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九十二章 暗流澎湃

第两百九十二章 暗流澎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虎毒不食子!在王爷心中,哀家真有如此狠毒吗?”

    赵姬神情一僵,韵味诱人的成熟娇躯颇为颤抖,脸露悲哀,声音颤抖着问道。

    “这个……微臣不是这意思!”

    看赵姬如此,剑殇心中绞痛,颇为惭愧坦诚说道。

    把一个母亲认为会“虎毒食子”,确实是对一个母亲的莫大伤害。

    只是,剑殇想不通,除了刺杀秦始皇,还有什么代价值得让太后如此关照自己?

    “其实,若不是舍不得政儿,放心不下政儿,哀家早就离开禁宫、离开朝堂、离开帝都了。太后之位,至尊至贵,但哀家还真不稀罕,也不想要……”

    赵姬脸色一暗,眼神回忆、眷念,似乎是一个母亲在回忆子女之前的“可爱”时光,低声喃喃自语着。

    顿了下,苦笑摇了摇头,惨然接道:“哀家知道王爷不信。不管王爷信不信,这是哀家的真心话!”

    此时,赵姬不是位及女人至尊的太后,也不是风华绝代的绝代尤物,只是个可怜的女人,悲怜的母亲。

    “信!微臣信!”

    剑殇心中一凛,语气郑重脱口而出。

    赵姬一愣,疑惑看向剑殇。

    “我信!这是真心话!”

    剑殇坦然和赵姬对视,语气真诚再次说道。

    赵姬容光泛发,重重点了点头表示相信,顿时让剑殇感觉眼前一亮,风情如风暴,心中剧跳,连忙转移视线……

    “哀家承认,确实做了不少让政儿失望的事。但哀家是人,是个女人……”

    赵姬颇为嘘吁自怨自艾,颇为后悔苦涩,幽幽说道。

    “咳!咳!微臣完全能理解太后的立场。但是……还请太后言归正传吧!不知太后想让微臣做什么?”

    那幽怨愁思的语气,听得剑殇心神晃荡。有点失去冷静,不由得干咳数声,硬着头皮提醒道。

    不知道赵姬是真的寂寞太久,还是真的没人可以倾诉,气氛一转,题外话有点滔滔不绝的趋势了……

    事实确实如此,桀骜不驯的异人群体,根本接触不到太后。而原住民站在太后赵姬面前。哪个不是战战兢兢?根本无法以平常心面对太后赵姬。

    实在话,剑殇真心有点受不了赵姬的幽怨,倒不是嫌烦,只是赵姬魅力太大了,让剑殇总有热血冲闹冲动的感觉!

    “现实!功利!早知道你会如此……”

    赵姬愣了下,没好气瞪了剑殇一眼啐道,那嗔怒眼神,勾魂摄魄。

    太后赵姬的风情媚态,乃是先天。是媚在骨子里,媚在灵魂深处。即便如今赵姬贵为太后,依旧无法掩盖。反而多了分另类诱惑、另类刺激。

    幸好剑殇已经转移视线……

    “哀家只要王爷一个承诺!”赵姬脸色严肃说道。

    “承诺?!”剑殇疑惑看向赵姬。

    有这么好的事?只要一个承诺?口头支票?

    “只要王爷承诺哀家遇险,会不顾一切来救。如果……南巡大军崩溃,无论如何,便是王爷只剩孤身一人,也会全力护着哀家离开当地,隐居世外,远离大秦帝国!”

    赵姬脸色一正,语气格外认真说道。

    “这么简单?!”

    剑殇第一时间反应到,随即冷静一想。看似好办,其实很难做到,不由郑重说道:

    “这个……有点广泛!特别是隐居世外,远离大秦帝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能往哪躲?”

    “若是南巡大军崩溃。大秦帝国自然四分五裂。何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说?哀家的意思是不想再接触红尘喧嚣,就想平静渡过下半生而已。当然,王爷尽力去做便可,事与愿违的话。哀家也认命了,不会怪责王爷言而无信!”

    赵姬摇了摇头,颇为善解人意说道。

    “太后这么信任微臣?”

    这么听起来,剑殇还能接受,不由疑惑问道。

    当然,代价肯定有,其实剑殇也不认为南巡之举真能完美完成。

    而且,从鸿门之战,就能看出南巡之路的惨烈,太后赵姬的要求看似简单,除非打算毁诺,否则代价肯定不小。

    “纵观王爷崛起事例,是个重实际且重情重义的人,至少还没言而无信的例子,哀家为何不信?况且,如果王爷不是真心看待,就不会具体询问哀家的要求了!一句话,王爷尽力便可,尽人事听天命!如果哀家此次在劫难逃,那也认了。”

    赵姬绽颜一笑,语气淡然应道,颇有超然世俗的味道。

    “成交!”

    既然赵姬这么说,剑殇也不废话,爽快应道。

    “王爷是不是认为哀家太过自私,明知南巡之路凶险,还只顾自身安全而枉顾政儿,与之前的话自相矛盾?”

    得到剑殇的肯定回复,赵姬明显少了件心事,宛若心头放下巨石般轻松许多,心思剧转间,又幽幽问道。

    “微臣真没这想法……”

    剑殇愣了下,随口应道。

    赵姬不提,剑殇还真的没想到那方面。如今赵姬自己提出,貌似还真是如此啊?

    “政儿的成就!身为母亲,确实应该自豪。但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心思连身为亲生母亲的哀家,都无法琢磨,根本猜不透,更别说那些跳梁小丑了。他的谋划,无人能知,包括八大散仙。可以肯定的是,他绝不会比哀家短命,而且以他的性格,凡事谋定而动,没把握的事绝不会做,更不会意气用事。即便此次南巡十死无生,他肯定有脱身之法,根本不用哀家操心!”

    赵姬摇了摇头,神情复杂,既自豪、欣慰,又愁苦、悲哀缓缓说道。

    “呃……”

    剑殇错愕,强大的心算能力全力运转,猜测着太后赵姬这话的意思?

    听太后赵姬的言语语气,加上赵姬明显为自己铺后路的举动。好像在秦始皇心中,此次南巡之路肯定是十死无生。

    那秦始皇就不是剑殇所想那般……与天争命的霸气。与天博弈的自信导致的南巡。

    而是谋定而后动,甚至此次南巡之举,也是秦始皇的谋划算计?

    千古一帝,古今无双!

    自然没人能顶替,天下能人无数,真假秦始皇还会看不出来吗?

    秦始皇不死,天下会乱吗?

    秦始皇此举,不是自取灭亡。自掘坟墓吗?!

    迷糊了!

    剑殇再强大的心算能力,也想不通了!

    “其实,不只是哀家。此次随驾南巡之人,心思玲珑者都在谋划后路了,除却蒙骜、王龁这般忠诚老臣,是抱着为忠就义的想法参与南巡,才没有谋划后路!相信要不了多久,十公主、高皇子,甚至中车府令、国司等人。就会找上王爷。人力有时而穷,所谓逆天者亡,救人就要承担相关因果。王爷自己掂量吧,这是哀家的忠告!”

    似乎是为自己解释,又似乎真的是为剑殇着想。太后赵姬语气认真,态度友善郑重奉劝道。

    “谢太后忠告!”

    剑殇心中一凛,发自真心谢道。

    赵姬的意思,剑殇明白,如果天要亡的人,被剑殇救下,那“天”会把怒火、业力等降在剑殇头上。降在剑殇的势力,或许会抵消气运,虽然这解释有点玄乎,但大概就是这样。

    “哀家真不知该自豪、欣慰、庆幸,还是悲哀、怨责。此次南巡。原本哀家不该也不会参与,但哀家还是参与了,至少能了结‘亲眼看着亲生儿子一生’的心愿,尽到母亲的责任。就当是哀家为大秦帝国做的最后一件事吧,身为女人、身为母亲。哀家这一生确实失败……”

    沉默间,太后赵姬又心绪复杂开始多愁善感。

    “咳!咳!如果太后别无他事,那微臣告退了。稍后,微臣会派人送来安平君田单!”

    剑殇听得心如刀割,恨不得上前好好呵护、开解赵姬,连忙干咳几声,打断赵姬的话连声说道。

    “退下吧!”

    赵姬没好气瞪了剑殇一眼,颇为恼怒冷声说道。

    “微臣告退!”

    剑殇听得出赵姬语气中的恼怒,却依旧顺势告退。

    ……

    “呼……”

    走出銮驾内部,剑殇不由得大松了口气。

    最难消受美人恩,这个恩不一定指恩惠,也可能是青睐、倾诉对象等等。

    古人诚不欺我啊!

    跟太后赵姬相处的每时每刻,剑殇都感觉是种煎熬。

    虽然剑殇真心同情太后赵姬,但也有心无力,只能表示遗憾了,否则能怎么办?私奔?贴身保护?给她想要的生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每个人的精彩啊!

    “走吧!”

    看向起身关注自己的三女,剑殇摇了摇头摆脱纷乱思绪,心中躁动,招呼道。

    “我们去跟太后道个谢,辞别下?”

    高虹迟疑了下问道,以高虹对剑殇的了解,剑殇肯定没说。

    “不用了!她知道你们的心意就可以了!”

    剑殇摇头说道,何必多此一举?有那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高虹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早知剑殇对感情之事极为迟钝,也不擅长交际。

    “有那个心意,也得有实际行动,让人知道才行啊。否则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的心意?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高虹心中毁谤道,但剑殇既然那么说,高虹倒也不想当众违背剑殇的意思。

    ……

    “武桓王!”

    剑殇刚带着三女离开太后銮驾,一个冷厉的娇喊声起。

    “呃……”

    剑殇循声望去,就见到华庭公主带着几个宫女太监和禁卫军,就站在不远处是数米处,看样子似乎早就在等剑殇等人出来了。

    重要的是,此时华庭公主面无表情,明显的怨气极大,颇有兴师问罪的架势,让剑殇一阵疑惑。

    “参见华庭公主!”

    戚姬、高虹、孟青芙及狼骑近卫,看华庭公主这架势,连忙躬身见礼。

    “客气了!不关你们的事!”

    华庭公主硬挤出个笑容,朝三女及众近卫应道。

    “嗯?”

    不关他们的事,那就是冲着武桓王而来了?

    看向剑殇,剑殇浓眉微皱,正角反而没见礼。

    “你要既然要托付三女,为什么不找我,干嘛找太后?”

    看剑殇有点恼怒,华庭公主莫来由心中发虚,还是硬着头皮幽怨恼怒质问道,话落,委屈之色颇为明显……原本还想着华庭公主这是怎么回事,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剑殇一时还真反应不过来。

    “咯、咯、咯……公主误会了!此次真不关王爷的事,刚才王爷还在为妾身等人骚扰太后而发火呢!”

    戚姬掩嘴娇笑数声,走到华庭公主,亲昵拉着华庭公主的胳膊柔声嚷道。

    “哦?”

    华庭公主愣了下,俏脸潮红,有点尴尬、羞涩、忐忑看了眼剑殇,连忙低头,拉着戚姬的小手亲切嚷道:

    “那姐姐干脆搬来跟本……跟妹妹一起吧?这样既不会让王爷分心,大家一起也热闹些!”

    戚姬眼神一亮,事实如此啊,不由转头看向剑殇。

    毕竟有了之前的异人疯狂袭击之事,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异人关注戚姬等女,这会给剑殇带来极大压力,还有哪里比住进帝皇銮驾更安全?!

    “嗯!”

    剑殇心思剧转,点了点头应道。

    反正欠华庭公主够多了,也不差这一点,同时在让华庭公主庇佑之时,也是在庇佑华庭公主。

    虽然太后赵姬叮嘱过,但剑殇本来就不会无视华庭公主,这与男女之情无关,完全是感恩。

    听到剑殇这么说,华庭公主顿时绽颜一笑,颇为欣喜雀跃。

    剑殇暗叹一声,也不多说,迅速吩咐近卫追上魏无忌的队伍,派人把狂君押回来。

    既然太后赵姬夸口,剑殇相信赵姬肯定能做到,连忠诚度九十一点的仇公公,都被赵姬一个呵斥跌落,还有谁扛得住?

    想到这,剑殇突然想起来,此次“定禅佛珠”好像一直没反应,也没发过热啊?

    难道太后赵姬没对自己施展过魅惑?!

    “王爷!帝都急报!”

    就在此时,一位近卫统领身如旋风赶到,脸色颇为难看连声汇报道……大章奉上,每天万字以上从未懈怠过。

    拜求自动订阅,月票!!!!希望有空的朋友,能到评论区转转,回复下帖子,其实一本书的精彩,评论区更能突出……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