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天意弄人(三更万字)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天意弄人(三更万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根据异人历史记载:汉高祖刘邦在泗水亭长任上,完成了他一生中的一件大事,就是结婚。嫁给刘邦,成为刘邦正妻的女性,姓吕名雉,史称吕后,后来成了〖中〗国历史上事实上的第一位女皇帝。

    吕雉的父亲称为吕公,吕公膝下有四个儿女,长子吕泽,次子吕释之,长女吕雉,次女吕媭(xu)。吕泽和吕释之,后来跟随刘邦起兵,立功封侯,吕媭嫁给刘邦的老战友,汉朝开国功臣舞阳侯樊哙,并和樊哙育有一子,名樊伉。吕后当政时,吕媭被封为临光侯。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位被封侯的女性。在吕后驾崩之后,吕媭在诛除吕氏的斗争中被乱棍打死。

    异人历史毕竟距离真正的历史足有数千年时间,事实如何,众说纷坛,何况只是名字。

    但是,在《铸圣庭》中,雉姬叫吕娥,而非吕雉,而雉姬的妹妹,叫吕蓉,而非吕媭。

    根据剑殇调查所知,吕氏姐妹有很大可能就是吕后和临光侯吕媭。(具体理由,详见前文)

    如果吕蓉真是临光侯吕媭的话,身为华夏历史上第一位女侯爷,那肯定是最顶级的历史名士。

    剑殇之所以会这么猜测,主要是因为眼前稚嫩少女的反应。

    因为,剑殇不但是武桓王,还拥有许多顶级特殊称号。威压甚重,能无视剑殇威压者,不是心境过人或修为超绝,便拥有特殊身份。再加上眼前稚嫩少女,五官和雉姬隐约有点像,身份呼之欲出了!

    “谁让你叫我名字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看武桓王猜测出自己的身份,吕蓉皱鼻瞪着剑殇,恶狠狠恼怒说道。

    “……”

    剑殇张嘴无语,貌似她说的话比自己多吧?随即心中不由想道:“虽然理由错了。但这小女孩还真没说错。估计不只自己,任何异人面对雉姬,都有面对蛇蝎般的感觉吧?”

    名闻青史的吕后,以心狠手辣著称。初期杀韩信,彭越等异姓王及无数开国功臣,而后杀皇子,几乎让刘氏一族灭族,连少帝因为对她有所怨言,也被她杀了。当然,吕后确实是巾帼不让须眉,能力才华确实顶尖,是极为强悍的谋略家、政治家。

    这样的女人,哪个男性异人能坦然面对?!

    “原来……妾身在王爷心中一直如此?可笑妾身一直听从王爷的话,没对王爷读心,否则也不会有后来之事……罢了!罢了!”

    剑殇正因为吕蓉无语间。雉姬却忽然脸色大变,随即惨然一笑,声音颤抖且沙哑哽咽道。

    “……”

    剑殇心中一凛,张嘴无言,因为自己刚才确实是那么想,想解释都没法解释。

    恍惚间,雉姬招呼也不打一个,蓦然芳踪飘渺。

    呢喃芬芳在狼藉广阔的大厅萦绕,晶莹液体在半空纷飞、绽放……

    氛围宁静,唯有屋外蝉虫嘶鸣。

    那一声声嘶鸣,宛若心灵破碎的声响……

    失去父爱,又失去爱情,雉姬的心,何处才是归宿?!

    清风徐来,雉姬心痛难忍,迷茫而灰暗……

    ……

    “哎……”

    一阵长长的叹息声起,剑殇经历听中,感受到雉姬气息的彻底消散,不由心绪纷杂叹息。

    所谓神女有情,襄王无梦。

    或许,眼前的情况也好。毕竟自己并没对雉姬动心,便是真正动心,也不一定敢接受这样的女人,长痛不如短痛!

    心思剧转间,神情感慨的剑殇,露出释然的神色。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竟然还大松口气?!”

    谁知,看到剑殇的神情变化。吕蓉顿时娇颜大怒,小手挥舞着咬牙切齿连声骂道。

    骂得剑殇神情一僵,怪异想道:“雉姬的妹妹,不会也会读心术吧?”

    又听吕蓉略带稚气的面庞满脸寒霜,宛若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尖声骂得:“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下作的男人!”

    顿了下,又高声连珠炮般毫不停歇飞快骂道:“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肮脏、混蛋、无赖、流氓……”

    对于见多了现实骂人话语的剑殇,吕蓉自认为的最恶毒的“脏话。”实在没什么杀伤力。

    “不是吧?!”

    只是剑殇被吕蓉骂得有点发愣,不由得双眼一瞪,心中无语。

    “做什么?!做什么?!瞪我干嘛呢?我就骂你怎么了啦?有本事你把我杀了?!”

    看剑殇双眼一瞪,吕蓉也感觉最恶毒的话都骂完了,顿时跟随着双眼一瞪,怒视剑殇连声嚷道。

    剑殇浓眉大皱,沉着脸手臂一抬……

    “好哇!你还真敢杀我呢?!看在姐姐的份上,本小姐此次放过你,不跟你计较!”

    看剑殇真的“动手。”吕蓉小脸一变,吓了一跳迅速暴退,瞪着剑殇高声嚷道。

    顿了下,不待剑殇反应,身形一晃,立刻化为光线消失无踪,速度比雉姬高明无数倍,比起邪妃花千黛也不遑多让……

    “真没见过你这般无情无义的男人,姐姐此次根本不是来找你为父亲复仇,只是想见见你,跟你说说话而已!春秋商行想复仇,还需要借手他人吗?你这卑鄙、无耻、下流、肮脏、自大、自恋、臭美……的臭男人……”

    人去无踪,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隐约传至……

    “这什么人啊?!”

    剑殇讶异看着一闪即逝的光线,看了看抬到半空的手臂,彻底无语。

    “自己不过是习惯性动作,想要摆手送客而已?!怎么就成要杀她了?”

    但是,没想到吕蓉还会这么一手,竟然还会传说中的光遁,这可是神话传说中的能力,剑殇目前还没听过谁会。估计就是速度独步天下的邪妃花千黛,也很可能追不上吕蓉。

    不愧为华夏历史上第一位女侯爷,不但是历史名士,而且是历史美女,能力确实强大。

    所谓临光侯,名不虚传!

    “不过,吕蓉最后说的是什么意思?雉姬并不是来找自己为吕不韦复仇,只是想看看自己,跟自己说说话而已?不会吧?”

    讶异之余,想起吕蓉最后的话语,剑殇心中一抽,意外且愧疚想道。

    看吕蓉表现,应该是雷厉风行,纯真烂漫的少女,甚至有点天然呆。应该不会虚言诳骗,也没必要骗自己这个。

    何况,就如吕蓉所说,以春秋商行的实力、势力,想要复仇,还真不用找自己帮忙。

    毕竟公主府是异人势力,比起顶级原住民江湖门派都有所不如,怎么可能是春秋商行这个势力遍布天下的庞然大物的对手?!

    仔细回想,雉姬一开始并未说要自己帮她复仇,只是自己率先提起,而后雉姬顺着自己的意思往下说。

    事后冷静揣摩,似乎有点女人想看自己在心爱的男人心中重要性如何的意思,后来就是赌气的味道了。

    两个性格刚强且强势,又不擅长甜言蜜语的男女。能平静相处自然无事,一旦有点冲突,问题很难解决,反而会冲突加剧,越演越烈……

    所谓阴阳相合,刚柔并济。用在人之人之间的关系同样有效,特别是对于男女来说。

    透过窗门,仰望天空。那湛蓝的白云,厚厚迭迭,无从释别……

    “对不起!”

    剑殇暗叹一声,低声喃喃自语。

    这是自省,这是愧疚,这是歉意。情侣间贵在坦诚,否则怨怒猜疑只会越增越多,直到忽然爆发或者无法收拾。

    但是,剑殇却不想去挽回,也不知道如何挽回,去哪找雉姬,毕竟双方并非情侣。

    不说雉姬的恐怖心性,从此事也可以看出,两人真不适合在一起,何况剑殇对雉姬本来就没什么男女之情。

    恩德,一定会还,也一定要还。但爱情不是感恩,感恩的爱情是彼此的折磨!

    红尘劫数,情天欲海,冥冥之中已经注定,强求不得!

    一切随缘吧!

    仰望苍穹,沉思,是谁在沉默中暗自叹息?!

    ……

    明月中升,繁星点缀。

    虽然,南巡大军已经返回帝都,南巡之举已经宣告结束。

    但是,因为秦始皇的陨落,没有城墙,辽阔无边的大秦帝都咸阳,却寂静一片,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唯有无数兵马俑依旧尽职固守各处!

    “呼……”

    经过几个时辰的静修,剑殇终于巩固先天三层的境界,闭眼,一口清晰可见的白气吐出。

    最显著的效果是,先天真气狂涨了十倍。初入先天三层就达到近六千单位的先天真气,比起先天四层中期的强者也不遑多让,《周天星劫》的恐怖效果,已经在缓缓体现。

    “如今姜曜、田单等人估计被烦死了吧?!”

    想象到车水马龙的情况,剑殇心中暗想。但是,自己总不能一直待在静室不出去吧?

    “嗯?!”

    谁知,剑殇刚出静室,来到大厅,就看到戚姬、姜曜、田单等主将及各个管事,齐聚大厅,沉默一片,显然在等待自己出关。

    “主公!形势有点不对,半天来,没任何官员或外人前来拜府,与理不合!”

    疑惑之际,田单率先脸色郑重看向剑殇说道。

    “一个人也没?!”

    剑殇愣了下,疑惑脱口而出,连自己都立刻感受到情况不对,田单等人更别说了。

    第三更到……今天加班加点,困得厉害,影子去睡了!晚点没更新了,有也是影子半夜爬起来写的,大家别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