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零三章 杀神再现

第四百零三章 杀神再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最后一小时双倍,杀神再现否?敢否全力拼杀?!

    ****

    本来,剑殇和迟尉腾已经商谈好,结局虽然没想象中完美,却也算是颇为良好,至少没爆发武装冲突,这让夹在中间忠义两难的蒙恬,大松了口气。

    谁知,情况急转而下,函谷关将领忽然暴起发难,而且是从背后偷袭。

    函谷关将领的行为,让蒙恬极为不耻。但是,偷袭的边轨是抱着舍身取义的精神出手,加上父亲蒙武的阻止,这让蒙恬顿时暗捏了一把汗,矛盾万分。

    更意外的是,剑殇不只不突围,也不生气,更不质问迟尉腾,反而讨论起来……

    “武桓王此话何意?”

    听剑殇置疑跟随自己多年的属下的忠诚,迟尉腾感动、愧疚之余,颇为恼怒冷声反问道。

    事已至此,边轨毕竟是为了自己好,出发点无可挑剔。在剑殇和边轨之间,迟尉腾自然选择跟随自己十几年的属下。

    何况,边轨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是华夏民族从古至今的真理啊!

    “果然是舌粲莲花,铁齿铜牙!”

    不待剑殇回答,边轨脸色微变,语气不屑啐道,话落,暴喝:

    “杀!”

    说话间,手中宝剑掠起,寒芒如血,宛若死亡触手迎空卷向剑殇……

    “金煞之枪破!”

    “火煞之刀斩!”

    “木煞之剑裂!”

    “水煞之剑嗜!”

    “土煞之刀碎!”

    另外五位将领齐齐出手,竟然是**中带着五行,五人各带着一种五行颜色击出,势若五行碾压,威可粉碎一切。

    “之前本王还不敢肯定,如今是不打自招了!”

    面对凝聚成丝的血色剑气和五行碾压,剑殇静立不动,语气平静说道。同时,右手一翻、一举……

    “翻天掌!”

    一个罡气包裹的手掌应手而起,越来越大……

    “定荒天柱!”

    随着巨掌升起。一个罡气圆柱以剑殇为中心浮现,随着巨掌的扩增而扩增……

    这是剑殇第一次把《翻天掌》和《北冥定天拳》融合起来,效果确实不负剑殇所说。

    原本,不同的功法融合极为困难,特别是非内功心法类功法,基本做不到。

    但是,剑殇拥有得自秦始皇的《周天星劫》天下第一功法,加上《武神心经》对武学的恐怖领悟能力。终于触碰到拳法融合的门槛。

    “咯、咯、咯……”

    此次,六位将军的围攻,不再是猛击般的爆响,而是令人牙齿发酸,鸡皮疙瘩顿起,宛若硬物摩擦般的声响……

    “咔嚓……”

    有了第一次的例子,边轨等六人自然早有准备,更胜之前的罡气巨柱,迅速在血色剑丝和五行碾压中迅速破碎……

    “守恒之术!”

    眼看罡气巨柱即将破碎。剑殇左手如蝶挥舞,一条条光线出现,zong横交错宛若渔网……

    天地五行。相生相克。

    五位将军分属五行,联手足以克制分属五行的一切功法,而且威力倍增。

    剑殇却也能借助五行之力,以阳尽阴生之理,不但借力打力,而且借力生力,这才是真正的zong横奥义。

    一时间,几欲破碎的罡气巨柱以极快的速度愈合,而且更为凝实。隐有化虚为实的征兆。

    这就是看似并非攻防类,只是辅助性功法的《武神心经》的精髓所在,随着剑殇的战斗经验不停丰富,对于武学的感悟将达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境界!

    “白仲!以这些虾兵蟹将对付本王,你这是瞧不起本王呢。还是高估自己呢?”

    剑殇右手成爪举起,左手如蝶翩舞,看似平静屹立不动,却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嗯?”

    本来,迟尉腾还在迟疑是否下令众人围攻。免得边轨等六人真的枉死。如今,听武桓王莫名其妙这么说,不由心脏一跳,讶异万分。

    以迟尉腾对武桓王的了解,武桓王算不上惜字如金,却也是是比较沉默寡言的人,不会说毫无营养的废话。

    武桓王此话,必定有其深意!

    “白仲?!”

    蒙恬父子、李信、王宁等,更相信剑殇的话,顿时脸色一正,讶异警惕关注四周。

    相对于剑殇,白氏一族是真正的大秦朝廷通缉的对象,而且他们跟白仲关系并不怎么好,对付起白仲,他们可是一点压力都没。

    “哼!妖言惑众!”

    边轨脸色不变,不屑冷哼一声叱道。顿了下,高声喊道:

    “将士听令,远程压制!击杀武桓王者,官进三级,赏十万金!”

    其实,大秦朝廷并没有击杀武桓王的悬赏和命令,甚至严峻将士击杀武桓王,因为武桓王是异人,杀了他对大秦朝廷来说,有弊无利。

    但是,如今边轨要的就是击杀武桓王……

    “咯、咯、咯……”

    函谷关关上,本来就严阵以待,将士聚集,其中更是以劲弩兵和长弓兵居多。

    一听到军令,周围数百米范围内将士纷纷弯弓搭箭,劲弩瞄准……

    “别忘了!杀神白起是本王亲手所杀。白氏一族的至高宝典,就在本王手中,如此低劣的杀道功法,瞒得了其他人,如何瞒得住本王?”

    看无数弓箭劲弩对准自己,剑殇心中大骇,却面无异色,嘲讽般运气喝道,又鄙夷不屑接道:

    “本王真为杀神白起不值!想当初,杀神凶威盖世,何等豪气英雄!可惜,虎父犬子,甚至连狗都不如,只会如老鼠般躲在黑暗中阴谋算计,终究上不得台面!这就是本王最鄙视你的地方!妄为男儿!”

    以剑殇对白仲的了解,白仲确实是个心机深沉,心思如鬼的人。

    但是,白仲是个真正的孝子,可以为父亲白起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和尊严。

    对白起极为孝顺敬重,提起白起,白仲肯定是恨不得拔剑殇的皮,喝剑殇的血,失态的可能性极大……

    以白仲对剑殇的如海深仇,剑殇相信白仲绝对会亲眼看着自己陨落,这就是剑殇的推测。

    毕竟,从迟尉腾的表现,就知道直接说边轨等六位将军是白氏一族的奸细,迟尉腾肯定不信,至少不会立刻相信而阻止大军围攻。

    “哧、哧、哧……”

    可惜,剑殇低估了白仲的心性,没等逼出白仲,证实边轨等人的身份,函谷关将士已经出手……

    一时间,密集凌厉的破空声刺耳,利箭劲弩宛若蝗虫铺天盖地涌向剑殇……

    “叮叮当当……”

    无数利箭劲弩,射在罡气巨柱上,竟然响起清晰的金属铿锵声,使得罡气巨柱迅速出现裂痕……

    水滴石穿!

    别说剑殇,便是秦始皇也不可能挡得住这么多利箭劲弩不停射击!

    “孽子!”

    蓦然间,身穿王袍的剑殇,化为儒雅白衫的“白起”,脸色郑重呵斥:

    “何为杀道?!”

    “一阴,二阳,三法,四相,五尊,六帝,七星,八卦,九官,十步!”

    “一杀天意向,二杀因法理,三杀命本元,四杀意所向,五杀天地宗,六杀谁为主,七杀心所向,八杀自有始,九杀天地人!”

    “杀之所为……最杀之道,灭灵!次杀之道,灭性!无杀之道,灭法!”

    “道杀性,佛灭法,灵归净,性归法,法本因,因生动!”

    “生者杀之意,性者杀之本,灵者杀道起!大善最大恶,无杀杀最多,不杀为放纵,因杀为自满……”

    “嗯?”

    一时间,函谷关众人齐齐错愕呆滞,便是边轨等人,也蓦然动作一顿,脸色数变,竟然没参与围攻!

    这哪里是撕杀?

    根本就是杀神白起在传授功法,而且是极为高深的功法,乃杀道至高宝典的总纲啊!

    “父亲?!”

    一声颤抖而哽咽的声音起,面如冠玉,丰神俊朗的白仲的身形,从关上城楼中浮现,身躯微颤看向“白起”!

    此时此刻,白仲彷佛回到了父亲教导他的时候,而且是童年之时……

    此时此景,相貌、装扮、语气、言语等,与白仲内心深处刻骨铭心的记忆几乎一致……

    因为,当时杀神白起第一次亲自教导白仲功法时,说的就是《浮屠镇狱经》的总纲,也就是“白起”说的那些话!

    “呃……”

    虽然白仲的声音并不高,但是,迟尉腾、蒙武父子等在场诸将,只要是将军,基本都是先天强者,自然听得到。

    齐齐看向蓦然出现的白仲,他们对白仲并不陌生,顿时齐齐神情一僵,难以置信。

    特别是迟尉腾,直到此时,迟尉腾哪里还不明白……

    仔细回想,边轨虽然一直待自己如父,但是,什么时候忤逆过自己?

    此次,不但贸然动手,而且不听解释,又不让剑殇多解释,迅速动手打断武桓王的话……

    明显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太为反常。

    只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迟尉腾终究还是较为重情,潜意识偏向了边轨而排斥武桓王。

    “可笑!可悲!可叹!身为杀神亲子,竟然不懂杀道真意,只会阴谋算计,背后偷袭!如果杀神白起灵下有知,估计会爬起来亲手杀了你这个不孝子,而后再死一次,被你活活气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