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三十三章纷乱的夜

第三百三十三章纷乱的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无妨!哀家本名姒盼青,估计王爷是目前天下间第一个知道哀家真名的人,连政儿、吕相国、天龙和长孙等也不知道。不过,此次过后,哀家会恢复本名,或许会回越国隐居,如果王爷将来听到这个名字,那就是哀家了!”

    “姒盼青,期盼越国能长存的意思,可惜……哀家八岁那年,楚国灭越。因为哀家天生媚骨,又善舞善剑,被选为舞姬。”

    “后来,赵国势大军雄,楚国为了讨好赵国,便把哀家在内的百名舞姬送到了赵国,那一年,哀家十三岁!”

    “到达赵国时,在一次宴会上,春秋商行之主,当时名噪天下的大商家吕不韦,看中了哀家,讨要了过去,那一年,哀家十六岁。”

    “而后一年半,可算是哀家懂事以来,过得最平静最轻松的日子。”

    “一次宴会上,当时在赵国王都邯郸当质子的秦王孙赢异看中了哀家。因为赢异是当时秦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吕不韦不敢拒绝,便把哀家转送给了异人(这是秦庄襄王的名字,不是玩家的意思),那一年,哀家十七岁!”

    “第二年,生下了政儿……”

    “可惜,异人是秦太子安国君庶出,并不得宠,身如浮萍而无法自主,所以被当成了质子。生活清苦,若非大商家吕不韦接济,连一日三餐都难以保证。但是,日子虽然不好过,异人却对哀家很好,清贫而相和,如果不是身为质子的话,日子还算平静。这种日子过了十年……”

    “第十年。秦国强势崛起。在太皇太后华阳夫人的运作下,异人被接回了秦都咸阳。并立为储君。昭襄王不久病殁,安国君嗣位,即秦孝文王,异人理所应当地当上了太子,哀家自然是太子妃。那一年,哀家二十七岁!”

    “可笑的是,哀家一个令人唾弃的卑贱舞姬,如何能成为太子妃?哀家也劝过异人,但异人重情义,坚持己见……”

    “一年后。孝文王薨。异人终于登上了王位,为庄襄王。华阳夫人为皇太后,政儿为太子,因为哀家的出身问题,异人终究不敢冒大不韪立哀家为后。那一年。哀家二十八岁!”

    “两年后,异人驾崩,政儿登上了王位,那年,政儿才十三岁。哀家‘如愿以偿’当上了太后……”

    ……

    时光如水,月华亦如水。

    剑殇静静听着太后赵姬诉说,虽然赵姬的语气很平静,好像在说别人。剑殇,或者任何人。却能清晰感受到太后赵姬一生的曲折悲苦。

    不过,赵姬言语中,有很多避而不谈的话。倒不是不尽不实,而是赵姬简单掠过不提。

    比如秦始皇的身世,比如吕不韦为什么轻易把宠爱的赵姬送给异人,难道大商家吕不韦真会忌惮一个落魄的质子?扯谈。

    当然。虽然赵姬说的很简单,其中的曲折苦难,心血付出肯定很多。

    比如当舞姬之时,与异人清贫生活之时,返回咸阳之时,如何当上太后等等,这些都非常人所能做到,何况是媚惑苍生的赵姬。

    “后来呢?当……”

    等了片刻,见赵姬没再出声,剑殇不由出声问道,接下去,就是剑殇错过的嫪毐之事了啊?

    话落,剑殇不由心中猛然一抽搐,张嘴无言……

    风情万种,魅惑苍生的赵姬,如今脸色平静,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宛若月夜仙女,而非魔女。

    只见,那细长妖娆的眼角,在月色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那是赵姬的泪花。

    在月色下,显得多么晶莹剔透,多么光辉多彩?!

    “哀家‘如愿以偿’当上了太后……”

    回想赵姬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特别是语气加重的四个字,剑殇若有所悟。

    或许,这是思念回忆的泪花?!

    或许,这是懊悔自责的泪花?!

    或许,这是悲苦哀怜的泪花?!

    或许,这是无奈且无力的泪花?!

    可以肯定的是,不管赵姬如何当上太后,如何以一个人人唾弃的卑贱舞姬的身份,当上太后,绝对不比沙场拼杀容易。

    而且,与异人过了十年清贫的相濡以沫的夫妻生活的赵姬,对异人肯定有感情,而且不浅。

    “后来的事,王爷肯定清楚,说不说都一样!”

    赵姬丰盈手臂一挥,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泪花,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呃……”

    剑殇错愕了下。

    不过,跟情夫的事,貌似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两人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剑殇自觉转移话题,颇为期待连声问道:

    “此次南巡之后,如果你回故地之后,如果不想留下,蕴龙郡欢迎太后的到来!”

    “然后呢?继续参与天下之争,为王爷卖命?”

    赵姬似笑非笑看向剑殇,缓缓问道,顿了下,幽幽叹息道:“这么多年了,还不够吗?”

    “微臣不是这意思……”

    剑殇脸皮一烫,颇为尴尬讪讪说道,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话很无力。

    想想也是,以赵姬的修为实力和能力,加上之前两位宦官的恐怖实力,大可笑傲山林,安享晚年,确实没必要再涉入复杂黑暗的历史舞台了!

    如赵姬所说,已经在历史舞台上转了大半生,不够也累了。

    身为女人,成为太后已经是终点,还奢求什么?!如今的原住民女子,可没成为女帝的想法,何必去浪费那个心神精力。

    “回想生平,是他……吕不韦,把我拉出了火坑……而后又推入另外一个火坑。哀家真不知该感激他,还是恨他!”

    幸好赵姬并未得势不饶人,而是直接转移话题,莫名其妙缓缓说道。

    “嗯?”

    剑殇疑惑看向赵姬,不知道她突然提起这个干嘛?

    不过。回头想想,以吕不韦的心性。博浪沙之战,身为八大散仙之一的吕不韦,肯定会出现,全力以赴。

    一个是纠缠一生,恩怨难分的男人,一个自己的亲生儿子……

    “哀家的生平,你也听到了?越是精明的女人,越不会幸福。对我们女人来说,平平淡淡才是真……”

    剑殇心中剧转间,赵姬再次缓缓说道。极具磁性的声音。在昏暗夜色中萦绕不绝,引得后方众护卫随从等一阵躁动。

    这话,明显不是对剑殇说的……

    “难道是花千黛?!太后赵姬还认识花千黛?”

    心思剧转间,剑殇迅速想道。

    此时邪妃花千黛的纠结悲苦心思,还真跟赵姬差不多。

    因为。博浪沙之战,是花千黛的父亲和武桓王的生死之战,虽然对上的可能性极小,却是敌对关系。

    加上刘邦的关系,武林神话亲手击杀武桓王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反而很大。毕竟异人死一次不会真正死亡,只是代价巨大而已,花千黛依旧能把剑殇当炉鼎!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以哀家跟你们吕氏的关系。哀家没有女儿……你的性子跟哀家很像,不希望你步入哀家的后尘……”

    观察四周,啥都没发现,便是后方警惕的护卫随从等,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赵姬却看向前方芦苇,语气叹息缓缓说道。

    “嗯?感情赵姬之前那么多的话语。不是说给我听?”

    剑殇眼皮一跳,心中怪异想道,有股莫名的失落……

    太没存在感,太没魅力了!

    自作多情了!

    “沙、沙、沙……”

    等待片刻,前方数十米处的芦苇一阵摇晃,一道曼妙身影缓缓出现……

    身材修长窈窕,身披紫色薄纱,中穿桃红锦衣,内穿雪白衣裳的女子,气势雍容华贵,孤傲冷清。五官凤容鸾势,贵不可言。

    不是吕氏一族大小姐雉姬,又是谁?

    “是她?!”

    剑殇眼皮一跳,心中颇为意外疑惑,确实很意外。

    毕竟,如今大秦帝国正满天下找消失的吕氏一族,为南巡大军,也为了吕氏一族不得离都的抗旨重罪。

    雉姬忽然出现在这,就在准备决一死战而强者云集的南巡大军旁边,可谓胆大包天了!

    “回去!”

    猛烈破风声起,太后赵姬凤眉一条,转身朝冲到附近十数米处的护卫随从呵斥道。

    那些宫女宦官齐齐抽身后退,高龔、田莽、李同等将领及贴身护卫则迟疑看向剑殇。

    剑殇挥了挥手,高龔等将领和护卫迅速退走,连太后赵姬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无踪了。

    “普天之下,能杀得了哀家的人,应该没几个!”

    回想之前赵姬自信的话语,剑殇不由心中惊骇,之前还以为赵姬说的是她的魅力,意思是没人舍得杀她,看来不是啊?!

    能击败无数对手,让儿子登上王位,能以舞姬身份成为太后,确实不能小觑!

    越女善剑,善舞也善武。

    估计太后赵姬的修为实力,不比那些传奇人物差多少,甚至可以比拟邪王赵高也不一定,否则以邪王赵高的狂傲自我和心狠手辣,为什么不敢招惹太后?!

    “你怎么来了?”

    沉思了下,剑殇大步前行,自觉来到雉姬身前,语气关怀忧虑问道。

    “嗯!”雉姬轻轻应了声,沉默。

    时间流逝,沉默、沉默……

    两道身形,就这么一直站着,谁也不说话。

    “我走了!”

    眼看圆月西偏,南巡大军后部已经过去。雉姬幽幽说道。

    “那不是你的战场,你别参与,也别出现!”

    剑殇心中汗颜,不由脱口而出。之前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越想说,越说不出口。

    “嗯!”

    芳踪飘渺无踪,一个应诺的声音回荡不绝……

    芦苇摇曳,沙沙作响。

    宛若平静的心湖,荡漾起阵阵涟漪……

    ******

    再来一章,难道还不能感动你支持?!拜求月票、自动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