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天威至上

第两百七十九章 天威至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鸿门,大秦帝都咸阳郊外,内史郡边沿之处,由于雨水冲刷,形似鸿沟,北端出口处形似门道而得名。

    据县志记载:“鸿门夜月,四望白沙,夜色如昼,可助野趣,亦动怆怀。”,是个富有古韵且景色优美的地方。

    此时,三座庞大军营呈“品”字型落座在鸿门地界中。

    最北方乃君侯信陵君魏无忌所率的百万大军,军营正好堵死秦始皇南巡必经之路。

    左侧乃神将孙膑所率的五十万大军,右侧乃神将田单所率的五十万大军。

    鸿门数百里外的临潼,则由神将庞涓率领五十万大军,负责抵挡镇守临潼的司马一族及其三十万秦军,防止临潼大军支援圣驾,扰乱鸿门战局。

    “伐无道,诛暴秦!”

    三座军营,都有杆数十丈高的旗子高立,十几米大小的旗帜上,六个古篆大字颇为显眼。

    神将孙膑军营中,孙膑端坐金玉宝座,看着眼前地理沙盘沉思,孙计、孙战、卞聃、公良宸、苍尚等将领陪伴一旁。

    “高祖!如今四方异族刚退,天下初稳,秦始皇并非异人口中那般残暴不仁,昏庸无道。何来伐无道,诛暴秦?并让我方千方百计,万里迢迢士赶来狙杀南巡大军,士谋实在想不通,请高祖解惑!”

    气氛沉默间,看沙盘上已经逼近的南巡大军,孙计终于忍不住问道。

    孙膑看了眼孙计,微笑应道:“看来你的性子沉稳了不少。能够忍到现在才问,也算难得了,四个字……师命难违!”

    “就因为师命难违,就要调动百万大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士谋无法理解!”

    孙计浓眉一皱,一股怒气声起,强制压抑着沉声说道。

    “师恩如山。此命是师傅所给。再收回去又何妨?”

    孙膑暗叹了声,语气平淡缓缓说道,顿了下。感慨叹道:“天地棋局,苍生为子,命运为谱。演绎千古棋局!”

    “反秦,也无需这般万里迢迢赶来吧?我们大可在北地举旗反秦。如今,面对秦始皇亲率百万大秦精锐,我们根本没什么胜算啊!”

    孙计依旧不死心,无法理解连声问道。

    “身在局中,万般不由人。”

    孙膑依旧不急不缓,脸色如常应道,沉思了下接道:“我们的任务,是血淹鸿门,尽力削弱南巡大军的力量。而非覆灭!”

    “这么说,这是场没有信念的战争?”孙计气息一泄,无力苦笑问道。

    “有!伐无道,诛暴秦!为天下人,也为了自己!”孙膑语气肯定。毫不犹豫应道。

    孙计颇为颓废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伐无道,诛暴秦?!骗骗天下愚民尚可,如何能让我们甘心?如何能让将士用命?”

    “你想太多了,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却容易让你钻牛角尖!从古至今,战争为了什么?往大的方面说,为天下、为民族、为国家、为后代;为小的方面说,为上位者的利益,为自身的利益、生存、生命。既然我们已经站在了大秦帝国的对立面,就容不得我们选择。就算我们不来,大秦帝国一样不会放过我们,到时,既违背师命,又被大秦通缉,天下还有何容身之所?”

    孙膑颇为无奈摇了摇头,语气嘘吁叹息道。沉思片刻,再次耐着性子接道: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理念不同、立场不同,这就是理由。连普通人都明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斗,很难理解吗?”

    “那倒不是,只是士谋认为高祖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孙计愣了下,迟疑着坦然说道。

    “如果要往高深里说,之前我已经说过,这是天地棋局,命运纠缠。浅显点说,就是理念之争,利益之争,是师门与大秦帝国的博弈,这么说不肤浅了吧?”

    孙膑气极反笑,颇为宠溺摇头说道。

    “呃……”

    孙计一愣,一时不知如何接话,皱眉踌躇道:“难道真如异人所说,这个世界只是一个虚拟游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为什么就不能那些异人是戏子呢?如果你当你的人生是场游戏,那就是一个游戏;如果你当你的人生是个人生,那就是一个人生,比异人还精彩得多的真正的人生!”

    孙膑毫不犹豫随口应道,顿了下,苦笑摇了摇头,看向孙战说道:“战儿,你来为士谋解释吧!”

    两个心思如鬼,智慧超绝的人,就是两只蚂蚁打架,也能讨论到天地大变的层次,实在没完没了,还不如思想简单的人看得透彻。

    “其实士谋主要因为要面对昔日的兄弟而迷茫,想多了而已,没什么。就如高祖所说,立场不同,阵营不同而已,战争就像爱情,哪能说得清谁对谁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这么简单!”

    孙战颇为头疼搔了搔头,绞尽脑汁方才解释道,顿了下,撇嘴接道:“至于异人问题,那还不简单?异人,异人,顾名思义,不是正常人,理他们干嘛?!”

    “呃……”

    孙计再次错愕无语,想反驳,孙战貌似说的也有道理。

    ……

    南巡大军队伍。

    南巡大军依旧沿着预定路线缓缓行进,武桓王剑殇、中车府令赵高、国司商鞅、将侯辛胜、将侯王龁、神将蒙骜、镇北将军孔刚、平狄将军李川、卫尉蒙毅座下禁卫统领司马让、王纪、蒙横等此次随驾文臣武将,聚集到南巡大军侧部,召开临时军师会议。

    值得一提的是,可能是受了异人口中的历史影响,此次秦始皇没带右相李斯、皇子胡亥,而是改带国司商鞅、皇子公子高、太后赵姬、公主华庭等原本不会随行的人,至于有什么深意,就只有秦始皇清楚了。

    “此次,共有敌军正规军两百万,江湖人士约五十万。固守在鸿门之地,江湖人士是个很大的麻烦,却阻止不了圣驾的脚步。倒是敌军,分别由魏无忌、孙膑、田单三个叛臣率领,若不小心应付,因此让圣驾前进的脚步迟缓,我等罪不可赦矣!”

    在禁卫军提供的详尽且栩栩如生的沙盘上,国司商鞅脸色郑重分析道。

    敌军虽然高达两百五十万之众,是南巡大军的两倍多。但是,相对百万大秦帝国精锐来说,击败不难,也没人认为南巡大军会战败。

    难,就难在九九八十一辆帝皇銮驾,脚步不能停,而且行进速度不能变,圣驾自然更不能被骚扰。

    一句话,天威不可犯!

    具体怎么做,就得大秦文臣武将头疼了!

    “依照敌军军营所摆,这是天地三才阵,想要犀利破开,还真不容易。我军不但要强势破阵,而且得击退敌军,使之远远大势败退,不能令其冒犯了圣驾!”

    年过半百,发须斑白的神将蒙骜,指着沙盘上敌军阵营,慎重接道。

    “以老夫的想法,由武桓王、蒙骜神将、王龁将侯,分攻三路。每路帅两万禁卫军、五万御林军、十万虎军,同时对敌军阵营发起冲锋,力求一击而溃,大家感觉如何?”

    国司商鞅沉思了下,看向众人建议道。

    此地级别最高的将帅,就武桓王、蒙骜神将、王龁将侯、辛胜将侯四人,辛胜将侯是南巡大军侯君统帅,自然不该轻易调动。加上武桓王身份地位最高,是南巡御使,虽然个人修为境界还不如三品将军孔刚、李川,五品将军司马让、王纪等人,却也不能轻视,而且一万八千凶狼骑的战斗力确实很重要。

    “太高看他们了吧?初战而已,用得着动用大半军力吗?接下来的路还长得很!”

    中府车令赵高眉头一皱,语气“阴阳怪气”说道,毕竟此次卫尉蒙毅、皇子公子高等皇亲国戚都没到场,赵高就是代表秦始皇参与临时军事会议,有点监军的味道。

    话落一落,众人顿时一阵沉默。

    倒也没人指责赵高,毕竟赵高所说也是事实,如今连内史郡还没走出呢。就动用大半军力,那接下去的路还怎么走?

    更重要的是,按照商鞅所说,到时全军的部署都会起巨大变化,至少后军会被大规模调用,守护圣驾的力量也会大大减弱。

    “王爷怎么看?”

    气氛沉默间,将侯王龁看向剑殇询问道,他对剑殇最有信心。

    王龁曾经跟孙膑共处过,共同敌对过异族,知道孙膑的能力。在场也没人小觑信陵君、孙膑、田单,就是正确评价他们,才会这么郑重对待。

    但是,赵高的话确实没错,这样安排确实很不妥。

    听到王龁如此说,众人顿时宛若抓到主心骨,齐齐看向剑殇。毕竟不管怎么说,剑殇都是南巡御使,也是在场众人中身份地位最高的人。

    “军力减半。由本王、梦老将军、王老将军分帅一万禁卫军、两万御林军、五万虎军,分击三方!”

    剑殇沉思了下,语气郑重说道。

    “呃……”

    诸将齐齐一愣,虽然大秦帝国精锐之师确实傲视天下。但是,要八万对付五十万、甚至百万名将所率的大军,感觉很玄乎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