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四百章反客为主

第四百章反客为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不知不觉间四百章了,还是新书期呢!恰逢双倍月票,大家给个月票庆祝下吧?影子拜谢!!!

    ***

    “不会!”

    听那将军嗤笑,众人齐齐一愣,蒙恬不由皱眉,语气不悦沉声说道。

    开什么玩笑,武桓王敢独身前来,会不敢进关?

    要知道,朝廷想要缉拿武桓王的最大依仗,就是武桓王不会抛弃身边的将士、红颜等,如果只是想拿武桓王,直接派大内高手出马就好了,用得着动用南北大营吗?

    “事实……”

    那将军颇为恼怒说道,话未说完便戛然而止……

    只见……

    武桓王脚下出现一座黑白莲台,就这么托着武桓王盈盈升空而起……

    原来,武桓王不是不敢进关,而是不想进关,选择直接“飞”上函谷关,至于有什么用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片刻后,剑殇脚踏阴阳莲台升至函谷关女墙,大步一踏,踩上女墙,收起阴阳莲台,沉默俯视关上诸将……

    “参见武桓王!”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身为函谷关守将的迟尉腾,竟然率先郑重参见。

    “呃……”

    不管是关内诸将,还是蒙氏诸将,又或者是新来将领,齐齐愣了下,一时反应不过来。

    “参见武桓王!”

    倒是关内诸将反应较快,反正他们都是听从迟尉腾行事,跟着迟尉腾照做肯定没做了。

    “难得迟尉将军还记得本王是武桓王!至今为止。本王一直遵守着与先帝的约定,不知迟尉将军如何看待呢?”

    剑殇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即直接看向迟尉腾缓缓问道。

    “自古忠义难两全!所谓君命不可违,君要臣死,臣不死是为不忠。请王爷教我?”

    迟尉腾心中早有应对之策,听剑殇这么说,迅速反问道。

    “本王也不想说什么朝廷无道之类的话。想必迟尉将军也想好应对之策了!既然如此,那大家长话短说,本王就想问。迟尉将军是否放行?”

    剑殇嘴角一撅邪笑,随即神情不置可否缓缓问道。

    “这个……”

    看武桓王如此爽快,迟尉腾不由眼皮一跳。隐约猜到了武桓王的用意。

    其实,武桓王并非来求情或讲道理,就为了表现一个事实。如果迟尉腾放行,那武桓王还是大秦王爷;如果迟尉腾不放行,武桓王迅速就反。

    迟尉腾迟疑的是,不知道武桓王哪来的底气,或者说哪来的信心以为自己不敢逼反他?

    要知道,如果武桓王早点选择其他路线出关,迟尉腾,甚至朝廷。都不一定拿武桓王有什么办法。如今武桓王已经率军来到函谷关关前,南北大营大军紧追身后,武桓军就是想转移路线,也来不及了啊!

    “绝对的权力使人腐化!京都那位已经变质,不值得本王誓死追随。但本王也不会特意去针对,顶多无视便罢。别忘了,本王与先帝的约定,是以关中为限,以函谷关为界!”

    看迟尉腾迟疑,剑殇闲聊般语气语气平静说道。

    “大胆!”

    剑殇话音刚落。一阵如海如山的强大气势爆发,猛然压向剑殇。赵佗声如雷霆暴喝,双眼如剑逼视,似乎蒙受了什么侮辱,不雪不快。

    “咦?这是谁……”

    感受到令人直欲窒息的气势,剑殇浓眉一挑,心中讶异想道。

    前两次前来函谷关,好像都没看到这人,很陌生了!而且看其装扮,身穿武将盔甲却连披风都没,撑死也就三品将军,竟然能以气势压制自己,修为实力可想而知。

    要知道,剑殇本身就是武桓王,而且还有财神、战神等特殊称号,便是秦始皇的气势,剑殇都扛得住,何况其他人。

    而眼前这人,完全是凭借修为实力压制,差别就在于此人刻意为之。

    “看到了吧?这就是如今的大秦帝国,主上昏庸,下臣无德,奸邪肆虐!难道堂堂函谷关,沦落到需要一个无名小卒做主的地步?而且还意图激化矛盾,大秦无人矣!”

    不过,修为实力高的人,剑殇见得多了,也懒得关注,冷笑看向迟尉腾,又看向蒙恬父子,一语双关遗憾叹息道。

    “……”

    迟尉腾、蒙武等人神情一僵,哑口无言。

    毕竟,不管是蒙武,还是迟尉腾,又或者是武桓王,甚至是蒙恬,身份地位都比赵佗高好几个大层次,什么时候轮到他开口了?

    “他不是关内将领,是来自帝都的南越武帝……赵佗!区区六品英武将军,末将的地位都比他高……没大没小,怪不得升不了级。”

    此时,王宁忽然出声提醒道,语带嘲讽。

    毕竟他跟剑殇关系很好,南巡途中也多次蒙剑殇关照,否则能否活着回来都很难说。况且赵佗想夺蒙氏一族的兵权,这让把前途压在蒙氏一族身上的王宁颇为反感,自然不会客气。

    “南越武帝赵佗?他怎么在这?不是应该在闽南百越之地吗?”

    剑殇心中一凛,讶异想道。再看向其余将领,似乎都对赵佗不怎么友善。剑殇若有所悟,顾作讶异接道:

    “赵佗?!本王接到密报,赵佗正与五岭百越密谋自立,威胁衡山郡,为何会在此处?”

    所谓五岭,就是(江西大庾县与广东南雄县联界)大庾岭,(湖南郴州与广东交界)骑田岭,(湖南蓝山县与广东西北交界)都庞岭,(湘桂交界)萌渚岭,(广西兴安县和湖南交界)越城岭。

    所谓四关,就是横浦关、诓浦关、阳山关、湟溪关。所谓四道,就是江西入广东南雄一路,湖南入广东连州一路,湖南入广西贺县一路和湖南入广西静江一路。

    秦末汉初,南越武帝赵佗之所以能逍遥一方,地位超然。就是封五岭,守四关,绝四道,不但隔绝了中原战火,而且加强了岭南控制,使得岭南宛若世外桃源。

    既然赵佗出现在这,就表示还没接触到岭南势力。但是,岭南就在衡山郡南部,剑殇也看上了岭南的天然地理优势,简直是不弱于巴蜀汉中的绝佳大后方,双方早晚会爆发冲突,剑殇自然很乐意现在给赵佗制造点障碍。

    “胡言乱语!在下连岭南都没去过,何来密谋之说?”

    赵佗脸色一变,怒视剑殇反驳道。如今函谷关诸将就是因为这个怀疑他,武桓王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如果密谋需要亲自接触,那就不叫密谋,该叫阳谋了!”

    剑殇冷笑哂道。看迟尉腾、蒙武父子等将领若有所思,心中更为兀定。

    “你……”

    赵佗双眼喷火怒视剑殇,一时张嘴无言,不知如何反驳。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众人本就那么想,更会形成惯性思维了!

    “此次他便是奉朝廷之命,来接管蒙氏五十万雄师!”

    就在此时,李信与王宁对视一眼,忽然出声说道。

    “什么?”

    剑殇很配合地双眼一瞪,满脸不敢置信,又迅速讶异接道:“太子殿下搞什么鬼,连蒙氏一族也不相信?那还能相信谁?如今竟然相信一个碌碌无为的无名小卒?不说异人口中的历史,光是看他以六品之职旁若无人插言,如此无君无主的行为,明显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狂妄自傲的小人,让他领兵都无法放心,竟然还接管蒙氏五十万雄师?”

    “呃……”

    听剑殇这么一说,众人顿时一阵错愕,隐约感觉有点怪异,又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目前剑殇是以朝廷缉拿的身份出现,是来请求开关通行,应该算是敌对对象。怎么搞得好像王爷出巡,还管起朝廷军事大事了?

    更重要的是,函谷关诸将潜意识根本没把武桓王当叛将,所以才会如此反应。

    “知道你们蒙氏一族世代忠良,你们不会真把兵权交给他吧?”

    不待众人反应,剑殇再次难以置信看向蒙恬、蒙武,神情怪异脱口而出。顿了下,又迅速接道:

    “太子殿下被权力蒙蔽双眼,无法清楚示人,明辨是非也就罢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只能说明你们蒙氏一族‘一门四名将’完全是浪得虚名。说愚忠都算轻了,根本就是把大秦帝国往火坑里推的侩子手啊!如今天下暗流汹涌,五十万百炼雄师的作用,无需本王多言吧?”

    “那倒没有!暂时还没有……”

    蒙武脸皮一烫,颇为尴尬应道。之前若非李信阻止,蒙武已经把五十万大军的兵权交出,估计如今屠睢、赵佗已经带着五十万大军离关而去,想追回都难了。

    “什么暂时还没有?千万不能交出才是!如果你们蒙氏一族真忠心,真是将门世家,就该为大秦帝国尽量保住有生力量,助大秦帝国渡过此次浩劫。至于朝廷如何看待,天下人如何看待,只要你们蒙氏一族没有背叛,问心无愧不就够了。大不了自行领兵出关,为朝廷平定叛乱,而后交出地盘表示忠心不是更好?难道真傻傻地执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谣言?本王也不说什么良禽择木而栖,但也不用糊里糊涂任新帝破坏无数先辈创下的基业吧?”

    剑殇脸色一正,语气严肃且认真连声说道。

    “呃……”

    蒙武父子、李信等人齐齐讶异错愕,便是迟尉腾也是颇为赞同,因为迟尉腾没蒙武那般愚忠和古板。

    只是,这话由武桓王来说,听起来很怪异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