!”

    面对波涛骇浪般的攻击,剑殇体内功法急剧运转,力灌双手击出……

    一阵古朴沧桑的气息蔓延而开,以剑殇为中心的数十米空间猛然一凝,宛若虚空凝固。

    “叮叮当当……”

    连绵不绝的清脆金属铿锵声起,再加上边轨的血丝切割和五行之煞的绞杀。

    罡气空间的恐怖防御力,大出众人意料,但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碎裂……

    “迟尉将军?!”

    看剑殇被铺天盖地的犀利攻击淹没,几乎看不到身形。蒙恬、李信、王宁等人心中焦急,蒙恬不顾父亲的警告,不由看向迟尉腾喊道。

    “……”

    迟尉腾嘴巴蠕动数下,脑际浮现边轨的真心奉劝,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迟尉腾相信边轨对他绝对有感情。只是出身问题或未知因素,不得不听令行事而已,而且边轨明显心生死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

    蒙恬又急又怒又意外,没想到迟尉腾竟然会来这么一说。

    “别忘了迟尉将军和武桓王已经达成协议!难道迟尉将军想背信弃义?又或者。真的非把武桓王逼反不可?要知道,朝廷军令,要的是生擒武桓王,而非击杀武桓王!如果武桓王真的陨落在函谷关,迟尉将军恐怖是过非功。”

    看迟尉腾无视剑殇,李信心思剧转,强制压制情绪,语气平静提醒道。

    “嗯?”

    听李信这么说,迟尉腾双眼一睁,依旧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末将相信。边将军所说是发自真心,却不是指眼前之事,那只是他职责所在而已!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迟尉将军……”

    看迟尉腾终于被说动,李信再次认真奉劝道。

    “住手!”

    迟尉腾眼皮一跳。忽然运气暴喝,声绕关上不绝。

    “叮叮当当……”

    连绵不绝的清脆铿锵声蓦然一顿,相对来说,函谷关将士,自然更偏向迟尉腾,而非边轨。毕竟迟尉腾才是函谷关真正的最高掌权者,身份地位最高的将军。

    便是边轨等六位将军,也是齐齐动作一顿……

    “咔嚓……”

    与此同时,剑殇周围的罡气空间蓦然崩溃,虚无空间,竟然宛若冰块般破碎,而后宛若气团般消散……

    “武桓王!依照我等双方之前的协议,老夫会开关放行!但是,于情于理,都不能保护武桓王,保重!”

    众人视线集中在迟尉腾身上时,迟尉腾却是脸无异色,语气平静缓缓说道。顿了下,不待剑殇回复,迅速下令道:

    “全军听令,撤下城墙!”

    话落,不待众人反应,直接转身离开……

    “呃……”

    剑殇、白仲、蒙恬、李信等人齐齐神情一滞,有点意外又似乎是意料之中。

    感性上说,重情重义的迟尉腾,对武桓王见死不救,令人意外;

    理性上说,迟尉腾毕竟是大秦帝国将领,而且是镇守边关的忠臣,救武桓王如何向朝廷交代?

    不过,此举也算是间接帮了剑殇了,毕竟以白仲、边轨等七人,想要留住武桓王,还真不大可能……

    “哼!”

    眼看关上数以万计的军卒,潮水般退下城墙。白仲一直阴沉的脸色,更为难看,不由冷哼一声喝道:

    “杀!”

    话落,左手一甩……

    “哧……砰……”

    尖锐刺耳,声传数十里的尖啸声起,一朵血色莲花在半空绽放……

    “嗖、嗖、嗖……”

    密集连绵的破风声起,函谷关城墙城楼、箭楼等设施,与及关内各个建筑,涌向出密密麻麻的身影,身形如风涌向血色莲花正下方,实力最差也是后天九层,大半是先天强者。

    此时,边轨等六位将军,并未放松围攻节奏,依旧全力攻击,预防武桓王遁走!

    以边轨等六人的修为实力,加上精通联手之道,武桓王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突围!

    “……”

    正沿着石梯下墙的迟尉腾,脚步一顿,眼神犀利看向血色莲花,又看向四面八方涌向的身影……

    这说明,在他的治下,函谷关真不是什么铜墙铁壁的军事要塞!

    沉思片刻,迟尉腾苦笑摇了摇头,继续下梯……

    反正,该做的他已经做了。武桓王生也好,死也罢,跟他已经没关系了。

    理智上说,武桓王被杀,只要不是死在大秦帝国手上,对于大秦帝国来说,还真是件好事,正好能缓解大秦帝国的压力,甚至可以坐山观虎斗。

    *******

    拜求点击!推荐!!订阅!

    影子不知道现在的写法效果如何,最近是重情节而少细节,大家应该感受得到,有意见欢迎提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