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原武风云

第三百二十一章 原武风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渭水之战五天后,三川郡获嘉县冯庄酒楼。

    “南巡大军抵达武涉县,三天后该能抵达原阳县边界了!”

    “是啊!驻扎原阳城的战神王翦大军,已经紧锣密鼓调动,开始封锁博浪沙附近区域了!”

    “封得住吗?兵神李牧、军神廉颇的大军也快到了,战神再强,也无法以一挡二!”

    “听说了吗?昨晚炼狱真人被杀了,连炼狱谷也被灭门了,据说只有炼狱鬼母重创逃走!”

    “不只炼狱谷,连鬼谷也被灭门了,阴冥鬼王也被杀了!”

    “腥风血雨,武林浩劫啊!连炼狱夫妇和阴冥鬼王都被杀,炼狱谷、鬼谷这等势力也被灭门,我们还能混吗?”

    “谁让炼狱夫妇和阴冥鬼王围攻邪妃?晓天散人、灭魔散人、舞阳姥姥等前辈,现在无声无息了,据说连老窝都不敢回去。”

    “怕什么?那些江湖大佬的事,关我们什么事?肉照吃,酒照喝,等着看戏就行了!”

    “邪妃,不愧为邪妃啊!下手也太狠了,击杀祸首便可,至于灭门吗?”

    “何止呢!你没看黑雾林林外的惨状,两三千高手和一千多异人全被杀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溪,比铁血沙场还惨烈!”

    ……

    酒楼饭庄等地方,向来是消息最为灵通之处,一顿饭功夫,光是听别人闲聊,也能收获不少信息。

    “对了!风云大哥,你不是参加过黑雾林围剿吗?能不能说说当时的情况?”

    听到黑雾林惨剧。身穿儒袍,腰跨宝剑的俊秀少年夏林,兴致匆匆看向同桌,一位面白无须,长发捆绑背后,年约二十四五岁的英气同伴问道。

    “嗯?”

    听到儒袍少年所说,同桌之人。包括邻桌不少人,齐齐看向那英气年轻人。

    风云剑杜子车,薄有威名的剑客。在江湖中也算是有名有号的人物,要说参与黑雾林之战,倒是有可能。

    “不可能!据说当天去黑雾林的人。全被杀了。只有各位江湖巨擘及时逃走,正被邪妃满天下追杀,根本没幸存者!”

    风云剑杜子车还未出声,邻桌一位满脸络腮胡的刀客顿时高声嚷道。

    “没有幸存者的话,为什么当时的事情会传出来?明显自相矛盾!”

    夏林看向那络腮胡刀客争辩道。

    “这个……难道我天髯刀会是吹牛皮的人吗?”

    络腮胡刀客神情一僵,恼羞成怒瞪着夏林呵斥道,眼神如刀,络胡如针,大有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的凶恶之相。

    夏林脸色一怯,撇嘴不理会。天髯刀脸露满意、高傲之色。自觉以势压人不能让人信服,心思一转接道:

    “当然是异人口中传出,异人虽然被杀,却不会真死。自然清楚当时情况!”

    “天髯兄与异人还有关系?”一人讶异问道。

    天髯刀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应道:“颇有交情。异人势力地龙会想拉拢老哥,被老哥拒绝了。进入帮会,哪有单刀闯江湖畅快?”

    连异人势力的名字都说出来,自然不会是假。

    “那是!天髯兄何许人物?独身单刀,追杀黑山十三道数百里!”

    “也就天髯兄这样的人物才会被地龙会看中,还令其全力拉拢。其他人想拉关系都没门呢!”

    “就是!就是……”

    ……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奉承声起,天髯刀也不是浪得虚名,至少那把鬼头刀,确实鲜逢敌手。

    “别理他们!风云兄说说,让小弟长长见识呗!”夏林厌恶瞥了眼天髯刀,低声朝风云剑追问道。

    杜子车颇为无奈摇了摇头,随口敷衍道:“当时肚子痛,没参与黑雾林围杀!”

    “哈哈……我说对了吧!不会是吓得肚子痛,不敢去吧?”

    众人奉承中的天髯刀,大笑接过话语。

    “谁说的,当时我看风云大哥去了,我还一直劝他别参与呢!我可以作证!”夏林脸色一红,被侮辱般高声嚷道。

    “你作证?报上你的名号,看我天髯刀听过没!”天髯刀愣了下,半信半疑看了眼杜子车,又看向夏林问道。

    “我……”

    夏林张嘴无言,因为他没名号,刚取了个自认很拉风的,只是还没机会宣扬,自然没人听过。不由焦急看向杜子车催促道:

    “风云大哥快跟他们说说,证明我没说谎!我明明看到你随大队离开了。”

    “半路肚子痛,终究还是没参与!”

    杜子车瞥了眼天髯刀,语气平静应道,顿了下,又随意接道:“至于证明……何需证明!”

    “啊?!”夏林神情一僵。

    “哈哈……”

    “还真吓得肚子痛啊!什么风云剑?”

    “所谓风云,雷声大雨点小也!”

    “不敢去就不敢去,竟然去到半路跑了!丢……”

    一阵哄堂大笑,数人更是连声嘲讽道。

    “铿……”

    响彻酒楼的宝剑出鞘声中,寒芒闪电掠起……

    满堂大笑和嘲讽声戛然而止,天髯刀神情一僵,脸色煞白。

    “嚓……”

    杜子车摆在酒桌上的宝剑入鞘,左手举盏轻啄,似乎什么也没做过。

    天髯刀满脸络腮胡,蓦然离体,纷飞……

    静!

    寂静!

    酒楼中落针可闻。

    “不愧为风云剑!在下冒犯了!”

    络腮胡失去,露出英气白脸,天髯刀脸色发白,心有余悸恭敬拱手致歉,话落,迅速起身离开。连酒也不喝了。

    片刻后,那几个出声嘲讽的人,也纷纷离去。

    证明,何须证明!

    一切实力说话!

    “风云大哥好厉害!”

    杜子车同桌之人神情呆滞,见鬼般盯着杜子车,夏林更是满眼星星崇拜道,顿了下。淡薄身躯一挺,兴奋期待嚷道:

    “我决定了!一定取个跟风云大哥一样拉风的名号,让它名传天下!”

    “名号什么都是虚的。实力和生命才是自己的……名气越大的人,死得越快!”

    杜子车摇了摇头,语气认真奉劝道。

    “嗯!”

    夏林等人齐齐点头。认真应是,忘了昨晚为了取个名号,争得面红耳赤的情况。

    如今,杜子车一剑震慑众人。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已经无限拔高,自然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就是江湖,可爱可敬,快意恩仇的江湖!

    可以为了道义,如夏林那般悍然争辩;

    可以一言不合,如天髯刀那般拔刀相向;

    可以为了威名大义,如无数参与南巡大军的江湖人士那般。舍生忘死,抛头颅洒热血……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对大部分原住民江湖人士来说,并不符合。因为他们参与南巡之事,不似异人那般为了任务。为了特殊奖励;也不似各个势力那般各有所求。

    简简单单地随大流、合大义,美名其曰……闯荡江湖。

    他们,更尊重强者,更显露本性,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惧就是惧,一切随性而为,丝毫不显做作。

    很傻很天真,很好很强大!

    “江叔!我决定了,跟风云大哥一起去原武城长长见识,不去渭水了!”

    沉默之际,夏林硬着头皮,颇为惭愧看向酒桌上年纪最大的江成,低声说道。

    年约二十出头的蔡寻,迟疑了下也跟随说道:

    “我也去,反正这么多天了。好东西也被掏光了,去了也找不到好东西。还不如去原武城见识下邪妃风采,据说屠天老祖的师兄,遮天老祖出山了?”

    “好吧!既然你们不去,那就都去原武城吧,见见世面也好!”

    混江龙江成暗叹了声,苦笑说道,眼神怪异瞥了眼杜子车,不忘叮嘱道:“不过,此次原武城极为凶险。虽说是为民除害,剪除邪妃这个江湖叛徒。但是,强者云集,不但遮天老祖出山,道师第一苍的师叔辛元子,五十年前威震天下的裂天尊者,都会出手,大家可悠着点,凡事低调,不要强出头!”

    “嗯!反正有风云大哥,风云大哥不会不管我们是吧?!”夏林乖巧点了点头,万分崇拜看向杜子车嚷道。

    “当然!”

    杜子车微笑应道。

    别看杜子车、天髯刀、江成等名号那么响亮,又是风云剑、又是天髯刀、又是混江龙,其实全是水分,没一个先天强者。

    可以说,以冯庄目前局势,从酒楼上,拿个酒坛砸向大街,就能惊动一批威名震天响的英雄豪杰出来亮相,而且名号一个比一个拉风……

    但是,千万别当真,百分九十九都是唬人而已。

    反而你随手丢个馒头或铜板给街头乞丐,那可能是丐帮七八袋长老,甚至是百年前威震天下的某某某!

    这就是江湖!

    “哇……传说中和武林神话同一辈的辛元子、裂天尊者,也会出现?”

    夏林眼神一亮,异彩涟漪惊呼道。

    “不只呢!炼狱谷和鬼谷被灭门,炼狱夫妇的师傅惊玄魔师,阴冥鬼王的师傅森罗鬼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也会出手复仇!”

    蔡寻瞥了眼夏林,一副见多识广的模样连声显摆道。

    “哎……邪妃真可怜!原本是武林圣女,落到如此田地。最可恶的就是那武桓王,助纣为虐,滥杀无辜,如今又始乱终弃,利用完邪妃就不管了。让我看到,非捅他七八剑不可!”

    夏林满脸遗憾叹息道,随即满脸愤怒,咬牙切齿。

    “就你?还七八剑?你没听过圣山会盟吗?连天下英雄都不敢放个响屁,不要武桓王一出现,你吓得站不稳就好了!”蔡寻不屑打击道。

    夏林大怒反驳道:“你说什么?以为我是你啊?我夏家的诛天生死剑,可是超一流的神剑,能与十大宝典比肩。捅武桓王七八剑肯定没问题!”

    “诛天生死剑?确实是比拟十大宝典的超一流的剑法。但是,你练的是雷霆生死剑吧?三流剑法!”蔡寻撇了撇嘴,毫不留情打击道。

    “那不是失传了吗?谁说是三流剑法?没一流也有二流好不!”夏林脸色一红,全力争辩道。

    “看来,杜小弟不是没参与黑雾林之战,而是真正参与,并且全身而退了!你的风云十三剑可没如此惊艳的剑招!都是自家兄弟,就别藏着掖着了!”

    众人微笑看着夏林和蔡寻争辩,既不插话也不劝架。混江龙江成看向杜子车,状若闲聊语气随意说道。

    “嗯?”

    听到江成所说,连争得面红耳赤的夏林和蔡寻也齐齐住嘴,看向杜子车。

    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对杜子车的实力也略知一些,可以跟天髯刀一战,但绝对无法一剑斩杀。

    何况是一剑剃光天髯刀名传江湖的络腮胡,那得多大差距?!

    “运气好碰上个隐士高人,随手指点了几招!”

    杜子车眼眉一条,语气平静随口应道。

    “哦?!不知方便透露吗?让我们长长见识也好。”

    江成眼神一亮追问道,便是其他人也是满眼羡慕,还有丝丝的嫉妒。

    这就是各人的运气了,虽然他们大多不相信杜子车只是随手被指点几招,但这理由却也较容易接受。

    杜子车笑了笑,沉默。

    这是立身之本,哪能广而告之?如果让那位“隐士高人”知道,以为杜子车借他名号招摇撞骗怎么办?

    风云剑杜子车,自然就是剑殇伪装变化而成。

    当时,邪妃花千黛离去,剑殇也不知身处何地,便随便找了具原住民江湖人士的尸骸,取其精血以《先天幻神录》秘法变化乔装,想悄悄返回南巡大军。

    不愧为庞涓威震天下的最强能力,确实是“先天而成,可瞒神邸”。

    可以说,剑殇所化的杜子车,不但身材容貌等毫无二致,便是气息、气势、体味等也一样,就算验血也是一样。

    让剑殇无奈的是,只是个后天七八层的江湖人士,竟然顶着个“风云剑”的威名,后来“杜子车”的伙伴找来。

    本来剑殇还想抛下众人,却婉拒不了伙伴的情义。刚想借口去原武城见识世面,如今貌似他们也打算去了……

    幸好,博浪沙、原武城、师寨城、原阳城等都属于原阳,南巡路线会经过,倒也附和剑殇的想法。

    潜意识的一点,邪妃花千黛落到如此田地,不能说是剑殇所害,但也有牵扯不清的关系,剑殇也想顺路去看看……

    ***

    过度章节,也描写下《铸圣庭》中的江湖的片面之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