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铸圣庭 > 第两百七十三章 舍身明鬼

第两百七十三章 舍身明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阿弥陀佛!时也,命也,运也。武神令出,已成定局!”

    天罗大师内心纠结,看了眼一旁沉默新盟主,颇具怨气,合什宣道。

    “武神令?!”

    剑殇心中一凛,想起之前的系统公告,特殊称号无法抢夺,只能完成系统任务获得。功法秘籍等,除非对方刚得到就自愿交出,否则也抢不到。

    至于武神令嘛……

    剑殇眼神犀利看向天罗大师旁边的魏无双,落在他手中那通体黝黑,似金属又似晶体的令牌,这个就属于身外物了!

    大手一抓,念力爆发。

    “嗖……”

    细微的凌厉破风声起……

    魏无双手中抓着的武神令蓦然凭空射出,瞬间落入武桓王手中。

    入手冰凉,又感觉有点温暖,彷佛置身悟境般玄之又玄。材质似金属又似晶玉,非金非木,表面火焰般浮凸,中央有个令人心神沉醉的古篆字……武!

    武神令,通体由化境武神的魂力凝聚而出的乾元魂晶炼制而成,蕴含炼制者及历代持有者对于武学的感悟。具有武道悟境、静心明神、通脉合道等特性,对于武学功法技能等的修炼速度提升999%,对于武学功法技能等的感悟速度提升500%。

    “武神令?!好一个武神令!”

    看到“武神令”属性,剑殇不由得心中一抽,便是拥有众多顶级宝物的剑殇。心中还是不由得一阵火热。

    博而不精,精而不博。

    一直是剑殇纠结的问题,有了这武神令,问题将迎刃而解。

    这是专注修炼的绝世至宝啊,若非非金非木,不在五行之中,至少也是地器级别至宝。唯一的功效就是辅助修习。辅助持有者尽快晋级武神。便是华庭玉佩、定禅佛珠等,也差得远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武林盟主,便是天下英雄之王,自然非本王这个大秦英雄王莫属!”

    翻看之间。剑殇煞有其事喃喃自语,说话间,堂而皇之把“武神令”塞入怀中,有本事来抢吧!

    “嗯?!”

    此时,魏无双才从“武神令”不翼而飞的错愕中反应过来,顿时热血倒流,身形恍惚间,跨越虚空,直射剑殇……

    武神令刚到手,还没捂热呢。就这么被抢了?

    更重要的是,魏无双,包括周围的天罗大师等所有人,没想到武桓王竟然有凌空摄物的“仙家”手段,一时没反应过来。

    “砰、砰、砰……”

    密集连绵的轰鸣声起。李同和仇公公齐齐跨前一步,挡在剑殇身前,单手拍出,硬生生逼出魏无双。

    “噗……”

    一切不过是眨眼间的事,魏无双爆发得快,退得也快。瞬间返回原地,张口喷血。五官狰狞,怒不可赦瞪着剑殇喝道:

    “剑殇,这是武神令,并非战神令,莫要仗势欺人!”

    “别说本王仗势欺人!大师已承认本王的参与权,天下英雄在此,本王依照大会规矩,公平竞争。伱能名符其实,‘武神令’自当双手奉还!”

    剑殇端坐紫檀王座,环视在场英雄豪杰,语气认真朗声说道。

    “呃……”

    魏无双哑口无言,心思剧转间,沉声说道:

    “好!希望伱说话算话!”

    “本王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剑殇毫不犹豫坦然应道,连帝王府都能夺得“武神令”,就不信以己方阵容,还会护不住。

    “敢问天罗大师,敢问天下英雄,之前的约定,是否还算数?”

    魏无双做了个深呼吸,强制压下心中怒火,朝天罗大师拱手,朝四周英雄豪杰拱手,朗声问道。

    “……”

    天罗大师长眉一抖,脸色数变迟疑。

    “魏府主,天下英雄齐聚,我等自然说话算话。不过,如今盟主令不在伱手中,不知魏府主这话是何意思?”

    就在此时,一个悦耳轻柔的声音起,语气平静。

    “云枫?!”

    之前人太多,剑殇还没注意,云枫一出声,剑殇顿时认出来,随后就看到了谢清、兰英、谢琳、云姨、小不点等现实的熟人,毕竟他们都是公主府的人。

    “呃……”

    魏无双一时语塞,原本想让天下英雄遵守之前约定,听从他这个盟主号令,共抗“暴秦”,压制武桓王。

    可是,貌似这女人说的也没错,武林盟主的令牌,不在他手中了,怎么令人信服?!

    “无双!算了吧,反正也就一令牌而已,也没太大作用。反正《武神心经》和‘武神’称号已经到手,继续跟他死磕,搞不好连《武神心经》也保不住,估计他正没事找事呢!”

    此时,鲁无锋靠近魏无双,低声奉劝道。

    “……”

    魏无双脸色一阵涨红,张嘴无言。

    这是别人不知道“武神令”的逆天属性,以为就是一华而不实的令牌、身份象征而已,若真是如此,他就不会在意了!

    可是,这个又不能说出来。

    否则,能夺回的话,也不是他专属了;没夺回的话,指责他的声音就多了,府内很多人正盯着府主之位呢。

    “我等会盟本意,便是伐无道,诛暴秦。如今大秦武桓王在此,难道我们就此退缩不成?如此的话,还会什么盟?谈什么大计?”

    心思剧转间,魏无双身躯一挺,大义凛然环视周围英雄豪杰朗声说道,语气铿锵,豪情凌云。

    在场气氛一凛,一时心绪纷乱,被周围狼骑、御林军死死压制、震慑的氛围。开始松动。

    “说得好!之前老夫还有点怨气,凭伱这份豪情!当得起盟主之位!”

    一个身穿黑色锦衣,草鞋散发的半百老人,身形一晃出现在场中,拱手朝武桓王抱拳喝道:

    “智墨巨子曹智子,请武桓王赐教!”

    剑殇浓眉一皱,却也不在意。毕竟先震慑下这群人,之后的南巡之路也好走点,便看向左右。

    “少爷!这场老夫来吧!”

    义墨巨子孟非子紧了紧手中天义棍。踏前一步拱手道。

    “有把握吗?”

    剑殇随口问道,都是墨家巨子,智墨是墨家四脉之首。剑殇可不想出师不利。

    孟非子神情一僵,慕容义眉头一皱呵斥道:“不行!他是墨祖座下先贤曹公子后裔,伱是我脉巨子,不能出战!”

    剑殇心中一沉,听出慕容义言外之意了,孟非子不是曹智子的对手。

    曹公子是墨祖墨子的亲传弟子之一,传承自然不弱。

    “百年恩怨,也该了结了!”

    孟非子神情一阵复杂,语气嘘吁应道,顿了下。神情郑重躬身,抱拳请求认真道:“请少爷成全!”

    “呃……”

    剑殇脸露为难,迟疑了下,看向义墨众人说道:“这是伱们义墨的事,我不插手。不过。大局为重!”

    孟非子、慕容义等人齐齐沉默。

    “去吧!”

    左秋寒心中暗叹一声,眼神复杂叹道,慕容义、曹和、程威等长老对视一眼,叹息一声,齐齐点头。

    “义墨巨子孟非子!”

    孟非子做个深呼吸,身形一晃射向场中。以墨家之礼郑重见礼。

    “哈、哈、哈……孟师弟啊孟师弟!伱不是一直唾弃我智墨一脉违背祖训吗?怎么?如今伱倒率先成为朝廷鹰犬了?”

    曹智子早就看到义墨等人,一看孟非子出场,顿时仰天狂笑,语气嘲讽问道。

    义,乃情义,义字当头;智,乃理智,随势而变,不只是智慧。

    不得不承认,智墨比义墨更适合生存,所以智墨乃墨家派系之首,但义墨的宗义更令人敬佩。

    “无奈之举,我也不否认!战吧,两脉百年恩怨,今日了结!”

    孟非子闭眼片刻,吐了口浊气,语气迷茫说道,话落,手中天义棍一震,巨响声中,入地数尺,震碎地面。

    “伱该清楚,伱不是我的对手!”

    曹智子心中一凛,明白孟非子为什么出战了,眼神复杂、嘘吁、沧桑看着孟非子,不忍提醒道。

    “啊……”

    “舍身明鬼!”

    孟非子猛然仰天咆哮,浑身蓦然噼里啪啦作响,精壮身躯蓦然暴涨数圈,气息狂暴,气势连番数倍,引得衣发无风自动。

    “伱疯啦?!”

    曹智子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瞪着孟非子脱口而出,随即嘴唇颤动数下,不忍劝道:

    “伱该清楚!百年来,我一直对伱忍让。人各有志,我不强求,但一直很佩服伱的坚持,既然伱已醒悟,何必如此?”

    “苍天无眼!心可碎,志不可碎!”

    孟非子仰天无言,手中天义棍直指曹智子,郑重喝道:“战吧!以往恩怨,从此了结!”

    “喝!”

    话落,暴喝一声,身若猎鹰蹿起,手中天义棍引动天地之威,势若碎岳断流,一往无前击出……

    “逆转阴阳,激发潜能,求死之道!”

    李同语气嘘吁,摇头叹息说道。

    众人沉默,其实孟非子请战时,众人隐约感觉到了,没想到孟非子真的如此刚烈。

    “呜、呜、呜……”

    虽然早有意料,孟青芙、赫连半云等女弟子,还是忍不住悲泣出声,她们毕竟是孟非子养大,亦师亦父。

    “这是他的信念,他的人生,伱们应该为他高兴!”

    泪眼迷蒙看着眷念半生的身影,左秋寒看向众女,颤声说道,看似安慰她们,又似乎是安慰自己。

    心可碎,志不可碎。

    抛弃一切,舍身明鬼。

    男人,不该对生命后悔!

    因为,红尘沧桑,无路可退!

    敢问苍天,有眼否?

    *****

    好像写孟非子,又好像写影子自己……

    十年了,敢问苍天,有眼否?!(未完待续……)