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邪妃本色

第三百二十二章 邪妃本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原武城,原阳县西部第一个乡镇,原本只是微不足道的无数小城级别城池之一,却因为邪妃和南巡两个字眼,成为天下瞩目的焦点,英雄齐聚。

    经过三天多的徒步赶路,剑殇和江成、夏林、蔡寻等江湖伙伴,来到了原武城。

    此时,南巡大军已经进入原阳县,到达杨庄附近,距离原武城不过百来里路程。

    当然,南巡大军只是经过原武城,并不会在如此小城停留,顶多就是相关队伍补充下后勤,可能连进城都不会,而是沿着官道保持速度行军。

    原武城中心地带,人山人海,人声鼎沸,聚集的武林人士、异人等,几乎挤满原武城,数量何止十万,已经远超小城级别基地的人口基数。

    数十米高台上,被邪妃花千黛追杀得不敢露面,连老窝也不敢回的晓天散人、灭魔散人、舞阳姥姥、铁杖翁等数个江湖巨擘,端坐太师椅,闭目养神。

    “风云大哥,你在找什么?”

    剑殇等一行人挤进摩肩擦踵的人群,静待着事情发展。夏林看“杜子车”不停左观右望,不由疑惑追问道。

    “没什么,看有没有熟人!”

    “杜子车”随口应了声,随即眼神一亮,撇开夏林等人,拨开人群朝一位披头散发,身穿麻衣布鞋的人挤去。

    “仁义礼智!”

    来到那人身边,伸手刚要拍那人肩膀。引得那人警惕回望,不由低声说道。

    “义字当头!”

    那混在人群中的义墨弟子,脸色讶异打量了下杜子车,低声应道,对上暗号。

    剑殇身躯一俯,领口中露出半截晶莹剔透,碧绿如竹的竹棍……

    “义墨传承至宝青玉棍!”

    那义墨弟子呆滞看向剑殇袖口。随即眼神一亮,极为激动、兴奋就要躬身。

    “本王在此,马上汇报!”

    剑殇眼疾手快按住那人肩膀。聚音成线低声道。

    “啊?”

    那义墨弟子再次呆滞,不敢置信看着“武桓王”那与画像完全不同的相貌,随即脸露狂喜。止不住的激动、兴奋,重重点了点头,迅速钻入人群消失。

    “那……好像是墨家弟子?风云大哥还认识墨家弟子?”

    夏林等人跟着忽然离开的杜子车,迅速到来,蔡寻疑惑看着钻入人群的身影问道。

    “有点交情!”剑殇微笑应道。

    “如今墨家四大脉之一的义墨,已经成为朝廷鹰犬,最近杀了不少江湖兄弟,你还是别跟他们走得太近了!免得被误会!”

    夏林眉毛一紧,语气忧虑奉劝道。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们靠近点看得较清楚!”剑殇随口应了声。招呼道。

    “……”

    江成猛然神情一震,不敢置信看向熟悉至极的“杜子车”,身躯颇为发抖。

    混江龙江成,不是说江成修为实力多高,而是混迹江湖的老油子的意思。

    “难得糊涂!”

    擦肩而过。剑殇拍了拍江成肩膀,意味深长淡淡说道。

    江成内心巨震,心思绪乱愣愣点了点头。

    “风云大哥!你说邪妃会出现吗?这明显是个圈套啊!”

    看着紧跟“杜子车”身边,懵懂未知追问的夏林。江成心思复杂,不知该跟上去,还是离远点好。

    “会!”剑殇语气肯定说道。

    “不会吧?哪有人这么傻。明知是陷阱也一头钻进来!”夏林愣了下,怀疑嘀咕道。

    “因为她是邪妃,而你是个连名号也没闯出来的小丫头!”

    剑殇弹了弹夏林的小脑袋瓜,没好气应道。

    “风云大哥……你发现啦?”夏林愣了下,颇为忸怩低声说道。

    剑殇笑了笑,沉默。

    除了夏林自己,所有人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想揭穿而破坏大家目前的关系罢了!

    “来了!”

    就在此时,一阵令人如置万丈海底的磅礴气势从天而降,无数花岚凭空出现,宛若雪花飘舞。

    原本喧闹拥挤的气氛,猛然一凝,齐齐心神一凛,仰望半空……

    一个风情万种,气息妖异的曼妙身影,脚踏花岚横跨虚空而至……

    乌黑亮丽如瀑布的超长长发,依旧迎空飘舞;殷红如血的柔滑靓丽的罗衣,依旧炫目至极。

    不同的是,已经没了曾经的武林圣女的气息,已经没了洁白如雪的内裳……

    月眉之下,曾经澄清如水的双眸,寒光凛冽,看似毫无感情。

    罗衣之下,曾经被雪白内裳严密包裹的肌肤,白皙如玉,惹人遐想……

    少了分圣洁气息,却多了不少妖异气息。

    这就是……邪妃,花千黛。

    端坐高台的晓天散人、灭魔散人、舞阳姥姥、铁杖翁等数个江湖巨擘,齐齐起身看向邪妃!

    “哧、哧、哧……”

    密集凌厉的破空声起,无数花岚暴动,宛若无数锋利刀片卷向高台。

    没任何废话,没任何交流,邪妃甫一到达,直接动手!

    “擎天杖!”

    “灭魔掌!”

    “舞动夕阳!”

    数位江湖巨擘一起动手,爆发自己最强绝技,声势惊人。

    “好胆!”

    一阵回荡天地,萦绕原武城的声音起。

    一只十数米长的火龙出现天际,咆哮扑向独战数位江湖巨擘的邪妃花千黛,所过之处,无数花岚应火焚毁。

    道师第一苍的师叔,几近散仙之流的传奇人物辛元子,出手。

    漫天青丝激射,凶猛火龙在密集青丝中化为无数星火……

    诸位江湖巨擘大喜暴退。少了一个……

    舞阳姥姥倒在台上,眉心出现一点逐渐扩大的嫣红血点。

    即便是传奇人物辛元子出手,依旧无法阻止邪妃复仇吗?

    不少人心中发寒,如果不是各个传说中的人物保证,各个江湖巨擘哪敢现身挑衅邪妃?!

    “炼狱风暴!”

    蓦然间,天地一暗,无数黑风化为风暴卷向邪妃花千黛。

    白葱玉指张开。三千青丝随之荡漾,映衬得邪妃邪异气息更为疯狂……

    无数光线爆射,炼狱风暴在光线崩溃……

    炼狱夫妇之师。魔师钟玄,驾驭黑风出现……

    “庚金裂天刀!”

    照耀天地的光芒乍现,一道庞大无匹的刀芒。斩破苍穹,斩落尘世,威可裂天撕地。

    与武林神话同辈的传奇人物……裂天尊者,出手!

    “遮天鬼手!”

    天地一暗,一道庞大无比,遮天蔽日的巨手出现,威压尘世。

    遮天老祖盘宫出手!

    “森罗地狱!”

    高台范围内,蓦然阴风阵阵,鬼哭神嚎,无数扭曲虚空的黑雾逐渐弥漫……

    阴冥鬼王的师傅。几近散仙之流的森罗鬼帝,出手!

    弥漫狂舞的花岚更多、更急,纵heng交错的光线更疾、更利……

    脚踏花岚站立虚空的邪异身影,似虚似实……

    轰……

    一阵爆响,时间静止。空间凝固,拥挤周围的无数人,脑际空白一片。

    恍惚间……

    “辛元子、魔师、裂天尊者、遮天老祖、森罗鬼帝!不过如此!”

    一个不屑且轻柔悦耳的声音起,邪妃花千黛那嫣红刺眼的曼妙身影出现,依旧脚踏花岚悬浮,邪异气息更浓。妖异眼神更为疯狂。

    只是,那原本红润的脸部,苍白许多,显然事实并非表面上那般轻松。

    “莫说本座以大欺小,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既然劣徒袭击你,技不如人被杀无话可说。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覆灭鬼谷,滥杀无辜!”

    森罗鬼帝周身阴风阵阵,宛若万鬼拥簇,语气平静说道,声传原武城,所有人清晰听闻。

    “无辜?!鬼谷坏事做尽,奸yin掳掠,也敢自称无辜?!”

    五大超级强者围困,邪妃花千黛脸色如常,语气不屑讥讽道。

    “那炼狱谷呢?炼狱谷向来不问世事,又因何灭门?”

    魔师钟玄驾驭黑风悬浮半空,声音飘渺。

    “炼狱功法,灭绝人性,罪该万死!”

    花千黛眼神凌厉看向魔师,冷声应道。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那黑雾林外数千人呢?他们不过是为了大义围剿武桓王,全都该死?”

    五大传奇人物,亦正亦邪者有,正、魔、鬼道者有。唯一的正道人物辛元子,冷笑问道。

    “杀人者人恒杀之!本宫……”

    花千黛眼神一凝,复杂之色一掠而过,语气坚定说道:“问心无愧!”

    “如此说来,那老夫等杀了你,也是杀人者人恒杀之了?”

    辛元子面无异色,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所谓师出有名,如今无数人聚集原武城,他们五个前辈围攻一个小辈,大义上自然要站得住脚,省得惹人非议,令天下人耻笑!

    “道兄何需跟这走火入魔的妖女废话!如今朝廷无道,大秦残暴,已经让天下动荡不安,民不聊生。又有此妖女勾结奸邪,自甘堕落与朝廷侩子手武桓王勾搭成奸,惑乱当世,滥杀无辜,我等自然要除之而安天下!”

    裂天尊者的声音,尖锐且铿锵,一如他手中的庚金裂天刀般犀利。

    “好一个问心无愧!”

    就在此时,台下如海人群中,一个洪亮粗犷的声音起:“五个年过甲子的老前辈,设计围攻一个双十弱女子,竟然还如此巧言令色、大义凛然,无耻至极!”

    一语激起千层浪!

    一时间,拥挤人潮躁动,声源之处更是汹涌退开……

    一个手持宝剑,气息对半空六人来说,宛若蝼蚁的身形,巍然而立。

    ****

    本月最后一天,有月票的快投了,过期作废,可别浪费!

    另外,预定十二点后的保底月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