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零一章 最后底牌

第四百零一章 最后底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理智上凭心而论,武桓王所说,确实颇合众人之心。

    但是,理性和感性向来是人类生灵的两大性格,不同时代的人,不同生活背景的人,观念自然不一样。

    “大家别忘了!剑殇不但是桀骜不驯,无君无长的异人。而且如今正被朝廷通缉追捕,他的话岂能相信?”

    眼看形势颇为不妙,继续下去,估计就算朝廷亲自向蒙氏一族下令,蒙氏一族也不会交出兵权。赵佗连忙脸色一正,出声提醒道。

    顿了下,赵佗眼看众人对他的话不大认同,连忙又接道:

    “相对来说,我等人类,为何与异人难以相处?原因很简单,天下皆知,异人皆为桀骜不驯,现实功利之人,而且无君无夫,毫无礼仪。剑殇这明显是在教大家无君无长之道,圣贤有言:无君无长,谓之禽兽。我等是人,岂能与禽兽为伍?”

    一番话下来,连消带打,辱骂之意颇为明显,甚至直呼剑殇名字,连武桓王也不叫了。

    以赵佗的精明,自然明白武桓王为什么一认出他,迅速转变态度,全力打压。同样的,赵佗也知道早晚会和武桓王撕破脸皮,此次自然更不能放过武桓王。

    其实,赵佗心中,还真有带走蒙氏一族雄师,到岭南后依照异人历史,自创一国,自立为王的意思。加上如今赵佗正当年轻,并非老奸巨猾之辈,所以言语间有点底气不足。颇为忐忑失态。

    “呵呵……说得好!到底谁无君无长,大家心中有数吧?如果本王没记错,朝廷如今并无明文通缉本王,只是想追本王回京。而且……貌似在场绝大多数人,包括先帝、新帝等,在本王离都前,都是与本王为伍吧?”

    赵佗的挑拨、挑衅之意。剑殇自然清楚,也不动怒,反而毫不在意微笑看向迟尉腾、蒙武父子等人反问道。

    “呃……”

    众人齐齐一愣。随即眉头大皱看向赵佗。

    赵佗更是张嘴无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剑殇这么一说。等于是赵佗把所有人都骂进去了,毕竟剑殇如今还是大秦武桓王。

    “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前天下人只是错看你而已!据说武桓王深得zong横家奥义,舌粲莲花,如今一见,果然……”

    心思剧转间,赵佗迅速措辞反击道。

    “够了!”

    不待赵佗说完,迟尉腾脸色一沉,语气不悦呵斥,随即语气不善盯着赵佗接道:“不管什么理由。你确实多次逾越礼仪。别忘了你如今还只是个六品将军,即便蒙氏一族交出兵权,掌权者是屠睢将军,而非你。屠睢将军都没出声,你是否太过热心了?以什么身份出声?”

    迟尉腾这句话极为犀利。差点就直接骂赵佗是真正的无君无长了!

    “……”

    赵佗张嘴无言,双手拳头一握,低头退到一旁。

    所谓人微言轻,如果赵佗是名符其实的南越武帝,说话自然有分量。可惜,赵佗如今只是个六品将军。基本上在场的将军的身份地位、官职果位都比他高。

    如果不是看在赵佗号称“南越武帝”的份上,哪里有他说话的份?

    “不知所谓!”

    剑殇心中暗喜,却是不屑瞥了眼赵佗啐道,随即转移视线,一副无视赵佗,懒得跟他计较的模样。

    “言归正传吧!如果末……如果老夫不开关放行,不知武桓王会如何应付?不知可否说说?”

    总的来说,迟尉腾确实是个比较大度的人,也没继续跟赵佗纠缠。而是脸色一正,直视剑殇认真问道。

    本来迟尉腾想自称末将,但考虑到剑殇如今的诡异身份,以他的年纪,自称老夫也不为过。

    况且,就在剑殇和赵佗等人纠缠时,迟尉腾就一直在考虑,想不通武桓王哪来的底气,干脆直接开口询问。

    听迟尉腾这么说,众人顿时齐齐心中一凛,暗自汗颜。

    差点忘了武桓王到来的真正目的,怎么聊着聊着就转到赵佗和蒙氏一族,与及朝廷和太子殿下身上了?

    怪异!

    “在场众人,绝大多数都曾与本王共事过,应该清楚一点……”

    剑殇缓缓环视在场众人,语气平静说道,引得众人一阵好奇,方才沉思着语气郑重接道:

    “本王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其实,就算迟尉将军不开关放行,本王也有办法安然通过,只是不想付出那代价罢了!同时也想看看迟尉将军和各位的态度,毕竟当初本王与先帝约定时,便是以关中为限,以函谷关为界。太子殿下初触国事,加上权力暴涨,一心鬼迷心窍还能理解。反正本王目前还没什么损失,尚可体谅、无视。如果各位也这么做,那本王与先帝的约定,自然无效,是大秦帝国有负本王在先了!”

    “嗯?”

    剑殇尚未说完时,迟尉腾、蒙武、蒙恬、李信等人顿时齐齐眼皮一跳,心绪如浪。

    反而,剑殇和先帝的约定,并不是众人震撼的重点了,因为他们早就想到这个可能性。

    “哦?天下皆知,函谷关乃关中门户,其余路线易守难攻,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知王爷可愿告知无视函谷关的方法?”

    迟尉腾脸色颇为难看,连续做了数个深呼吸,态度谦逊恭敬询问道,而且称呼起“王爷”了!

    “这倒不是什么秘密!社稷重宝,不知各位可曾听过?”

    剑殇大方点了点头问道。

    “嗯?”

    众人脸露疑惑,各自沉思怀疑。但是,武桓王的信誉,目前来说还信得过,众人既认为武桓王不会说谎,又认为武桓王所说虚无缥缈,太不靠谱了!

    “社稷重宝?!国之利器!据说,远古时代,圣贤轩辕仗之击败强大对手,奠定汉族正统;后来大禹圣贤借之拯救天下。如今……貌似就神州九鼎与十二金人。但是,九鼎和金人依旧掌握在朝廷手中,王爷不可能得到吧!”

    迟尉腾却是眉头一锁,脸露郑重且颇为怀疑看着剑殇问道。顿了下,迅速接道:

    “何况,不说神话传说中的社稷重宝是否真正存在,貌似也没无视军事要塞的作用吧?别说能直接摧毁函谷关!”

    迟尉腾之所以硬着头皮,豁出去脸皮向剑殇讨教。就是怕将来攻打函谷关的对手也会同意手段,但是,武桓王所说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很不巧!本王手中就有一件,估计大家应该听说过……”

    剑殇自信一笑,左手一翻,数尺大小的“周天星劫殿”入手,距离手心数尺凌空悬浮……

    “这个……”

    蒙武脸色一变,盯着剑殇手中巧夺天工的宫殿迟疑道。

    之前,蒙毅就奉命拦截武桓军,最后被武桓王手中的“飞廉黄金令”斥退。后来太子殿下动用兵马俑拦截,却被所谓的“秦始皇陵核心枢纽”吓退。身为蒙毅的父亲,蒙氏一族的掌权人,蒙武自然比其他人更清楚其中详细过程。

    “没错!正如蒙老将军所想那般,虽然这社稷重宝并非攻击型重宝,却是可以飞天遁地,这点迟尉将军和蒙老将军不会怀疑吧?”

    剑殇自信点了点头应道,顿了下,苦笑接道:“其实,本王原本可以不为难众人而自行过关。但是,代价太大,而且本王也想看看各位的态度!”

    “什么代价?”

    迟尉腾和蒙武骇异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问道。

    迟尉腾清楚之前帝都的过程,是因为黑衣秘卫死在武桓王剑殇手中,迟尉腾出身自黑衣秘卫,如此大事自然重点关注过。

    “激发的代价是十万钻石币!”

    剑殇叹息般摇了摇头,爽快应道。随即迅速接道:“如果迟尉将军愿意支付这代价,本王倒是可以当场示范下。又或者不让迟尉将军为难,本王直接飞天而走!”

    “呃……”

    迟尉腾神情一僵,这算什么话?

    不开关放行,却提供十万钻石币让武桓军飞天而走,那不是罪名更严重?算不算资敌?

    “哼!十万钻石币,好大的胃口,估计武桓王不是不想那么做,而是拿不出来吧?!据说之前南巡的战利品,武桓王已经先后让降服的信陵君、平原君带回蕴龙郡发展,如今身上哪里还有钱财?”

    就在此时,一个不屑的冷哼声起,本来不打算出声,选择隐忍的赵佗,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不是赵佗心性不够稳重,而是忍不住了,不说不行啊。

    眼前如此扼杀武桓王,解决将来大敌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南越武帝怕了吧?”

    剑殇没正面回复,而是讥诮看向赵佗反问道。顿了下接道:

    “南越武帝的小心思还是省省吧!即便让你得到五十万大军的兵权,让你顺利击杀屠睢将军,独掌大权。那五岭四关四道,依旧挡不住本王的大军!”

    “……”

    赵佗嘴巴一张,脸色颇为煞白。

    赵佗很怀疑,武桓王是否会读心术,为什么每次他想什么,武桓王都能猜到?

    看到赵佗如此,不只是迟尉腾、蒙武父子、李信等人,便是屠睢也是内心一沉。赵佗这明显是让武桓王说中的本能表现啊!

    “好吧!本王承认,如今确实没那么多财富激发社稷重宝!”

    不屑瞥了眼赵佗,剑殇苦笑看向迟尉腾老实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