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歪打正着

第三百四十九章 歪打正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剑殇话音一落,周围众人不由得一阵沉默。

    事实确实如此,博浪沙之后,若是秦始皇没有陨落,天下间几乎没什么能威胁南巡大军的个人、将领或势力了,是否继续南巡之举确实不重要了。

    “王爷率军突围,总得有人殿后,末将已老,死不足惜,就由末将率军殿后吧!”

    沉默间,白发苍苍的王龁忽然语气沉重说道。

    “这是命令,本王的军令,不是在跟你们讨论!”

    剑殇脸色一正,看向王龁语气严厉呵斥道,顿了下,盯着王龁沉声问道:“王老将军想违抗军令,忤逆圣上口谕?!”

    “末将不敢!”王龁并不生气,反而颇为感激连声应道。

    武桓王此举,明显是在珍惜他们的性命,不想他们陨落沙场。否则的话,有人殿后总比没人殿后的好。

    “立刻执行军令!”

    剑殇再次吩咐道,随即看向前方战场。

    此时,凶狼骑和魏武卫依旧在冲击江东阵营,双方激战正烈。但是,江东义士依旧有三千多人,在项羽、龙且、季布等猛人的率领下,加上刘邦撇下的势力,异人群体和江湖群体,武桓王军想要覆灭江东阵营,却也没那么容易,短时间内肯定做不到。

    再看向混乱战局中宛若局外人茫然独立的曼妙身影,盈盈俏立如处于淤泥中的莲花,显得颇为另类,与战场格格不入。

    “妙戈!”

    剑殇高声喊道,引得虞姬、项羽、龙且及众人一阵侧目。

    特别是虞姬,看向剑殇的眼神复杂且茫然,痛苦中又夹杂着点期待、疑惑。

    “保重!”

    剑殇朝虞姬点了点头,再次高声喊道。

    随即做了个手势,天狼战旗迎空摇曳,正围攻江东阵营的凶狼骑、魏武卫等迅速如潮水般撤回剑殇周围,排兵布阵。

    虞姬神情一凛。张嘴无言,终究缓缓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或许!真的有缘无分吧!”

    虞姬芳心纠结,有阵淡淡的疼痛,本来还期待着剑殇的挽留,谁知道等来的是“保重”。虽然虞姬知道这是剑殇怜惜她,不想她背叛家族、江东,却依旧极为失望。很复杂的心理。

    此次虞姬从江东万里迢迢赶来,却没机会接触剑殇,连靠近都没。而且一直处于对立面,让虞姬一直饱受煎熬,帮哪方都不行,只能宛若局外人般孤寂独立。

    “嗯?!”

    激战中的项羽、龙且等人忽然失去对手,不由得齐齐一愣,看向远处的武桓王剑殇,又看向旁边的虞姬。顿时一阵沉默。

    “他们要突围了!”

    遥看四周,龙且语气颇为肯定说道。

    “突围?!”

    项羽脱口而出,抬头看了看半空散仙战局。又看向远处百川归海般聚集而至的南巡大军,与及潮水般追杀南巡大军的无数军队。

    “始皇之战,他们根本插不上手,只会徒增伤亡。不过,这肯定是武桓王的命令,大秦老将即使无法帮上秦始皇,也会宁死不退,不会丢下结局未知的秦始皇突围!”

    龙且沉思了下,出声解释道。

    “少将军!那我们……”季布来到项羽身边。颇为不忿问道。

    就这么撤走,这些江东义士自然不甘心。此次到来,基本没做什么,反而伤亡惨重,一万多人就剩三千多。连暂时拉拢的盟友,也丢下他们自己跑了。

    “既然武桓王不想再打,就别再打了。武桓王军人多势众,兵多将广。我们就剩这三千多人,继续打下去也奈何不了他。徒增伤亡!”

    虞姬迟疑了下,出声插言道,语气幽幽,带着浓浓的厌烦疲惫的味道。

    现在,虞姬有点后悔来博浪沙了。

    如今她只想返回江东,返回家族,即便饱受相思之苦,也比如今夹在武桓王军和江东阵营之间,饱受折磨的好。

    项羽双眼一眯,心中愠怒而沉默,随即朝龙且偷偷使了个眼色,心中不忿嘀咕:

    “虞姬这说的什么话?!说得好像是武桓王放过他们,他们根本不是武桓王的对手一般……”

    虽然,项羽理智上也这么认为,却肯定不会承认。而且,虞姬这是第一次以“我们”来称呼江东阵营,项羽暗喜之余,更不想让虞姬小看……

    “哎……”

    和项羽从小一起长大的龙且,一个眼神就能看出项羽心思,不由暗叹了声,看向虞姬,狠心顾作不忿高声质问道:

    “武桓王想打就打,想不打就不打!当我们是什么?我们如何向陨落博浪沙的上万江东好男儿交代?如何向江东父老交代?”

    “对不起了!”

    说话间,龙且心中暗自向虞姬道歉。

    理智上,龙且也不想继续跟武桓王军打下去,要打也选择南巡大军,跟武桓王军死磕有什么用?根本没有胜算!

    但是,女人就是女人,虞姬不出声还好,虞姬一出声,就像是激将般,原本项羽可能不想打,如今却不打不行了,否则不是自认不如武桓王?

    女人不懂男人心,男人同样不懂女人心。

    龙且以局外人的看法,自然清楚虞姬所说是事实,也没小看江东阵营或项羽的想法,但项羽会那么想吗?

    “继续打下去,只会伤亡更多,甚至全军覆灭。此次战局,跟我们根本没关系,何苦来由……”

    虞姬柳眉大皱,语气颇为恼怒连声应道,说到最后,不由怅然若失,说不下去了。

    此次博浪沙之战,确实跟江东的项氏一族的势力没关系,却是虞姬说要来,项羽“听从”她的话而到来,才导致眼前情况,这让虞姬极为愧疚。

    “人数虽少,却都是精锐,覆灭武桓王军自然不可能,却可以刺杀武桓王。何况,蕴龙郡就在大别山。如果能在此处重创或击杀武桓王,我们过江的难度和起义的危险会减少许多!”

    龙且心思剧转,硬着头皮辩解道。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层呢!”

    龙且话音刚落,季布不由眼神一亮,脱口说道。

    便是项羽、虞姬等江东众人也齐齐一愣,之前大家确实没想到这点。

    从地理上看,蕴龙郡原本属于衡山郡,而衡山郡毗邻九江郡。正好堵死了身处会稽郡的江东势力过江之路。经过此次南巡,武桓王肯定势力做大,如果让武桓王坐拥衡山郡、九江郡,江东势力就真的会被堵死在角落里了!

    所以,就算摒除项羽、虞姬和武桓王的恩怨情仇。从霸业上看,江东阵营此次可有可无的“凑热闹”,毫无意义的争风吃醋,还真歪打正着了!

    “……”

    虞姬张嘴无言,毕竟龙且说的也是事实。这才是身为江东少将军的项羽该做的正事,而且不得不做,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啊。

    “范先生所说的机遇,不会就是指这个吧?”

    想起亚父范增的话,项羽心中若有所悟,不由暗自嘀咕着。

    因为范增虽然很支持他追求虞姬,却肯定不会支持他跟武桓王争风吃醋。

    范增一举一动,都是出自公心,从大局出发,不会纠结于个人情感,更不会为项羽的私人感情事而置江东义士于险境。这点项羽很清楚。

    所以项羽很敬重范增,尊为亚父,却不怎么喜欢,私底下认为范增不配为“父”,没真正为他这个“子”着想。

    想到这。项羽不由看向龙且,却发现龙且自己也愣住了,显然跟项羽想到一块去了。

    其实龙且就是绞尽脑汁编了个借口,也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言,会道破范先生的谋划。之前还想不通范先生的机遇到底指什么呢,跟项羽一样认为此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能……不打吗?”

    看项羽、龙且等人反应,虞姬硬着头皮颤声问道。

    “很抱歉!我什么事都能顺着你的意,但是,这关系到江东大业,机遇难逢,如果我不做,如何对得起叔叔?如何对得起江东父老?如何对得起陨落的上万兄弟?我不能这么自私!希望你能体谅!”

    项羽脸露痛苦,又带着浓浓的歉意,看向虞姬苦笑沉声说道。

    “随你们吧!你们的事,妾身管不了。但妾身还是不会出手……”

    虞姬惨然一笑,心中剧痛,颇有看破红尘,不理世事的味道。因为她不能让武桓王不杀江东义士,自然也不能不让江东义士刺杀武桓王。

    “这个自然!我能理解你的处境,放心吧!有我在,没人敢说你什么。你可以不参与,我让项休、项永他们保护你先走吧!”

    项羽心中咯噔一声,颇为恼怒,却硬挤出个苦涩歉意的神情,溺爱看着虞姬柔声说道。

    “谢谢!”

    虞姬心中一软,低声应道,为项羽的偏爱、谅解、无条件的痴迷而感动。

    如项羽所说,因为他在,没人敢说虞姬说什么,却不表示他们心中不会责怪虞姬,可想而知项羽需要背负的巨大压力。

    顿了下,看向正等待大军聚集,看上去还真像要突围的武桓王,虞姬语气复杂缓缓说道:“不用了!妾身能保护自己,你们更需要他们!无论行动成败,妾身也想亲眼看看……”

    刺杀武桓王,那是何等凶险的行动?!江东义士本就数量不多,哪能再为了她而浪费强者?!

    再则,不管江东的刺杀行动能否成功,虞姬也没法做到无视,既不想看着江东义士身死沙场,也不想看到武桓王被杀,很复杂的心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