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代价不菲

第三百一十九章 代价不菲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御风惊鸿!”

    心思剧转间,剑殇终究还是抽出腰际的九节金狼鞭,右手一抖,一道金光射向花千黛,在花千黛疑惑之际,眨眼缠住花千黛左臂。

    对望之际,那曾经生死相搏的两人,似乎有了一点默契。

    起!

    身在半空的剑殇,凌空一扯,加上花千黛的配合。

    长发飘舞,红罗白裳。

    花千黛迎空掠起,射向剑殇所在之处。

    “留下!”

    围攻敌军惊愕,一阵轻喝声起,四道身影如鹰跃起,两刀一枪一剑齐攻身在半空的花千黛。

    “叮叮当当……”

    花千黛右手一抖,剑光凛冽间,金属交击声连绵悦耳。

    落地,面对周围潮水般涌来的敌军,两人对视一笑……

    曾经生死相搏,如今同舟共济,恩恩怨怨,难以算清了。

    “桀、桀、桀……”

    一阵飘渺回荡,令人鸡皮疙瘩顿起的怪笑声起,一道强大气息速如旋风掠至,身穿黑袍,阴气森森的阴冥鬼王出现,凌厉眼神杀意凛然。

    “你好大的胆子!就不怕我沧海山庄报复吗?”

    花千黛月眉一皱,语气凌厉呵斥道,颇有声色俱厉的味道。

    “桀、桀、桀……邪妃花千黛勾结武桓王,千钧一发之际救走武桓王,破坏天下大计,令无数英雄枉死。沧海前辈公告天下,若是事情属实。将邪妃花千黛逐出沧海山庄,天下共诛!”

    阴冥鬼王眼神森寒盯着邪妃花千黛,怪笑着连声说道,声音宛若磨牙般难听至极:“如今,邪妃花千黛舍身送走武桓王,武桓王冒死救出邪妃,两人情深意重。早已暗通情曲,众人亲眼所见,证据确凿!”

    “放肆!若非你等屑小居心叵测。武桓王早死于本宫之手!”

    花千黛脸色一变,眼神凌厉环视涌至众人,厉声呵斥。

    “既然如此。武桓王就在圣女旁边,只要圣女一剑斩杀,我等自然相信圣女所言!”

    阴冥鬼王似笑非笑看着剑殇和花千黛,煞有其事高声嚷道,声传数里。

    “嗯?”

    花千黛神情一僵,眼神复杂瞥了眼剑殇,一时张嘴无言。

    “桀、桀、桀……圣女不会舍不得下手吧?武桓王明显功力已失,难道圣女还杀不了如今的武桓王?”

    阴冥鬼王怪笑着,语气暧昧戏虐道。

    “人生在世,理当恩怨分明。岂能恩将仇报。令人天下人耻笑?错过今日,我等恩怨两清。来日,本宫必定亲手诛杀。”

    花千黛眼神一正,声音清亮宛若誓言喝道。

    “笑话!邪妃就是邪妃,妄为武林圣女!经老夫推算。最近你一直跟武桓王在一起,若要击杀,何需等到此时?何需等到日后?借口罢了,还想蒙骗天下英雄?”

    一位高冠儒服,美髯垂胸的老者身如飘絮踏空而至,义正言辞喝道。颇有仙风道骨之势。

    “晓天散人元坤,原来是你一直在推算?”

    花千黛月眉一凝,忌惮之色更重,声音转寒质问道。

    一个阴冥鬼王,花千黛还有点希望对付。

    两个江湖巨擘出现,杀出重围的可能性无限降低,以两人如今的情况,逃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无话可说了吧?”晓天散人元坤不屑嘲讽道。

    “一派胡言!本宫乃是初次……”花千黛气急呵斥道。

    “算了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你能体会到‘欲诛始皇,先除武王’的无奈了吧?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问心无愧足矣!若不杀我,唯死而已!若是杀我,虽然他们不一定会放过你,却不敢光明正大杀你,至少你不会蒙上‘勾结武桓王’的恶名。杀与不杀,自己掂量吧!”

    看花千黛如此,剑殇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你不怕死?”

    花千黛愣了下,没想到剑殇会这么奉劝自己,惊讶至极看向剑殇脱口而出。

    不杀武桓王,强敌环围,特别是阴冥鬼王和晓天散人出现,以两人如今的情况,肯定死路一条。

    杀了武桓王,不管阴冥鬼王和晓天散人会否放过邪妃花千黛,花千黛至少能保证清白,有很大可能不会死。

    毕竟邪妃花千黛是武林神话沧海君之女,如果不是戴着“勾结武桓王,背叛江湖武林”的恶名,谁敢杀她?

    连赵高也不敢下杀手,只是想擒下花千黛,让沧海君去领人而已。

    貌似,这两个选择,很好选。

    “有心的话,恢复功力后,大可找借口帮我报仇!”

    剑殇心思剧转,雄躯一挺,无畏生死坦然说道。

    在别人听来,却有一语双关之意,顿时让周围众人脸色大变。

    其他人不知道的是,剑殇一死,封星锁元自然失效,以邪妃花千黛的修为实力,想杀这些人自然易如反掌,确实是一语双关。

    “好!”

    让剑殇极为意外的是,花千黛竟然爽快应了声,出手如电攻向剑殇。

    “嗯?”

    阴冥鬼王、晓天散人等周围众人齐齐内心一沉,有种立刻转身就跑的冲动。

    如果,邪妃花千黛真的杀了武桓王,至少表面说明花千黛并无勾结武桓王,那花千黛就还是沧海山庄大小姐。

    那么,无论结局如何,无论他们怎么做,貌似都是死路一条?!

    “不是吧?感情牌没用?”

    看着眼神坚定的花千黛,看着闪电点来的白葱玉指,剑殇心中咯噔一声,已经来不及躲避擅长速度的花千黛的攻击。

    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解开花千黛的“封星锁元”赌花千黛不会恼羞成怒击杀自己呢!

    毕竟,每个人的潜意识,都是自己最可靠。

    在剑殇想来,花千黛解开自己的禁锢,剑殇自认不会杀她;但剑殇解开花千黛的禁锢,被杀的可能性很大。

    原本。剑殇还赌花千黛有点良知、颇具江湖儿女的情义,只要解开自己的禁锢。区区阴冥鬼王和晓天散人,以两人实力。杀出重围并不是很难。

    “噼里啪啦……”

    玉指落下,剑殇浑身出现炒豆般噼里啪啦声响,强大的先天真气顿时涌现。遍布四肢百骸。

    一股堪比先天后期的强大气势爆发……

    武桓王归来!

    “呃……”

    剑殇疑惑看向花千黛。

    之前看她应得那般郑重爽快,没想到……

    “江湖儿女,理当快意恩仇,岂能恩将仇报!”

    花千黛月眉大皱,似乎对于剑殇的怀疑颇为恼怒。

    她是恩将仇报的人吗?

    剑殇心中一凛,脱口而出:“你之前是武林圣女,不怕成为武林公敌?”

    “人生一世,问天、问地、问心……无愧!”

    花千黛看向剑殇,语气坚决应道。

    “桀、桀、桀……事实摆在眼前!杀!”

    看两人如此,阴冥鬼王不惊反喜。还有仰天狂笑的庆幸,顿时怪笑喝道。

    “杀!”

    一阵冲天喊杀声起,周围已经聚集数千之众的敌军,疯狂冲向剑殇和花千黛。

    一时间,刀光剑影。利芒迅掠,更有无数暗器铺天盖地轰向两人。

    “问心无愧……代价不菲!”

    剑殇眼神复杂看了眼邪妃花千黛,语气嘘吁应道。顿了下,迅速拉起花千黛的手,朝前直冲喝道:“走!”

    刀光剑影,杀意凛然。

    “赤霄剑……出!”

    一道亮眼炫目的血色光芒绽放……

    血色光芒划过。刀挡刀断,剑挡剑折,挡者披靡。

    “杀!”

    更为猛烈的喊杀声起,潮水般敌军疯狂涌至。

    血色迅掠,残刀断戟,残肢断体,鲜血如潮,血肉横飞……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

    怎能恩怨不分?怎能违背良心?

    问天!问地!

    问心无愧,即使代价不菲!

    对得起自己,也就不必说后悔。

    只要做得对,就是最大的安慰!”

    左手花千黛,右手赤霄剑,剑殇大步前冲,步步染血,浴血而行。

    粗犷洪亮的声音,回荡战场,既是说给邪妃花千黛听,也是说给自己听,又或者是……说给死在花千黛手下的战友听。

    “哧……”

    凌厉破空声起,黑雾缭绕的阴冥鬼爪抓破虚空,抓向赤霄剑。

    一轮金日掠起,闪电旋转着斩向剑殇背后的花千黛……

    “噗……”

    赤霄剑岂是阴冥鬼爪所能抵挡,应剑而破。但是,先天强者的攻击,也使得赤霄剑一顿……

    “叮叮当当……”

    密集连绵的金属交击声起,花千黛运剑如电,也就后天**层的花千黛,如何挡得住金轮肆虐?

    “嘤……”

    惊呼声中,剑殇左手一拉,把花千黛揽入怀中,赤霄剑闪电后挡……

    “噗……”

    金轮轰中赤霄剑,铿锵声中撞在剑殇背部,虽未斩杀剑殇,却撞得剑殇鲜血狂喷,皮开肉绽。

    “人生一世心无愧,万劫不复心不悔!”

    看着受创而苍白的面孔,感受着灼烧肌肤的鲜血,回想着被呵护的怪异感觉,花千黛心中呢喃。

    “银光掠影!”

    即便没有军队力量可牵引,手持赤霄剑的剑殇依旧不弱于先天强者,血色光芒中银光爆发,疯狂轰开眼前一切。

    眼看即将突出重围,剑殇心中大喜……

    “鬼爪弑神!”

    阴冥鬼王身如阴风挡在前方,一爪抓出,寒风彻骨,直冻灵魂。

    “找死!”

    剑殇心中大怒,一招“剑指中帝”使出,密集凌厉的血色光芒爆发,威不可挡斩开阴风,直斩阴冥鬼王。

    八米……

    五米……

    宛若实质的鬼爪在血色光芒中崩溃,阴冥鬼王那老树皮般的脸色,惊骇苍白。

    三米……

    一米……

    眼看最强的对手之一就要俯首,再没人能挡得住自己……

    “铿……”

    一道寒光从阴冥鬼王背后射出,直击赤霄剑……

    金属撞击声中,血色光芒消散,赤霄剑带着剑殇狂退!

    “好强!”

    剑殇脸色大变站定,压抑看向那踏空而至的身影,右手颤抖剧痛,几乎拿不住赤霄剑。

    “拜谢公西前辈救命之恩!”

    阴冥鬼王背脊冒汗,恭敬万分隆重鞠躬拜谢。

    那踏空而至的身影,势若从天而降的天剑,空手而剑气冲霄,令人有种连天地也被撕开的错觉。

    “剑叔叔?!”

    剑殇怀中的花千黛,身躯一僵,不敢置信脱口而出。

    “呼、呼、呼……”

    猛烈破风声起,十数道气息强大的身影闪电掠至,四面八方围住剑殇和花千黛。

    铁杖翁、舞阳姥姥、惊鸿剑客、灭魔散人、荡世娘娘、炼狱真人和炼狱鬼母夫妇……

    清一色至少先天后期修为实力的江湖巨擘。

    “嗯?”

    剑殇浓眉一皱,内心直往下沉,如果身边有十万大军,剑殇还能借势一战。

    现在嘛……

    “沧海令敕:即刻起,花千黛逐出沧海山庄,击杀者赏地级上品神功一部,黄金百万,可为沧海山庄供奉长老!”

    那剑势冲霄的身影翻手间,一块巴掌大湛蓝剔透的令牌入手,语气平静说道,却清晰传遍十数里范围,宛若公告天下。

    “嗯?”

    周围众人,特别是各个江湖巨擘,齐齐眼皮一跳,既惊又喜,随即心中火热。

    沧海令,又称武林神令,持令者代表着武林神话沧海君。

    上一次沧海令出,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连此次沧海君召集各方英雄,也没动用。

    可想而知,此次沧海君的愤怒和坚决!

    “剑叔叔!”

    花千黛心中一凛,脸色苍白如纸,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发软的娇躯一阵颤抖。

    公西无剑,三十年前纵heng天下,未尝一败,人称剑神。后挑战武林神话沧海君,败之成为沧海君仆从。

    “你之前是武林圣女,不怕成为武林公敌?”

    “人生一世,问天、问地、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代价不菲!”

    花千黛双眼迷蒙,心绪如浪,有种失去一切,浑身发软的感觉。

    之前和剑殇的对话,浮现在花千黛脑际……

    这代价,未免太过沉重了?!

    “为什么?!我没有……”

    花千黛身躯颤抖着,费力在剑殇怀中挣扎起身,语气委屈、不忿、不甘、绝望,双眼泪花盯着公西无剑,声音颤抖呻吟道。

    想说“没有什么”?

    花千黛喉咙堵得厉害,千言万语,千绕百转,不知从何说起,不知如何解释……

    事实胜于雄辩!

    “咎由自取,问天无怨!”

    公西无剑眼神如剑盯着花千黛,脸色如常,语气冰冷喝令:“杀!”

    ***

    今天招行卡被停,影子焦头烂额,迟更很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