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吕氏姐妹

第三百八十三章 吕氏姐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雉姬?!”

    听到那清亮悦耳的声音,剑殇心中一突,意外想道。

    与此同时,一个身材修长窈窕,身披紫色薄纱,中穿桃红锦衣,内穿雪白衣裳的女子缓缓走入大厅,气势雍容华贵,孤傲冷清。容貌凤容鸾势,贵不可言。

    不是雉姬吕娥,又是谁?!

    “你怎么来了?这里可是大秦帝都,太危险了!”

    剑殇浓眉大皱看着盈盈走入的雉姬,脸露担忧问道。

    毕竟吕不韦已经陨落,吕氏一族已经被定为大秦帝国叛臣。而且自己如今正处于风口浪尖,这里又是曾经的白府,估计无数双眼睛正盯着武桓王府,雉姬冒险前来,实在太危险了!

    “想你!就来了!”

    雉姬迟疑片刻,白皙粉嫩的脸颊涌起阵醉人晕红,硬着头皮低声说道。

    以雉姬的心性,能说出这么番话,确实极为难得,可想而知雉姬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或许也有吕不韦陨落,心性不稳的因素在内。

    “……”

    听雉姬这么说,剑殇心中一凛,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凭心而论,剑殇对雉姬是有好感,但谈不上喜欢,更别说爱情了。主要是雉姬对剑殇也算颇为关照、关怀,让剑殇颇为感恩。

    其中虽然雉姬可能是吕雉的因素的影响很大,也有雉姬的强势性格并非剑殇喜欢的类型的原因。

    “父亲仙逝了……”

    见剑殇沉默,雉姬脸色一黯。语气沉重缓缓说道。

    但是,向来强势的雉姬,终究装不出其他女人“楚楚可怜,惹人呵护”之态,那高贵绝美的容颜,更多的是寻求安慰、依靠,显然是出自女人本性。至少雉姬不认为自己有何可怜之处,只是为父亲的逝世而哀伤而已。

    雉姬刚出声,剑殇顿时脸色一沉。心中颇为不悦。

    刚说“想念”,一开口就露陷了!

    此时,雉姬为何而来的目的。剑殇已经能隐约猜测到了。

    什么想念?什么相思?!

    强势清高的雉姬,根本就不是那种温婉柔和,儿女情长的女人,用美人计实在是用错方法了。

    不说剑殇身边有虞姬、戚姬等位列巅峰的顶级历史美女,还有高虹、华庭公主、孟青芙、花千黛等绝代佳人,美人计对剑殇不一定有用。

    光是雉姬本身,也不是施展美人计的合适人选。

    此时,剑殇心中还念着雉姬的一点情义和恩德,但心中的好感,却急剧降低。

    不说雉姬的出身。光是雉姬的未来的可能身份,终究还是比较现实功利的女人啊!

    跟她谈感情?会被卖了还帮她数钱吧?!

    “节哀顺便!对于逆天圣者的陨落,本王极为遗憾且哀伤。以我们一直以来的良好关系,如果凶手是任何异人、任何异人势力,本王或许可以为你父复仇。但凶手是公主府。恕本王爱莫能助,顶多本王可以代你向公主府府主讨回吕氏重宝……《吕氏春秋》!”

    心思剧转间,剑殇不待雉姬提出要求,便自觉率先说道,直接堵死了雉姬的后话。

    所谓丑话说在前头,免得等雉姬开口。剑殇再拒绝,就有损双方关系了。

    “嗯?”

    正情伤心哀的雉姬,听剑殇这么一说,不由得脸色一变,眼神灼灼看向剑殇。

    剑殇脸色一正,坦然与雉姬对视……

    一时间,广阔的大厅寂静一片,气氛凝重而压抑,似乎连双方的心跳声都隐约可闻。

    “如果妾身以三大商行之一的春秋商行为代价,让王爷为我父复仇呢?”

    正当剑殇感觉越来越压抑,有点受不了时。雉姬依旧紧紧盯着剑殇,语气平静缓缓问道。

    但是,那加促的呼吸,显示雉姬心中一点也不平静,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期待、紧张。

    “看来你没听懂本王的意思!以你的精明,应该清楚公主府的特殊性质。不说公主府全是女人,几乎聚集了异人群体中百分九十以上的女性精英,想要覆灭公主府,等若要跟整个异人群体为敌!光是公主府府主,本身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主席的独生女。等若是这个世界的帝皇之女,也就是公主。而且是没有皇子,只有公主一人的那种。本王毕竟是异人,虽然不用太顾忌,但也不能彻底撕破脸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剑殇心中暗叹,硬着头皮再次解释道。

    以剑殇所想,此次拒绝雉姬的话,双方的关系估计要彻底恶劣,甚至翻脸成仇也有可能。

    吕氏一族不比白氏一族,因为吕氏一族是商贾世家,拥有着三大商行之一的春秋商行,底蕴深不可测,异人比原住民还清楚商人的可怕。

    虽然吕氏一族消失,被大秦帝国通缉后,春秋商行的势力财富、人脉关系等急剧缩减,肯定大不如前。但秦始皇陨落得太快,加上急剧混乱的天下格局,如今除了关中,天下各处还听从大秦帝国号令者不知还剩多少,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春秋商行依旧是个极为恐怖的庞然大物。

    “是吗?既然如此,王爷为何还担任武桓王兼南巡御使,与天下异人为敌?!何况,据本宫所知,王爷可是击杀过公主府府主,更是亲手击杀过不少公主府精英,而死在武桓军手中的公主府成员,更是难以计数!”

    雉姬脸带冷笑,语气冰冷讽刺般说道。语气瞬间转冷许多,连自称都变了。

    “那是本王的事,与吕小姐何干?”

    剑殇本来就颇为不悦,见雉姬冷笑讽刺,顿时脸色一沉,毫不客气叱道。

    “嗯?”

    雉姬神情一僵,眼神不敢置信看着剑殇,性感樱唇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澄净精明的双眸,一阵泪眼迷蒙。

    一时间,雉姬放心冰冷一片,刀割般一阵阵的抽痛。

    没想到这么久以来,自己的所作所为,终究是一厢情愿。

    “一码归一码!南巡之事属于公事,阵营不同,立场不同,所谓沙场无父子,生死各安天命,自然没什么好说。但是,复仇就不一样了。何况,你应该很清楚,异人相对来说不死不灭,就算彻底谋杀某个异人又如何?她还是可以换个身份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复仇根本没必要!”

    看雉姬如此,剑殇心中一软,做了个深呼吸耐心解释道。

    毕竟,无论如何,雉姬终究对自己确实不错,略有恩德。便是拉拢到戚姬,也可以说是雉姬的帮忙,否则当时剑殇根本无法把戚姬拉拢在身边。

    因为当时的剑殇拿不出神兵级别乐器,也没有足够的财富购买,而花仙戚姬居无定所,谁知道再碰上得等到何年何月?

    “杀父之仇没必要报仇?王爷不是本宫,在这个世界可谓无父无母,自然无法理解本宫的心情!”

    剑殇话音一落,雉姬明显冷笑一声,颇为恼怒连声叱道。

    “嗯?!”

    听雉姬这么说,剑殇立刻双眼一眯,眼神转冷。

    不说这个世界,在另一个世界,剑殇如今也是孤身一人,并无直系亲属。对没享受到老年安乐的父母最为愧疚,自然对这个话题最为敏感,雉姬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春秋商行若是不够,加上妾身如何?”

    看剑殇神通大变,眼神冰冷恼怒。雉姬莫来由心中一怯,语气一缓说道。

    “你不是会读心吗?难道读不出本王的心意?”

    剑殇语气颇为不耐冷笑反问道,顿了下,不待雉姬再说,摆手极为烦躁恼怒,语气肯定接道:“复仇之事不可能,无需多说!本王累了,不送!”

    话落,直接转身,这是明显的送客之势,而且颇有不欢迎的意思在内。

    “自从初次见面后,妾身就从未对王爷读过心……”

    看剑殇如此,雉姬芳心剧痛,嘴唇咬得发白,声音沙哑细微缓缓说道,宛若呻吟。

    “呼……”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眼神一闭充耳不闻。

    剑殇很怕再跟雉姬继续谈下去,真会拍案而起,对一个女人横眉竖眼动怒,实在没多大必要,大不了不理会便可。

    “如此无情无义,功利现实的负心汉,姐姐何必跟他多说?早让姐姐别来了,姐姐就是不听!此一时彼一时矣,父亲陨落,我族失势,又被大秦帝国通缉!堂堂武桓王,如今正如日中天,对姐姐宛若面对蛇蝎般,避之惟恐不及,哪里还会在乎?”

    就在此时,一个清脆扰心,略显稚嫩的声音起。

    “你是谁?!”

    剑殇讶异转身,正看到一位容色绝美,身材欣长苗条,头戴燕尾形的发簪,身着浅绿色的罗衣长褂,看似双八年华,明显稚气未脱的少女走入大厅,不由皱眉问道。

    武桓军到底做什么吃的?连续闯入两人,自己竟然事先都不知道?!

    不说这里是白氏一族本来的族地白府,光是自身修行所在,就必须防御如铁桶般严格守卫。竟然任由陌生人出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

    那稚嫩少女嘴角一撇,粉腮鼓起恼怒且不屑偏头啐道,颇有连看到剑殇都恶心的意味。

    “吕蓉?!”

    剑殇却是眼皮一跳,颇为讶异脱口而出。

    吕蓉,华夏历史上第一位被封侯的女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