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九十七章 矛盾激化

第两百九十七章 矛盾激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你这是要一条路走到黑吗?”

    帝无心脸色一沉,语气不悦沉声问道。

    “九!”

    “八!”

    剑殇看了眼帝无心,不再出声争辩,直接开始倒计时。

    看剑殇不像作伪,异人群体顿时一阵躁动,只是大部分都坚持不动,很多人硬忍着不动,但也有不少人悄悄溜走了。

    “你这要置我等异人于何地?真要与全天下异人为敌吗?”

    帝无心身躯一挺,手按腰际宝剑直视剑殇,语气失望高声质问。

    “七!”

    “六!”

    剑殇继续无视,自顾自再次高声倒计时。

    “你还有没有社会公义?还有没有民族〖道〗德?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帝无心脸色微变,振臂高呼,颇有舍身取义的架势。

    “全军听令!列阵!”

    剑殇左手一翻“天狼武桓印”入手,高举喝道。

    “唰、唰、唰……”

    剑殇周围南巡大军迅速移动起来,持刀执戟,摆出攻击、冲锋队列,气势肃杀。

    如果不是武桓王在前面挡着,这些南巡大军早就不耐烦了,哪里会跟这些异人群体对峙那么久,听他们满嘴仁德大义的废话。

    “我不是‘社会’总统,也不是民族英雄。你们不用拿那些公义〖道〗德来堵塞我,立场不同,阵营不同。问心无愧足矣!”

    看了眼视死如归的帝无心,剑殇沉声说道,话落,手中龙吟剑一挥喝道:“杀!”

    枪戟如林,气势如虎。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南巡大军迅速宛若洪流般冲出,疯狂朝异人群体发起猛烈冲锋。

    “暗夜流光!”

    帝无心双足一蹬,身若猎鹰掠起,手中宝剑宛若月夜极光,流星般直斩剑殇。

    “翻天掌!”

    剑殇大手一挥。引动周围军队煞气、战意等气势,凝出一数丈大手,当空拍向帝无心。

    “砰……”

    一阵爆响,鲜血狂喷,帝无心还未接近剑殇五米范围,便被巨手拍飞,身如炮弹撞进侧旁山体,枝叶纷飞。留下大片嫣红鲜血……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帝无心做到了,可惜不知道能有多少人记得他。

    在南巡大军发起铁血无情的冲锋时,早就在等待武桓王是否真会下杀手而准备的异人群体,顿时散了小半,宛若蜜蜂窝般窜向四面八方,唯有一小部分人出手反击。

    一时间,刀光剑影,利芒如星。

    可惜。正面对决的话,普天之下,谁挡得住大秦雄师?

    何况此次聚集的南巡大军。禁卫军占了不小份额,战斗根本是一面倒的趋势。

    南巡大军势如破竹碾压过去,迅速打通堵塞的情况,后方的南巡大军,很有经验地快步跟上,留下一地狰狞血腥的尸骸。

    鼓鸣锣响,丝竹相和。

    仗队、乐队抵达,雄师护卫中的帝皇銮驾到达,仿若未觉般脚步不急不缓。毫无停顿。

    “咔嚓、咔嚓……”

    数千上万斤重的帝皇銮驾,行走惨烈狼藉的道路上,清晰骨骼碎裂声中,不少尸骸纷纷被碾碎,根本无法制造任何障碍。

    “滋、滋、滋……”

    骨碎肉糜。血水直冒,嫣红鲜血浸染山路,浓溢血腥味刺鼻欲呕。

    剑殇率领诸将站立官道之侧,静静看着帝皇銮驾通过,心思各异。

    虽然是异人。但也是人,尸骸跟原住民没什么两样。之前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大好男儿,转眼成为冰冷尸骸,又迅速被碾压骨骼,践踏血肉,血水漫溢……

    命运辘轳之下,命如草芥啊!

    看剑殇面无表情看着南巡大军,养凝迟疑了下,低声问道:“主公!此事是否真是圣上的算计?毕竟主公立场难明,对主公、对大秦、对异人群体都不是好事!”

    听养凝这么问,周围高龔、田单等人也纷纷看向剑殇,不知剑殇会怎么想。毕竟剑殇的态度,将会是他们的命运,也是他们行为的指标。

    “不是!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们认为圣上会那么无聊吗?不可否认,人性、人心、人生,眼前局面肯定早在圣上意料之中,根本用不着多此一举!”

    剑殇苦笑摇了摇头,语气肯定说道。

    剑殇相信,从秦始皇把“守护始皇”及“大秦英雄王”的任务,塞给自己时,就算到了南巡途中的一切,包括前期剑殇和异人群体暧昧不明的关系,中期的冲突,后期的激战等等。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南巡大军对剑殇有意见,连太后赵姬、华庭公主、中车府令赵高隐约向剑殇靠拢时,秦始皇总是一声不吭了,根本用不着说啊!

    人性、人心、人生,秦始皇算无遗策,只下一步棋就知道棋盘全局了。

    “嗯!主公所言有理!”

    田单紧随附和道,如果认为剑殇和异人群体的冲突,是秦始皇特意算计,不知是高估剑殇,还是低估秦始皇了!

    “通告下去,全军戒备,严防异人和江湖人士袭击!”

    剑殇没再多说,而是迅速吩咐道。

    此次被杀的异人,足有两三千人,其中肯定有各个异人势力成员,大半应该是不属于任何势力的独行侠,他们有兄弟姐妹,有朋友知己,肯定会来报仇。

    这只是引子,不停加剧冲突、升级矛盾的引子。

    其实,剑殇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还未走出关中就爆发,来得有点快了。

    这样也好,沙场无父子,大家抛开一切顾虑,酣畅淋漓地真刀真枪做一场吧!

    ……

    旭日初升,天际泛白。

    经过了半夜的异人拦架事件,之后就再无风波,连袭击南巡大军的零散之事也消停了。

    又是一夜未眠,不管南巡大军,还是武桓王军。精神都颇为萎靡,二十几万人的队伍,寂静一片,唯有帝皇銮驾的辘轳声和行军间的声响。

    “按照这速度,下午应该就能抵达函谷关了。既然如今前锋还没情报传来,那函谷关就是没失守了!”

    统帅凶狼骑,总领武桓王军的麻强,刚被罗升替换下。来到剑殇身边,颇为期待连声嚷道,声如洪钟。

    “呵呵……”

    诸将一阵轻笑,感同身受,一样的期待、疲惫。

    “别松懈,让大家打起精神,黎明前的疯狂,差不多了!”

    剑殇看了下山道两旁隐约躁动的身影,缓缓叮嘱道。

    诸将齐齐一凛。迅速有数名狼骑近卫离开传达主公剑殇的叮嘱。

    “嗖、嗖、嗖……”

    果然,大约顿饭时间后,凌厉破空声起。山道两侧掠起阵箭雨,无数身影冲出山体,刀芒剑气紧随,朝山道的南巡大军展开了冲击。

    此次,连武桓王军也在被袭击之列,不过规模并不大,而且凶狼骑、火牛狂骑的盔甲防御很到位,诸将倒也不担心,依旧缓缓随军而行。

    “哧、哧、哧……”

    蓦然间。七八十支三四米长的巨弩从林中射出,犀利射向剑殇等人,威可洞金穿石。

    “杀!”

    一阵喊杀声起,一千多人身如脱兔从林中蹿出,冲向剑殇等狼军诸将所在。

    “太极绞杀!”

    剑殇闪电掐印。牵引南巡大军气势,一个数十米大小的太极图案出现在山腰,闪电急转。

    花草树木,异人山石,全部在太极图案中化为齑粉。唯有三四个实力较高的异人及时逃出太极笼罩范围。

    狼军诸将及狼骑近卫,迅速围住剑殇,戒备以防意外出现。

    唯有养凝直接拿出天羽破邪弓,速度如风弯弓搭箭射杀,每次弓弦声起,便有三到十个身影跌落,就此毙命。

    “杀!”

    义墨两大长老曹和和程威,则率着义墨核心弟子,迎向杀来的异人,展开惨烈撕杀。

    大约顿饭时间后,此次袭击的上万异人,依旧和以前一样,根本就是程咬金的三板斧,一阵冲击后,又迅速作鸟兽散。

    双方各自丢下了数千具尸骸,胜负难料。

    南巡大军依旧前行,依旧没收拾战场,唯有凶狼骑和火牛狂骑带走了同伴的尸骸,一件遗物都没留下。

    这也是异人群体之前不袭击武桓王军的主要原因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大义、大势,而是袭击武桓王军,并没什么实际收获,只能得到功法丹药,而且比大秦虎军、大秦御林军还难杀。

    袭击之事,只是小插曲,对武桓王军是第一次,但众人也是司空见惯,倒也没造成多大混乱。

    “父亲!这些该死的异人,太无耻太可恨了,杀了我们三百多个火牛狂骑!我要报仇!”

    蓦然间,一个铜铃眼,卧蚕眉,面如方块,钢髯如针的粗犷壮汉快步走来,恼怒连声嚷道。

    正是剑殇在北地中州城见过的火牛狂骑统领田莽,狂君田单次子,田莽的身材相貌,和高龔有得一比,比麻强还粗犷雄壮。

    “呃……”

    正静静跟在剑殇左右的诸将,齐齐一愣,田莽太粗线条了吧?

    “闭嘴!没看主公在这吗?乱嚷嚷什么!”

    看诸将神情,田单脸色一红,又急又怒又忐忑又惭愧,瞪着田莽连声呵斥道。

    “参见主公!”

    田莽神情一僵,不情不愿讪讪向剑殇见礼,显然对父亲田单颇为敬畏惧怕。

    剑殇摆了摆手,微笑应道:“呵呵……无妨!田将军是真性情,本王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