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零六章 战神的背后

第三百零六章 战神的背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夕阳西下,天际染霞。

    鼓鸣锣响,丝竹相和,仪仗尊贵。

    南巡大军缓缓开入函谷关,原本九九八十一辆帝皇銮驾,就剩五十五辆,原本近二十五万大军,足足少去近半,仅剩十几万,而且基本带着淡淡血腥味和明显的战后疲惫。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函谷关上,旌旗密布,身形密集,无数折射霞光的武器宛若月夜繁星。

    萦绕古关,回荡天地的参拜声中,帝皇銮驾缓缓进入驶入。

    “函谷关啊!”

    仰望截天要塞,看着古朴砖石,刀枪剑戟等攻击留下的无数痕迹,剑殇豪情顿发。

    这是一种何等雄浑苍凉的历史凝重感?!

    问天下,谁是英雄?!

    守护大秦无数岁月的函谷关,绝对称得上。

    武桓王军跟在南巡大军之后进入函谷关,甫一进入,便闻到了浓溢血腥味,间或还能看到角落的血迹,新鲜的战痕。

    原本应该繁荣昌盛的函谷关,随着迎驾人群散去,顿时显得颇为萧瑟荒凉。

    剑殇的预感没错,在帝皇銮驾被庞涓叛军和异人大军伏击的同时,函谷关也在进行着惨烈激战。

    作为当世唯一一个攻克过函谷关的顶级名将,原大秦八大神将之一的吴起,再次率领五万魏武卒攻关,还多了五十万叛军,双方在函谷关进行了丝毫不下山林伏击战的惨烈争夺战。

    可以说,如果不是蒙骜和王龁先后率军,在最后关头赶到,扭转了战局,函谷关又要在吴起手中沦陷了。

    最后结局,吴起战死沙场,五万魏武卒和五十万叛军陨落十之**,函谷关守将内史腾重伤。关内数百万人口几乎全被波及在内。

    根本情报,至少有百万大军和约一百五十万子民在战中陨落。

    原本剑殇还想着倒霉被当成第一路护驾之人,刚好碰上庞涓叛军伏击。

    如今看来,应该庆幸才是,碰上远胜庞涓的吴起大军,结局肯定更惨。

    “帝皇博弈啊!天地棋局,苍生为子,命运为谱。演绎千古棋局!”

    缓缓行走街道上,看着关内惨状,剑殇嘘吁叹道。

    这是剑殇莫名其妙脱口而出的话语,如果让孙计听到的话,肯定会惊诧万分,因为孙膑肯定没跟剑殇说过,但内容却几乎一样。

    当伏击战结束,剑殇得知函谷关情报时,才知道自己高估秦始皇的“同情心”了。

    秦始皇哪里是体谅南巡大军而做出的兵分三路。轮流休息的决定。根本就是算到了函谷关战况,让蒙骜和王龁及时支援,最后关头扭转战局啊!

    千古一帝。不愧为千古一帝!

    “我们明天午时启程,让大家休息去吧!”

    行走之际,剑殇朝跟随左右的将领吩咐道。

    “那主公……”

    田单看了眼魏武卫大统领边让,迟疑问道。

    不管是实力,还是特性。陪伴剑殇身边的亲卫,最佳人选自然是魏武卫才是,可剑殇身边的亲卫一直是狼骑近卫,而且魏武卫新降,忠诚、默契等有待培养。

    “此处乃函谷关!本王想随便走走。除了高龔、田莽和养凝三人,其他人都不要跟随,都去休息。诸事由田将军全权处理,不用问本王!”

    剑殇自然明白田单的提醒,迅速应道。

    “是!”

    诸将齐齐应诺。听令迅速各自率军散去。

    如今,函谷关大战刚过,因为帝皇銮驾的到来,也刚进行过大搜捕、大清查。

    如今空气中依旧弥漫着肃杀、血腥的气息,此时的函谷关。绝对是大秦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便是大秦帝都也难比拟。

    ……

    萧瑟荒凉的宽阔街道,人烟稀少,便是偶尔有人影,也是匆匆而过。

    剑殇、高龔、养凝、田莽四个大男人,缓慢行走街道上,心中显得格外平静,连空气中的浓溢肃杀和血腥气息都无法影响分毫。

    “战争!害人不浅啊!”

    行走间,田莽忽然感慨叹道。

    剑殇三人一愣,眼神怪异看向粗犷好战的田莽。

    “去!就你个莽夫,装模作样!”高龔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哂道。

    田莽无语,鄙夷嚷道:“你真以为我是你啊!我是好战,却不喜欢战争。战斗和战争完全是两码事好不好?没文化真可怕!”

    高龔无语,还真不知道战斗和战争的区别,没战争哪来的畅快战斗?难道去混迹江湖?

    “如果有人能结束乱世,这个人绝对是主公!因为主公是九龙之主,至高无上!想要结束战争,好好辅佐主公吧!”

    隐形人从不出声的养凝,忽然瞥了眼田莽,语气平静且肯定说道。

    “呃……”

    剑殇三人齐齐心中一凛,随即掠起阵疑惑,养凝啥时候变的这么神秘了?还学起卜算预言那套了?

    预言帝?!

    剑殇等四人没察觉的是,看似平静荒凉的街道,无数眼线正在各个角落、各个角度时刻关注着他们。

    虽然那无数眼线,肯定不是全都有恶意,但也肯定不会全都是善意。

    “哼、哼……”

    春秋客栈门口角落,一个六七岁大小的小女孩,缩着娇笑身躯,在角落里低低抽泣着。

    看服饰,锦衣秀服,显然出身不错,只是如今浑身脏兮兮,连秀发也颇为散乱。

    “咦?异人孩子?”

    剑殇等人行走间,高龔疑惑看向那小女孩讶异说道。

    处境凄惨的原住民孩子,高龔见多了,便是他们当初也是几个小孩聚集一起,艰难打滚成长。但异人的孩子落到如此田地,还真第一次见到。

    “小孩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叔叔带你去客栈等爸妈好不好?”

    看到这小女孩,强大的心算能力就让剑殇隐约猜到事情起源了,不由心中悸动,上前柔声说道。

    所料不差,便是女孩的父母在之前激战中陨落了。来不及让小女孩率先下线。

    六七岁的孩子,即使被教过怎么下线,忽然失去父母,恐慌惊惧之余,哪里还记得,所以就这么留下来了。

    也只有这个原因,能解释看似出身不错的异人小孩,为什么会沦落至此。

    “……”

    看剑殇四个“大叔叔”忽然靠近。那小女孩眼神落在剑殇背后,娇小身躯一缩,满脸惊慌、恐惧,不敢出声,连轻泣也不敢了,小嘴咬得发白。

    “去!去!去!吓坏小孩了你们!一边去……”

    看小女孩如此,剑殇颇为责怪看向差点在脑门写着“我是坏人”的高龔和田莽呵斥道,高龔和田莽面面相觑,不就是身材魁梧点。胡子多点,气势彪悍点吗?难道自己这么像坏人?

    郁闷归郁闷,两个粗汉还是讪讪走到一旁。远离了小女孩。

    看小女孩如此,剑殇心中一阵难受、揪痛,因为剑殇也一直想要个女孩,可惜一直没实现。

    “爸爸妈妈有事离开了,叔叔带你去吃饭、休息,等爸爸妈妈回来好不?不远,就在那里!”

    心思剧转间,剑殇尽量温柔说道,并指向十数米外的客栈。

    “……”

    高龔两人离去。小女孩惊慌恐惧之色减退许多,却依旧咬唇,拨浪鼓般连连摇头,依旧一声不吭。

    “要不……”

    剑殇头疼了,就这么离去。又有点不忍,看了下四周,最后指向客栈大门说道:“要不我们到那里等爸爸妈妈回来,这里太脏了。有很多虫虫哦,到时爸爸妈妈看到了就不喜欢了!”

    没什么肉不肉麻。这些话完全是剑殇发自内心所说,或许孩子是每个有点良知的成年人的软肋吧。

    父疼女,母疼子,更是人的本性。

    “呀……”

    听到剑殇所说,小女孩惊叫一声猛然站起,打了下自身,又看了下周围,最后看向剑殇,凝视片刻后,忐忑轻微点了点头。

    “真乖!那我们走吧!”

    剑殇大喜,心中莫来由有种成就感,兴奋说道,伸手想拉小女孩,看小女孩双手紧抓衣角,心中一疼停住。

    转身数步,迅速走到客栈台阶上,直接落座,拍了拍身边位置朝小女孩招手……

    “欢……”

    看剑殇出现在店门口,正门可罗雀的掌柜兴奋亲自出迎,刚说一声,便被养凝摆手拦住,指了指剑殇服饰。

    掌柜神情一僵,双眼圆睁不敢置信看着那……穿着王袍,坐在自家店门口台阶的“王爷”?

    王爷?!!!!

    脏兮兮的小脸紧皱迟疑片刻,小女孩一步三移,终究还是走到剑殇身边,怯生生落下,依旧是低头沉默。

    “哎……”

    剑殇暗叹一声,刚想招手招来高龔和田莽,想了想,还是招呼养凝。

    “去买点儿童玩具、衣服什么的来……你做主吧!”

    “嗯?”

    听剑殇吩咐,养凝神情一僵,不是不愿意,只是……这任务好难!

    不过,难归难,养凝迅速转身离去,置办。

    看着这小女孩,养凝想到了自己,当年,他们几个兄弟姐妹,也经历过这样的日子,可惜如今就剩他、高龔、高虹、史锦四人!

    “你叫什么名字呢?”

    沉默!

    “你从哪里来呢?”

    沉默!

    “爸爸妈妈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啊?”

    沉默!

    剑殇绞尽脑汁,依旧无法引小女孩出个声,小女孩依旧是抓着衣角,低头沉默。

    得!

    剑殇终于认识到自己不是会哄孩子的人,也不再出声,就这么陪着小女孩沉默、干坐。

    于是,鼎鼎大名的春秋客栈门口,出现了一副诡异的情况!

    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一直低着头,偶尔抬头看了下街道左右,又满脸失望继续低头。

    一个身穿王袍的“王爷”,托着腮子,傻傻坐在客栈门口台阶,愣愣看着街道,发呆……

    “咕噜噜……”

    蓦然间,一阵细微的咕噜声起。

    “叔叔给你糖吃好不?”

    剑殇汗颜,还真忽视了小女孩的饥饿问题,不过看小女孩这么怕生,估计请她吃饭也不会。翻手间,数颗元气丹入手,柔声说道。

    “叔叔骗人!这不是糖,是丹药!囡囡知道的……”

    小女孩小鼻一皱,童音腻人,宛若蚊蚋鼓着腮子嘟嚷道。

    “呃……”

    剑殇神情一僵,没想到被个小孩子鄙视了,随即大喜。

    愿意出声就好,怕就怕不出声,让剑殇束手无策!

    人说,孩子的直觉最灵敏,对方对她态度和心理好坏如何,孩子都能感受到,此话不假。

    “叔叔不骗人!对某些人来说是丹药,对囡囡来说是糖果,可以解饿哦?”

    绞尽脑汁,剑殇硬憋出一句自认为能让小女孩认可的话。

    “真的可以吃吗?囡囡没钱……”

    听到可以解饿,人的本性让囡囡的喉咙鼓动一下,小脸微红怯生生低声道。

    “呵呵……糖果而已!不要钱,囡囡喜欢尽管拿去吃!”

    剑殇汗颜,把元气丹递到囡囡面前,微笑连声说道,这小女孩,很聪慧啊!

    “谢谢叔叔!”

    囡囡迟疑片刻,终于还是耐不住食物的诱惑,小心翼翼捻起一颗元气丹,偷瞥着剑殇,看剑殇不似作伪,方才吞入口中……

    片刻后,精神萎靡的囡囡精神一振,感觉身体一阵暖和,体内有力了,精神好了。

    “叔叔又骗人了!这明明是丹药,囡囡见妈妈买过,很贵的……”

    精神大振后,囡囡小嘴一嘟,难得主动说的。

    “叔叔不骗人!对叔叔来说真是糖果……”

    剑殇笑了笑,翻手间,一大把元气丹入手,捧到囡囡面前说的。

    这些全是剑殇拿得出的最低级的元气丹,不是剑殇舍不得,而是囡囡只有后天二层的气息,太高级的话,怕撑坏小女孩了。

    “看!这么多,不是糖果是什么?囡囡要是喜欢,尽管吃!”

    ……

    “郡主?!这是最好的时机。”

    数十米外的建筑中,一位风韵熟妇看向一位少女请示道。

    “算了!此次计划取消,一切责任由我扛!”

    眼神复杂看着,不顾颜面和脏乱小女孩坐在街边,想尽办法讨好、安抚小女孩的铁血嗜杀的武桓王,少女暗叹了声,语气迟疑摇头说道。

    此次,她们是来复仇的,可是,少女下不了手了!

    没多过久,现实中的论坛出现了个置顶红贴,标题为:《战神的背后》

    一时间,全线飘红,议论如潮。

    有人不屑、有人鄙夷、有人讽刺、有人悸动、有人感动、有人心暖、有人……

    有人……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