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农民起义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农民起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堂堂人类史上第一波农民起义军领袖陈胜、吴广,竟然是知足常乐,贪生怕死之人?!实在太令人失望了!见面不如闻名啊!”

    一个语气轻柔,却不尖不粗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清晰传入众人耳际,还寺庙内回荡不绝,宛若直接在众人脑际响起。

    “谁……”

    两位大内高手脸色一正,警惕看向寺庙门口厉声暴喝。

    话音刚落,一位星眸俊目,眉如新月,面如冠玉的花袍年轻人,宛若翩鸿从寺庙门口滑入大殿。

    “武林神话关门弟子张良?!”

    看着那足以让万里挑一的女人掩面泪奔的绝美面孔,一位俊朗大内高手手中宝刀一紧,讶异脱口而出。

    明显是男人,又拥有一张“千娇百媚”的面孔。

    除了名震天下,被异人尊为“谋圣”的武林神话沧海君关门弟子张良,没其他人了!

    问题是,张良怎么会出现在这?!

    “不对!张良修为深不可测,他只是先天中期!他是异人,肯定不是张良!你到底是谁?”

    另一位粗犷大内高手眉头大皱,眼神凌厉盯着那绝美俊男颇为失态,微乱问道,顿了下,神情一松冷笑道:

    “不过是先天中期修为,某家奉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免得自找死路!”

    “嗯?!”

    听到伙伴一说,俊朗大内高手则慎重得多。眼前之人确实是异人。

    但是,据说公认的天下第一异人的武桓王,修为境界也就先天初期而已,眼前的异人却是先天中期修为境界。

    看众人脸露疑惑慎重警戒,绝美俊男绽颜一笑,使得寺庙内众人心中一跳,有种神魂颠倒的错觉。却听他语气温柔醉人缓缓说道:

    “不用猜测了!在下天下第一异人势力……帝王府府主……魏无双!”

    “帝王府?!”

    陈胜、吴广、大内高手、壮丁等齐齐一愣,随即醒悟过来,根据异人的行为习惯。在某个强大角色崛起前先行辅佐是常有的事。

    如今看来,帝王府是看上陈胜吴广了!

    “不可能,根据情报。帝王府府主是个……并非你这般,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做什么?”

    俊朗大内高手心思一转,疑惑而又语气肯定盯着魏无双问道。

    身为异人群体顶级势力,帝王府并非碌碌无名的势力。此次两位大内高手负责监督、扼杀陈胜、吴广,并了解相关资料,自然也警惕异人群体横插一脚,也知道些帝王府的相关资料。

    如果眼前之人真是帝王府府主,以他的容貌气质,堪比张良,或者说比张良更柔美。情报中不可能忽略如此大的失误。

    “帝王府主,天下无双!何人假冒得了?”

    魏无双细眉一皱,语气不悦哂道,顿了下,似笑非笑缓缓说道:“想做什么?难道你们猜不到吗?第一步。自然是先杀你们……”

    “杀了我们?就凭你?”

    两位大内高手齐齐心中一凛,意外看着眼前这位大言不惭的异人,以魏无双的修为实力,单打独斗都很难赢得过他们任何一个,何况是一对二?!

    “嗯!”

    魏无双煞有其事点头应道,声音荡人心魄。温柔醉人。

    话落,手掌一翻,白皙手指间锋芒显露,化为流光射出……

    “喝!”

    两位大内高手大惊轻喝一声,腰际宝刀闪电拔出、斩落……

    “噗!噗!”

    极为细微的声响起,两位大内高手刚拔出宝刀,还没斩出,便神情一僵,眼露不敢置信的神色。

    便是那可挡刀枪劈刺的护体真气,也没起到丝毫作用。

    “怎么可能……”

    难以置信的呻吟声起,两人眉心间一点红出现,而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倒地,毙命!

    “好快……”

    陈胜眼皮一跳,惊骇与吴广对视一眼,齐齐脸色一变。

    寺庙众人,除却陈胜吴广隐约看到点端倪,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到两位大秦吏官忽然倒地毙命,类似暴毙,更没见魏无双出手!

    “延误行期!确实罪不至死,那谋害大秦吏官呢?”

    翻手间击杀两位大内高手,魏无双脸色平静,似笑非笑看向陈胜,聚气传音道,语气戏谑……陈胜吴广齐齐嘴巴蠕动数下,脸色颇为难看。

    依照大秦律法,谋害朝廷吏官可是株连的严重极刑。

    如果大秦朝廷认定大秦吏官的死跟他们有关系,不管他们或者那九百壮丁有没有出手,全都要陪葬,甚至连他们的村庄也会遭受屠戮。

    “你们之前的顾虑没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你们也太小看自己了吧?以两位名垂千古的身份地位,创人类先河的壮举,谁控制得了你们?别的不说,在下代表帝王府,承诺只要两位不负我府,我府绝对诚心辅佐两位霸业,绝不会横加干涉两者大事上的决策!”

    无视陈胜吴广两人难看脸色,魏无双自顾自郑重说道,顿了下,语气随意缓缓接道:

    “当然,两位也别心存侥幸,以两位的声名,加上大秦吏官已死,两位已经是弦上之箭,不得不发了!以两位能力,想必也看得出他们并非普通吏官吧?”

    陈胜吴广对视一眼,齐齐沉默不语。

    “涉哥!事已至此,反就反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涉哥所说,何况,涉哥即便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父老乡亲想想。如今大秦吏官暴毙,明显乃天意。即便涉哥投案自首。费尽口舌,朝廷也不可能听信如此诡异之事,只会认为是涉哥设计谋害!”

    此时,那鹰眼年轻人眼珠一转,神情认真再次深情奉劝道。

    “不知帝王府将如何辅佐我等起事?”

    心思剧转,陈胜暗叹了声,面无表情看向魏无双。语气冷静缓缓问道。

    “人力物力、势力财力。只要两位用得上,尽管开口!以我等异人的言辞来说,这叫投资。而非谋夺、操控!”

    魏无双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更显得较有说服力。顿了下,看陈胜还想开口。又迅速接道:

    “至于具体事宜,遵循我等异人口中所说的过程,照做便可,这是绝妙的方法,无需另外设想了!”

    “好!”

    别看陈胜是个好脾气的情义男人,一旦决定的事,也是颇为果断。

    何况,事已至此,陈胜已经没别的选择了。

    言罢,陈胜吴广两个屯长级别的小头目。便忧心匆匆地向九百壮丁告知两位大秦吏官暴毙之事,毕竟九百多人分布在破旧寺庙内,知道事情起因的仅是小部分人,知道大秦吏官死于魏无双之手的更是只有陈胜吴广两人。所谓天意令两位吏官暴毙的说法,倒是令人颇为信服。

    再加上众人行程因雨误期。一时间,破旧寺庙内人心惶惶。

    下午,连绵暴雨中的寺庙外河流,一条数尺大鱼主动跳上河岸。众人讶异拾到,如此天气,有条大鱼送上门进食。自然是莫大好事。

    谁知,一剥开鱼腹,竟然掉出副古朴卷轴,上面以古篆字写着“陈胜王”三个鬼斧神工的字体。

    众人哗然,加上陈胜的传说并不是什么秘密,纷纷惊奇不定看向陈胜议论不绝。

    便是魏无双,也是眼神怪异,颇为震撼不停看向陈胜。

    要知道,以异人的历史,那卷轴是陈胜吴广使人作假,塞到渔民所捕捉的大鱼鱼腹中,作假迹象一看便知,太明显了。

    而此次灵异事件,却是大鱼自己跳上岸,已经不能用人为来解释了,堪称神迹。

    “难道真是天意如此?”

    接到伙伴汇报时,陈胜脸色微变,嘘吁不已连声叹道,如此更让魏无双惊疑不定。

    不过,帝王府本来就是真诚与陈胜吴广合作,并非以操控傀儡的心态接触,魏无双虽然惊疑,却也是欣喜较多。毕竟这是好事啊,至少说明陈胜吴广好歹能达到异人历史中的身份地位,这对于帝王府来说,可是作用极大。

    入夜,暴雨依旧,雷动天下。

    “大楚兴,陈胜王!”

    噼里啪啦的雨打芭蕉声中,一阵明显不是人声的怪异声响在寺庙四方掠起,听上去似乎是动物的声音,难以分辨,可偏偏众人又听出了声音中的意思。

    气候恶劣,加上心绪茫然惊惧,好不容易睡着的九百壮丁惊醒,又是惊恐好奇,又是兴奋激动。

    片刻后,众人聚集到寺庙大殿,神情亢奋,崇拜敬仰万分围着陈胜吴广,使得两人一时手足无措,心态较差的吴广,更是有点脸色发白,脸颊冒汗。

    “不是装神弄鬼?!”

    寺庙之外,身形如鬼的魏无双,双手各掐着只娇小可爱的小狐狸,讶异惊疑喃喃自语。

    理论上说,系统不可能做这么明显的事啊!便是南巡之举,一切也是符合逻辑,顺应事实,系统并没做什么多余的事。

    陈胜吴广能惊动系统作弊吗?能比秦始皇地位高吗?

    “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藉弟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番激烈的议论及众人纷纷兴奋鼓动,陈胜脸色一正,站到众人前方,豁出去般高声喝道,声震庙宇,在大殿内回荡不绝……

    “伐无道,诛暴秦!我等反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陈胜话音一落,吴广紧随着振臂高呼。

    “反了!反了!”

    “伐无道,诛暴秦!”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一时间,群情激奋,震动庙宇,压过暴雨雷鸣的狂吼声萦绕不绝。

    史上第一波农民起义军,爆发!(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