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陈胜吴广

第三百七十四章 陈胜吴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月票380张加更!天啊,地啊!两天了就十几票,菊花都被捅烂了,兄弟姐妹们,你们忍心吗?

    ****

    大泽乡,归属蕲县,位于东刘村集南的枝疃沟西岸,因为沼泽遍地而得名,乃名传青史的所在。

    此时,天地间暴雨倾盆,雷龙咆哮,一副世界末日般的境况,自然也包含了大泽乡。

    “这该死的天气,什么时候结束啊!距离期限就剩三天了啊,如何赶得到?”

    九百多衣裳褴褛,粗布麻衣的青少年躲在荒废寺庙中避雨,每个都是披头散发,宛若落汤鸡般,再想到拖延期限的后果,顿时怨气四起。

    这是应“筑城令”而被抽调前往边疆建筑长城的队伍,因为来自各个村庄,共有壮丁九百人,全是穷苦百姓出身,由两名大秦吏官负责引路。

    “涉哥,还记得异人所说和你少时的豪言吗?”

    眼看已经来不及赶往指定地点,众人担忧抱怨,一名鹰眼狼目,赤脚狼狈的年轻人看向一位国字脸,浓眉大眼,高鼻阔口,颇具豪气的年轻人问道。

    “嗯?”

    那年轻人浓眉大皱,沉默不语。

    陈胜,字涉,阳城人,为人忠义厚道,颇得众人好感。

    “‘苟富,勿相忘!’这是涉哥所说,当时大伙嘲笑你,你还叹息‘燕雀哪里知道鸿鹄的志向啊!’。随后异人降世,从异人口中所知,涉哥乃帝皇转世,天生为了做大事而来,如今一切应验了!”

    见陈胜沉默不语,那鹰眼年轻人再次郑重说道。

    “……”

    陈胜脸色微变,心绪复杂。

    一切如异人所说,确实应验了。受诏筑城,因为陈胜为人而被大秦吏官暂封为屯长。而后抵达大泽乡,突遇恶劣气候。耽误行期。

    一切的一切,真如异人所说。

    别的事或许可以作假,但气候假不了啊。

    “难道……这真是天意?”

    回想之前遭遇,陈胜颇为感慨暗自叹道,顿了下,硬着头皮接道:

    “异人之话,岂可深信!所谓‘人定胜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点我一直坚信不疑。但事实并非异人所说那般啊!”

    顿了下,不待老乡多说,又迅速接道:

    “异人口中,我等造反,皆因大秦暴戾无道。但是,事实呢?圣上虽然一时受奸邪蒙蔽,却是及时醒悟,并非异人所说那般残忍暴戾。便是此次‘筑城令’,我等也是有俸禄可拿。便是误了期限。也不过是惩罚一番罢了,罪不至死!”

    说到这,又停顿了下。神情复杂叹息道:“如今四方蛮夷刚退,天下初稳,大秦功高至伟,并无什么过错。便是筑城令也是情有可原,确实是功在社稷,利在千秋。如武桓王所说,男儿在世,该当问心无愧。如果我等反秦,良心何在?天下人真的会呼应吗?到时不是自找死路?”

    “哎……涉哥什么都好。就是太仁义,不够果断!好吧,如涉哥所说,异人之话不可信。但是,如今乱世。若无异事,我等永远只是个最下贱的贫民,吃不饱穿不暖,身为男儿大丈夫,涉哥甘心吗?”

    听陈胜述说完毕。鹰眼年轻人一阵沉默,随后长叹一声,狼目闪烁暴戾凶芒,苦口婆心奉劝道。

    顿了下,又低声说道:“涉哥才华横溢,知道大秦律法,知道误期也罪不至死。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只要涉哥宣扬‘误期者斩’的口号号召,肯定从者云集,毕竟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

    “男儿大丈夫,如何能行如此卑鄙之事?这不是明显诓骗天下人吗?不懂大秦律法者,皆是贫苦百姓,于心何忍啊?”

    根据新出土的《睡虎地秦墓竹简》古籍记载,征兆子民筑城时,当时秦国律法规定“迟到三天到五天,斥责;六天到十天,罚一盾;超过十天,罚一甲”。原文为“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而且如果降雨不能动工,可免除本次征发,原文是“水雨,除兴”,还是比较理智且宽容的政策,并没后世所传那般暴戾而不讲情面。

    如此看来,其实当时秦国并没有“失期,法当斩”这样的规定。显然史记的载不符合真实情况,陈胜吴广的起义,其实是另有内情,只是后世无法考证前代史实,所以就自顾自篇了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

    陈胜脸色一沉,颇为不悦怒视鹰眼年轻人,厉声呵斥道。

    顿了下,终究不忍呵斥伙伴,苦口婆心奉劝道:

    “好吧,如你所说。异人所说一切应验了。但是,在异人口中,我等真能成事吗?不过是苟活数年罢了。如果我们不反,还不会几年内陨落,一反的话,就只剩短短几年时光,难道其中道理,你不明白吗?我等正当青年,三十而立,脚踏实地做人,我等不一定比别人差。人生之路刚刚开始,就为了短短数年荣华富贵而付出一生的代价,值得吗?”

    “值得!我也明白,是你不明白!”

    陈胜话语刚落,鹰眼年轻人顿时脸色一沉,五官狰狞失态脱口喝道。

    “嗯?”

    看伙伴变成这样,陈胜顿时脸色一沉,心中既失望又愤怒。

    “涉哥啊!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宁当凤尾,不当鸡头的谚语知道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听说过吧?人生短短几十年,为了一年荣华富贵,我宁愿以十年生命为代价!”

    看陈胜愠怒,鹰眼年轻人牙齿紧咬,强忍着鄙夷,苦口婆心再次劝道。

    “那是你,不是我!瓦片也有瓦片的精彩和价值,人生短短几十年,更应该珍惜。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更为灰暗堕落!”

    陈胜浓眉大皱,语气不悦连声应道。顿了下,语气严厉果断接道:

    “要反你反。如武桓王和邪妃所说,男儿在世,凡事该当问心无愧!大秦并非无道,我肯定不会反!”

    话落,自顾自转身离去,不再理会鹰眼年轻人。

    “呃……”

    鹰眼年轻人神情一僵,狼眼凶光毕露,如果不是打不过陈胜,恨不得立刻一拳打死陈胜。

    “如果不是我没你那气运,如果不是为了找替死鬼,如果不是为了享受几年就退隐享受生活。我还用得着跟你废话吗?管你死活!”

    鹰眼年轻人双眼喷火,心中怒不可赦,对陈胜极为鄙夷暗自骂道。

    “涉哥?!”

    陈胜刚恼怒走到一旁,一位英眉厉眼,身材健硕的年轻人期待、紧张看着陈胜喊道。

    吴广,字叔,阳夏人。虽有武勇,却孤僻自傲,性格狠戾果断,野心颇大。再加上从异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将来,更为狂傲清高,因此并不受人所喜,远不如陈胜令人拥戴。

    “同样的话不用了!要反你反,为兄肯定不反。反正你也是异人口中的主角之一,效果依旧!”

    不待吴广多说,陈胜直接摆手阻止吴广的话,率先郑重说道,堵死吴广的后话。

    “……”

    吴广暗叹了声,沉默不语。

    吴广并非傻子,反而颇为精明,自己的人缘自己清楚。自己毕竟不是陈胜,如果他号召的话,不说能有多少人响应,说不定还有人杀了他向大秦报功呢。

    “兄弟!我们是比较谈得来的人。以兄弟的性格和能力,走上正途,小则一方侠客,大则封侯拜相;走上歪途,则是遗臭万年,不得善终。说句心里话,不管异人所说是真是假,如果是真,就算我们达到了异人所说的成就,那也说明我们辉煌不了几年;如果是假,你认为以无权无势,一无所有的我们,能掀起多大浪花?不过是为别人做嫁女罢了。醒醒吧!兄弟!”

    看吴广并非其他那般现实功利,陈胜心思一转,拍了拍吴广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

    “嗯!”吴广心中一凛,恍然大悟语气低沉应道。

    “说实话,我是人,不是神!如果真能成事,不用别人说我也会自己做。有好日子过,谁想过苦日子?但是,人,终究要现实点。人死灯灭,不管我们做了之后,后世如何流传,我们也不知道。而我们做了后,极大可能成为傀儡,被别人利用,能否享受到生活都很难说。既然如此,为何不珍惜现在呢?”

    看吴广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只是情绪颇为低落,陈胜暗叹了声,再次说道。

    “明白!”心思剧转,吴广苦笑了声,叹息应道。

    “咯、咯、咯……”

    就在此时,一阵荡人心魄,却听不出是男是女的笑声从天而起,在破旧寺庙中掠起,宛若四面八方同时响起般,根本听不出生源在哪。

    “什么人?!”

    一阵震耳嗡鸣,语气竟然的暴喝声起。

    寺庙内众人大惊,九百民工迅速聚集起来警惕,唯一配备武力装备的两名大秦吏官,直接手按腰际百炼刀,背脊发凉,眼神犀利戒备盯视各方。

    与此同时,两股先天后期的恐怖气息掠起,瞬间笼罩整座破旧寺庙。

    身为反秦的第一波起义军首领,陈胜吴广早就在大秦帝国的监视中。

    这两名“大秦吏官”,其实并非普通吏官,而是接到特殊任务,乔装打扮而至,打算暴起发难,扼杀两位起义军领袖的大内高手。

    ***

    大家猜测下接下去的情节,猜中加精奖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