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三百零五章 王者不归路

第三百零五章 王者不归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千最低后天八层的精锐特殊兵种,以目前当世最强悍的特殊阵法,困住上万异人和部分江湖人士,结局根本没任何悬念。

    不到一柱香时间,巨大光阵化为一个数尺罗盘落入剑殇手中,凶狼骑、魏武卫等显出身形。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起,关注战局的异人和江湖人士齐齐脸色大变。

    武桓王嫡系环围内,尸横遍地,层层叠叠严密掩盖了地面,根本找不出任何空地,无数箭羽遍插尸骸,宛若箭羽草丛般,几乎每个尸骸都中了数箭。

    嫣红的鲜血,宛若泉涌般不停从血腥沙场中不停涌出,令人触目惊心。

    要知道,这些可是异人大军中最精锐的部分啊!

    双方数量差不多,虽然各个势力精英可能依旧不是武桓王嫡系的对手,勉强能接受。但是,这战斗结束得太快,异人精英死得太惨了吧?

    这就是孙子孙膑仗之威震天下的“八门金锁阵”?

    太恐怖了吧!

    “莹姐?!”

    一声惊呼声起,紫藤萝不敢置信看向场中层层叠叠的尸骸,又看向剑殇高呼:“你竟然杀了莹姐?”

    便是霸王花、清阳、云枫、兰英等熟人,也是不敢置信看向剑殇。

    魔后赢莹是什么人?可谓华夏目前唯一的公主,没有皇子、没有太子,有且只有一位公主。

    剑殇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竟然还敢杀魔后?!

    剑殇心中一凛。浓眉大皱……

    蓦然间,孤战天涯黯然离去的孤寂、萧瑟的身影浮现脑际……

    人生,有很多无奈!

    “杀!”

    剑殇理也不理紫藤萝,手中银龙裂天戟挥向另一处聚集较多的方位喝道。

    话落,暗金狼王四肢一跃,如离弦之箭射出,银戟挥舞间。沿路数个异人化为两截惨死,或削首,或连人带甲斩杀。

    凶狼骑速度最快。首先跟上。随后是义墨弟子、魏武卫,上万人紧随剑殇冲锋,宛若洪流肆虐。

    不知是气势影响。还是众人心理作用,有种腥风血雨降临的彻寒。

    剑殇手持丈八银龙裂天戟,来回挥舞,片片银光绽放,迅掠四周,掀起一片片血潮。

    蓦然间……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内……

    柳叶眉,大眼睛,瓜子脸,腰细腿长,肌肤如雪。全身黑色罗衣,加上乌黑而盘结的秀发,挺胸傲立,宛若神秘、高贵、优雅的黑色郁金香。

    不是云枫,又是谁?

    十数米距离。对暗金狼王来说,转瞬即至。

    “他会杀我吗?”

    云枫柳眉紧锁,眼神复杂直视剑殇,滴血的三尺青锋斜指地面,不闪不避,不言不动。

    “嗯?”

    忽然看到云枫。既是意料之中,又有点意料之外。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心绪纷杂间,剑殇面无表情掠过,银龙裂天戟挥起……

    银光划过……

    精致醉人的头颅迎空飞起,神情不变,只是更加复杂、复杂……

    “铿……”

    一道亮眼青峰摇曳半空,坠落,铿锵回荡。

    那三尺青锋上的鲜血,显得格外嫣红、嫣红……

    “你疯啦?连云枫也杀?”

    此时,一个不敢置信的高喊声起,清阳站立人群之中,双眼圆睁瞪着剑殇。

    虽然清阳已经知道云枫和剑殇已经没关系了,但好歹也曾经“相濡以沫”过啊,真的一点旧情不念?!

    “沙场无父子!”

    清阳的声音,剑殇自然听得出来,头也不回冷声应道,银戟挥舞间,又斩杀数个对手。

    既然已经是对手,总有对立之时,总有生死相向之时。

    难道每次都念旧特赦,那陨落山林的数千凶狼骑、数百义墨弟子呢?

    白死了?!

    “要不要这么绝情?!之前原本应该是她接的围杀你的任务,她拒绝了!”

    百米外的紫藤萝,双眼喷火盯着剑殇,咬牙切齿尖声喊道,恨不得用眼光把这无情的男人千刀万剐。

    “当你们参与战局,杀我将士时。是否问过这个问题?!”

    头不回,手不停,剑殇的声音冰冷而飘渺。

    话落,左手一挥,三尺罗盘再次出现,直接射向紫藤萝所在……

    一个十数米大小的庞大光形横空出现,急剧旋转着罩落!

    “啊?!”

    紫藤萝吓了一跳,狠狠瞪了剑殇一眼,身形一晃,惊慌狂奔离去。

    想起剑殇所说的“沙场无父子”连云枫都杀了,紫藤萝相信剑殇绝对会毫不犹豫斩杀自己……

    与此同时,围攻慕容义、李同的七个江湖老者,围攻高龔、田莽、养凝的高级异人,迅速一哄而散,眨眼穿透光幕,狂奔而走。

    之前一万多异人精英在一柱香时间内惨死的境况,还历历在目,他们可不认为比魔后、暗夜孤星等人强到哪去。

    唯一的破局之法,就是在阵法成形前离开,别被阵法困在其中,否则没人有信心破除孙子孙膑威震天下的“八门金锁阵”。

    等剑殇如风冲入光幕时,阵法中就剩两三百个反应较慢,来不及离开的异人和江湖人士。

    光幕之外的异人,更是宛若被踩了尾巴的猫,争先恐后狂奔而走。

    紧随而至的凶狼骑冲入阵中……

    光幕却没众人想象中那般,随着组阵人员增加而迅速膨胀,而是眨眼又化为罗盘飞入剑殇手中……

    意料之中的是,光幕消失时。里面已经没人能站着了。

    一时间,剑殇和凶狼骑所到之处,宛若瘟神降临般一阵鸡飞狗跳,不管是异人还是江湖人士,全部望风而逃。

    再看向五大顶级势力,葫芦散人、铁杖翁等武林名宿,不知何时。他们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不是跑了就是死了。

    主持者都跑了,这些凑热闹、跑龙套的还留着等死吗?

    不到半个小时。漫山遍野的异人大军和江湖势力,迅速消散得一光二净,化为天际黑影远去。

    “看来还是孙子孙膑的威慑力大啊!”

    看着敌军消散的惨烈战场。剑殇一阵嘘吁。

    当然,主要还是那一万多异人精锐的惨死刺激、震慑了敌军。

    其实,维持“八门天锁阵”剑殇能维持很久,几个时辰都没问题,这是得益于“财神”顶级特殊称号附带的“心算”能力。

    但是,如果重复施展,剑殇一天能施展两三次就不错了,不是阵图有限制,而是剑殇的心神无法连续两次适应“八门天锁阵”繁琐至极的玄妙信息的巨大转变。

    类似于现实中。解一道极为难解、极为费脑的繁琐方程式,有人可以废寝忘食一直解下去。但连续两道,却没多少人适应得了。同理。

    “拜谢王爷援救之恩!”

    眼看敌军离去,禁卫统领左宏迅速来到剑殇身边,诚恳感激谢道。神情中极为佩服。

    但是,那紧随而起的苦笑,却流露出了左宏的苦涩、复杂的心思。

    如果不是武桓王忽然改变战术,在场幸存的大军,最终能有一半就顶天了。

    可是,如果不是武桓王忽然改变战术。南巡大军不一定会遭遇惨痛打击,这是左宏的失职。

    “你是个优秀的军人!圣上若怪责,本王一力承当。大军后部没什么重要人物,影响不了大局!”

    看左宏苦笑,剑殇就猜到他的心理了,不由微笑平静说道。

    “嗯?”左宏愣了下,才知道武桓王是另有算计。

    只要不是牺牲皇亲国戚,他们这些迎战精英,战死是死,那些护驾大军战死也是死,何必计较?!

    左宏疑惑的是,武桓王如何知道后军的帝皇銮驾没重要人物?

    或者,武桓王根本就是只顾及华庭公主和太后的安危,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生死!

    “迅速收拾战场,不要距离大队太远,免得出意外!”

    不管诸将心思如何,剑殇迅速吩咐道。

    此次足有二三十万人陨落,其中异人和江湖人士也有五万左右,还陨落了一万多异人精英,战利品肯定颇为丰厚,而且还有近三千套魏武卒和数千凶狼骑的武器装备,剑殇肯定不会放弃,魏武卫的武器装备还没着落呢。

    诸将领命而去,迅速收拾战场。

    此时,烈日已经开始西偏,炽热的光线落在山林中,刺眼而绽放血色。

    经过连续两次惨烈激战,山体花草树木折损无数,看上去有点光秃秃的萧瑟荒凉,不但没青山之色,反而颇具血色。

    残枪断戟,倾斜旌旗,匍匐尸骸。

    这就是战后沙场的主旋律、主格调。

    此处,埋葬了无数沙场好男儿,有敌军,也有剑殇嫡系,更有剑殇熟识的人。

    魔后的死亡,云枫的断情,清阳的复杂,兰英的沉默,紫藤萝的喝骂……

    可以说,经过此次,剑殇把公主府得罪狠了,而且跟几位老熟人关系恶劣了,虽然除了清阳都不算兄弟好友。

    但是,剑殇后悔吗?

    “主公?!”

    跟随剑殇南征北战多年的养凝,敏锐感受到剑殇的伤怀。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条不归路啊!”

    剑殇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般应道。话落,毅然转身离去。

    王者寂寞,特别是乱世王者。

    乱世王者之路,确实是条不归路。

    同样,男人不该为生命后悔,因为,沧桑红尘,无路可退!

    温热光线照耀……

    剑殇那挺拔坚毅的身影,在狼藉荒凉的山林,拖出长长的影子……

    苦海,喝下千杯,不需要人陪,不需要人慰。

    心碎,志不可碎。

    ……

    ******

    拜求订阅!月票!!!推荐!!!

    拜谢今天魔后妖女飘红,一不小心把她杀了!节“哀”顺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