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八十九章 患难真情

第两百八十九章 患难真情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看来凡事都有多元性,就看自己会不会去动脑,主不主动去争取而已!就如现实中的工作,什么工作都能赚外快、图油水,就你看你敢不敢做,懂不懂得做而已!”

    回想魏无忌的强悍,再想象到即将到手的又一顶级名将田单。剑殇心中火热之余,不由感慨道。

    原本对南巡之路,心惊胆颤,颇为忐忑的剑殇,开始充满火热的期待了。

    鸿门只是刚开始,只是南巡的第一步,就得了个信陵君魏无忌和极有可能降服的狂君田单。

    接下来的路还长得很,估计这段时期,那些不该存在历史舞台或完成使命的大秦将领,都会跳出来,或被杀,或被异人降服。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这将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啊?!

    “主公!”

    剑殇正沉思间,李同忽然低声喊道。

    “嗯?”

    剑殇疑惑偏头看向李同,正想着是不是自己不立刻护驾而被提醒时,就看到一群上千人直朝己方冲来,清一色异人。

    那上千异人之后,正有上百大秦禁卫军、数百大秦御林军正衔后追杀。

    更重要的是,这上千异人全是公主府的人,其中认识的有魔后赢莹、紫藤萝、帝女花、谢清、兰英、云枫等人,此时身形狼狈,奔跑间颇为惊慌。

    “不是吧!难道她们不知道自己是南巡御使,专杀他们这样‘伐无道,诛暴秦’的异人?”

    看到此状,剑殇哪里还不明白,不由苦笑暗自嘀咕道。

    公主府这些,自然不是来袭击自己。而是孙膑、魏无忌、田单三路残军被聚拢、安抚、招降,攻击南巡大军的异人群体和江湖人士被护驾大军反击,四处逃命呢。

    但是,己方这边,是田单军营。而且王龁大军也在这,谁敢往这边逃?

    公主府众人,明显是打算向自己求救,估计也是无路可逃了,毕竟如今四面八方不是降军就是护驾大军。

    富贵险中求。

    这些异人全都有心理准备,所以形势好时一涌而上。战局不好时,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不能说现实,顶多算理智。毕竟如今原住民局势如何,确实和异人群体关系不大。

    只是,此次战局扭转得太突然,这些异人和江湖人士悲催了。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精彩,扶持不一定是好事!”

    心思剧转间,剑殇暗叹了声,狠心喃喃自语,同时心中嘀咕着:

    “这次救了她们又如何?南巡之路才刚刚开始。难道每次他们遇险,自己都出手相救?要是其他异人势力也有样学样,自己救不救?那自己还是南巡御使吗?貌似自己被秦始皇提拔为武桓王。封为南巡御使,最主要的职责之一就是应付异人……”

    李同之所以会提醒剑殇,那是因为李同知道这批人跟剑殇关系匪浅,所以剑殇也是说给李同听。

    就在剑殇迟疑间,公主府众人已经冲到剑殇百米处,而上千人也就剩六七百,魔后赢莹、紫藤萝、兰英等人的求救眼神,已经颇为明显。

    “狠心!狠心……吃一堑,长一智。如果救了。是帮还是害,很难说!”

    面无表情看着冲向己方的公主府众人,剑殇心中不停念叨着。

    至于剑殇左右的近卫,全力警备着,因为剑殇没出声。却也没出手,更没阻拦公主府众人。

    “噗、噗……”

    此时,大秦禁卫军和大秦御林军赶到,大秦禁卫军清一色先天强者,又是身经百战。这些异人哪里是对手,转眼又被击杀了上百人,血肉横飞,颇为凄惨。

    “影子!”

    数个呼吸间,公主府众人已经趋近数十米,双方面容清晰可见,也能清晰感受到氛围,谢清心绪复杂脸色一沉,看向剑殇高声喊道。

    “哎……”

    剑殇暗叹了声,朝左右挥了挥手。

    “大罗裂地击!”

    李同似乎早就料到剑殇的反应,剑殇挥手的同时,李同身形一晃,身在半空,绝技使出,一道十数米长的巨大剑芒迎空斩落……

    “砰……”

    沙尘弥漫,公主府众人和大秦追兵之间出现一条数十米长,数尺宽的巨大沟壑。

    “嗯?!”

    那上百大秦禁卫军、数百大秦御林军齐齐脚步一顿,惊疑不定看向挡住己方的李同。

    “武桓王在此,不得冒犯,退下!”

    李同手中宝剑斜指地面,眼神凌厉看向大秦追兵,沉思呵斥道。

    大秦禁卫军百夫长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一挥手,带着上百大秦禁卫军、数百大秦御林军转身退走。

    “呼……”

    公主府众人大松了口气,在剑殇身躯三四十处齐齐停顿下来,绝大多数惊魂未定,气喘兮兮,显然之前已经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了。

    “谢谢!”

    脸色迟疑间,魔后赢莹上前数步,双眼直视剑殇,简单谢道。

    至于身后紫藤萝、帝女花等人,则是脸露不忿,颇为恼怒盯着剑殇,一声不吭。

    如果剑殇早点出声,她们就不会一千多精英,就剩这四五百人了……

    “我不知道这是帮你们,还是害你们!全当一次教训、提醒吧,天上不会掉馅饼……我不希望有下次!”

    公主府众人心理,剑殇尽收眼底,苦笑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顿了下,看向李同说道:

    “你陪他们收拾战利品,能拿多少就让他们拿多少,当是补偿吧!”

    话落,双腿一夹,骑乘暗金狼王朝数里外的南巡大军奔去,其余将领、近卫迅速跟上。

    李同则留在原地,因为没有李同跟着,公主府众人别说收拾战利品,估计转眼又要被追杀了。

    “看他得瑟的……了不起吗?”

    看着剑殇远去的身影,一位公主府女成员低声骂道,满脸忿忿不平。想她好歹是局长千金,何曾如此亡命逃亡过?何曾如此被无试过?

    “清阳,他不是你铁杆兄弟吗?”

    紧随着,又一个公主府女成员眼神怪异看向谢清,阴阳怪气问道。

    谢清神情一僵,脸色颇为难看,想反驳又不知该说什么。

    “狼心狗肺,无情无义!清阳所交非人啊!”又一成员低声骂道。

    魔后赢莹张嘴欲言。又没有心思,此次公主府损失惨重了,幸好之前击杀了不少将领级别,勉强能接受。

    只是,被剑殇这么一拖延,往死了六七百府内精英,让魔后心如滴血,此次估计要亏本了。

    “砰……”

    就在此时,一道惊天剑芒掠起。犀利斩在公主府众人侧旁。几乎没有脾气的李同,声音冰冷叱道:

    “闭嘴!一群忘恩负义之辈,若非主公出手。你们早被赶尽杀绝了。主公是南巡御使,你们为了自己,想置主公于何地?”

    “呃……”

    公主府众人齐齐心中一跳,差点忘了,武桓王座下最强的李同还在旁边呢……

    “是啊!他也有他的难处。毕竟他是南巡御使啊!如果这事捅到秦始皇那里,他就不好交差了。搞不好被定义为奸细……”

    清阳脸色微变,顺着李同的话连声说道,为剑殇也为自己解释……

    因为剑殇,最近清阳在公主府内的地位青云直上。可谓水涨船高。

    若非此次重大历史剧情,清阳已经被任命为一郡舵主,更得府内不少美女奉承讨好,让清阳有种天堂般生活的不真实感。

    如果被公主府众人认为他被武桓王抛弃、无视了,估计很快就打回原形了!

    “行了!如果不是清阳出声。武桓王根本不会出手,知足吧!”

    清阳的小心思,哪能瞒过魔后,不由挥了挥手,叹息说道。算是安慰清阳,毕竟剑殇多少还是念着情义。

    “那我们……还收拾战利品吗?”

    紫藤萝迟疑了下,低声问道,越说声音越小。

    “收!为什么不收?反正他也不在乎这些,九牛一毛而已,对我们可重要了!”

    听到紫藤萝这么一说,霸王花胡斐立刻连声嚷道。

    ……

    两个时辰后,此时南巡大军已经渐渐离开鸿门,就剑殇依旧留在鸿门。

    一般来说,同场激战,战后战利品应该共同享受,神将蒙骜、将侯王龁也有份分析此次战利品。

    只是蒙骜和王龁此次自认为没什么功劳,所以不好意思留下来分享,就全便宜剑殇了!

    “主公!他们……”

    剑殇正等待间,李同返回,满脸阴沉,忿忿不平说道。

    “当一个人对某件事感觉理所当然时,如果事与愿违或不顺利时,肯定会有怨气。人之常情!过后她们会理解的……无可厚非!”

    不待李同多说,剑殇摆手打断了李同的话,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李同说,剑殇离开时看公主府众人的神情,就能猜到之后发生什么事了。

    毕竟在公主府众人心中,那六七百精英原本不用死的,却事与愿违地死了,可谓枉死。如果说她们没有怨气,那才不正常。

    “哎……”

    李同叹息了声,也不再多说。

    “主公!”

    片刻后,魏无忌带着众人来到,递上大叠清单汇报道。

    剑殇点了点头,接过清单随手翻看了数页:

    “降军总数:五十二万七千六百三十一人。

    信陵大军:三十一万四千五百三十七人,伤者……

    田单大军:十七万三千五百三十儿人,伤者……

    孙膑大军:两万……伤者……

    普通军卒:三世九万五千……

    精锐士卒……

    百战强兵……

    骁勇悍卒……

    战利品:

    财富:两万三千九百五十四钻石币……

    成品武器……

    成品盔甲……

    残破武器盔甲……

    粮草物资……”

    可能是魏无忌的办事风格。也可能是魏无忌初降,不想给主公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整整几十页清单,事无巨细,看得剑殇眼花缭乱,最后就看了两项内容,降军总数和现金财富。

    “计星!”

    合上清单后,剑殇朝计星吩咐道:

    “你配合魏先生整合下军队,把凶狼骑数量补充到两万人整。如果凶狼骑制式武器装备不够,就以好马和同等同类的武器装备暂时替代!”

    “嗯!”

    计星心中一喜,连声应道,看着原本两万凶狼骑,只剩一万三千多,计星是心如滴血,如今总算有所补充了,否则计星很怀疑南巡之路没走完,凶狼骑可能要灭亡了!

    “至于魏先生,此次南巡之路,前途未卜,凶险至极,而且护驾大军都是精锐,也不可能带这么多军队。魏先生就带着大军及战利品返回蕴龙郡,协助蕴龙郡发展吧。此次南巡之路结束,天下肯定要乱一阵子,甚至就此天下大轮也有可能,我们也该未雨绸缪,准备迎接风暴袭击!”

    剑殇沉思了下,又看向魏先生吩咐道。

    还有个原因,剑殇没说。

    从鸿门之战,就可以看出南巡之路的惨烈,这还只是开始。如今魏无忌既然降服了五十几万大军,那就是自己的军队,剑殇可不想这么浪费。

    毕竟护驾大军都是大秦帝国的绝对精锐,别看五十几万大军很多,光是大秦禁卫军出马,就能杀鸡屠狗般横扫了。

    “主公这么信任微臣?”

    听剑殇这么说,魏无忌此次是真正被震撼了,脸色异变脱口而出。

    实在话,之前收拾战场时,魏无忌还真想过带着自己的残军,就这么跑掉。

    没想到武桓王对他这么信任,竟然让他带着五十几万大军和价值至少五万钻石币以上的战利品万里迢迢返回蕴龙郡,这点魏无忌还真没什么信心,怕忠诚压不过贪婪、野心。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以你信陵君的威望,如果本王还无法信任,那普天之下啊,还有何将可用?”

    剑殇摇了摇头,语气诚恳说道。

    以信陵君魏无忌这样的人,从之前提升忠诚度的方法,就能看出比较护犊子的人,并非真那么大公无私,至仁至义。

    不过,越是这样的人,以己度人,越希望得到主公的信任,越希望得到应有的权力,这也是提升忠诚度的最佳方法。

    “呼……”

    听到剑殇这么说,魏无忌做了个深呼吸,满脸感激,颇有士为知己者死之势。把自己当成武桓王亲信,既不表态也不客气,迟疑着问道:

    “那田单该如何处理?他这个人比较固执,但确实是个军事政治的绝世奇才,杀掉的话太可惜了。可要让他降服,又不是短时间所能办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