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唇枪舌剑

第三百二十四章 唇枪舌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呃……”

    魔帅钟玄嘴巴张了张,一时语塞。

    扪心自问,如果他受创之时被偷袭,肯定也是事后报复,灭门是理所当然,如果做得到的话。

    “无知小辈!何需跟他浪费时间?!”

    森罗鬼帝不耐烦眉头一皱,不屑哂道。话落,随手一挥,一阵蚀骨噬魂的阴风刮向剑殇。

    “砰……”

    辛元子一指点出,火借风势爆发,使得森罗阴风霎那化为虚无,皱眉说道:“小辈仗义执言而已!罪不至死!”

    “哼!鬼谷行事作风,天下皆看在眼里,动则杀人而无视正义人性。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灭门之事,实乃大快人心之心,此乃善举,何来滥杀无辜之说?”

    剑殇劫后余生,顿时满脸不忿高声嚷道。

    “是啊!太过分了,风云剑不过说出事实而已!”

    “就是!鬼谷本来就是声名狼藉,灭之活该!”

    “嘘……休得胡说!据说鬼谷乃天言真人的道统!森罗鬼帝乃鬼谷传人!”

    “什么道统?!什么传人?!不过是个被逐出门前的杂役弟子罢了!”

    ……

    江湖武林,向来不缺少热血和八卦之人,森罗鬼帝此举,顿时引起不少人同仇敌忾,议论不绝。

    如此,更增强了风云剑的说服力。

    “晚辈斗胆!道心宗向来为名门正派,更是道家代表。前辈乃名传天下的正道领袖,与如此邪魔歪道为伍,不分青红皂白围攻一蒙冤女子,实在令人扼腕叹息,甚至有所误会!”

    周围议论纷纷之际,剑殇不忘郑重其事朝辛元子拱手奉劝道,大有苦口婆心的意味。

    “呃……”

    听到风云剑这么说。再次有不少人错愕,包括辛元子在内。

    区区江湖小虾米,竟然教江湖传奇如何为人处事?!

    “照小辈所说。那邪妃倒真是武林圣女了。不知黑雾林惨剧又该如何自圆其说?”

    裂天尊者颇有兴趣看着剑殇,似笑非笑缓缓问道。

    “请问前辈,何为自圆其说?!”

    剑殇心中一凛。疑惑看向裂天尊者反问道。顿了下,迅速自顾自接道:“晚辈所说,全是凭心而论,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绝非道听途说或妄加猜测。绝对经得起任何对质,何来自圆其说呢?”

    “是吗?那你说说黑雾林惨剧的真相吧!”

    裂天尊者眼神一寒,考虑到辛元子和声名等因素,硬忍着语气平淡问道。

    “真相如何,晚辈不敢妄定!仅以晚辈亲眼所见。便是混战之际波及造成,其中大半是武桓王所杀!”

    剑殇一时没想到裂天尊者为什么这么问,也没时间多想,心思剧转间迅速应道,反正尽力帮邪妃花千黛开脱就对了。

    “小辈就是小辈!黑雾林惨剧。明显出自《粉红神策》之手。当然,《莲花宝典》也能做到相同效果,却只有邪王能做到,何来混战波及和武桓王击杀之说?”

    裂天尊者脸色一沉,沉声呵斥道,顿了下。看向辛元子等人接道:“难道诸位还没看出这晚辈在插科打诨,胡搅蛮缠吗?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此人说话不尽不实,故意偏袒却是事实!”

    “等等!”

    辛元子等人齐齐心中一凛,脸色颇为难看。剑殇愣了下,暗呼要遭,迅速高声喊道:“前辈的意思是,这不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因何肯定?以晚辈多年江湖生涯,类似杀人手法栽赃的事见得多了,相信以前辈睿智及丰富经历,不至于不清楚吧?”

    “呵呵……既然小辈不死心,那就且看……”

    裂天尊者眉毛一挑,随手一挥……

    “哧……”

    凌厉破空声起,一道金色光线贯穿剑殇身旁高台,洞口细如针眼,深不可测。

    “这便是本座证据所在,能造成如此效果者,唯有《莲花宝典》及演变而来的《粉红神策》。不说天下间是否有人能制造出黑雾林那般规模假象,在场有人能做到同样效果。本座就承认小辈所说是事实!”瞥了眼剑殇,裂天尊者淡淡说道。

    “呃……”

    全场错愕,疑惑顿起。

    事实胜于雄辩!

    风云剑要事实,裂天尊者就给他个铁证。

    要知道,裂天尊者以犀利攻击闻名,即便以裂天尊者的手段,也很难达到《粉红神策》的效果,其他人更别说了,何况是制造死亡三四千人的惨剧假象。

    “哈哈……前辈看晚辈修为实力如何?能否做到相同假象?”

    心思剧转间,剑殇仰天大笑问道。

    “修为实力?!后天八层左右,至于做到相同情况……”

    裂天尊者眉毛一挑,仔细看了眼风云剑说道,话未说完摇头,明显认为不可能。

    “铿……”

    裂天尊者话音刚落,一阵清凉悦耳的宝剑出鞘声起,一道寒芒掠起……

    “噗……”

    寒芒之间,一道光线射出,裂天尊者凝聚力量击出的石洞旁边,出现一个类似的针洞……

    “咔嚓……”

    宝剑归鞘,剑殇看向裂天尊者问道:“不知前辈是否言而有信?”

    “咦?!”

    裂天尊者双眼一眯,疑惑看向剑殇半响,百思不得其解皱眉叹道:“好有趣的小辈!”

    却不当场承认风云剑所说是事实,至于内心怎么想,就没人清楚了。

    便是辛元子、森罗鬼帝、魔师等人,也是满脸疑惑,因为这点来说。他们自然能做到。但是,需要颇为专注、刻意,绝无法像眼前的“江湖小虾米”这般随意。

    “是他?!”

    看到风云剑出剑及那道光线,原本疑惑而保持沉默的花千黛,双眸一亮,眼神复杂看向风云剑,心绪如浪。

    与武桓王相处数天。加上亲眼看到武桓王领悟剑之精髓,见识到武桓王的剑法造诣。

    风云剑出剑且凝出光线的霎那间,花千黛就认出来了。这是纵heng奥义加武神心经模仿的效果。

    “他如此忍气吞声,就为了帮我洗脱罪名?甚至不惜把黑雾林惨剧的恶名背负在身?或许,声名狼藉。被认为嗜杀残暴的武桓王的凶名,就是这么来的吧?”

    想到这,花千黛娇躯微颤,复杂难明。

    在花千黛心中,武桓王是刻意乔装打扮前来为自己洗脱罪名,甚至为此自认小辈,忍气吞声,自然不会是适逢其会。

    这是何等情义,何等心思啊?!

    回想自己所知的武桓王的事迹,除了下令驱逐、击杀靠近南巡大军的江湖人士和异人。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灭绝人性的事?

    武桓王杀人虽多,却都是沙场之战或被逼而为(北地屠杀、帝都血夜等事),自然不能算在内。

    爱屋及乌,当一个人认为一个人好时。自然什么想法都往好里想,什么错误都能体谅。

    如此想法,让被天下抛弃、被江湖抛弃、被家抛弃、被父亲抛弃的花千黛,有种溺水人抓到救命草的强烈激动、温馨、信赖。

    “你走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本宫到来时,早有心理准备了!”

    心思纷乱间。花千黛暗叹了声,眼神复杂看向“风云剑”幽幽说道,大有“断肠别情郎”的味道。

    无论如何,深受武林神话沧海君教育的花千黛,终究不想给父亲、给沧海山庄抹黑。

    即使当不了武林圣女,她也不想真正成为“武林叛徒”!

    别说如今无数江湖人士和异人环围,只是五位传奇人物在此。一旦被发现真实身份,他根本没幸存的可能,估计死得比她还快……

    “呃……”

    果然,一听花千黛语气,不少心思如鬼者,齐齐心思一凛,疑惑看向风云剑。

    “这傻女人,不出声没人当你是哑巴!”

    剑殇心中暗呼要糟,随即脸色一正,大义凛然看向花千黛高声喝道:“天下人管天下事!虽然在下仰慕圣女已久,给圣女造成不小困扰!但凡事仅凭本心,凡事但求问心无愧!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仰慕我已久?!”

    听到剑殇所说,花千黛明显神情一愣,心绪如浪翻滚。

    一直以来,花千黛对于武桓王都是怀着“知己”之心,还真没往男女方面想。

    如今,武桓王却捅破了这层纸。

    世间无数误会,无数负心汉,无数无情人,就是这么产生……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怎能恩怨不分?怎能违背良心?

    问天!问地!

    问心无愧,即使代价不菲!

    对得起自己,也就不必说后悔。

    只要做得对,就是最大的安慰!”

    唯恐花千黛又搞出什么幺蛾子,剑殇身躯一挺,语气坚定,视死如归高声嚷道。

    “嗯?!”

    看风云剑如此,在场无数人齐齐心中一凛,讶异佩服看向那几乎必死的身影。

    无论如何,光是这份坚持原则的胸怀,确实足以让任何人心生敬佩。

    即便是不屑、鄙夷之人,也无法否认。

    “咦?!这句话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啊?”

    寂静氛围之中,有个疑惑的喃喃自语声起,起初并不为人所知。随即蓦然高喊:“我记起来了!这句话是武桓王所说,当时我身边的一位江湖人士也跟着念了一遍,他不是风云剑,风云剑已经被杀了!”

    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忽然冒出的话语,宛若炸弹在广场炸起,顿起引起全场关注……

    “我可以肯定!他肯定不是风云剑。在我被杀前,亲眼看着风云剑眉心被光线贯穿而亡。风云剑不是异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

    月票!月票!!!!这个要提醒,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